未分類

初中生說完便掛斷了電話,女性玩家也關掉電話,同時低頭看向自己身上的箭矢。男性玩家只給她處理了一支箭,還有一支插在身上呢。

女性玩家一咬牙,臉上閃過一絲狠厲之色,伸手一把抓住身上的箭,用力向外拔起!

“啊!啊!!!”慘叫聲在房間裏迴盪着,其中還伴隨着女性玩家低低的嗚咽,但她沒有停手,依舊用力向外拔着!

最後女性玩家終於將自己身上的箭矢拔出,她看着這支血淋淋的箭,強烈的委屈讓她終於忍不住大聲哭出來。

“我一定要殺了你們!殺手!我一定要殺了你!!!”

她將所有怨恨轉移到了殺手身上! 時間一點點的推移,江雨煙和名偵探混混男他們都收到了藍海辰發出的信息。

“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海辰你也發了這種信息?”江雨煙在羣聊裏問。

“那個女的已經阻止集合了,爲了查出她的身份,我就又發了這條信息。想憑藉一個通知就打亂我的反擊,想得到美。”藍海辰冷笑着回覆道。

“這次主動權掌握在我們手裏,那女人想搗亂就沒那麼容易了。”名偵探也很興奮,開心的說道。

“這個女人也有今天!”混混男最是高興,有種大仇得報的快感。

“那我們是不是也得趕過去?”江雨煙又問。

“是的,你們分頭趕過去,不用太着急。我這條信息出現的太突然,恐怕很多人一時半會兒不會現身,你們也慢一點就好。”藍海辰回答說。

藍海辰回覆完後便關上了手機,他現在正悠閒地坐在一家小店裏喝着咖啡。

“等會就把你的身份揭開,警察妹子!”藍海辰一邊喝一邊冷笑。

沒過多久,河邊的廣場上開始慢慢有人前來,大家面面相覷,臉上都有些茫然。

“你們也是收到了信息纔來的嗎?”王叔看着周圍的人忍不住問。

“是啊,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搞得我都沒心思找隱藏地點了。”牛仔一面回答一面看着周圍,想知道都有誰過來了。

“發信息的人最好快點,我還有別的事呢!”高富帥則撓着頭不耐煩的說,他還要跟綠茶快樂的玩耍呢。

“瞧,又有人過來了。”流浪漢看了眼旁邊說。

大家都轉頭看去,見藍海辰慢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這麼多人了呀,話說發信息的人到底是誰?”藍海辰走到衆人面前插着口袋問,他偷偷觀察着衆人,看看這裏面誰有受傷的痕跡。

但藍海辰沒有發現,他們誰都不是那名男性玩家。

“看來那兩個人還沒從島嶼裏出來,還是那個機關沒有傷到對方?”藍海辰在心中思索到。

“啊,又是個男的啊,這次的男同志都這麼急嗎?”高富帥突然看着藍海辰說。

藍海辰聽後也是一愣,對啊,來的怎麼都是大老爺們。難道真向高富帥說的,這次的男玩家都比較急躁?

“不對,事實絕對不止這麼簡單!”藍海辰否認了這個推斷,“這次的女玩家我也都注意過了,並沒有謹慎到那種程度,她們這次能這麼耐得住性子一個也不過來,背後肯定有什麼貓膩!”

“難道是警察動了什麼手腳,讓所有女玩家都不過來?”藍海辰又想到了一個可能,“不太可能,且不說她有沒有本事做到這一點,光是雨煙那一關他們就過不了。”

江雨煙也是女玩家,如果警察想阻止女玩家前來的話,不可能不通知江雨煙。如果通知的話,江雨煙一定會告訴藍海辰,消息早就該到了。

想到這裏,藍海辰掏出手機給江雨煙發了一條信息。但過了好一會兒,江雨煙都沒有回覆。

“是沒看到嗎?不太可能啊”藍海辰皺了皺眉想到,心中開始不安起來。

於是藍海辰乾脆給江雨煙打了個電話,但電話裏的“嘟嘟”聲響了好久,江雨煙始終沒有接起來。

“有情況,肯定有情況!”藍海辰掛掉電話看着周圍心想,額頭上開始露出汗珠。

“雨煙不可能感覺不到電話來了,她不接電話一定有原因!”

就在這時,藍海辰周圍的玩家突然發出一陣驚叫,藍海辰轉頭看去,也嚇得驚叫出聲。

“我的天,這怎麼回事!”

“她們都怎麼了,爲什麼會搞成這樣?”

“難道是殺手在行動?”

所有人玩家都被嚇了一跳,一臉呆滯的看着眼前的情況。

只見不遠處,數名女玩家正集中在一個小巷邊上,遠遠望着這裏。她們靠着牆壁臉色蒼白,手使勁捂着自己的肩膀和腹部,鮮血正不住從那裏流出!

щшш _тTk ān _¢ O

幸好現在是中午,這裏又比較偏僻,周圍沒有什麼人,否則光她們這副樣子就能把警察招來。

“她們是都受傷了嗎?”

“誰把她們弄成這副樣子的?!”男性玩家們全都着急的跑過去,藍海辰也小心跟在後面,他發現這些女玩家傷口的位置,居然與島嶼上的女性玩家一模一樣!

“這一定是那個女人的陰謀,沒想到她居然會用出這麼一招,直接將其他女玩家弄傷,藉此來掩飾受傷的自己!”藍海辰邊跑邊想。

是啊,要想不必認出來,只要把其他女玩家也弄傷不就好了?這個方法雖然歹毒但卻十分有效,至少藍海辰現在根本認不出哪個纔是島嶼上的那名女玩家!

藍海辰越跑越近,他發現受傷的是多肉、流蘇、聖騎士、教師和混混女五個人。

“雨煙呢,她不會也被傷到了吧?”藍海辰突然想起剛纔打給江雨煙的電話,江雨煙是不是也遭受到了同樣的事?

就在這時藍海辰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他打開手機,發現是江雨煙的信息。

“有人正在襲擊所有女性玩家,目的應該是隱藏那個女人的身份。我受了一點傷,但不要緊不用擔心。”這是信息的內容。

儘管江雨煙說自己不要緊,但藍海辰還是免不了一陣擔心,畢竟江雨煙還是受傷了。

“警察,算你們狠!”藍海辰暗中想到,那個女人的反應也真快,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裏做出這種事。

“你們到底是怎麼了,爲什麼弄成這副樣子?”牛仔第一個跑過去,看着那些女玩家的傷勢問。

“而且還都是傷在同一個地方。”流浪漢也皺眉說。

“太、太可怕了……那個許倩芸把我叫過去……說是警察有事……需要我幫助。沒想到她卻突然掏出一把弓弩……然後把我弄成了這副樣子!”聖騎士顫抖着解釋說,至於許倩芸就是初中生。

“果然是這個樣子嗎?看來我想的不錯。”藍海辰心想。

“還有其他人嗎?”王叔趕緊問。

“有,好有幾個正躺在裏面呢,許倩芸弄傷我們後就把我們集中到了這裏。她們傷的比我們重,我們好歹還能站起來,她們已經失去行動能力了。”流蘇指着後面的一扇小門回答說。

男性玩家們全都看向那扇小門,那個初中生居然能狠到這個地步? 藍海辰隨着衆人進入那扇小門,裏面是個狹窄的小房間。

綠茶、捲髮和眼鏡正靠牆坐在地上,憔悴的看着進來的衆人。她們看上去虛弱至極,口中不時發出痛苦的呻吟聲。要不是玩家不會在遊戲外被殺死,恐怕這幾個人早已挺不下去了。

看到這場面就算是藍海辰也不得不佩服起那個初中生,她一個人居然能做到這種地步,這身體和心理素質實在是讓人驚訝。

不愧是不靠腦子就活過前兩輪遊戲的人。

“幾乎所有的女玩家都被害了,剩下的就只有雨煙、初中生以及……墨雅!”藍海辰數着女性玩家的人數心想。

初中生自然不會自己傷自己,江雨煙應該是憑藉自己的伸手逃過一劫。至於墨雅,她可能壓根就沒給初中生機會,真是個聰明的女子。

“所有女的幾乎都受傷了,剩下的就那麼兩三個,難道她們就是警察?”流浪漢想了想猜測。

“不太可能,襲擊者不會做這麼沒有腦筋的事。”藍海辰聽後搖頭說。

“我也覺得不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等於告訴殺手她們的身份了。我想她們之所以沒事,恐怕是反應快,即使躲過去了吧?”牛仔分析說,他同意藍海辰的看法。

“是啊,但我想不明白的是,那個小女孩爲什麼要把這些人傷成這樣?”王叔不解的問。

“這個恐怕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藍海辰搖頭說。

藍海辰當然知道這其中的始末,但他不會說。而且他還知道,那個異常聰明狠辣的女性頭目,現在就隱藏在這些女玩家中!

“到底是誰呢,她做的真的有這麼完美,一點疏忽都沒留給我?”暗中觀察着每一名女性玩家,想從她們身上看出蛛絲馬跡,但很可惜,他什麼也沒有發現。

最後藍海辰不得不承認,那個女性頭目成功破解了自己的反擊,自己沒有發現對方的身份。

“算你聰明,不過你還是損失了一名隊友,那個跟你一起去島嶼的男性玩家,他的身份我很快就會知道!”藍海辰心想。

對方只是弄傷了女性玩家,很顯然,那名男性玩家的身份對方掩蓋不了。

於是大家又等待了一會,其餘玩家紛紛集中到廣場上。爲了方便,大家過去將那些人叫到小巷裏,這下大家基本上就齊了。

藍海辰看到了江雨煙,她的手臂上有一塊擦傷,應該是躲避弓弩時弄得。藍海辰鬆了口氣,好在沒有傷得很重,否則藍海辰要擔心死。

只是墨雅依舊沒有出現,她就像是失蹤了一樣,大家都不知道她去了哪裏。

這下還沒有來的,就只有初中生、墨雅以及一名男性玩家,那名男性玩家就是藝術家,那個很有藝術氣息的男人!

“原來就是你啊藝術家,看來你的同伴真的把你拋下了!你會是警察嗎?”

藍海辰在不斷分析着,從表面上來看,藝術家很可能就是警察,但藍海辰卻又隱隱覺得有些不對。

不過無論怎樣,這件事都已經告一段落,剩下的就只有通往島嶼的路這件事。

這件事衆人可都沒忘,畢竟那些女性玩家被傷成這樣子,很大程度上都是這件事搞得。

面對現在這種情況,藍海辰考慮過要不要將通道的事說出,畢竟這是他好不容易發現的。

但最後藍海辰還是決定說出來,因爲監控的事已經敗露,警察必定會將控制監控的電腦毀掉。所以通道已經沒有繼續保密的必要,藍海辰也不想在白天繼續和警察周旋。

所以,藍海辰將事先準備好的手機偷偷放到地上,然後悄悄退開。

不一會兒手機鈴聲響起,裏面的錄音將通道的祕密告訴了衆人。當然,藍海辰並沒有在錄音裏指明自己是誰。

衆人聽後都十分驚訝,連忙去河邊找那座看不見的橋,最後果然成功找到。

於是只要是還能動彈的玩家,紛紛跳到橋上去探查島嶼的情況,就連那幾個能站起來的女玩家都一樣。

進入島嶼,衆人都爲眼前的景象所驚呆,隨後大家分頭行動,很快發現了躺在血泊中的藝術家。

看着周圍滿地的血跡大家都很吃驚,很明顯這裏曾經發生過一場爭鬥。

此時的藝術家已經清醒過來,面對圍在自己周圍的衆人,他很清楚自己已經暴露了。而且他也很快意識到,自己被同伴拋棄的事實。

大家都在問藝術家這是怎麼回事,藍海辰也很期待藝術家將那個女人的身份說出,他覺得對方肯定知道那個女人的身份。

但很可惜,藝術家最終什麼也沒有說,不單是那個女性頭目的身份,還有發生在島嶼裏的一切事。

“好奇怪,他爲什麼不說出來?”藍海辰心裏很不明白。

女性頭目的身份也就算了,說不定這兩個人的關係特殊,藝術家鐵了心要幫助女性頭目。但藝術家連之前與殺手的爭鬥都沒有解釋,這就不太符合常理了。

“這麼做到底有什麼好處?他不說出來,是不是想隱瞞什麼?”藍海辰心裏暗暗覺得這件事很不尋常,其背後所隱瞞的真相,很可能不亞於初中生那個神祕的表情……

於是接下來,衆人開始在島嶼上尋找躲藏的地點,藍海辰和江雨煙他們也裝模作樣的在尋找。

只是當他們路過控制監控的電腦時,發現電腦周圍的線路已經被全部損壞。

“哼,這些傢伙還真是着急啊,這麼快就開始行動了嗎?”藍海辰在心中冷哼道。

於是時間一點點過去,很快便到了下午2點鐘。藍海辰有些疲倦的靠在牆上,這一天他忙了這麼多事,現在居然才2點多鐘,就算是有遊戲的buff加持也有些受不了了。

但藍海辰沒有忘記,在s市裏還有一件事沒有處理,那就是尋找墨雅的徐淵!

“也不知道小淵找的怎麼樣了,還是打個電話問一問吧。” 重生八零悍妻來襲 藍海辰想着拿起電話,撥通了徐淵的手機。

“喂,小淵,你那邊怎麼樣了?”藍海辰開口詢問。

“我……已經找到了,不過這情況……實在有些古怪……”徐淵語氣怪異的回答說。 “有些古怪嘛……”藍海辰聽後並不太意外,畢竟這次再見到墨雅後,她的一切行動都很令人意外。

沒想到即使在白天,墨雅依舊堅持古怪着。

“是啊,我好不容易纔找到了墨雅的住處,她卻一整天都待在裏面……”徐淵向藍海辰解釋着,從聲音來判斷,此刻的徐淵一定苦着臉。

原來徐淵一整個早上都在按照藍海辰說的,尋找墨雅的住處。只是他的運氣實在不好,找了好多家旅館酒店都沒有墨雅的消息。

可徐淵已經把這裏所有高檔乾淨的酒店全都找遍了,剩下的小酒店墨雅根本就沒有可能過去。

一開始徐淵有些灰心,但他很快想起藍海辰說過,墨雅有可能在租房子住,於是便開始往這個方向去找。

他先是在網上尋找乾淨的房源,最後發現不少房屋都是一些中介機構發佈的,於是便直接找到中介,裝作要租房子的樣子打探。

終於,當徐淵找到第三家中介時,墨雅的消息出現了!

當時徐淵提出要找一家乾淨透亮的屋子,並列出了很多其他條件,都與乾淨有關。

徐淵提出的這些條件,都是模仿着愛乾淨的墨雅設立的,但中介拿出的房子徐淵卻都不滿意。

最後面對徐淵的挑剔,中介無奈的嘟囔了一句。

“前幾天倒真有這麼一間符合要求的屋子,可是被一個跟你一樣的女的租走了。你們不會是有什麼關係吧?”

徐淵一聽之下大喜,租那間房子的人很可能就是墨雅呀!於是便開口詢問,終於得到了那間屋子的具體地址。

“地址就在s市北邊的一家高檔小區裏,我悄悄看過了,墨雅就在裏面!”徐淵對藍海辰說。

於是藍海辰立刻囑咐徐淵不要輕舉妄動,偷偷通知江雨煙後便往那個地址趕過去。

這時不少玩家都已經選好了隱藏地點,匆匆離開了島嶼。藍海辰和江雨煙也裝作如此,分頭離開島嶼,並在徐淵那裏匯合。

“海辰你終於來了,你那邊怎麼樣了?”徐淵見到藍海辰後問,他正蹲在墨雅租的屋子周圍,江雨煙則在一旁用望遠鏡盯着屋裏面。

“又是一番惡鬥啊,這次的對手異常狡猾。”藍海辰苦笑着回答,“墨雅呢?讓我看看她在哪。”

“就在那個屋子裏,一樓東邊那一戶。”江雨煙把望遠鏡交給藍海辰,指着墨雅所在的屋子說。

藍海辰接過望遠鏡向屋子裏看去,果然發現一個人影正坐在屋子裏,似乎正是墨雅。

又觀察了一會兒,藍海辰不由得皺起眉頭。

“她怎麼一直不動啊,就算是看電視也應該有些動作纔對。”藍海辰開口問道。

“一直就那樣,從來沒動過,要不是確定她就是墨雅,我都不敢相信她會這樣子。”徐淵愁眉苦臉的對藍海辰說。

“一直那樣子?”藍海辰聽後感到一陣不妙,他想起了一個人,就是荒山孤村中的綾波。

記得當時,綾波也是坐在同一個地方一動不動,直到藍海辰將殺手引過去才大展神威。

“要知道綾波當時可是遊戲管理方的調查員,而且當我用相機拍她時,照片裏的她也很可怕。

墨雅現在也這樣,不會是像綾波一樣……”藍海辰想到這裏看了一眼徐淵,最終還是沒有把自己的猜測說出去。

“小淵,你沒有在她面前露過面吧?”藍海辰看着徐淵問。

“沒有,我就只是偷偷看了看而已。”徐淵表示。

“那好,現在你就按我說的做,咱們去試試她!”藍海辰點點頭說。其實藍海辰很想自己親自去,但墨雅已經見過了他,所以藍海辰並不合適,江雨煙也一樣。

“海辰你就說怎麼做吧,我一定照做!”徐淵毫不猶豫的點頭說。

“照做是好事,但也一定要注意安全,現在的墨雅只不定會做出什麼來。”藍海辰又囑咐說,然後便將自己的打算跟徐淵說明。

於是三人做了簡單的準備,徐淵就一個人走到墨雅的窗戶前,藍海辰和江雨煙則在一旁警戒。

此時徐淵帶着一頂帽子並將帽檐壓低,不仔細看的話根本難以辨認他的身份。

徐淵用力握了握拳頭,抄起一塊磚頭直接就向玻璃砸了過去!

“姓陳的你給我出來! 牧神記 今天你要是不把錢還我,我就跟你沒完!”徐淵憤怒的對着屋子裏大喊道,他有意將聲音壓低,好隱瞞自己的身份。

藍海辰和江雨煙小心的盯着周圍,確認徐淵這種行爲不會招來保安或者警察。

好在這片小區雖然名義上是高檔小區,但畢竟是偏僻的地方,設備與監管遠不如發達地區。周圍連個攝像頭都沒有,樹木也像是很久沒人打理的樣子,顯然管理鬆懈。

這就給了徐淵機會,在打碎墨雅住處的玻璃後,徐淵對這裏面不住大罵,一副討債人的姿態。他口中那個姓陳的就是這屋子的主人,是徐淵在中介那邊得知的。

徐淵的吵鬧聲終於引起了墨雅的注意,她轉過頭看向外面的徐淵,臉上出現一絲不悅。

徐淵依舊沒有停止,繼續指着屋裏大罵,最後墨雅終於忍不住,站起身來走向窗前。

遠處的藍海辰注意到,墨雅在起身時姿勢似乎有些奇怪。她的動作似乎並不自然,而是有一些僵硬。這種僵硬並不是通常意義上的僵硬,而是像在用力反抗什麼東西。

“就像空氣中有個人在跟她拉扯一樣!”這是藍海辰對墨雅動作的評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