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別過臉,木小寶就看到生氣的喬隱,「喬喬,別那麼小氣嘛,等我去找我媽咪了,我媽咪很有錢,我會讓她給你買很多的糖果。」

沒經過他東西,吃了他的東西還一點愧疚都沒有,這個讓人討厭的性格跟紀優陽像極了,生氣的喬隱,將放在木小寶旁邊用來裝糖紙的蓋子拿走,「我不缺錢!」

不就是一盒糖果,至於那麼生氣嗎?

還是四叔他們好,從來都不生他的氣。

冷哼一聲的木小寶低著頭繼續看書,沒過一會,安靜的房間里,只剩下他一個人,被冷落後,逐漸意識到是自己的錯,拉不下面子的木小寶,看到喬隱在外面的陽台坐著,木小寶用小手指使勁戳著書本,大聲說道,「別說吃一顆糖了,就算是我在家裡把小狒狒給揍了,也沒有人會生我氣,哼!」

「是你自己小氣,一顆糖都不讓我吃!」

「就是你小氣!」

發了幾句牢騷掩蓋自己充滿歉意的內心。

「……」

又這樣靜悄悄過了一陣,心裡難受的木小寶,根本看不下去書,直接將書本合上,跳到地上,穿著鞋背著手出去。

坐在陽台黑色沙發上的喬隱,鐵盒放在膝上,將一頁頁被木小寶隨意對待的糖紙撿起反覆捋平。

「嘩啦——」

身後傳來開窗的聲音,讓男人心頭一緊,男人下意識的反應就是把糖紙放回鐵盒裡蓋上蓋子,並不想讓人知道自己剛剛做過什麼。

一聲沒有規律的腳步聲越走越近。

胖乎乎的小手,將冒著白氣的熱水遞到他面前。

「你怎麼進來的?」

「當然是開窗進來的。」就這個小破窗困得住他?為了偷吃零食,他可是專門跟小狒狒學了怎麼開鎖的技巧。

理直氣壯說完后,不好意思的木小寶斜著眼睛看別的地方,再一次將杯子往前遞,「吶。」

先前還在發他牢騷,怎麼這會子就給他倒水了?

看木小寶的樣子,應該是意識到自己做錯事,跟他道歉。

接過水杯的喬隱,被水燙到差點沒接住杯子把被子給摔了。

「砰!」

杯子重重放在茶几上。

手指被燙紅的喬隱瞥了眼一旁背著手,嘟著嘴在偷笑的木小寶。

「我家老紀的小狒狒說,開水包治百病,我四叔說,越燙越有效。」

他還以為木小寶是來跟他道歉的,結果,居然是來整他的,「你媽咪沒教你,要對幫了你的人表示感謝?要對被你欺負的人,表示歉意?」這點,木小寶現在的表現就不如木兮了。 管家頓了頓,繼續開口道:"我也是接到電話的時候才知道,他們抓走老爺,是為了挾持老爺,威脅你,讓你明天,按照他們說的去做!如果你不按照他們說的去做,老爺性命堪憂!"

楚蕭的臉色非常難看:"他們想讓我做什麼?"

管家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他們只說,訂婚繼續,但是,他們要做什麼,我也不知道,只希望你有個心理準備,他們還說……"

楚蕭聲音有些恐怖:"他們還說什麼!"

管家有些害怕楚蕭這個樣子:"他們還說,他們已經監控了少爺的電話,少爺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否則,明天就是你死我活的場面!"

楚蕭的心,一下子沉下去了。

他現在不管做什麼,都極有可能讓爺爺出現生命危險。

他左思右想,最終,還是放棄了給葉紫涵提前透露。

一方面,他是相信殷家能監視自己電話的,他不能拿爺爺的生命做賭注。

另一方面,訂婚過後,他跟葉紫涵解釋,葉紫涵應該會體諒他的處境。

想到明天的一切,都要任人擺布,楚蕭的心裡,就像是灌了鉛一樣的,沉重難受。

楚蕭看著管家凝重的神情,他的眸子閃了閃:"我現在要出去一趟!有什麼事情,你給我打電話就行!"

管家搖頭:"少爺,真的不行,你今晚到明天訂婚前,不能離開莊園,否則,老爺性命堪憂!"

楚蕭皺眉看著管家:"我就不信,他們敢對我爺爺做什麼!"

楚蕭說完,直接推開管家,向著外面走去。

結果,他剛走了一步,手機就響了起來。

楚蕭打開一看,居然是殷初夏給自己發過來的視頻,楚雄被綁在一個椅子上,衣服看起來有點破爛,完全不是他平日里的樣子。

初夏的雨:楚蕭,我爸讓我發給你的,他說你看到這個,自然就會明白,我也相信,你是個聰明人!

紫意蕭蕭:殷初夏,你們一家人究竟想做什麼?不要欺人太甚,如果我爺爺真的出了什麼事,你們自己知道後果的。

初夏的雨:我既然敢給你發這個,我就知道,自己要承擔什麼後果,我也想的明白,這個後果,我承擔得起!

看著殷初夏的話,楚蕭此刻只恨,自己當初為什麼沒有把殷初夏,一把掐死!

紫意蕭蕭:好好好!我倒是要看看,你們殷家能玩出什麼花樣!

這一夜,楚蕭待在莊園,哪裡都沒有去,他一眼都沒合上。

他在努力的想辦法,將第二天的傷害降到最低。

楚蕭一直希望第二天可以晚點來。

可是,這種事,由不得他,天還是亮了。

一早就安排好去接葉紫涵的人,此刻也在去接葉紫涵的路上了。

楚蕭去看了一下訂婚現場。

發現並沒有什麼不妥,他這才放心。

雲軒從早上開始,就一直在忙。

楚蕭好不容易找到他,兩個人擦肩而過的片刻,楚蕭把一張紙條塞進雲軒的衣兜里。

雲軒愣了幾秒,直接去了衛生間。

他在衛生間,把楚蕭給的紙條打開,看到裡面的內容,他徹底震驚了。

紙條上寫著:雲軒,速去搬救兵,我爺爺被殷家人控制了!

雲軒看到紙條上的內容,當時就震驚了。

他迅速的將紙條扔進馬桶里沖了,打開隔間門,打算出去安排人去打探楚雄的下落,另外,莊園這邊,他也要安排自己的人。

雲軒想的很好。

可是,等到他剛走出隔間,走了兩步,就感覺身後有人跟上來。

雲軒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覺得自己脖頸一麻,直接暈倒了。

將雲軒弄暈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昨晚跟楚蕭說話的管家。

他看了一眼雲軒,神情有些無奈,他也只是遵照指示辦事。

他把受傷的麻醉針收起來,將雲軒拖入旁邊的隔間,拉上門,離開了。

楚蕭給雲軒塞了紙條之後,發現雲軒就不見了,他也只是以為,雲軒去搬救兵了,就沒有多想。

訂婚儀式,馬上就開始了。

賓客來的差不多了。

楚蕭也知道,葉紫涵已經來了,可是,他卻不能去見葉紫涵。

因為在葉紫涵來到莊園的時候,她就接到殷初夏的消息,他在訂婚儀式開始之前,不能去見葉紫涵。

楚蕭看到訂婚儀式馬上就開始了,可是,殷初夏那邊也沒有動靜,他根本不知道殷初夏究竟想要幹什麼。

更重要的是,雲軒也不知道去了哪裡,一點消息也沒有。

楚蕭的心裡,變得著急起來。

訂婚儀式開始了。

當司儀讓準新郎上台的時候,楚蕭上去。

楚蕭努力鎮定下來,走上前。

在司儀說了有請準新娘之後,楚蕭就看見,葉任海帶著葉紫涵,從紅毯的另一頭走過來。

葉紫涵看著爺爺的位置上空蕩蕩的,心裡有點慌。

這個時候,他一直捏在手裡的手機,突然就響了。

楚蕭顧不得還在台上,拿起來看了一眼。

這一看,他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七等分的未來 初夏的雨:楚蕭,最緊張的時刻來臨了,我要你在訂婚儀式上,直接拒絕葉紫涵,說你想要娶的人是我,你跟葉紫涵只是玩玩而已,你放心,我會在關鍵的時刻出場,不會讓你太孤單的,我會讓今天變成我們的訂婚典禮!

看到殷初夏的雨,楚蕭的表情變得難看到了極點。

這個殷初夏,她是瘋了嗎?這種事情,也能兒戲嗎?

沒關係,只是結婚 殷初夏似乎知道楚蕭此時此刻的表情變化,她緊接著又發了一句。

初夏的雨:楚蕭,我可沒有開玩笑喲,我也希望,你最好不要拿你爺爺的生命開玩笑,不然的話,我可是會說到做到的!

看著殷初夏的消息,楚蕭已經神情憤怒到了極點。

他想要反抗,可是,現在,此時此刻,他手裡什麼籌碼都沒有。

葉任海牽著葉紫涵的手,一步步向著他走來。

葉紫涵終於走到了楚蕭的面前,司儀笑著看向他們。

司儀提高聲音,開口道:"今天是楚蕭先生和葉紫涵小姐的訂婚典禮,從現在開始,楚蕭先生和葉紫涵小姐,正式成為未婚夫妻,請我們大家,用最熱烈的掌聲,祝福這對新人!"

楚蕭看著葉紫涵眼裡的笑容,他的手機又響了。

楚蕭不用看,也能猜到是什麼消息。

他不忍的看著葉紫涵,只希望葉紫涵後面會聽自己解釋。

楚蕭轉身看著司儀,打斷他的話:"司儀,你不用說了,話筒給我,我有話要說!"

司儀的神情有些錯愕,只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我們的新郎,還有些許愛慕之情,想跟準新娘表達,我們先把話筒交給新郎!"

司儀說著,就把話筒遞給了楚蕭。

重回七零:炮灰女配打臉日常 不知道為什麼,葉紫涵看著今天的楚蕭,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可是,具體的,她又說不上來是哪裡有問題。

葉紫涵看著楚蕭的表情,心裡有點沒底。

楚蕭拿到了話筒,他看著葉紫涵,臉上閃過一絲不忍的申請。

可是,他還是開口了:"各位來賓,你們好,今天讓你們藍參加我的訂婚典禮,但是,典禮的女主人,可能要發生一點變化了,今天,的確是我的訂婚典禮,但是,卻不是我跟葉紫涵小姐的,而是我跟殷初夏小姐訂婚!"

楚蕭的話一出,全場頓時嘩然,要知道,這樣的事情,可開不得玩笑。

葉紫涵整個人都僵硬了,她難以置信的看著楚蕭,整個人就像是傻了一樣。

葉任海滿眼的憤怒,楚蕭竟然敢這麼對他的女兒。

溫柔死死地拉著葉任海的胳膊,害怕他做出什麼衝動的事情。

可是,她自己的眼睛都紅了。

葉紫涵站在楚蕭面前,她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楚蕭,我不想問你,今天到底是誰的訂婚典禮,我只想問你一句,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你是有苦衷的,對不對?"

楚蕭的手機,又響了。

楚蕭很清楚,這是殷初夏再警告自己。

他痛苦的閉上眼睛,冷著臉說:"葉紫涵,我能有什麼苦衷,我不想要你了,就是不想要你了,你們一家人害死了我爸媽,我跟你們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我怎麼可能娶仇人的女兒,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在演戲,我是在報復你,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我根本不愛你,我只是想要為我爸媽報仇,我只是想要你痛苦,想讓你比我痛苦百倍,你難道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楚蕭說完,已經不知道怎麼面對葉紫涵,他直接轉過身,不讓自己去看葉紫涵。

葉紫涵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她的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眼掉下來。

她自嘲的看著楚蕭的背影:"原來是報仇啊,原來只是如此,楚蕭,我不知道自己是眼盲還是心瞎,我怎麼會感覺你是真的愛我呢,你今天能對著我說出這些話,也算是給我們的感情,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就算是你在騙我,你做著一切,都是為了報仇,我也認了,但是,從今天,此時此刻起,楚蕭,我們從此不再有任何瓜葛,我也不再欠你什麼,你所謂的仇恨,在我看來,其實不過一場笑話,我們的感情,從此恩斷義絕!" 闖進墨容清揚屋裡的男子雖然被打死了,但身份很快就查了出來。小屋出了事,管出租的婆子聽到信過來了,看到地上的死者,捂著嘴連連驚呼,那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她的本家侄兒。

再把其他幾個受害者家屬找過來辯認,都說曾經見過他,最後遇害的小寡婦是單住,但大院里的人見過死者給小寡婦砍柴,把這些線索彙集在一起梳理,就得出了大概的情況。

兇手叫趙三,是個好吃偷做,坑蒙拐騙的主,自打爹娘相繼過世,更沒人管他了,如今三十多歲的人了,也沒娶上媳婦。本家姑姑管著城西一條小衚衕里的租房,有時叫他幫著做些修修補補的活,他常在衚衕里進出,對這一片的情況很熟悉,平時看見大姑娘小媳婦總是色眯眯的,知道他是作案兇手,好像大家也沒覺得意外。

但是四平的受害者家屬過來,卻沒有人認得他。寧安更加肯定自己的推測,一尺紅有兩個,或者說四平的那個才是一尺紅,通寧的趙三隻是模仿他作案,而且趙三隻在自己熟悉的區域里作案,不會離開城西那一塊,所以通寧的案子結了,四平的案子壓著沒結,寧安讓板凳幾個回到四平再接著查。

只是四平的四起案子過後,一尺紅再也沒有出現,如果照山鷹所說是老江湖流竄作案,那麼守在四平也沒有什麼意義。

四平縣府是想結案的,畢竟一個月的期限只剩下幾天了,只要結了案,他就能安撫民心,讓四平縣城恢復秩序,不然那些受害家屬隔三差五跑到縣府來扔爛菜幫子,誰受得了啊。

他想結案,寧安卻不同意,如果就此結案,趙三成了一尺紅,而真正的一尺紅就會逍遙法外,再想抓他就難了。

縣府還想勸,寧安擺擺手,「皇上一個月的期限是給幻鏡門的,跟縣府大人沒關係,縣府大人真要想四平城安寧,只有抓住一尺紅才行。」

「楊三不就是一尺紅么?」

寧安搖搖頭,正要說話,有人在門口探頭,縣府一見,立刻眉開眼笑的過去了,跨出門口跟他說話,寧安聽到那人稱縣府為岳父大人,想來是縣府的女婿過來了。

他稍稍站了一會,從側門繞出去,院子里,山鷹幾個圍著墨容清揚在說話,他站在廊下遠遠的看著,彼此夕陽正斜,墨容清揚被眾人圍在中間,笑語盎然,她今天穿了一身杏黃色的裙,沐浴在淡紅的晚霞里,顯得有些嬌俏,想著一個時辰前,這貨還在他跟前掉眼淚,委委屈屈的說他不要她了,眼淚一擦,生龍活虎又是一條漢子。

他笑著搖了搖頭,緩步走過去,看到板凳眯著眼睛望著右前方,他拍了一下板凳的肩:「看什麼呢?」

板凳抬了抬下巴,「安哥,跟縣府大人在一塊的是誰?瞧著有些面熟。」

寧安望過去,縣座正在送客,他哦了一聲,「是縣府大人的女婿,大概找縣府有事吧。」

板凳凝神片刻,說,「我想起來了,他是威武拳館的少館主許文軒,原來他是縣府大人的女婿。」

寧安問,「你怎麼認識他?」

「第四個案子的錢家不是請了護院么,就是在他家拳館請的,當時我去威武拳館查線索,見過他。」

寧安點點頭,「是這樣。」

縣府大人送完客,回到院子里,還想接著跟寧安說結案的事,寧安卻問他,「剛才那位是大人的女婿?」

「是下官的女婿,」提起女婿,縣府臉上笑開了花,「叫許文軒,縣城最大的拳館就是他家開的。」

寧安問,「幾時成的親?」

「不到兩個月,」縣府有些奇怪,「寧副門主問這個做什麼?」

寧安笑笑,「隨便問問。」

縣府大人接著之前的話題,「寧副門主,若是到了期限還沒找到一尺紅,是不是就可以結案了?」

寧安抬頭看天色,「這事以後再說,我還有事,告辭。」說完朝板凳幾個一揮手,「走了!」

一群人呼啦拉追上寧安,留下縣府大人愣愣的看著他們的背影發獃。

寧安帶著大家直奔酒樓,要了個雅間,點了一桌子菜,對墨容清揚說,「今天你請客吧。」

墨容清揚二話不說,摘下腰間荷包扔在桌上,十分豪爽的說,「兄弟們想吃什麼儘管點。」

山鷹看著那個精緻小巧的荷包,笑道,「這裡頭能裝多少銀子,夠不夠請大夥吃頓飯啊?」

小諸葛貪酒,「老大,我要求不高,一壺好酒就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