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到了後面,甚至哭聲也慢慢變大了。

變大的時候自然傳到了門外。

門外,墨湛森自從白漱寧進去以後就一直沒有離開過門口。

他擔心白漱寧一直把自己關在裏面,不願意出來會出什麼事情。

可是他總不可能破門而入吧,所以只能守着門口,如果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他也能夠幫忙。

但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從裏面聽到一些細微的哭咽聲。

這時候他覺得有些着急了,白漱寧怎麼一個人在裏面哭了起來,是不是受了什麼委屈?

“白漱寧,白漱寧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嗎,你是不是在裏面哭了,怎麼了?”知道這件事情對她打擊過大,但是沒有想到打擊到了這樣的程度。

現在白漱寧還懷有身孕,如果一直這麼哭下去的話不是辦法。

“白漱寧,我現在進來看看你好不好,你一個人在這裏面我不放心?”墨湛森哪怕這個時候心急如焚,也不敢直接破門而入。

萬一真的惹到她哪裏不高興了,到時候他們就不好好在收拾了。

可是裏面的白琳不知道是沒有聽到他的聲音,還是不願意讓他進去。

一直都沒有任何的迴應,只是那哭聲慢慢的小了。

墨湛森不知道爲什麼,聽到那哭聲小了以後反而更着急了。

“白漱寧,白漱寧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嗎,你怎麼樣了,能不能給我回一句話?”墨湛森這個時候非常的着急,生怕她再這樣不穩定的情緒下做出什麼對自己不好的事情來。

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詢問都沒有得到裏面任何的迴應。

墨湛森這個時候終於忍不住了,直接破門而入。

當墨湛森破門而入的時候,裏面的人雖然聽到了,但是也只是身體僵硬了一下,並沒有任何太大的反應。

墨湛森一進去就看到她一個人坐在凳子上。

目光望着窗戶,也不知道在看什麼,一直放空,一直看着。

從他的角度來看,可以看到她的側臉那還沒有消乾的淚痕。

那憂鬱的臉龐,那雙黯淡的眼神。

什麼時候,那雙眼睛裏面的星光竟然會變得如此暗淡。

墨湛森看到這一幕,看到他眼裏的黯然神傷,只覺得心都被揪起來了一樣。

“白漱寧……”他忍不住輕輕呼喊了他的名字,語氣裏面滿滿的都是擔心。

白漱寧聽到他的聲音,似乎微微側目了一下。

但是很快,她又把目光挪到了另外一個地方,眼裏露出了排斥的神色,似乎不打算見到他。

墨湛森不知道該怎麼辦,心裏面既覺得着急,又有些無奈。

“白漱寧,你跟我說說話好不好,我知道你生氣,你要打我罵我都行,但是你不要一句話都不跟我說行嗎?”墨湛森最受不了的就是她這一點無聲的譴責了,哪怕是她一個勁打他罵他,他都會承受着。

可是她這樣一句話不說,讓他覺得擔心的不行,甚至恨不得代替她她承受那些傷痛。

白漱寧眼裏呈現出了一抹動容,但是還是一句話都不說。

只是眼睛一直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墨湛森到最後無奈,嘆了一口氣,走上先把眼前這個女人抱在了自己的懷裏。

幸好她雖然排斥跟自己說話,但是並不排斥自己的接觸。

哪怕是這樣,他都已經覺得很好了。

“白漱寧,你告訴我,你要我怎麼樣才肯原諒我,你就好歹跟我說一句話,讓我做什麼都行,好嗎?”墨湛森看着她,眼裏滿滿的都是深情。

白漱寧對上了他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眼裏閃過一絲莫名的神色。

“你總是這樣,你爲什麼總是這樣,明明是你自己做錯了事情,卻總是要推到我的身上來,讓我來做選擇,你說我該讓你幹什麼,我能怎麼辦?”白漱寧一邊說着,一邊忽然就撲倒在了他的懷裏,大聲痛哭起來。

墨湛森看到她總算是願意把情緒發泄出來了,心裏好受了一些。


只要願意對他發脾氣就好,他最害怕她把他當做一個陌生人一樣,這樣的話就相當於給宣判了死刑。

就像是她現在的樣子。

安寧靠在他的懷裏,這個時候就好像要把所有的眼淚都哭出來一樣。

墨湛森心疼的不行,當然不會有任何介意。

“哭吧,真的那麼想哭就放聲哭出來。”墨湛森知道必須得讓她發泄情緒,所以對着她哄道。

白漱寧聽到他這麼溫柔的語氣以後,不知道爲什麼,反而不想哭了。

就這麼睜着一雙眼睛看着他,滿滿都是乖巧軟萌。

墨湛森看着她的樣子,覺得自己的心都化了。

白漱寧看了他好一會兒也不說話。

直把墨湛森看的心裏面直打鼓,以爲自己做錯了什麼事,小心翼翼地問道:“怎麼了,是不是我抱着你不舒服?”


白漱寧被他這麼說以後,臉上突然浮現出一抹紅暈,然後直接對着他吼道:“你出去,誰讓你進來的,趕快給我出去!”

雖然是這麼說着的,但是手上卻並沒有用太多力氣。

墨湛森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時間溜進來,怎麼可能就這麼簡單出去呢?

可是他也不捨得對白漱寧動手,乾脆就把人一把打橫抱起,放到了牀上。

“你看看你自己,手都已經這麼冷了,你生我的氣,也不能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知道嗎?”墨湛森一邊說着,一個憐愛的吻就落在了她的手背上。

白漱寧不知爲何,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想要收回自己的手。

但是這個時候,墨湛森就好像明白了他的意圖一樣,一直拿着她的手,不讓她分開。

“你幹什麼,我都說了,讓你出去!”白漱寧覺得現在他這樣的姿勢實在是讓她彆扭極了,她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墨湛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忽然上前吻住了她。

一開始只不過是蜻蜓點水的碰觸,但是發現她並沒有任何排斥的動作以後,變成了深吻。

白漱寧似乎被他嚇到了,一直瞪着眼睛看着他,但是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

直到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以後,才掙扎着想要推開了,但是那點力氣立馬就被他給緊緊抱住了。

“噓,我知道你今天很傷心,需要人安慰,所以這一次你就別再拒絕我了好嗎?”墨湛森說到這裏的時候,眼裏帶着顯而易見的討好的神色。

在白漱寧覺得稍微的鬆動的時候,墨湛森不顧她的意願,直接就吻了上去。

渾天星主

何況現在的白漱寧真的需要安慰,如果她不接受自己嘴上的解釋的話,那就用其他的方式來安慰她好了。

想到這裏後,墨湛森的動作越來越霸道。

“不行……”白漱寧現在已經被他吻的迷迷糊糊的了,但是還有一絲理智,所以想要推開他。

但是墨湛森好像看穿了她的動作一樣,把她所有想要拒絕的話直接吻進了肚子裏。

手上的動作也變得不穩定起來,一點一點慢慢解開了她的衣服。

等到兩個人一起躺下的時候,白漱寧還顧及着自己的肚子,用手扶着自己肚子,小心翼翼地說了一句:“不行,現在寶寶還……”

可是墨湛森現在已經完全被挑起了情動,怎麼可能關注這方面的。

聽到她這麼說以後,沉思了一會兒,對着她小心翼翼地道:“你放心,我會小心一點的,絕對不會碰到寶寶的。”

早就已經被情緒吞沒了理智的白漱寧聽到他這麼說以後,下意識放鬆了一些,就好像相信他絕對不會說假話一樣。

看到白漱寧在他的親吻下已經軟成了一團,墨湛森的心也覺得軟軟的。

自從發生了上一回的事情以後,他們兩個人都沒有睡過了。

更不要說是做這麼親密的事情。

現在遇上了自己夢寐以求的事,墨湛森怎麼可能還忍得住,但是他也沒有化身成爲一匹狼,因爲他還顧忌着寶寶。

一夜安然。

因爲關心她的身體, 重生異世尋 ,小心翼翼。

但是畢竟他也是有那些想法的,所以索要還是有些過度了。

九劍帝尊 ,他勉勉強強繞過了她。

無論如何不能再傷害她了,只要白漱寧得到滿足就行了。

看到白漱寧因爲疲憊沉沉地睡去,墨湛森解決完了一切以後睡在了她的旁邊。

等到自己的身體暖和一些了,才把她抱在懷裏。

看到她睡得昏昏沉沉的,早就已經陷入了一幅好眠。

心裏也不自覺嘆了一口氣,反正不管怎麼樣,白漱寧只要能夠好好睡覺就最好了。

第二天——

墨湛森先醒過來的。

當他醒過來的時候,一眼看到的就是窩在自己懷裏的白漱寧。


小臉蛋因爲昨天的滋潤不再顯得那麼的蒼白,反而還紅潤了一些。

看樣子睡得非常的好,窩在自己的懷裏只能感覺到呼吸。

看到這一幕,墨湛森的心首先就軟成了一團。

情不自禁在她的右臉側上落下了一個吻,輕飄飄的,並沒有打擾到她任何。

看了一下時間,發現現在已經到上班時間了,就算覺得可惜,但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處理。

墨湛森沒有多停留多久,輕飄飄地離開了,下去的時候都只放開了一點的被子,省的影響到了她。

直到發現她依舊睡得安穩以後,才放下心來。

過了沒多久以後,白漱寧這才醒了過來。

只不過不知道爲什麼,這幾天她一直都是噩夢連連的,偏偏昨天晚上睡得非常的好。

想到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白漱寧忽然覺得有些臉紅心跳。

這時候,她下意識往旁邊看了一眼,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子已經空了。

說不清心裏是失落還是什麼感覺,只是覺得有些怪怪的,不好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