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前面的長着狐狸腦袋的怪物口流涎水,一雙幽幽的瞳孔盯着趙小川,然後在趙小川發出聲響的一剎那,耳朵動了動。

“二~”

趙小川的聲音在黑暗中被拉的長長的,同時感覺額頭的汗液從臉龐劃下,讓他的臉上傳來一種癢癢的感覺,但他根本就不敢動,等待着對方鬆懈的一剎那。

李若曦聽到趙小川悠長的聲音,心臟不斷地跳動着,嚥了咽口水,好讓自己的嗓子不至於那麼幹。

“三~跑!”

趙小川的‘三’還沒有吐出口,一聲爆喝,李若曦還沒有反應過來,但她的身體立刻化作一道箭飛了出去。

那頭怪物爪子向着趙小川抓來,趙小川猛然下蹲,一個懶驢打滾躲過對方的爪子,然後乘着翻滾的空隙,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狠狠地向着對方砸去。

“噢~”

那怪物痛呼一聲,棄了李若曦,狹長的目光種透漏出濃濃的暴虐盯着趙小川,然後大吼一聲,向着趙小川撲去。

趙小川一驚,整個人身體又是一滾,躲過對方,然後身體一彈,站了起來,看也不看對方,向着之前李若曦指的方向快速跑去。

看着周圍的一切化作線條從的身旁劃過,聽着風不斷地在耳邊‘嗚嗚’作響,趙小川腦中忽然冒出一個念頭。

“恐怕現在去參加奧運會,我奪冠應該沒有問題吧!”

但這個念頭在他耳邊傳來一陣密集的跑步聲後瞬間消失不見,然後他腦中不敢再想太多,玩命的向前跑去。

半個小時後,在一處陡峭的山坡上,一個黑色影子滾了起來,撞斷了幾棵小樹,終於停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那道黑影顫抖了一下,然後一個人慢慢地站立了起來,正是之前的趙小川。

“嘔~”

趙小川剛站起來,腦袋中立刻傳來一陣眩暈,然後雙手捂着腹部,彎着腰,拼命的嘔吐起來,大量的食物殘渣混着血水從他的口中吐出,然後他整個人像是虛脫了一樣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刺鼻的嘔吐物就在他的旁邊,但此刻的趙小川一動都不想動,雙眼無神的看着天空,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趙小川又休息了一會兒,腦中的眩暈感漸漸退去,有些擔心起李若曦的處境。

“現在的若曦應該已經回到別墅了吧?”

算了算時間,趙小川考慮李若曦大概已經回到了別墅,心中鬆了口氣,然後開始思考起自己狀況。

他低頭檢查了一些自己身體狀況,發現剛纔爲了躲避怪物的追擊,滾下山坡的他衣服已經被樹枝劃成了碎布條,一條條擦傷的血痕在他的身上觸目驚心,摸上去有種火辣辣的感覺,所幸的是自己的手腳並沒有受到太嚴重的傷害,自己還可以行動。

只不過剛剛滾下來的時候,似乎傷了自己的內臟,在呼吸的時候,牽動自己的肺部產生劇烈的疼痛,只有含着一口口水溫潤自己的口腔,讓冷空氣變暖纔會好受一些。

可即使是這樣,口水中混合的血腥味更是讓他有種噁心反胃的感覺。

同時,趙小川發現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那就是自己迷路了!

“算了,還是呆在這裏,等候着明天早上他們的救援吧!”

趙小川腦中鋼貿過這麼一個念頭,遠處傳來了一聲狼嚎聲,瞬間讓趙小川心中生出一股涼氣,打消了剛纔的念頭。

一個受傷的人在荒郊野外,而且身上充滿了濃厚的血腥味,對於每個野獸都是上好的美味。

趙小川從地上掙扎了起來,然後搖搖晃晃的向着遠處走去。

“有燈光!”

在黑暗中不知道做了多久的趙小川倏然眼前一亮,然後搖搖晃晃的向着眼前的茅草屋走去,“砰”的一聲裝在門上,倒了下去。

一雙蒼老的手扶住了他,趙小川掙扎着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便看到一個慈眉善目的老者正在疑惑的看着他。

“救救我!”

趙小川看到老者心神一鬆,便暈了過去,老者聽到趙小川的話,愣了愣,然後看着昏迷的趙小川微笑的點點頭。

“我這是在哪裏?”

趙小川醒來後,看着周圍,發現天已經大亮,而四周則是陳舊的傢俱,僅有的電器就是兩米開外,破舊的黑白電視機。

他眼中露出一絲迷茫,不知身在何處,忽然一陣稚嫩的笑聲從房屋外傳來,接着一個抱着皮球的四五歲大小的小男孩出現在他的眼前。

“哥哥,你是什麼人?怎麼在我家?”

小男孩看到趙小川,手中的皮球滑落,在地上彈了彈,然後好奇的問道。

趙小川沉吟了一會兒,想不通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然後對着小男孩笑了笑,道:“哥哥也不知道怎麼在你家,還有能告訴哥哥這裏是什麼地方麼?”

小男孩似乎只是隨口一問,根本不在乎趙小川聽沒聽,撿起自己腳下的皮球跑到趙小川身邊,說道:“哥哥,我們一起玩吧!爸爸媽媽老是不在家,我們一起玩皮球吧!”

趙小川愣了愣,但摸了摸小男孩的頭,說道:“哥哥也想和你玩,只是哥哥身上有傷,怕是懂不了!”

“哥哥騙人,哥哥身上那裏有傷?就是不想和小樂玩耍,哥哥是壞人!”

小男孩哭了起來,說出的話讓趙小川身體一震,檢查着自己的身體,發現自己的傷勢全好了,眼中露出一絲疑惑。

同時,小男孩的哭聲越來越大,終於讓趙小川反應過來,連聲安慰道:“小樂,別哭,哥哥陪你玩耍就好了!”

小樂的哭聲嘎然而止,然後眼中含淚的看着趙小川,道:“哥哥說的是真的麼?”

趙小川點點頭,然後小樂頓時高興的笑了起來。

但正當這時,一陣轟隆隆的機械聲和咒罵聲從屋外傳來,頓時讓趙小川好奇起來。 道無常的先天八卦圖從天而降,攜帶著毀滅的氣息向著靈湖上面的妖獸壓了下去。

刀光,八卦圖的陰柔之光,以及秦漢等人劈出的劍影,一時間,滾滾的光芒齊齊籠罩在了妖獸的身上。

「嗷!」

靈湖之中,那貌似是鯤的妖獸,感受到了這股威脅,突然發出聲不甘的怒吼。

「轟!」

靈湖之中的湖水似乎都受到了他的感召,驟然炸裂開來,形成道道匹練,向著秦穆然等人衝擊了過來。

「破!」

秦穆然手持破曉刀,一刀豎劈而下,·將向著自己衝擊而來的一道水柱給披散。

道無常拂塵一甩,面前襲擊的水柱轟然潰散。

道將行手持酒葫蘆,擋在了身前,抵擋住了衝擊的水柱。

白羽抽出青蓮劍,劍光一閃,劍氣場域護身阻擋。

………

僅僅是它的一聲怒吼,便是造成如此的威力,這個疑似是鯤的妖獸實力也不容小覷。

「殺!」

秦穆然一聲怒吼,再次逼上前去。

無數的刀光交織縱橫著,秦移然的背後把天刀利刃從天而降,向著遠處的妖獸殺了過去。「轟!」

似乎是感覺到了秦穆然這一刀的厲害,那類似鯤的妖獸怒吼一聲,竟然是迅速點沉入了靈湖之中。

刀芒落入靈湖之中,硬生生點將靈湖劈成了兩半!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道無常拂塵甩,口念著一句咒語,頓時,整個人都向著前方沖了過去。

「師兄,我來助你!」

道將行見道無常沖了過去,緊隨其後,口念一句咒語,沖了上去。

「道門合擊!」

道無常和道將行兩人竄到了妖獸的面前,雙手對擊,同時凝聚力量,一掌朝著前方沉入靈湖之下的妖獸打了過去。

「轟!」

掌勁打出,好似推浪一般,一道接著一道,將靈湖向著裡面推去。

一剎那,那個類似於鯤的妖獸便是再一次的顯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青蓮劍域!」

白羽抓住機會,一步踏出,手中的青蓮劍綻放出鋒利的光芒,同時周身劍氣場域爆發而出。

手腕一震,劍氣甩出,一劍三花,三朵青色的劍氣之蓮在空中綻放。

滾滾而來的劍氣,讓虛空震額,讓四周的空氣都有些凝固。

在青蓮劍域之中,劍氣唯我獨尊,大殺四方。

「嘭!嘭!嘭!」

三朵創氣之蓮撞擊在了妖獸身上,留下了三道劍痕。

「嗷!」

劇烈的疼痛,讓妖獸忍不住怒吼一聲。

「不好!他要發怒了!」.只見妖獸驟然全身爆發出刺目的光芒,一根根逆刺橫空而出,如同河豚一般。

「我去!還會變身啊!」

劉越等人看到這一幕,忍不住說道。

「現在他進入狂化狀態了,大家都小心點!他要主動出擊了!」

秦穆然的眼睛之中滿是擔憂,沒有一絲小覷,提醒了一聲。

果然,秦穆然的話音剛落,只見一道龐大的黑影從靈湖之中驟然炸開。

無數的水花從天而降,就好像下雨了一般,眾人齊齊後退。

「嘭!」

就在秦穆然,道將行和道無常剛剛站立的位置,此時,一道漆黑的扇形尾巴重重地拍在了上面,地面都承受不住這一擊,有如蛛網一般,向著四周龜裂開來。

「快閃!」

一擊落下,黑色的扇形尾巴沒有任何的停頓,朝著秦穆然等人站立的地方接二連三的拍擊落下。

「嘭!嘭!嘭!」

靈湖裡的水伴隨著泥土,一時間,泥漿四射。

「老大,想辦法啊!照這樣下去,這個山都要塌了!」

道將行一邊躲閃著,逃跑著,一邊湊到了秦穆然的身旁問道。

「我有什麼辦法,這傢伙皮厚的一塌糊塗。」

秦穆然咧了咧嘴道。

「你的刀不是神兵嗎?干他啊!」

道將行盯著秦穆然手中的破曉刀,說道。

「滾蛋!神兵也不是這麼用的啊,先躲一邊,我和道無常兩個人殺過去!」

秦穆然很快便是想到了一個迂迴的方式。

發怒的妖獸彷彿不知道疲倦一樣,漆黑的扇形尾巴,不斷地拍擊著地面,感覺整個山洞裡的路都要被他的尾巴給拍爛了。

「我說孽畜,有本事你上來跟你秦爺爺打!」

秦穆然頓了頓身子,轉過身來,看著類似鯤的妖獸,挑釁地說道。

妖獸聽到了秦穆然的話語,果然,尾巴停止了擊打,他的頭轉過來看向秦穆然,充滿了怒火。

秦穆然知道,自己挑釁了他,這個傢伙算是惱火了。

「道無常,我吸引他的火力,你趁機偷襲他的眼睛!」

秦穆然觀察到現在,發現這個妖獸,全身渾然一體,根本就沒有什麼地方可以攻擊。

唯一有漏洞的就是他的眼睛了,只要滅掉了他的眼睛,這個妖獸基本上就等於成為了沒頭的蒼蠅,只能夠亂撞。

到時候,收拾這個妖獸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想到這裡,秦穆然越發的用言語去刺激妖獸,讓妖獸盯著自己。

「吼!」

秦穆然的言語徹底激怒了妖獸,妖獸發出不甘的一聲怒吼,放棄了眾人,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我去!不至於這麼小心眼吧!」

秦穆然覺得以妖獸的心思,應該就是針對下自己,可是即便是他,也沒有想到,這頭妖獸似乎不那麼按照套路來。

因為秦穆然的挑釁,導致落魄的眾人身上壓力驟減。

一個個得到了片刻的喘息,但是秦穆然就真的苦逼了。

妖獸的窮追不捨,讓秦穆然的速度都在這個時候爆發了。

雖然說這個妖獸有著化勁之境的實力,但是秦穆然同樣有著化勁之境的戰力。

二者相對,還就真的算是棋逢對手了。

「不給你看看你秦爺爺的厲害,真的以為我是說著玩的啊!」

被一個妖獸這麼追擊著,秦穆然感覺憋屈到了極致。

手中的破曉刀展露鋒芒,反身順手一劈,一道月牙狀的刀光橫空而出,帶著毀滅的氣息,撞向了那個類似鯤的妖獸身上。

這一刀,可不是剛剛那般的容易,竟然在妖獸的身上斬下了一道小傷口,鮮紅的血順著傷口流入了靈湖之中。

「我去!老大真的可以傷到它啊!」

看到妖獸受傷,眾人瞪大了眼睛盯著秦穆然,彷彿此時的妖獸不是怪物,秦穆然才是怪物一般! “小樂,你在這裏呆着,我出去看看!”

趙小川皺起了眉頭,然後轉頭說道,頓時一愣,因爲小樂竟然不見了,只留下一個皮球不斷地在地上停留着。

“奇怪他去哪裏呢?”

趙小川越發的疑惑,但房間外的聲音越來越大,於是他搖搖頭走出了房間。

“你們在做什麼?”

趙小川走出房間後,便看到幾十個長相兇狠的男人圍住了房子,不由一驚,意識到對方來着不善,而之前的隆隆的機械聲他也知道了到底是什麼。

“炮錘車?”

趙小川看着那羣人身後的巨大機器,瞬間明白了這幫人想要做什麼。

“你們做什麼?想要拆遷麼?”趙小川大聲的喊道,但眼前的這幫人好像看不見自己,一臉獰笑的看着眼前的房屋。

這幫人爲首的男子腮幫子上綴着橫肉,脖子上拴着拇指粗細的大金鍊子,口中叼着一個香菸。

在他身旁一個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正在給那人點菸,獻媚的說道:“虎爺,按您說的,趙家那兩口子已經被人支到縣城了,不到傍晚回不了,只要乘着現在拆了他家沒人拆了房子,這劉莊子的最後一個釘子戶就算是給出了!這兒以後就是你虎爺的天下了!”

“哈哈,說的好!”虎爺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道:“放心吧,老劉,事成之後是不會少了你的好處的!”

老劉聽到虎爺的話,立刻眉開眼笑,而虎爺更是大手一揮,他們身後的機器發出一陣震顫向着房子慢慢地推進。

“該死的,這幫幫人是要強拆啊!”

趙小川看到巨大的炮錘車慢慢地靠近,看着車上長長的機械手臂緩緩地向着房頂伸來,咬咬牙衝了出去,攔在了炮錘車前面。

“住手!你們這是這是犯罪知不知道?”

趙小川大聲的喊道,想要阻止對方,但讓他驚異的事情發生了,對方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樣子,反而朝着自己碾壓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