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剛押解諾克薩斯主帥李牧進入安卡拉神廟的迦娜感受到劉鋒透過英雄徽章傳來的意念,急忙沖著神廟防禦者們喊道。

……

結界內部,劉鋒左躲右閃,但始終無法避過所有酸液濺射。


duo落之源最先發動的是類似箭矢模樣的酸液攻擊,酸液箭雨的攻擊雖高,每根都能造成十幾點傷害,但由於劉鋒敏銳的躲避,實際上並未受到太大傷害。

在避過最初的幾陣酸液箭雨之後,發現箭雨攻擊效率不夠高的duo落之源就改變了攻擊方式,將剩餘的酸液全部凝聚成酸液球體,朝著四處發散。

酸液球體的攻擊更低,每顆砸在劉鋒護盾上只有不到十點傷害,但酸液球體有著一個奇怪的特性,在碰撞到結界邊緣時並不會像酸液箭雨那樣粘附在結界上並最終消失,而是會像乒乓球一樣反彈回來,朝著其他方向彈開,依舊保留一定的攻擊效果。

duo落之源將幾乎所有的暗綠色液體都凝聚成酸液球,朝著整個結界內肆意釋放,一時間結界內如同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聲一片。

在前後不過十秒鐘的攻擊之下,劉鋒最初受到的傷害雖然不高,但隨著酸液球的數量增多,幾乎整個結界區域都遍布酸液球,想要躲避也變得更為複雜。

剛讓劉鋒無奈的是,這酸液球並不具有生命效果,而是單純的技能攻擊,無論是他怎麼劈砍還是發動【貪慾九頭蛇】的主動技能【新月】,都無法吸取哪怕一丁點血量。

每時每刻,都有五六顆酸液球命中劉鋒的護盾,雖然單次傷害不高,但每秒也在給他帶來十幾點傷害,很快就將劉鋒的護盾值削減到了不足200。

不過,劉鋒也最終看清了duo落之源的本體。

那是一團青色光芒,而光芒內部,似乎隱藏著一個黑色的固體。

「這傢伙真是沒完沒了,最開始在外面放置了一層類似裝甲的植物體系,隨後又是一層滿是攻擊效果的綠色粘液,裡面還有一層不知用途的青光能量,最核心才是固體形態,恐怕那才是它真正的本體……」

為了看清duo落之源本體,劉鋒眼睛微眯,也不顧四處飛濺的酸液球,當即發動召喚師技能【洞察】。

洞察之下,duo落之源的青色體內一切都盡收眼底,出乎劉鋒意料的是,那顯示為黑色固體內部,還有隱藏著一顆暗紅色結晶。


「哼,看來那結晶才是duo落之源的本源所在,想必那黑色固體防禦能力極強,極難破壞,再加上結晶太過細微,如果不仔細觀看很難傷到它。 怪力王妃,專治病嬌 那麼自然還是要完成削弱duo落之源的任務。」

趁著【洞察】還未消失,duo落之源的方向略微移動,隨後發動召喚師技能【引燃】。

轟!

一道無形火焰自黑色固體內部燃燒而且,直接覆蓋了整顆暗紅色結晶,處於對手是半神級實力的考慮,劉鋒的【引燃】所攜帶的真實傷害雖然未必能夠破除黑色固體的防禦,但燃燒時對其中的暗紅色結晶帶來傷害相信還是可以做到的。

嘶嘶……

吼!!!

隨著【引燃】燃燒到暗紅色結晶,一道巨大的意念衝擊爆發開來,意念包含著強烈的憤怒與痛楚,震得劉鋒幾乎心神失守。

讓劉鋒意外的是,原本在整個結界當中四處飛濺的酸液球在受到這次衝擊之後反倒紛紛停下動靜,懸浮不動,只不過還沒等劉鋒高興,卻發現面前景物瞬間再變。

怒吼之後,包裹在黑色固體之外的青色光芒瞬間膨脹,很快成長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體積,隨著一聲「啵」的輕微爆裂,青色光芒四處飛濺,鑽入充滿整個結界的酸液球當中。

下一刻,所有酸液球快速膨脹,並顯示出一股極為恐怖的能量波動。

「見鬼,這傢伙的技能真是千奇百怪!這次爆炸躲不過去了,不如再給它來點傷害!」

發現自己距離結界頂部極遠,而隱藏著暗紅色結晶的黑色固體就在眼前,劉鋒冷哼一聲,提起【貪慾九頭蛇】就沖了上去。

雖說是必死之局,但在穿戴了一層【守護天使】之後,劉鋒暫時也不太擔心,而如果削弱duo落之源的程度不夠,那他可就白下來一趟了。

給外面的迦娜發出一個撤離標記,並通過意念告知裡面會有大爆炸,劉鋒掄起巨斧,猛的朝黑色固體砸了上去。

鏘!

+1

黑色固體攜帶的強大防禦遠超劉鋒意料,他的一次攻擊竟然只吸收了強制的1點血量,而在外界堪稱神器的【貪慾九頭蛇】劈在上面竟然連道裂紋都沒有!

「見鬼,這究竟是什麼防禦!」

閃過這個念頭,劉鋒就在一陣強橫的酸液球能量爆破當中當場陣亡。

轟轟轟…… 「爆炸?」

聽到這個陌生女孩的聲音,結界旁邊的幾人都是一愣,不過隨著迦娜聲音落下,一股強能的充能波動自結界內部傳來,這讓他們臉色不禁狂變。

「那duo落之源發瘋了,他會傷到自己的!」

先是閃過這個念頭,顫抖著說了一句的菲利普主教又突然想起什麼,立刻有用急切的語氣對身邊幾人吼道:「我們聯手加強結界防禦,不能讓這次能量波動給神廟造成重大傷害!」

根據以往的經驗,duo落之源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一陣活躍期,每次活躍期都會想盡辦法轟擊封印它的結界,而幾乎每次都會以一次自爆結束。

在以前,艾歐尼亞人民供奉豐厚的時候,擁有強大能量的結界雖然每次都會震得不斷動蕩,但卻依舊可以穩穩壓住duo落之源一頭。


通常情況下,艾歐尼亞的半神都會在duo落之源的活躍期到場看護,但誰也不能保證半神這種稀缺資源會不會臨時有事無法到場。後來為了以防萬一,歷代神廟守衛者們就發明了一個陣法。這個陣法可以利用幾名至尊級英雄的力量結成新的封印,一方面提供額外的保護,另一方面還可以在短時間內加強神廟封印的封印強度。

這次,神廟封印被諾克薩斯人撕開了一個口子,duo落之源又在守衛者與諾克薩斯軍隊展開戰鬥,無暇他顧的時間裡反覆衝擊封印結界,使得結界更為衰弱。如果讓它這次爆炸毫無保留的轟擊到結界上,說不定結界就會出現問題。

「統領級一下成員撤出結界室,保護好受傷人員,幾名至尊級英雄配合我設置第二道封印!」

知道自己該幹什麼,菲利普主教很快冷靜下來,對守衛者們下達命令。

在統領級英雄帶領人撤離結界室的同時,幾名至尊級英雄也按照之前學習過的封印設置方法展開布置。

由於往日不斷訓練,這個結界可以說每個英雄都已經得心應手,很快就將新的結界布置成型。一道新的封印覆蓋在了神廟封印上,在形成防護能力的同時也給神廟封印提供了一部分能量。

封印剛剛完成,一陣劇烈的能量波動自結界底部爆發開來,在長達三秒的爆炸持續時間裡最終衝破神廟結界,但卻被最後這一層臨時結界攔了下來。

無形的能量透過兩層結界,依舊震得幾名至尊級英雄東倒西歪,結界室外的人員更是幾乎無法站立,就連幾處破損的城牆都坍塌開來。

天選者游戲 ,爆炸結束,守衛者們面面相覷,臉上都是莫名的表情。

「duo落之源,沒動靜了?」

感受著結界內部再無新的能量波動傳來,菲利普主教面色怪異的自言自語道。

根據以往的記錄,duo落之源在每次爆炸過後都會發動最後一輪衝擊,原本菲利普主教還擔心這次衝擊會讓它最終衝出來,卻沒想到等了半晌,裡面竟然沒了動靜。

「這次爆炸,恐怕那小夥子……再等片刻,我們下去查探!」

雖說心裡很是急切的想知道duo落之源和劉鋒的狀況,但菲利普主教很清楚處於能量爆炸核心的劉鋒幾乎沒有生存的可能性。

結界被衝破,雖說還是要進去查探,但為了以防萬一,菲利普主教決定再等片刻,觀察情況。

……

戰場外數公里處,追擊而出的索拉卡終於擋住了沃里克的去路。

「罪人,你膽敢對封印duo落之源的結界做手腳,難道你不知道一旦duo落之源封印被撕破,整個艾歐尼亞都將生靈塗炭嗎!」

通過【星辰遷徙】移動的索拉卡站在一塊光禿巨石之上,或許是由於憤怒,她的身體微微顫抖著,面露憎惡之情。

「不愧是半神級高手,即使途中有那麼多人幫我阻擋,即使我撕裂了多張加速捲軸,依舊怎麼快就被你追上了。」

出人意料的是,雖然被索拉卡堵住了去路,可大煉金師沃里克臉上卻並沒有過多的驚恐表情,而他的第一句話,反倒是滿帶欣賞性質的評價。

這一狀況,讓索拉卡覺得有些詭異,不過根據她的觀察,附近並沒有其他人類出現,也沒有發現任何可供戰鬥的能量隱藏其中。

身為半神級高手,索拉卡對自己的觀察能力還是頗為有信心,面前這個並沒有什麼英雄能量或召喚師能量的煉金師,根本不具有跟自己對抗的戰鬥力。

「別再裝神弄鬼了,發動這樣一場戰爭,附近區域當然已經被你們掃清,只不過遠處的戰鬥已經結束,諾克薩斯人已經撤軍,這裡也不是他們撤退的方向。」

再次確認附近並沒有能夠改變戰局的戰鬥能量,索拉卡壓下心底的怪異感覺,冷哼了一聲說到:「換句話說,方圓數公里之內,根本沒有能夠幫助你逃脫的幫手!」

「諾克薩斯人竟然敗了?那麼多人,那麼多的精銳部隊,竟然沒能攻下安卡拉神廟!你都已經被我吸引到了這裡,在缺乏半神級高手坐鎮的安卡拉神廟,竟然守住了!?」

聽到這一消息,沃里克不由一愣,隨後表情不斷變化,最後變成一股譏諷之色:「諾克薩斯人就是不靠譜,籌劃了那麼久的進攻,我把對方最高戰力吸引出戰場,還幫他們撕裂了duo落之源的封印,讓對手必須分心控制神廟封印,結果他們還是敗了!」

看著沃里克這個表情,索拉卡微微鬆了口氣。

很顯然,這沃里克以為諾克薩斯軍隊的進攻可以攻破安卡拉神廟,想要趁著神廟被破,duo落之源脫困而出,自己必須前往鎮壓duo落之源的時候逃離追捕。


事實上,索拉卡對面前這個毫無力量的普通人的逃生能力還是頗為佩服,一個這樣的人也能在自己手上逃出這麼遠,不得不說已經是一個奇迹了。

但不管怎麼說,面前這人也是艾歐尼亞的罪人,險些犯下滔天大罪。即使沒有釋放出duo落之源,但他的所作所為已經造成了太多艾歐尼亞人死於鍊金術,已經是罪惡滔天,現在被堵在這裡,必須付出生命的代價!

剛準備出手,索拉卡卻發現周圍氣氛猛的一變,一股莫名的壓力陡然激增,在片刻之間就控制住了他。 「或許你覺得,我還想憑藉那些諾克薩斯人過來幫忙,抑或者讓duo落之源出手攔住你,那你可就想錯了。事實上,我們祖安人雖然和諾克薩斯人有聯盟,可實際上我並不相信那些頭腦簡單、極度嗜武的諾克薩斯人。」

就在索拉卡行動能力被控制,臉色大變之時,大煉金師沃里克臉上卻浮現出一絲笑意:「所謂的【神靈隕落】計劃,那些個對你造成圍攻、實力超強的諾克薩斯高手,也只是諾克薩斯軍部請來的高價演員而已,想要擊殺半神——就憑他們——怎麼可能!他們只配完成最為粗糙簡單的第一階段:削弱你的半神護盾,讓你的半神能量下滑、戰鬥意志下降,據我所知,普通英雄和召喚師的攻擊,沒可能真正殺死你,所以……」

「你都知道些什麼!」

聽到沃里克竟然對半神能量有所了解,索拉卡不由大為心驚,眼睛里滿是難以置信的光芒。

「半神,這可是跟半神戰鬥耶,沒有詳細的資料,不經過系統的研究、推算,單憑那些依靠蠻力的諾克薩斯人,怎麼可能擊斃半神?」

看著索拉卡面色越來越難看,沃里克嘴角的笑意卻是愈發燦爛:「通過多年對艾歐尼亞半神的資料搜集,我們煉金師加以嚴謹的推斷之後,已經找到了許多半神的特點,或許還不夠全面,但是恐怕差距也不會太多。可以說,所謂的【神靈隕落】計劃,到現在也才進入剛剛正題,而操刀者,只有我大煉金師沃里克一人而已!。」

說到這裡的時候,沃里克的表情已經頗有些癲狂,但索拉卡卻無法嘲笑他,因為她發現,自己確實陷入了一個不知名的陣法當中,這個陣法的控制能力之強,即使是對自己這個還殘餘一些半神能量的超級高手也根本無法掙脫。

這實在是有些駭人聽聞!

要知道,一般的控制技能很難真正控制住半神高手,索拉卡更是知道許多個掙脫普通控制手段的半神技能。在一對一的情況下,只要半神想走,隨時都能走,別說普通人,就算巔峰至尊英雄或者巔峰召喚師來了也根本拿她沒辦法。

可現在,一個沒有任何英雄能量和召喚師力量的傢伙,竟然完全控制住了自己,這如何不讓索拉卡心驚!

畢竟,從剛剛面前這個名叫沃里克的煉金師口中吐露出的內容來判斷,那所謂的【神靈隕落】計劃,現在才是正式爆發的時候!

「我知道,單單控制住你,並不能把你怎麼樣,可是一旦我準備已久的鍊金術,你的半神能量就完了——或者說,歸我了。那些個可笑的諾克薩斯人,還想憑藉武力強行奪取你的半神能量,哈哈,怎麼可能!」

說到這裡,沃里克臉上浮現出不屑的笑容,顯然對之前那幾名「群眾演員」的想法感到好笑。

但索拉卡卻是根本笑不出來了,失去了行動能力,甚至連半神技能都無法發動的她,現在才知道自己落入了一個精心設計的局當中。。

「為了對付你,我可是在艾歐尼亞安卡拉神廟附近整整潛伏了數年之久,在這神廟附近區域布置了四個這樣的煉金法陣,為的就是等你孤身來追我時,有更多的選擇方向。所以說,這裡沒有任何人,並不是我慌不擇路,而是我有意將你引來而已。」


隨著沃里克開始發動鍊金術,周圍莫名的能量開始不斷匯聚,隨著他手勢的發動,所有煉金能量都朝著索拉卡席捲而去。

「這可是高階鍊金術,還是特地為你創造的,必將載入大陸史冊的強大煉金陣法!它會嚴密壓制半神能量和英雄能量,無論是半神技能還是英雄技能,你都無法成功釋放,你也是第一個享受這種待遇的半神,應該覺得榮幸!而我, 長安街探案 ,哈哈哈……」

看著在鍊金術中心,逐漸流露出驚恐痛苦表情的索拉卡,沃里克忍不住狂笑起來。

「你……」

處於煉金能量核心被詭異的煉金能量狂轟濫炸,又受到莫名能量的壓制無法動彈,此刻的索拉卡幾乎已經失去了所有的依仗——不論是半神技能,亦或是普通英雄技能都無法發動,只能痛苦的感受著半神能量不斷流逝。

在痛苦當中嘗試調動各種力量卻始終無果,幾乎要放棄掙扎的索拉卡突然感受到一道本不屬於自己的能量在腰間動蕩了一下。

「那是……那個年輕人的能量裝備!」

感受到這股能量動蕩,本已陷入絕望的索拉卡不由大喜,當初那年輕人只是一個提議,卻幫住她鎮守安卡拉神廟,而且看起來已經獲取了神廟守衛戰的勝利,而現在,這個能量裝備的主動效果已經冷卻,並且發動這個能量裝備,並不需要調動太多的能量。

迫切之間,索拉卡調動全身半神能量跟這鍊金術抗爭片刻,隨後發動自身英雄能量激活那件【格瑞之燈】,一顆嶄新的偵查守衛出現在了沃里克面前。

「壓制半神能量和英雄能量,不知能不能壓制召喚師能量呢?」

看著發現偵查守衛出現在自己面前,突然由興奮狀態變成驚愕狀態的沃里克,索拉卡忍不住泛起一絲笑意。

當著你的面安插偵查守衛又如何,一個普通人,即使看到它,又能拿偵查守衛這種能量物品有什麼辦法?

偵查守衛的防禦力雖弱,但就算至尊英雄來攻擊,也得幾次才能打掉,而普通攻擊低下,連強制的1點血都打不出來,恐怕打上半天也無法拿它怎麼樣!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