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在說楚塵,楚塵的電話就來了。

「大概是跟我說一聲,暫時不能教我畫技了吧。」柳蔓蔓猜測,隨即也接通了電話,聲音竟是帶着幾分拘謹,「楚塵。」

楚塵昨晚的身份大曝光,從宋家上門女婿一躍成為神秘億萬集團少爺,這落差太大了。

「什麼!」柳蔓蔓驚呼,柳芊芊一直盯着她,恨不得把耳朵湊過來聽聽楚塵在說什麼。

柳蔓蔓的眸子發光,神色一下子興奮起來,「好,行,沒問題。」

電話掛斷。

「姐姐,楚塵說什麼了?」柳芊芊迫不及待地問。

柳蔓蔓的面容流露出笑靨,「楚塵說了,今天開始就可以傳授我雙仙入神的畫技,不過,由於昨晚發生的事情,北塵製藥備受關注,他就暫時不在北塵露面了,所以會在家裏傳授我畫技,我和他約好了今天晚上八點整,到時候我會過去。」

「我也去。」柳芊芊脫口而出,同時嘻嘻地笑了一聲,「還好我機智過人,及時將條件改過來了,不然的話,那就吃大虧了。」

柳蔓蔓瞥了她一眼,「萬一天機玄圖落在了楚塵的手裏呢?相比雙仙入神的畫技,天機玄圖可是真正價值連城。」

「所有人都在尋找天機玄圖,可卻一直不見天機玄圖的蹤影。」柳芊芊說道,「楚塵現在隨時都要回家繼承他的億萬財產,更加不可能去找天機玄圖了。」

楚塵已經回到了宋家,自然不是繼承億萬財產,而是直奔小窩。

「姑……姑爺回來了。」祥嫂在一樓,神色有些拘謹。

昨晚的事情早已經傳遍全城,祥嫂自然也知道了楚塵身份的不簡單。

「顏顏去上班了嗎?」楚塵問了一句。

祥嫂點點頭,「三小姐一大早就上班去了。」

楚塵上樓補睡了一覺起來,天色已經黃昏,走出宋湖畔,宋秋正在練拳。

「對了,怎麼不見筠姐姐?」楚塵瞳孔輕縮,筠姐姐跟他說過,很快就會離開這裏。

九玄門,也將在不到一個月內,封閉山門。

具體的原因,南宮筠也沒有告訴楚塵。

「小秋,有看見筠姐姐嗎?」楚塵走到了梅花樁前。

宋秋一躍而下,喘著粗氣,開口說道,「神仙姐姐今天早上出門說去處理一些事情,她今晚會給楊小瑾換最後一次葯。」宋秋的神色突然間流露出好奇,「姐夫,你說在神仙姐姐的治療下,楊小瑾臉上的傷能夠恢復幾成?」

楚塵眉頭擰了一下,「處理事情?」想了想,楚塵說道,「筠姐姐出手,楊小瑾的傷自然會恢復如初。」

「完全好?」宋秋脫口而出,「不可能吧。」

「等楊小瑾臉上的傷好,你就能看到了。」楚塵一拍宋秋的肩膀,「走吧,吃飯去。」

宋顏也很快回來,不過從神色來看,顯然有着心事。

晚飯過後,楚塵和宋顏來到湖邊散步,楚塵也找到了機會詢問起來,「顏顏,是北塵那邊有什麼難題嗎?」

「如果說是難題的話,只能說是幸福的煩惱了。」宋顏無奈地說道,「北塵強生丸進入市場后,勢如破竹,好評如潮,給北塵打下了絕好的基礎。很多同行公司都主動向我們合作,尤其是……昨晚之後,今天一整天,北塵上下都忙個不停,不誇張的說,北塵的門檻都快要被人踩斷了,我們的生產線也在急劇增加,但也有些供不應求。」

宋顏看了一眼楚塵。

其中的原因,自然是因為這傢伙的身份。

誰都想和萬億集團的唯一繼承人搭上關係,北塵,就是目前名義上屬於楚塵的唯一一家公司。

「那就得趕緊擴張了。」楚塵揉揉宋顏的肩膀,「這段時間你得忙了,老婆辛苦了。」

宋顏白了楚塵一眼。

她明白楚塵的意思,他要繼續當甩手掌柜。

「你這麼懶,以後萬一要繼承了你家裏的家產,遲早得被你敗光。」宋顏哼哼了一聲。

「放心,我有個賢內助。」楚塵雙手捧著宋顏的俏臉,親了一口,「不管是在這裏,還是以後,都是你負責賺錢養家。」

楚塵一眨眼,打量著宋顏,「這就是未來的萬億集團女總裁。」

宋顏的臉一紅,啐了一聲,「胡說八道。」

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兩人依偎在湖畔的草地上。

楚塵的手機突然間響起來。

「我差點忘了,跟柳蔓蔓說好了今晚叫她雙仙入神的畫技。」楚塵拉起宋顏,「我準備在老爺子的書房教她,順便和老爺子也能交流一下經驗,你要不要也來學學?」

「書畫對我來說,連業餘的都算不上,我還是不去了。」宋顏搖頭。

楚塵將宋顏送回了小窩,隨後走出去,柳蔓蔓也正好到了。

姐妹兩人依舊是一模一樣的打扮,其中一個剛剛下車就走到楚塵的面前,「楚塵,今晚麻煩你了。」

楚塵看了她一眼,「柳芊芊,你怎麼也來了。」

柳芊芊:???

她想要抓狂的是,楚塵為什麼每一次都能將她們姐妹兩人分出來。

「我是柳蔓蔓啊。」柳芊芊神色流露出茫然地看着楚塵。

楚塵低頭看了一眼,然後走向柳蔓蔓,「我都說了,你沒你姐姐大。」

柳芊芊也下意識地低頭看了下,怔住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九號基地20個分區,有比較大的貧富差距。

有的分區富得流油,有的分區不太景氣。

同一個分區,也有高下之分,不同的街區,百姓生活水平很不一樣。

十三區,是九號基地GDP最低的一個區,也是治安最差的一個區,號稱貧民區。

黑街,就位於十三區。

這個地方出過英雄,也盛產流氓。

要說十三區最混亂的地方,黑街自認第二,沒有哪個街區敢稱第一。

有人說,黑街遊盪的少年,全是慣犯。

有人說,黑街招搖的少女,都是雛雞。

還有人說,黑街是十三區的孤兒集中地。

沒辦法,這年頭人類的死亡率實在太高了,衍生了大量的孤兒。那些看起來很風光的狩獵者,死亡率高達50%,有一半人去了荒原就回不來了。

很多人到了黑街,過得水深火熱;也有少數人,混得風生水起。

比如眼前那個坐著輪椅的男人,就是風生水起的代表人物。

一名身材苗條的年輕女護工,推著輪椅走過,坐在輪椅上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

青年面容俊逸,身上有一股很頹廢的浪子氣質。

他的雙手很吸引人,手指白皙修長,像是鋼琴家的手。

這樣的組合,來到黑街地盤上,等於「送財+送色」的福利陣容。

奇怪的是,很多路人一看到坐在輪椅上毫無戰鬥力的青年,就好像見了鬼一樣跑開了。

還有一些凶神惡煞的道上兄弟,當街展現出了變臉技巧,湊過去腆著臉打招呼:「車二爺,今天又帥了啊,怎麼保養的?」

所有人都知道,青年半身不遂,已經沒辦法站起來了。

儘管如此,就連黑街最不講道理的亡命之徒,也不想去招惹他。

青年雙手還能動彈,正捧著一本書,看得很入迷。

那本書的封皮上,寫著《進化者經紀人的自我修養》。

看書的青年,名字有點飄,還有點騷。

他叫車振。

據說車振的名字,最初是震動的震。

這個名字怒犯天條,屢次遭到聖光打擊,在網路上無法顯示。

直到十六歲那年,他辦理身份證的時候,改成了振奮人心的振。

黑街很多人都說,車振不該改名字,否則也不會命里有一劫。

就在十六歲那年,改了名字沒幾天,曾經那個黑街跑得最快的少年,再也不能用雙腿走路了。

此後的四年裡,他出門不得不坐輪椅。

醫院明確表示,車振想站起來,只存在一種理論上的可能性——服用【超凡者一號】基因藥劑,大概有10%的幾率產生基因突變,讓癱瘓的下半身恢復如初。

超凡者一號基因藥劑,俗稱賭狗藥劑,那10%的成功率太感人。

先不說那一成概率有多麼不靠譜,光是賭狗藥劑的價格,就讓老百姓望而生畏。

黑街人均收入一千五,月入三千的就算混得可以了,絕大多數人是攢不下來錢的。

而一瓶賭狗藥劑的標準價格,高達一百萬聯盟幣。

黑街男女對於那種基因藥劑的了解,可以歸納為一首歌:聽說過,沒見過。

儘管如此,從醫院出來后,車振並沒有一蹶不振。

他每天都帶著笑容,小日子過得很有盼頭。

他給自己制定了一個計劃,讓自己雙腿間的寶貝重新站起來。

那個計劃,叫做:百萬寶貝計劃。

車二爺坐輪椅那年,也是拚命三狼的老大離開人世那年。

年僅十六歲,他就學會了給年紀最小的弟弟當個榜樣:「老三,不要哭,不就是錢的事兒嗎?有了一百萬,哥就能買到超凡者一號,有希望超凡脫俗。我改名兒叫車振,是因為哥早就料到,我的大寶貝總有一天要重振雄風。「

他的樂觀,深深震撼了那年十四歲的白老三,後來車二爺還說了一句影響白老三很多年的話:「你有時間哭哭啼啼,不如搞點事情。等你出息了,哥可以給你當個經紀人,我要做那種大牌經紀人,以後拿你收入的兩成,你準備好了嗎?」

那次談話之後,白老三再也沒哭過,好像變了一個人。

也是那次之後,車二爺用實際行動,證明了婦女之友的強大。

那年他曾經對一個恥笑他的女人,說了一句經典對白:「你以為我下半身癱了就不行了嗎,信不信我一根手指就讓你高潮迭起?」

在黑街,綽號裡帶個「爺」字的人,少說也有兩把刷子。

某個圈子有口皆碑,車二爺是真正靠雙手討生活的男人。

見識過他那雙【上蒂之手】的女人,都願意給他錢花。

江湖上有個傳說:二爺不用小弟弟,也能征服妹子的小蒂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