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才她還在門口主動勾搭一位英俊的公子,還當著所有賓客的面兒,簡直把我們府上的臉都丟光了,夫人,奴婢實在看不下去了,夫人,你要好好的教訓教訓那個小賤人啊。」

小丫鬟一腔憤怒,只顧著說,卻完全沒有注意到夫人手中的剪刀,把眼前的一盆花都給剪了個乾淨。

縱然她出身名門,再好的脾氣,此刻也忍不住了,「閉嘴,不要再說了!」

小丫鬟嚇了一跳,連忙跪下,但是也看得出夫人的心中很不高興,她又繼續道:「夫人,不能讓她這樣,你才是正牌夫人,如今正好可以借著這個理由去教訓教訓那個賤人。」

夫人深呼了一口氣,冷冷的吩咐,「去把大公子叫過來,本夫人有話要對他說。」

「是,夫人!」小丫鬟立即點點頭,去找人。

自己的丫鬟走後,夫人坐在椅子上,狠狠灌了一口茶,然後把杯子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好好,你們對不起我,也別怪我無情無義!」

——

推薦一本免費精彩爽文,書名:《妖妃嫁到:皇上,強勢寵!》

作者:陸挽錦

簡介:

「疼……你走開。」她捂著脖子瞪著堵在門口揪住自己衣領不放的俊美男子。

他將她逮到手裡,邪邪一笑:「愛妃,疼死還是留下?選一個。」

雲絳紫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竟會穿越。

更想不到,她還成了那個矜貴絕塵,殺伐決斷的少年帝王心尖人。

「皇上,她欺負臣妾!您要為臣妾做主啊!」

某男慵懶的抬了抬眼皮,充當聾子。

「皇上,此女以下犯上,應當立斬!」

俊美的男人頭也不抬,紅唇輕扯,優雅吐出一個字,「滾!」

「皇上,皇後娘娘又跑了!」

「砰——」某皇帝怒掀桌子,「追。」

「女人,你又要去哪裡?」

「走開,我不認識你!」

他笑著伸手指著她的肚子,「我兒子都在你肚子里,還說不認識朕?」

他是睿智、精明,一襲白衣傾天下的少年帝王,天下大業,棋逢對手,當他遇上她,就此糾纏不休……

雙潔寵文一對一

親們可以去收藏起來觀看哦~么么噠 「母親!」

大公子夜雨天來了,看到一臉怒容的母親,連忙上前關心道:「母親,你不要生氣,對身子不好,那個小賤人更不值得你為她生氣。」

夜雨天已經從小丫鬟那裡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所以知道母親為什麼會這般生氣。

夫人上前抱住自己的兒子,心痛難忍,「兒子,你爹真不是個東西,娘親嫁給他的時候,他還是個窮光蛋,上頭幾個兄弟死死壓著他,要不是娘親的娘家幫助他,他哪裡有今天?

他現在有能耐了,就把娘親拋棄,隨便在外面找小三,便帶回家欺負在娘親頭上,讓那個賤人在府里作威作福,耀武揚威,你爹真是沒心沒肺的狗東西!」

夫人心中壓抑了許久的恨意,此刻找到人來發泄。

「母親,我知道,父親讓你委屈了,不過你放心,那個女人再怎麼樣,也只不過是一個小妾,怎麼也爬不到你的頭上來的,現下正是非常時期,大伯二伯與父親都在爭奪城主之位,你就先忍耐一段時間,待城主之位到手,我親手幫你弄死那個女人!」

聽了兒子的話,夫人心中一沉,還讓她再忍一忍?他怎麼忍心看到她忍下去呢,難道他們的事業,就那麼重要,比她還重要麼?

但是,夫人也清楚,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畢竟如果將來城主之位落不到她的家人的頭上,不要說是她的丈夫,就連她的兒子還有她,都不會落得好下場,遭人奚落。

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不得不暫時隱忍下來。

罷了,為了將來的幸福,那就忍一忍,等到城主之位落到夜諢的頭上,那麼就會是她兒子的,忍一時風平浪靜。

看著母親的樣子,夜雨天自然是有心疼的,「母親,你不要怪孩兒,我也沒有辦法,等到孩兒掌握了重權,保證把那個狐狸精給殺了,親自交給你處置。」

夫人抹了一把眼淚,「好了,兒子,以後娘親就指望著你了,你千萬不要讓娘親失望了,至於你爹,娘親也不指望他了,娘親下半輩子有你就夠了。

只要你爹奪得城主之位,娘親立即讓娘家人逼他交出權力,交給你。」

聽了夫人的話,一些,夜雨天欣喜不已,「好的母親,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得到母親的保障,夜雨天整個人都有了不少底氣,走起路來,腳下都生風。

他繞過灣花園,遠遠的,看著那個不要臉的女人跟在一個長得特殊的男人背後。

他眼中閃過一抹陰冷,這不要臉的女人害得他的母親這樣,他不會讓她好過。

就算是現在他不能對她怎麼樣,但是,她也別想好過。

他立即招來了一個僕人,「去找我爹過來,記住要悄悄的,就說府里來了一個不同尋常的人,讓他看看是不是大伯和二伯請來的不速之客。

不過,你記住,這是你自己發現的,與我無關。」

「好的,大公子。」僕人離開后,夜雨天冷冷的瞪著水碧碧,冷笑一聲,不知道父親看到這個女人在他跟前給他戴綠帽子,是什麼樣的心情? 之所以要光着上半身進入白旗內,是因爲我身體的鬼紋,鬼紋屬陰,容易被吸入白旗中,於是我魂魄出竅後,進入白旗。

白旗裏的地面是一道八卦圖案,八卦中的陰陽魚在慢慢的旋轉着,外面的李玄清喊道:“小孽,裏面陣法千變萬化,眼前的事物都是虛的,小心點!”

我看着這周圍都是白色一片,徐小鳳該不會已經死了吧?

“小鳳!小鳳!”我在周圍喊着,可是根本就沒有人迴應我。

而就在此時,周圍的場景忽然變了,一個身穿道袍的老前輩出現在我的對面,他手中持着一根浮塵,看着我微笑道:“你哪位?”

“陰陽先生張孽。”我回答道。

“能進入此旗的人少之極少,你是必死之人呢?還是闖入之人?”這老道士問道。

“唧唧歪歪的,你誰啊?”我不耐煩的問道。

“我是誰並不重要。”這老道士微笑道。

“換臺詞吧,我聽膩了。”我撒手說道:“我進來找一隻女鬼,你有看到嗎?”

“你說她?”這老道士浮塵一揮,在我的面前出現徐小鳳,這傻丫頭見到我很是激動,我還沒來得及喊出名字,結果徐小鳳消失不見了。

“你到底是誰?”我皺眉問道。

“這旗的陣法是我佈置的,你說呢?”老道士笑道:“你來救人,我知道,不過你得通過我的考驗才行!”

“什麼考驗?”我問道。

“所謂山醫命相卜,天地之間七十二般符籙,四十九極奇門,你只需要破我這四十九極奇門,我就放了這女鬼!”老道士笑道。

“奇門遁甲?”我皺眉道:“什麼時候立下的規矩,我怎麼不知道?”

“我立下的!”這老道士說完,浮塵一揮,周圍都變換了模樣,我竟然站在古代的戰場中,身穿一身戰甲,手持一把銅劍。

四面八方都衝來其它的兵,少說也有一兩萬,好像攻擊對象就是我。

“一人破千軍,自己好好的領悟出奇門要領方能破萬軍!”老道士說道。

我去尼瑪的,我哪知道奇門,我精通的符籙之術,奇門遁甲我根本不會。

我周圍都躺着屍體,到處都是鮮血,眼見那些兵就要衝來了,我忽然想到一招奇門道術。

我趕緊咬破手指,接着迅速的在周圍的屍體畫上符籙,在那羣人衝來之際,我雙手掐着一指決,喊道:“吾受天師盟心寶印,佩受自然通幽達冥。上徹洞天,下達泉陰,三魂童子,七魄真人,天盲幻屍陣,開!”

接着這羣屍體齊刷刷的立起來,我手指變換一下,這些起來的屍體都衝進那些敵軍內,這些屍體堪比殭屍,力大無窮。

於是乎所謂的一人破萬軍,還得用奇門道術來破!

接下來的時間裏,那老道士把我安排在一個深山老林之中,晝夜起伏,日起日落的給我換場景,讓我相出各種道教的陣法。

有時候我命在旦夕,差點死去才使用老陣法,結果這一晃,就是幾十年,我把徐小鳳的事情給忘了,我竟然在這白旗裏,一待就是變成白髮老人。

終究那一天,我不能下牀,躺在牀上的我,白髮蒼蒼,奄奄一息看着門口,想起我這幾十年在白旗內困着。

悟出道家四十八門奇門遁甲,臨死前最後一個奇門遁甲之術,我怎麼都研究不出。

這時,老道士出現了,相隔十年這老傢伙纔出現,很顯然,我現在臨死的狀態比老道士還有老。

“我……不……甘心!”我奄奄一息道。

“玄清只參透十三門,你有這樣的成績我也心滿意足了!”老道士微笑道。

我還沒來得及回答,接着呼吸困難,喉嚨喘不過氣來,眼睛還沒合上,就倒下來。

一眨眼,我睜開眼睛,結果我發現我站在八卦地中,我根本就沒有死,我看着自己全身,還是剛剛進入白旗的樣子。

光着上半身,黑髮,皮膚依然是年輕的模樣,我剛剛是在做夢?

此時,老道士出現了,我皺眉問道:“現在我到底處於什麼環境?”

“你贏了!”老道士說完,浮塵一揮,徐小鳳出現在我的面前。

“張孽!”徐小鳳見到我,很是意外,跑到我的面前來,抱着我笑道:“你怎麼進來這裏了?這不是隻有魂魄狀態才能進來嗎?你該不會也……”

“我沒死,我來找你出去!”我笑道。

“該出去了,我也該走了!”老道士笑道。

徐小鳳轉身對着老道士磕頭,說道:“謝謝爺爺!”

“你對他磕頭幹嘛?”我問道。

“你傻啊!”徐小鳳罵道我:“你難道不知道,這老爺爺一直在傳授道術給你嗎?你在幻覺中經歷了幾十年,我可是一直看旁觀着的!”

我一回想,發現還真有道理,這老道士雖然一直在折磨我,但是我學會這四十八門的奇門遁甲之術。

無敵瘋狂兌換系統 “多謝前輩!”我跪下來磕頭謝道。

“七十二門符籙之術另有其人掌握着,我只教於你四十九極奇門之術,此後,這旗也就廢了,告訴玄清,好好的活下去!”老道士說完,浮塵一揮,周圍開始晃動起來。

我連忙喊道:“清叔!”

只聽見李玄清和黃山明的唸咒聲音,一股吸引力把我給拉出去,我拽着徐小鳳飄出旗幟。

出了白旗後,我進入我自己的身體,睜開眼睛站起來對着觀音殿拜了三下,呢喃道:“感謝觀世音大慈大悲!”

“嗨!”徐小鳳出來後,對着黃山明和李玄清打招呼道。

“乖乖,你藏了這麼一個女鬼!”黃山明色迷迷的笑道。

“明叔!”我看着黃山明,喊道。

“開個玩笑啦!”黃山明笑道。

“才十分鐘,怎麼這麼快?”李玄清皺眉道:“按道理來說,旗幟裏面的陣法千變萬化,這女鬼進入後,起碼會受陣法折磨,有點疑惑了!”

шωш ▲тTk an ▲¢ ○

“十分鐘而已?”我驚道:“我在裏面感覺像是幾十年!”

“你在裏面到底看到了什麼?”李玄清問道。

我把在白旗裏面的事情完整的講述給李玄清聽,李玄清聽完後,忽然跪在白旗面前,嚇得我靠旁邊站。

“師父!”只聽見李玄清喊了一聲,這已經是我的預料之中! 姬流音來到了花園裡,看著花園裡的一簇簇花,似乎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水碧碧一直跟在他的後面獻殷勤,,時不時的為他介紹著四處的花兒。

夜冰依聽得直打哈欠,想要瞌睡,很好奇這老妖孽居然能夠忍受得了水碧碧。

但是她不知道,姬流音其實直接把水碧碧給屏蔽了,壓根就沒將她的話聽進去。

他不煩水碧碧在眼前晃悠,應該是呆了萬年的時間,也太過寂寞了。

反正不搭理就是。

不多久,夜諢就來了,他的臉色不好看,氣沖沖的走了過來,人群當中,他一眼就看到了水碧碧和一個絕對英氣的男子站在一起欣賞花。

旁邊還有其他人在指指點點。

夜諢憤怒的老臉都黑了,他此刻的年齡已經快到六旬,他是真心疼愛的水碧碧這個女人的。

雖然他一把年紀,可被別人給搶走自己的女人,戴綠帽子,他也會氣得像個毛頭小子一樣。

夜諢向水碧碧招了招手,「碧碧,你給我過來。」

說完,夜諢還目光冷冷的掃著姬流音,恨不得殺了他。

「做什麼?」水碧碧卻懶得搭理他,她可不是那些乖乖女,要說浪起來沒有人比她更浪,跟她好的人也多了去了,她要是哪一個哄著,豈不是要把她累死啊。

喜歡的話,就在一起,不喜歡的話那就拜拜了,哪裡來的那麼多規矩?

四周的人看到這一幕,紛紛看好戲笑了起來。

聽到眾人的笑聲,和看到眾人看好戲的眼神,夜諢頓時覺得很沒有面子。

將目光放在姬流音的身上,一定是這個該死的男人勾搭的碧碧,不然碧碧怎麼這麼多人都不去找,偏偏找上他?

讓他在客人面前丟了臉!

夜諢眯起眼睛說道,「這位公子不請自來,恐怕不好吧?」

他這是直接說他沒有請他來,他卻自己上門,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但是像「姬流音」這種人,是根本懶得搭理他的。

姬流音繼續欣賞著花,半個眼神都不屑於給他,好像他才是主宰著這裡的主人一樣。

二老板走上前,剛想要亮出自己的身份,夜冰依卻連忙上前擋在他的跟前,呵呵一笑。

這麼好的機會,她怎麼可能不加把火呢?

夜冰依知道,以夜諢的性格,如果知道姬流音和二老板的身份,一定不會再輕易敢惹他。

那樣她豈不是看著好戲了?

她走上前,嘿嘿笑道,「夜諢,別來無恙啊。」

「是你!」看到夜冰依,夜諢眼中頓時閃過凌厲的殺氣,剛才他一心只在水碧碧和姬流音的身上,壓根就沒有看到夜冰依。

突然看見冒出來的女人,夜諢眼中立即閃過一抹詫異,還有殺氣。

「幹什麼?不歡迎我么?我可是為你捧場的,這位呢,就是我的朋友,我們還給你帶了禮物來,你好意思把我們趕走么?」夜冰依笑著,隨即把帶來的小糖人給夜諢看。

眾人跟著看了一眼,差點一頭栽倒,她是認真的嗎?給人家送小糖人,到底是誰不正常? 白旗內的老道士,口裏一直呢喃着李玄清的名字,我早已猜到這老道士是李玄清的師父!

在李玄清磕了三個響頭後,只見李玄清拿出打火機來,把這白旗給燒燬,我驚道:“清叔,你這是幹嘛?”

“師父從小教我道術,他畢生所學的道術都教會於我,可是師父的四十九極奇門之術卻一隻不肯傳授,後來我死纏爛打讓師父教我,我只學會了十幾門而已。”李玄清淡淡的說道。

“那我在白旗裏見到的是,你師父那一魄?”我問道。

“嗯。”李玄清點點頭說道:“我師父雖然說我學道術天賦高,但是四十九極奇門之術只傳有緣之人。”李玄清繼續說道。

“那有緣之人,就是我吧!”我指着自己說道。

“不然呢?”黃山明走上前,笑道:“你小子走運了,他師父的道術不傳親弟子,反而傳外人!”

“那,清叔我要不要還給你?”我尷尬的笑道。

大小姐的上門女婿 “我師父傳給你,證明我師父看好你,好好的利用這四十九極奇門之術!”李玄清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