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剩下四名中階鬼王見狀,個個心生懼意,哪裡還敢纏鬥,齊齊抽身,準備跳出戰圈!

「打了這麼半天,想走哪有那麼容易?」吳賴嘴角噙著一絲冷笑,一式眾星拱極施展了出來,無數的星光竟然將剩下的四名中階鬼王全都籠罩了進去。

「不好!」程曉波心知不妙,若是自己的這些得力手下全部被斬,即便自己成功斬殺了對方,幽魂城的實力也將會大減。

「惡鬼重鎚!」程曉波不敢猶豫,雙手平推而出,一柄巨大的重鎚憑空出現,鎚頭竟然是由無數的骷髏頭組合而成,而那些骷髏頭還都在發出一聲聲的凄厲的尖叫,顯得十分可怖。

這柄骷髏重鎚出現之後,帶著懾人的氣勢,朝著吳賴的後背呼嘯而去,一副要將吳賴砸成肉泥的架勢!

吳賴此時若是躲開的話,那剛剛使出了半招的「眾星拱極」就會中斷,四名中階鬼王自然會逃得性命,再和程曉波合在一處對付自己,那還真是有些麻煩。

吳賴想到這裡,索性心一橫,體內靈力在後背處迅速聚成一面圓盾,而手中紫青神劍毫不停留,帶著星星點點的星光將那四名中階鬼王齊齊罩在了其中!

「噗噗!」璀璨的星光過處,連續幾聲悶響,四名中階鬼王齊齊到底身亡!

「轟!」而那惡鬼重鎚也重重地撞在了吳賴的後背!

吳賴後背匆忙用靈氣匯聚起來的圓盾頓時被擊得粉碎,那惡鬼重鎚毫不停留地擊在了吳賴的背上,吳賴整個人頓時被撞得高高飛起,整個後背彷彿被擊穿了一般,五臟六腑一陣翻滾,無比的劇痛迅速走遍了全身,只覺喉頭一甜,一篷血霧從口中噴出,在空中劃了一條血色的拋物線。

吳賴重重墜落在地,只覺得渾身的骨頭都好像散了架一般,暗暗苦笑,暈死,自己還是太輕敵了,這個幽魂城城主竟然玩偷襲,而且這個什麼惡鬼重鎚竟然有如此威力,若非自己修鍊了老綠同志給的金丹訣,大大強化了自己的肉身,只怕剛才那一下之後,自己就留在冥界不用走了,直接做鬼得了!

「哈哈哈!亞美爹,怎麼樣?這滋味不好受吧?」程曉波一擊得手,仰天狂笑道,他這一招惡鬼重鎚是自己攻擊力最為強悍的招式,別說是偷襲直接命中了,就是光明正大的對敵,也很少有同級別對手能夠硬接下的,這個亞美爹的腦子卻是一時間壞掉了,竟然敢直接用肉身來接自己的惡鬼重鎚,還真是幫自己省事啊!

吳賴坐起身來,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血跡,晃了晃腦袋,感覺身體好了一些,扶著牆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

「哈哈,小爺我這不是沒事嗎?」吳賴哈哈一笑道,手中紫青神劍斜斜指著幽魂城城主。

幽魂城城主程曉波先是愕然,繼而哈哈一笑道:「小子,別裝模作樣了,你身受重傷,又沒有靈力供你恢復,現在不過是強弩之末了吧。本城主承認你很強,也承認你前途無量,但是你不該為了幾個女人就冒這麼大的險來我幽魂城,本來本城主還是挺欣賞你的,但現在不得不斬草除根了,一是要為我的傑兒報仇雪恨,二是要將我幽魂城潛在的敵人提前除掉,你還是不要強做掙扎了,乖乖受死吧,而且本城主如果能夠吞了你這種強者的靈魂,實力肯定會再上一層樓的!」

程曉波說著,狂笑了一聲,雙臂張開,背後有個巨大的黑影漸漸地浮現了出來,面容和程曉波自己幾乎一樣,只是個頭要大上好幾倍,那巨大的黑影面無表情地漂浮在程曉波的後面,冷冷地盯著吳賴。

「去吧,享用你的美餐吧!」程曉波一揮手,那巨大的黑影從程曉波的頭頂飛過,張開血盆大口就朝著吳賴咬去,竟然是想要將吳賴整囫圇給吞了下去。

「呵呵,小爺可不是你的點心,不過你若是想吃的話,小爺我倒是可以送你一點兒好東西!」吳賴夷然不懼,屈指一彈,一團搖曳的火光倏地射入了那巨大黑影的口中!

「啊?南明離火!」程曉波大驚失色,急忙想要召回那巨大黑影,卻是已經遲了,那巨大的黑影竟然如同冰雪融化一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融,很快便不留一點兒痕迹,只剩下空中懸浮著一朵搖曳的火焰,被吳賴順手召了回來!

而隨著那巨大黑影的消融,程曉波也彷彿受到了平生最大的痛苦,整個人一邊慘嚎著一邊在地上打滾,完全陷入了癲狂之中,一直等那巨大黑影完全消失,程曉波這才停止了翻滾,平躺在地上氣喘如牛,臉若死灰,好像受到了什麼前所未有的打擊似的,而吳賴也有些驚愕地發現,這個幽魂城城主的境界竟然從高階鬼王跌落到了高階鬼帥,一下子掉落了一個大境界,看來那個巨大黑影直接關係著對方的實力啊! 大多數詛咒的本質都是帶著極端情緒的精神碎片,還有一部分詛咒蘊含魔法,可以對中咒者的身體直接產生影響,這一類屬於不入流的詛咒,羅格也不準備做深究。

他主要想研究的主流的詛咒,也就是那種本質為精神碎片的那種。

自創出『黑暗之體』的盧錫安,在最開始的時候也是巧合之下在第一次的時候化解身上的詛咒危機。

盧錫安在那次詛咒爆發中險死還生,當他再次恢復意識時,發現自己倒在了荒野之中,他記得自己身上的詛咒爆發了,但卻不記得詛咒爆發過程中發生了什麼。

在這之後的一段時間,他也沒發現什麼異常,直到他經歷好幾次任務之後,再次遇到一個邁卡維安族的血族,那是擅長操控詛咒力量的血族,也就是在這一次,盧錫安發現了,那個血族所使用的詛咒力量,似乎對他無用,也不是沒用,只是沒有造成傷害。

在血族施展詛咒的時候,他能感覺到那詛咒糾纏到他的身上,侵入他的精神中,然後…然後就沒了,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幫他擋住並化解了詛咒之力!

盧錫安異常輕鬆的完成了那次任務,然後帶著心中的疑惑,他開始有意識的做這方面的嘗試….最後得出結論,詛咒…確實對他無效了。

高門庶女 在那之後,盧錫安就發現了一條新的增強實力的途徑,吞服黑暗生物的精血!

黑暗生物,特別是血族的血液中蘊含的詛咒,根本沒人敢吞噬血族的精血來強化實力,黑暗生物倒是有小部分,像鮫人、血藤樹之類的黑暗生物的精血中不含詛咒,但這也需要經過教廷的凈化之後才能使用,到那時,本就不多的油水就又被刮掉一大半。

所以,這個世界的人類修鍊,可藉助的外力其實很少。

而現在,出現了盧錫安這個例外,一個免疫詛咒的例外存在!

盧錫安就靠著自身的特性,不斷獵殺黑暗生物,吞噬其精血,不斷增強自己的實力。

他生性謹慎,因為不謹慎的人都死了,每次下手都不留活口,事後毀屍滅跡,避免被人發現抽幹了精血的屍體,如果有旁觀人類或者其他守夜人在,他還會放棄抽取精血。

靠著這個特殊能力,他才能一層層在守夜人中脫穎而出,在百年的時間裡就晉陞三階,成就半神之軀!

而在這個過程中,他也已經發現了自身的的特殊性,他並不是免疫詛咒,而是那些詛咒都在他體內積聚起來了,二階的時候,他就已經能夠內視自己的精神體,他能看到在自己的精神體表面,覆蓋著一層淡黑色的,一絲一縷編織起來,彷彿『靈魂之衣』一樣的東西。

他身體里一直有個寶藏,而他卻一直不知,他免疫詛咒的能力,只不過是那個寶藏的皮毛罷了!

直到成就半神之後,他才有大把的時間研究這覆蓋在他精神體表面的東西。

在那之前,他也不是沒有花精力去研究,只是付出卻與收穫不成正比,付出了大量的時間,但成果,可以說幾乎為零。

到了半神之後,還想要成就更高,那就必須要在規則方面有足夠的成就,以規則架構固化結界,固化結界承載你的靈魂,讓你靈魂從大世界中脫離出來,然後身軀承載固化結界,就是這樣的關係,層層遞進,這就是晉陞為『神』的一條基本路徑。

體魄側的超凡者在成就半神之後,也要開始兼修精神,學習魔法知識,便於解析規則。

而精神側超凡者到達三階后,同樣要修鍊體魄,不然你的身軀恐怕無法承受固化結界晉陞神國的那一刻,那樣的結果就是你身死道消,一世修為化為虛無。

而以上所述的,只是最常規的也是最適合人類的一條成神道路,對於某些超凡種來說,並非必須要遵循這個準則,就算是人類,你天賦逆天的話,同樣可以不走尋常路。

像龍族,他們天生肉體精神雙強悍,且每一個龍族有直接看穿規則的『規則之眼』,他們甚至不由學習什麼魔法知識,天生就是強大的魔法師,更何況龍族還有傳承記憶的存在,可以說絕對是世界親兒子一樣的存在,

若不是其生育能力低下,這世界哪還有人類的事,就算惡魔都要靠邊站。

或許這世界上還存在部分『龍獸』,他們甚至可能擁有著與龍族同樣的模樣,肉身同等強悍,但他們並不能稱之為龍族,龍族的核心,是他們的『靈魂』。

如果只是肉身的話,一個如此強大的種族,會解決不了種族繁衍的問題?。如今多數具備龍族血脈的種族,多數都是當初龍族實驗留存下來的。

龍族的靈魂,那種看穿規則的能力,才是確定一個生物是不是龍族的印證,而不是一個『龍獸』的身體。

如果真要說的話,羅格現在就算是一個『龍族』,不過他不在乎這個,也不會去糾結。

龍族可以說是羅格目前知道的最強悍的一個種族!

而在他們之下的,就是深淵惡魔了。

深淵惡魔的可怕之處並不是他們強悍的肉身、超高的魔免能力等,如果只是這些的話,泰坦族的肉身比他們更強悍,單論肉身,泰坦族絕對是所有超凡種中的第一,就算龍族也比不上。

深淵惡魔真正的恐怖之處是在『深淵意志』上,深淵意志就是深淵世界的世界意志,但它又與其他的世界意志不一樣,這一點從深淵意志的無限魔化,以征服魔化其他世界來作為提升世界等級主要途徑就可以看出來。

深淵世界的所有生物與深淵意志的關係,就像是一個蜂群中,蜂后與其他蜜蜂的關係。

深淵世界的生物,在達到三階之後,深淵意志就會幫其開闢固化結界,然後等到這個生物身上的深淵意志親和度夠高,體魄強度也足夠了,深淵意志就會幫其晉陞。

這是深淵生物專屬的成神途徑。

正是因為這種特殊的成神途徑,深淵生物的固化結界包括後來成就的神國都與其他生物不太一樣,他們的神國,甚至不會形成一個完整的世界,可能只是某種規則籠罩的特殊領域,深淵世界的『神』不管是神國還是固化結界,都只是為了獲得更強大的戰力,純粹的為了戰鬥而創造的。

…… 「原來如此!」吳賴終於反應過來,看來那程曉波召喚出來的巨大黑影便相當於元嬰期修者修鍊出來的元嬰一樣,一旦元嬰被滅,輕則跌落境界,重則當即死亡,程曉波以為自己是輕弩之末了,這才呼喚出巨大黑影想要將自己完全吞噬,好用自己的魂魄來增長功力,可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不僅沒有程曉波想象中的重傷,甚至還身具天界火焰南明離火,這南明離火乃是至陽之火,對著冥界的鬼物有相剋的作用,當日收服小黑就是用這南明離火忽悠的,正因為如此,程曉波偷雞不成蝕把米,不僅沒有吞了自己的魂魄,反而將自己修鍊出來的巨大黑影也搭了進去,境界也隨之跌落!

對於程曉波的這種遭遇,吳賴自然不會有絲毫的同情,若非自己有兩下子,現在恐怕已經是形神俱滅,成了人家的點心了!

「老小子,不要裝死,給小爺我起來!」吳賴一把揪住程曉波的脖子,將程曉波從地上生生地提了起來。

程曉波滿臉怨毒地看著吳賴,咬牙切齒地說道:「亞美爹,你跑不了的,我二弟是轉輪王座下白無常,縱然你逃回人間界,我二弟也能夠將你找出來的!」

吳賴哪裡會在乎他的威脅,不耐煩地說道:「行了,老小子,我不管你二弟三弟,白無常黑無常的,現在立即帶小爺我到你們關押小爺幾位夫人的地方去!」

「你休想,老夫堂堂幽魂城城主,豈會受你脅迫?」程曉波倒是表現得十分硬氣,將頭一梗,一臉堅決地說道。

吳賴聞言,不由嗤笑道:「就你,老小子,你現在不過區區一鬼帥而已,還想著當城主?」

程曉波聞言頓時一陣黯然,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雙目緊閉,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反正你說什麼,老夫也誓死不從,反正沒有了傑兒,老夫也活得沒意思了!」

程曉波話剛一說完,就感覺到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息就在自己的身前,嚇得一睜眼,卻見吳賴的指尖上面冒著一縷明亮的火焰,而就這縷火焰,給程曉波帶來了無比巨大的壓力!

先婚後愛:權少的迷糊小老婆 「南明離火?你要幹什麼?」程曉波嚇得一個激靈,顫聲問道,他雖然不怕死,可是剛剛之前被這南明離火折騰得死去活來,那種痛入骨髓的感覺程曉波可沒有興趣嘗試第二遍。

吳賴一臉壞笑地湊到程曉波跟前,指尖的那縷南明離火就在程曉波的面門處左右搖晃,口中陰笑道:「嘿嘿,老小子,不幹什麼,就是想讓你好好品嘗一下這南明離火的滋味,而且小爺我是不會直接將你燒死的,會慢慢的,一寸一寸地燒,燒到你說為止!」

程曉波心中大懼,他甚至都能感受到那南明離火的灼熱,色厲內荏地喝道:「亞美爹,老夫好歹也是冥界一城之主,你如此折辱本城主,難道是要和整個冥界開戰嗎?」

「老小子,少那冥界來嚇唬我,是你那寶貝兒子先招惹的小爺,若非如此,小爺我到你這冥界作甚,小爺我的辦事風格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欺我一尺,我殺他全家!」吳賴說著,也不欲與這程曉波廢話,反正已經到了城主府,自己將其翻個底朝天,准能找出任雅嵐四女。

吳賴說著,一把手將程曉波的嘴捏開,另一隻手屈指,就要將那縷南明離火彈進程曉波的口中。

「本城主帶你去便是!」生死關頭,程曉波立即大聲說道,只是由於嘴被吳賴捏住,說出的話就跟鴨子叫似的,沒辦法,對方軟硬不吃,自己只有留下姓名,這才有機會報仇,否則的話,白白死在這裡,縱然弟弟白無常為自己報了仇,那自己也活不過來了!

「算你識相!你來指路!」吳賴拽著程曉波朝著城主府中大踏步而行。

城主府中自然還有不少鬼物,可是都逡巡著不敢上前,如今看到自家城主死狗似的被人拽著,更是哪裡有人敢上前阻攔,都遠遠地躲了開來!

程曉波一路指著路,直到進入一座華麗的房屋之後,出言說道:「亞美爹,就在這處屋子下面!」

吳賴微微用神識感應了一下,卻是什麼也沒有發現,清楚之前那個死鬼程興傑說的沒錯,這屋子果然有隔絕神識的功能。

「打開機關!」吳賴雖然馬上就要見到任雅嵐四女了,心中激動,但還是不敢掉以輕心,這可是在人家的地盤,一不小心將自己陷進去的話,任雅嵐四女可就危險了!

程曉波倒是也不敢耍花樣,伸手在屋子中間的地板上摸索了幾下,便聽得一陣「咔嚓咔嚓」的響聲,地面的角落出現了一個幽深的地洞,有台階順著那地洞蜿蜒而下!

吳賴依舊一把將程曉波拽起,拖著進入了地洞,程曉波的腦袋身子在那台階上撞得「砰砰」亂響,不一會兒就鼻青臉腫的,程曉波卻是哼也不敢哼出聲,撞就撞吧,自己皮糙肉厚也沒多大事,惹惱了亞美爹這個小煞星,被一把火燒得形神皆滅,那卻是大大的不妙了!

進入地洞之後,也沒多遠,便來到一處寬闊的大廳,大廳四周鑲嵌著一些發光的寶石,照的大廳一片明亮,而在大廳的角落,並排放著四個鐵籠子,每個籠子裡面都關著一名女子,不是別人,正是任雅嵐、莫欣夢、程紅芳、薛婧婧四女!

而那四女也聽到了洞口的動靜,齊齊朝著洞口處看去,程紅芳更是嬌聲斥罵道:「大膽賊子,還不趕快放了我們,否則的話等我老公來了會掃平你們這破幽魂城!」

任雅嵐、莫欣夢、薛婧婧三女也都是怒視著洞口這邊。

「別罵了,你老公已經把幽魂城掃平了!」一個戲謔的聲音從那洞口處傳了出來,而這個憊懶的聲音一傳出來,任雅嵐四女頓時都驚呆了,浮現出狂喜興奮的神色,愣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一時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等吳賴的身形從那洞口處轉出來的時候,四女更是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任雅嵐更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雙美目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小無賴,真的是你嗎?」

「怎麼不是那個小流氓呢?」莫欣夢一臉欣喜地說道,一雙美目中已然是蕩漾出晶瑩的淚花!

「大壞蛋,你真的來救我們了?呵呵!就知道你這大壞蛋能找到我們!」薛婧婧露出兩隻可愛的小虎牙,一雙眼睛彎成了月牙兒,兩行淚珠卻是從那月牙兒流淌下來!

「小壞蛋,這裡危險,你怎麼進來的?」四女中莫欣夢的年齡最大,自然想得也是最多,語氣中有些焦急。

而等到吳賴身後的程曉波像死狗一樣被拖進來的時候,四女頓時都鬆了一口氣,雖然此時程曉波一副無比狼狽的樣子,可是四女還是都認了出來,這個死狗一樣的鬼物,就是之前那個高高在上、盛氣凌人的幽魂城城主,既然連城主都被自家老公打成死狗了,那自然就沒有什麼危險了!

而被吳賴拖在地上走的程曉波也是一臉的鬱悶,很明顯,這個看上去還有幾分清秀的年輕人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從那四女的稱呼上都能聽出來,小壞蛋,小流氓,小無賴,還有大壞蛋,真的不是個什麼好玩意兒啊!

吳賴哪裡會管程曉波的想法,見四女都被關在鐵籠子里,怒火中燒,手腕一抖,程曉波便如同一條沙袋一般,被吳賴狠狠地摔了出去,撞在地下室的牆壁上,「砰」的一聲,程曉波已經是昏厥了過去!

吳賴大步流星走到那鐵籠子前,手中紫青神劍倏地劃出一道劍光,四個鐵籠子頓時都分離崩析,散落一旁,重獲自由的四女頓時都一臉欣喜地撲到了吳賴身上。

吳賴伸開雙臂,將四女齊齊籠罩進懷中,發現四女身上之所以沒有了修為,只是被下了一個普通的禁制,自己隨手就將其解去,那一顆懸著的心這才完全放了下來。

「小壞蛋,你怎麼找到我們的?」莫欣夢仰著一顆螓首,美目中充滿了好奇,其餘三女也同樣都是一臉的好奇,她們知道自己的老公不是普通人,可是也沒有想到吳賴竟然這麼快就找到了自己四人。

「哼!先別說我是怎麼找到你們的,你們四個傢伙,讓你們好好在京華市呆著等我,卻是擅自闖進了冥界,是不是該打屁股啊!」吳賴佯作生氣道。

四女頓時都面有慚色,默不作聲了,還是莫欣夢出言道:「小壞蛋,不要怪雅嵐她們,是我的主意,是我擔心你太過想念爺爺,這才出此下策,你要怪就怪我吧!」

「怪我,怪我,小流氓,莫老師其實是不同意的,是我攛掇著大家來的,還害得小黑掉進了那什麼九幽漩渦!」程紅芳紅著眼睛說道,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

任雅嵐和薛婧婧聞言也頓時都眼圈紅了,小黑忠心耿耿地護著自己四人來到冥界,自己卻是落得個生死不知! 然後在這之下,就是泰坦族、強大的『龍獸』等這些超凡種排在第三序列了。

當然,在有些傳說中,泰坦族是能與龍族匹敵的超凡生物,這一點羅格目前也無法確定,因為他沒見過活的泰坦族,對泰坦族的了解也僅限於各種由他人記錄下來的資料…既然是人為記錄下來的資料,那麼自然不能百分百相信。

但從羅格現在的了解來看,泰坦族恐怕不太可能和龍族抗衡,至少成年泰坦族無法與同級的巨龍對抗,所以他將泰坦族排到位於龍族和深淵惡魔之下的第三序列的超凡種,當然這個排列順序並不是最終的,也可能會隨著羅格以後對幾個種族的了解得更深入而改變。

然後,除了這三種頂尖的超凡種,其他的超凡種就沒那麼逆天了,至少不會表現得像世界的親兒子那麼變態。

……

再說回盧錫安的『黑暗之體』,其真正的原理可以理解成是與精神層面的免疫防線結合變異形成的。

每個人的身上都會有免疫系統,作用是抵禦外界異物入侵,避免外物對人體產生危害,而精神層面的防線,作用就是抵禦精神層面的入侵感染。

像弱的精神感染,在你精神平靜正常的情況下,你進入一個悲傷的環境,比如有人死了,大家都在悲傷,而這時候,你的情緒就可能受到感染,同樣產生悲傷的情緒,儘管那個死掉的跟你沒有任何關係;同理,如果你在這種情況下,進入一個喜悅、開心的環境,比如婚禮,這時候你的心情也可能會受到感染

這種精神感染是極其微弱的,甚至還是和『模因』結合在一起,在會影響到他人,但精神感染的原理就是這樣的。

像『詛咒』一類的,就是將這種精神感染進行是數倍,上百倍的放大。

真正關於精神層面的知識中並沒有『靈魂免疫防線』這一說,羅格在這裡只是進行一種類比,靈魂在受到外來的精神感染后,就會像人體的免疫系統那樣,產生應激反應,排斥異物入侵。

只不過,相對於人體的免疫防線,這種精神層次的免疫防線要脆弱的多,也鬆懈的多。

像前面那種極其微弱的精神感染,就很可能不會激活這種免疫防線,就像漁網會漏過小魚,而對於像『詛咒』這一類極端入侵者,它的防禦力又太過弱了!

這也是絕大多數超凡者都沒有發現這個東西的原因,低級超凡者沒人會用自己的靈魂來做這種實驗,一不小心就可能一命嗚呼,而高級超凡者,可選擇鑽研的方向就多了,魔葯、魔紋、傀儡鍊金術、生物鍊金術、更高級的規則的解析等等….很難注意到這上面來,很早之前就說了,詛咒是一種比較雞肋的攻擊手段,只能用來對付普通人和低級的超凡者,精神側的超凡者,只要有點傳承,就不會少應對詛咒的手段。羅格若不是很早之前見識過盧錫安身上的那種詛咒符文,而後又獲得了他記憶,估計也很難注意到這一點。

但這個『靈魂免疫防線』弱小,是相對絕大多數人來說,並不是絕對,在絕大多數這個範圍之外,總有那麼一些特例!

像盧錫安就屬於一個特例,也可以說是他的『免疫系統』比其他人的強一線,性質特殊一些,所以在巧合之間,『靈魂免疫防線』在對抗『詛咒』入侵的時候,免疫系統與詛咒結合變異,形成了另一種極強悍實用的免疫系統。這就像兩方大戰,本來是不死不休的戰爭,一方『守』一方『攻』,但突然之間,一方將將另一方的士兵都收服了,前來攻城的士兵被收服,加入了守城這邊,之後又來攻城的士兵,也都不斷的被收服了,就算有部分特別的不願意加入守城,這個時候也不可能再攻下城池!

這就是盧錫安身上形成『黑暗之體』的一個大致原理,而『黑暗之體』的用途不只是用來防禦詛咒的入侵和攻擊而已,就像盧錫安自己說的,這只是寶藏的皮毛。

士兵能夠守城,同樣也能用來攻城!

而這,就是羅格要做的!

…..

這種『靈魂免疫防線』很弱小,也很雞肋,但只要發現了,羅格就有利用的方法,況且他現在還繼承了盧錫安的研究經驗和成果。

羅格當然不會利用自己的靈魂來做實驗,他現在精神體已經達到三階,也不適合用來做這個實驗,羅格手裡有大把的倀鬼可以用來實驗。

羅格要做的,就是用詛咒來刺激倀鬼身上的『靈魂免疫防線』,而在這個過程中,他會控制『詛咒』的強度,使得『詛咒』和『靈魂免疫防線』處於一個水平上。

那麼,到最後的結果應該只有三種。

一、靈魂免疫防線被突破,倀鬼身中詛咒;二、靈魂免疫防線與詛咒結合變異,形成『詛咒之衣』;三、靈魂免疫防線在對抗的過程中逐步變強,強化到一定程度,形成『靈魂之衣』。

詛咒之衣和靈魂之衣,都是羅格重新取的名字,其中『詛咒之衣』就是盧錫安的『黑暗之體』,不過羅格覺得『詛咒之衣』更合適,而『靈魂之衣』就是『靈魂免疫防線』在詛咒的刺激下不斷強化,成就的最終成果。

羅格最後想要得到的,自然是第二種的『詛咒之衣』,『靈魂之衣』也可以看做是次一等的成果。

羅格選擇的第一批實驗體有十個,五個有靈智的倀鬼,五個無靈智的倀鬼。

實驗過程說的簡單,但真正控制起來,卻沒羅格想的那麼輕鬆,因為每一個倀鬼擁有的『免疫系統』的強度和特性都不同,所以羅格一開始的時候並不好掌握詛咒的強度,開始連連失敗,不過以羅格現在的層次,也很容易去除倀鬼體內的詛咒——至於詛咒的來源,不管是從他自己的『本我』上,還是從威爾身上獲取,能夠形成『詛咒』精神碎片都不會少。

直到失敗了六次之後,羅格才逐漸掌握好『度』,詛咒的強度不會低,也不會比倀鬼的防禦系統強。

然後,接下來就是等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