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劉一守一眼掃過去,眼神有些不爽,不過卻是看不清那護衛的準確實力–

名字:???

種族:人

稱號:–

身份:江家護衛

屬性:???

裝備:???

內功功法:???

外功功法:???

功力:真武九段

丹田:???

戰鬥力:???

狀態:正常

「九段…」劉一守卻是不太在意,雖說他的實力只有七段,但是他可是受過洞虛境高手的教導,自然是看不上這小地方上的護衛。

修真之境界,從練氣開始,分練氣、真武、丹玄、元靈、洞虛、合道。練氣、真武各分九段,丹玄、元靈各分九轉,洞虛、合道則是又各分為小圓滿、大圓滿、巔峰三境。

真武境,只能算是修鍊的開始!或許他們在這小地方囂張一點,但真要拿出去還是不夠看的!

兩段的差距對於尋常人來說,或許會有所忌憚,但是,劉一守本身就是一個無畏強大,不服輸的人,他甚至還有些傲。

所以,他沒有動,而是緩緩說道–

「我不給狗讓路。」

四周的嘈雜聲在此刻徹底停了下來,眾人在此刻只聽得見自己的呼吸聲。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頭鐵的小子!尤其還是在這烏木鎮,江家存在的區域!

這幾乎是在明著罵這三人了。

「你小子!」

眾人幾乎是在一瞬間感受到了來自真武境九段激發靈力時帶來的壓迫。以這護衛為中心,方圓十數米的空氣彷彿變得遲滯起來,讓人覺得呼吸都有些困難。

旺財見此情形,也識趣地快步跑到一旁。

「阿獃。」那領頭少年和矮護衛走到一旁,輕喚一聲。

那大狗也跟著走到一旁。

「要動手了!」這是所有圍觀者內心共同的想法。

而旁邊的矮護衛和領頭的少年卻是走到一邊,為高護衛讓出空間。

「正合我意!」

劉一守右手一揮,丹田的靈力在瞬間激蕩,湧向了他的手腳之中。

「敏捷+40%。」

「攻擊+40%,獲得狀態【專註·低】!」

「真武境!大概在八段實力!想不到這少年也有如此修為,怪不得敢說這樣的話!」圍觀的群眾有人看出了劉一守的實力,開始紛紛議論起來。

「可惜啊,他面對的是氣勢更高一籌的九段真武境,看那護衛靈力雄渾,靈力之中隱隱有丹氣閃現,這分明已是半隻腳踏入了丹玄境了!」一個留著山羊鬍,中等身材的中年人眯著眼睛,打量著二人,「這少年有這樣的膽氣也是難得啊!」

「怎麼個難得?一力降十會,八段真武還能打敗一個半步丹玄的高手不成!」旁邊的一個略矮一些的年輕人說道,「我賭一兩靈石他輸!」

「呵呵,」中年人左手摸須,淡定一笑,「我看未必,走著瞧吧。」

這是劉一守掌控這個身體以來的第一戰,面對境界高於自己的修真者,更是需要搶奪先機!

吐出一口濁氣,劉一守率先出手!

「什麼叫你小子!」一個閃身,劉一守右手成刀由胸口刺向那護衛!

那護衛也不客氣,也是一個閃身躲過刺擊,繼而順勢一個右勾拳打向劉一守的胸口。

劉一守腳尖輕點,身形一變,只見他弓腰守勢,左手擋住勾拳的同時,纏住了那護衛的右手。

「踏!」

之間劉一守暴喝一聲,借力躍起,雙腿蹬向護衛的胸口。

一招兔子蹬鷹。

那護衛心道不好,卻是只能硬接一招。

「砰!」

四周群眾發出一陣驚呼。 有一名產婆站在她身體下方,一直在鼓勵她。

白氏則站在旁邊,樣子又急又怕。

「產婆,怎麼回事?怎麼過了這麼久,這孩子還沒有生下來,常笑不會出事吧?」白氏憂心道。

產婆氣喘吁吁地道:「這孩子胎位不正,所以很難生出來,夫人你放心,我已經在給小姐做胎位矯正了,只要這胎位一矯正,應該很快可以生出來。」

白氏聽罷,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哎,常笑的命怎麼這麼苦?她到底要何時才能把孩子生出來?」

而且,常笑都難產一天一夜了,也沒個人來看她。

什麼晉王、趙王都十分無情,他們根本不管常笑,連蘇明這個做父親的都沒有來,只有她這個母親在這裏,想想就覺得悲哀。

這時,蘇常笑扭曲著臉,睜著僅有的一隻眼睛,痛苦地望着白氏,「娘,我肚子好痛,好難受啊……我沒力氣生了,我不想生了……」

白氏忙握住她的手,安慰道:「常笑,你無論如何都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要是生不下來,你也會沒命的!」

蘇常笑喘著粗氣,是一臉的頹敗,「娘,我這個樣子,活着也是生不如死,不如就讓我死了算了!」

「不行,楚玄辰都沒死,你怎麼能死?你加油,你一定會生出來的。」白氏道。

蘇常笑聽到這話,是一臉的嫉恨,「是呀,他楚玄辰都沒死,我又怎麼能死?我以為他會死無葬身之地,沒想到他卻回來了,我好恨啊!」

就在這時,產婆道:「好了,胎位矯正了,蘇小姐,你快加油,趕緊把孩子生下來。要是晚了,這孩子會窒息的!」

蘇常笑狠狠咬牙道:「好,我不能死,我不能讓楚玄辰和雲若月得意,我要加油!」

說着,她咬緊牙關,使勁用力。

「出來了,頭出來了,小姐,你使勁,加油!」這時,產婆激動道。

「啊!」蘇常笑再一使勁,就感覺下身輕鬆了不少。

這時,產婆欣喜道:「太好了,生出來了,還是個男娃!」

「什麼?是個男孩?」蘇常笑激動得想抬起頭來看,發現沒有力氣。

白氏眼裏閃過一絲算計,冷聲道:「李天薇當時也生了個男孩,結果生下來就死了,她的孩子沒有做世子的福分,常笑,你的孩子有!」

「我的孩子,他可以做趙王府的世子嗎?」蘇常笑不敢置信地道。

白氏冷笑道:「趙王現在沒有子嗣,這個孩子當然可能成為趙王府的世子,常笑,有了這個孩子,從今以後,你的日子就好過了!」

聽到這話,蘇常笑頓時有了希望,她道:「好,也不枉我那麼努力生下來。有了這個孩子,我就可以和趙王談判了!我一定要讓這個孩子做趙王府的世子,一定要!」

雖然她不確定這孩子是趙王還是晉王的,但是她依然要把這個孩子安在趙王頭上。

這時,她突然道:「產婆,孩子怎麼沒哭?」

白氏也驚異道:「是啊,正常的孩子一生下來就會哭,為什麼這孩子沒哭?」

【作者有話說】

大家晚安 第二十一章圖紙拿去!

「陛下……」

「您看!」

正當嬴政無法接受眼前這一切的時候,一旁的蒙恬死死地盯住了一隻耕牛的屁股!

很顯然……

蒙恬作為一個有節操,有實力,有夢想的秦國貴族,除了有一丟丟的恐高之外,是不可能對牛屁股這種東西產生任何惡俗想法的。

退一步說,就算是有……

他作為一個快退休的老人家,也是有心無力的。

七老八十了,怎麼肝得過一頭牛呢!

牛逼是真的牛逼,那可是不是一般人能肝得動的!

不過……

在蒙恬的指引下,鐵頭娃嬴政的目光也被牛屁股吸引了!

這對大秦二人組齊刷刷地望着牛屁股,一動不動。

臉色更是極為認真。

甚至是……

凝重。

怔怔地望着眼前發生的一切,蘇風的頭皮不禁一陣發麻!

我操了!

這兩個傢伙有夠可以的!

我這蘇風島上雖然看不到像樣的女人,但也不至於……

墮落到跳進田裏看母牛的地步吧!

還看得這麼如痴如醉,一本正經。

這誰頂得住啊!

呵呵!

你以為這就完了?

更雷人的還在後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