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劉天祥聽著這話,雙拳不由悄悄握緊。

劉天佑這麼做,簡直就是背叛家族啊!

林漠看了劉天祥一眼,輕聲道:「應該不會。」

「我之前跟你說過,我們苗疆人,是不會隨意給外人下蠱的,除非是遇到了仇家。」

「你們沒有跟苗疆其他人結仇吧?」

劉天佑立馬搖頭:「這怎麼可能啊!」

「大師,除了你們幾個,我就沒見過其他苗疆人啊。」

林漠皺眉:「那是怎麼回事?」

思索了片刻,林漠突然道:「對了,會不會是我們之前給你那些蠱蟲出了事?」

「我告訴過你,那些蠱蟲千萬不能出現什麼差錯的,你是不是沒照我說的做啊?」

劉天佑愣了一下,茫然道:「我……我完全按照您吩咐的去做了啊!」

「蠱蟲拿回去之後,我從頭到尾,都沒打開過蓋子。」

「後來我把那個瓶子放在了劉天佐的車裡,趁劉天佐上樓之後,才讓他司機王霖打開了蓋子。」

「按您之前說的意思,這蠱蟲噬血。劉天佐上樓,以林漠的性格,肯定會打傷他,他下來之後,蠱蟲肯定會首先選擇他。」

「這一切,全都是按照咱們計劃做的,沒有任何差錯啊!」

劉天祥身體有些顫抖。

他終於明白,林漠到底是怎麼證明這件事了!

現在,劉天佑親口把這些事說出來了,這還有假嗎?

林漠心中暗笑,這劉天佑可真夠配合的啊。

但他面上沒有絲毫變化:「你確定?」

「這個王霖,信得過嗎?」

劉天佑立馬點頭:「信得過!」

「這個王八蛋,在外面欠了一千多萬的賭債。」

「人家把他老婆孩子全抓了,他根本還不起錢。」

「不僅如此,他還挪用了家族七百多萬的公款,家族要是知道,他必死無疑!」

「我幫他還了賭債,還幫他平了公司的事,他絕對不敢背叛我!」

劉天祥拳頭再次握緊,他沒想到,家族一個司機,竟然都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這一下,也更加堅定了他要當家主的決心。

劉家,是時候重整一次了! 許文昌羞得無地自容,他還在無力地辯解著:「伊伊,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喬伊卻笑了一下,聲音已經有些嘶啞了,她每說一個字,嗓子都撕裂般的疼:「我想的哪樣?我根本沒想好吧?是我用眼睛看到的!我看的,她親昵地挽著你的胳膊。難道你們公司的風氣是,女徒弟可以完全無視師傅已婚,可以肆無忌憚地和師傅摟胳膊抱腰嗎?」

她說到最後,已經嘶啞到了無聲。

江南曦心疼地抱住喬伊,拍著她的後背,為她順氣,說道:「」喬伊,冷靜一點,乖了,大口喘氣,不要鬱積在心口,會傷到你自己的!

在醫學上,一個脾氣很大很愛生悶氣的人,在生氣的時候,如果不把鬱氣發泄出來,很可能在體內橫衝直撞,傷到心肺和肝臟。

喬伊現在就是,她表面上平靜,其實內心已經氣到爆炸了,卻不發泄出來,已經影響到了她的聲線。

而她現在,肯定是後背僵硬而生疼,讓她說話都費力了。

她冷聲對許文昌說道:「把你的小徒弟叫過來吧,她不拜見下師娘嗎?」

許文昌看得出來,喬伊氣壞了,他無比心疼而後悔。

他現在根本顧不上自己的小徒弟,上前想抱住喬伊,「伊伊,我錯了,我不該撒謊的,我和她真的沒什麼,你不要生氣好不好?」

這時候,他的徒弟孫思悅不請自來。

她知道事情瞞不住了,有些怯怯地站在許文昌身邊,對喬伊說:「師娘,你好!」

喬伊喉間僵硬生疼,眼睛酸脹,卻還是維持著自己的體面,對著孫思悅微微一笑,用裂帛般的聲音,對她說:「是你啊,我們好像見過。」

孫思悅點頭:「嗯,見過,上次公司聚餐的時候,你見過我。」

喬伊也記不清了,反正她知道,許文昌收了個女徒弟。

她當時還替許文昌高興呢,因為他陞官了級別高了,才有資格收徒弟。

她笑笑:「你師傅說,你出師了,恭喜啊。師娘我,是不是也應該買個禮物,祝賀一下啊?」

她的話就像是一巴掌,打在孫思悅的臉上。

她當時就哭了,說道:「你不要這樣欺負人!」

喬伊真想哈哈大笑,可是她笑不出來,只能低沉地呵呵冷笑。

「說吧,你現在出師了,和你師傅在公司,可以平起平坐了,你下一步想怎麼著呢?是想偷偷摸摸的,做你師傅背後永遠見不得光的人,還是準備把我翹了,你上位?」

許文昌慌了,他連忙說:「伊伊,別胡說,我們真的沒什麼,我不可能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我一直很愛你的!」

他是真的很愛喬伊,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要離開她。

他是犯了錯誤,他本來想把一切在不知不覺中解決掉的,卻沒想到,卻被喬伊碰了個正著。

喬伊冷聲道:「我沒問你,我在問她!」

孫思悅冷眼蒙蒙,一張小臉顯得楚楚動人。

她咬咬唇瓣,說:「師傅騙你呢,他早就不愛你了,他愛我!」

一句話,把許文昌所有的謊言,徹底揭穿。 ,

第730章

「去我實驗室。醫院要錢,我實驗室,免費。」

「啊?」

宋三喜已穩步離去。

蘇有容怔怔的站在那裡。

看著他的浴巾背影,還趿著酒店一次性拖鞋。

林洛嬌,頭髮散落長垂。

手臂和頭都耷下來了。

小臉蒼白,淚跡和汗水混合。

黑·絲·美·腿,晃蕩著。

蘇有容有些酸澀在心。

從來,宋三喜沒這麼抱過她。

有時候他發瘋了,扛起她,扔到床上。

有時候,他喝大了回家,跟餓虎撲食一樣。

但林洛嬌那樣子,真的太疼了,傷太重了。

蘇有容愧疚的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叫道:「老公,我要林姐最好最快的康復啊!你可以的!」

發乎於情,聲嘶力竭。

宋三喜停了下,點點頭,「沒問題!你,要聽話!」

「嗯,我一定聽話!」

蘇有容趕緊衝過來,找到宋三喜的鞋子,想替他穿上。

宋三喜一笑,還是配合了。

「有容,你真聽話。聞到臭腳沒?」

「你啊,還有時間開玩笑,我都快急死了。」蘇有容紅著臉,有點小火苗,但輕輕的擰了一個他胳膊,「趕緊去實驗室啊,林姐不能拖。」

「我知道。」

「你的臉,要不要也治一下啊?」

「算了,我這是小傷,現在在洛嬌面前,可以不要臉」

兩個女人都笑了起來。

林洛嬌一笑,疼。

蘇有容,想打他啊,「別嘴花花了啊,快走啊!林姐的頭啊,不能這麼耷著,你摟著些啊唉」

宋三喜走了。

蘇有容叫了客房服務過來,收走了衣物。

她才去洗了個臉。

流淚流多了,臉上不舒服。

回到這邊主卧室,坐下來。

有些疲倦。

今晚受的刺激也太大了。

想想吧,宋三喜到底還是個正人君子了。

哪怕,他有那個病!

這時候,靜下心來,蘇有容才想起高小玲來。

這個賤人,在哪裡呢?

臭不要臉的,不禍害人,就不舒服是吧?

得空有機會,姐一定不會放過你!

也幸好沒給大姐說,要不然,指不定能亂成什麼樣子。

她緩了一陣,才開始拿葯,兌了,給顧芸夢餵食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