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南宮燕兒是直接的懷疑葉雲是想以這個借口來接近趙庸的,他們被葉知秋圍攻的時候她怎麼不站出來,現在倒出來裝好人了。

「我們現在已經停止報名了,你現在跟我們走,其他人也不知道你是自願的還是被挾持的,估計我們就會被人當做劫持你了,我可不想背上這樣的一個罪名!」

趙庸淡淡的說道,自己雖然對這個小妞沒什麼心思,但是對於她的這個提議倒是蠻贊同的,現在自己沒有時間和他們糾纏,如果葉雲真能阻止出雲帝國來找麻煩,自己也樂意這小妞當個暫時的擋箭牌。 葉雲聽到趙庸的話先是一陣黯然,隨即就琢磨出趙庸話里的意思了,趙庸並沒有明確的表示出自己不能加入,而是顧慮被他們帝國的人誤會,她也是頓時明白自己應該怎麼做了,想通了這些,葉雲的心情也瞬間好了起來。

「我明白了,謝謝你!」

葉雲看了趙庸一眼,然後和眾人告辭離開了。

「哎?那狐狸精明白什麼了啊?還謝謝你,她謝你什麼啊?」


南宮燕兒如同墜入雲霧裡,對那葉雲的話也是感到莫名其妙的,趙庸已經拒絕了她,她還要謝謝,什麼意思啊?

雀兒也青兒也是聽明白了趙庸的意思,可是他們可不敢給燕兒那丫頭說明白,不然這丫頭不知道又要怎麼鬧了。


武極和司空圖等人也是無語了,這小子女人緣怎麼那麼好?把人家的帝國代表都給弄死了,人家的公主還巴巴的跑來加入他們!

「好了,雀兒,你去看看幽蒼和靈空弄好了沒有,順便讓他們把龍泉叫來!」

趙庸也不能再等了,也不知道那小妞是不是真的明白自己的話了,他要趕在葉雲的行動之前離開這裡,不過也要先解決那幽夜魔龍一支人馬的事情。

雀兒點點頭就離開了,趙庸看了一眼風行,那風行自認是明白什麼意思,乖乖的隨著雀兒走了出去,雖然它不想出去。

因為它的外面罩著一件袍子,把自己遮得人不人,鳥不鳥的,行動起來也是很不方便,可是它卻不敢違背趙庸的意思,不然他想廢掉自己,那是只需要動動念頭的事情。

不大一會的工夫,雀兒就帶著幽蒼、靈空以及龍泉回來了。

「龍泉,你是想繼續跟著我還是回到你原來居住的地方?」

還沒等龍泉開口,趙庸就直接的開口說道。

「嗯?」


龍泉一愣,可是他隨即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這趙庸是在責怪自己在武極等人出事的時候他們袖手旁觀,可是在趙庸生死不明的情況下,他也不得不為自己的族人考慮,如果趙庸真的完蛋了,自己還和出雲帝國、南蒼帝國對著干,那不是把自己往死路上推嗎?

「盟主,這件事情我也是沒有辦法,你的情況不明,萬一……」龍泉遲疑可以下,還是沒有把那句話給說出來,「我們也不得不為我們的族人考慮!」

「好,現在我再給你一個考慮的機會,或許這樣的事情還會出現,要是跟著我,就不能再像這次一樣,如果你做不到,我也不勉強你,我會抹去留在你們元丹上的靈魂印記,你們從哪裡來還回到哪裡去,今後你們的事情就和我完全的無關了。」

趙庸雙手抱胸,定定的看著龍泉說道。

龍泉也是猶豫了,他不知道趙庸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萬一自己說不跟著他了,那他要弄死自己簡直易如反掌,可是這樣的選擇就像是在賭,賭對了可能就平安無事,賭錯了很可能就不用為自己的族人的考慮什麼了,因為自己也沒那個命去考慮了。

先前的那一戰龍泉也是看到了,特別是那個朱雷和那個雀兒,給自己一種很熟悉的感覺,看來他們也應該是靈獸其中的一種,到底是那一種他也是弄不清楚,不過既然他們都能堅定的站在趙庸這一邊,就說明趙庸還是有著很強的實力的,反正也是賭一下,還不如就賭在趙庸的身上。

如果趙庸真是試探自己,自己選擇離開,那自己很可能馬上就完蛋了,賭趙庸最起碼現在自己以及族人都是安全的,那樣的事情也不是經常的發生。

「想好了嗎?」

趙庸見龍泉若有所思的樣子,就知道他在盤衡得失。

「嗯,我想好了,我決定繼續跟著您,從此為您效勞!」

「好,那我們就不再停留了,現在就回到天才學院去!」

趙庸也得回去和自己的那鳥泰山商議下給雀兒覺醒的事情了,本來趙庸還想再拖上一段時間,可是現在離開了西陸聯盟,那這件事情他就覺得迫切而勢在必行了。

對於趙庸的回歸,整個的學院也是震動了,當他們知道天才學院脫離西蓬帝國要成立獨立聯盟的時候,更是覺得無比的興奮。

在這一帶,天才學院也是不小的學院了,可是放在整個的帝國來說,那也是微不足道的存在,如果成立了獨立聯盟的話,那就是不受帝國的控制,是超然帝國之外的存在了,這讓他們怎麼能不興奮呢?

這裡的學員做夢都想進入西陸聯盟,可是他們都知道,那也只能是想想,他們可沒有趙庸那樣變態的修鍊的速度,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天才學院直接變成了天才獨立聯盟的話,那他們也不需要經過什麼選拔就是聯盟的成員了,他們都感覺好像在做夢一樣,這趙庸的魄力也太大了!

龍千陌等人看著趙庸,心裡既高興又是悲哀,高興的是趙庸又重新回到了天才學院,還帶回了上千人實力不俗的人員,頓時就壯大了學院的實力,悲哀的是,他們在這裡辛辛苦苦的修鍊,可是他們卻發現和趙庸的實力的差距也是越來越遠了,他們和趙庸分開的時候實力幾乎在同一條線上,可是現在要高出他們不知道多少了,因為現在他們根本就看不出趙庸到底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步。

武極和司空圖自然也是高興,但是他們還不至於得意忘形,他們把學院的核心骨幹全都找來了,包括學院的管理層和學院的各個院系的導師,而把那些前來看熱鬧的都給轟走了,這一下子多了那麼多人,先前的模式肯定是不行了,今後的人會越來越多,要及早的弄出個規則才行。

還有多了這麼多的人,吃住的問題也要解決,可是現在地方根本就不夠用了,那也是迫切要解決的問題,總不能讓那些新來的露宿吧?趙庸是天才獨立聯盟的創建者,這些問題也都是他的事情,也得要他來決斷才行! 「各位導師,實在是抱歉,本來應該是我前去拜訪,可是時間緊迫,成立天才獨立聯盟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不知道各位有什麼意見,有的可以儘管提出來。」

「趙庸,你是天才學院出來的,雖然我們沒能教你什麼,但是你能有今天的成就,我們學院也是有光彩,成立獨立聯盟這是好事情,我們會支持你的!」

步風搖站起來說到,當初要不是趙庸給自己的那一顆丹藥,自己想要突破最後的那一道壁障,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所以在心底了里她也是對趙庸很感激的,更何況壯大學院也一直是武極和司空圖的心愿,這是好事,他們當然是支持的。

「嗯,步風搖導師說的對,學院變成獨立聯盟,規模是變大了,這是好事,我們都會支持你的,這聯盟的盟主之位也是非你莫屬,有什麼要做的,你儘管吩咐好了。」

「好,那就先謝謝大家了,關於聯盟盟主一職,還是龍兄你來,」趙庸揮揮手,阻止想要推辭的龍阡陌繼續說道,「我事情太多,管理的事情我也不熟悉,所以龍兄你就不要推辭了,目前,最重要的是聯盟的擴建,要擴建那就需要錢,今天晚上我會先弄一批八數以下的丹藥,龍兄你就安排下出售的事情,最好建立一個交易點,立足於長遠。」

趙庸在西陸聯盟出來的時候,也是把先前聯盟收來的那些藥材大部分都裝進了自己的乾坤袋中,也不知道那西陸聯盟會落到誰的手中,自己可不能便宜了他,更何況獨立聯盟的組建也需要大量的錢,正好也省的自己再去收購了。

「好,這個好辦,我會儘快的安排。」

龍阡陌也沒推辭,現在也不是矯情的時候。

眾人聞言也是被震驚到了,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這丹藥的煉製變得那麼的容易了,都能成批的煉製了?就算趙庸是一名製藥師,也不能成批的煉製吧?而且還是一晚上的時間!

儘管他們很震驚,很疑惑,也是沒人問出來,畢竟這也是趙庸個人的秘密,也沒人自找沒趣的去問,畢竟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這第二呢,就是發出通告,大量召集建築師,先把初步的設計規劃弄出來,著手建設的前期準備,關於材料的問題就交給我了。」

「嗯,好的!」

龍阡陌也點頭答應了下來。

「第三,安排專人接受前來參加聯盟的人員,參加的人必須是以獨立人的身份,否則拒收,我帶來的人里有幽夜魔龍一族,你看著安排一下,除他們之外,其他的人就麻煩各個院系的導師接收一下了。」

「好的,沒問題。」

在座的各院系的導師紛紛點頭應了下來。

「趙庸兄弟,這也太為難點了,我也是剛剛接手學院,怕弄不過來啊!」

龍阡陌見趙庸越說越多,也感到有點毛頭了。


「這個你放心,這幾天我就會派個人來輔助你,這個人你也熟悉。」

想來南宮平也把衣紫涵教的也差不多了,是時候把南宮平調來了。

「哦?是誰啊?」

「呵呵,南麓王國的王子南宮平!」

「額……」

眾人聞言也是一陣無語,南宮平自從回去王國,就一直沒有再出現過,沒想到堂堂的一個王國的王子也會來這裡,當然南宮平受到兄弟迫害的事,除了武極和司空圖之外,他們也不知道。

「好了,暫時就這些事情,大家也都做事去吧!」

眾人聞言也都紛紛起身離去,臨走的時候一些導師暗暗的給步風搖使了個眼色,趙庸看在眼裡也沒吱聲,難道他們還有什麼事情沒說?

不一會,議事廳里就只剩下趙庸、武極、司空圖和步風搖了。

「步風搖導師,你還有什麼事嗎?」

看到步風搖猶猶豫豫的樣子,趙庸開口問到。

「呵呵,確實有點事情,其他的導師不好意思開口,所以就讓我來摔這個臉皮了。」

「哦?有什麼事情儘管開口,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會不遺餘力。」

只要是在自己能力範圍之內的事情,趙庸也不好推辭的。

「呵呵,就是我進階的事情被他們知道了,我也跟他們說了,所以……」

「呵,我以為是什麼事呢,」趙庸也明白了,他們也是想要一顆丹藥,可是不好意思向自己開口,於是就讓步風搖來張這個嘴了,「等我有時間煉製好了,我就給你送去,這也是對聯盟有利的事情,你就放心好了。」

就算他們不提出來,趙庸也打算想辦法把他們的實力給提上去,一個聯盟之內沒有強者是不行的,只不過目前除了這丹藥,他還沒想到很好的辦法,進階的時候可以用「那我就代表他們謝謝你了!不打擾了!」

步風搖也沒想到趙庸那麼爽快的就答應了,頓時就喜滋滋的離開了。

「呵,你小子夠大方的啊,什麼時候也給我們兩個老傢伙也弄點?」

武極的老么卡擦眼瞪得溜圓,早知道自己也勒索點了。

「額……」趙庸也是無語了,這兩個老傢伙也來湊熱鬧,不過要是不答應,估計他們要跟自己沒完了,「二老放心吧,少不了你們的!」

「哼,這還差不多,算你小子有良心!」

武極和司空圖哼哼了一句,扔下趙庸就離開了。

一天的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趙庸用那些從西陸聯盟裡帶來的藥草,用了一夜的時間煉了一批出來,包括一些藥劑,然後就丟給龍阡陌讓他處理去了。

隨著自己的實力的提高,綠炎的能力也是在上升,儘管趙庸沒有時間讓綠炎吸收綠色植物的生靈之氣,只不過提升的速度慢了一點而已,所以那些低數的丹藥和藥劑一夜之間倒可以完成。

弄好了這些事情,他就得找朱羽那老鳥商量下給雀兒血脈覺醒的事情了,自己的條件很簡單,如果雀兒的血脈覺醒成功的話,朱雀一族必須交給雀兒來掌管。 朱羽也是一早就得到了趙庸回歸天才學院的消息,現在對於族內人員外出之事雖然沒有之前那麼的嚴格,但是能進出禁嶺的也只是那幾個長老而已,普通的族人也是不能隨便進出的。

現在朱雀一族和人類聯姻了,實際上就是參與了世俗的事情,所以對外界的事情也必須的要關注一些,魘魔的事情雖然他們還沒有親自見到,但是也不能不防。

對於趙庸所提出的條件,朱羽也是想都不用想就答應了,就算趙庸不提出來,只要雀兒體內的血脈覺醒,他也會把朱雀一族的掌控的權力交給雀兒的。

「你的條件對我來說算不得條件,你打算什麼時候開始?」

「當然是越快越好!」趙庸隨即想到了一件事情,這小鳥還在身邊呢,實施的過程也太過香艷了,自己這麼說是不是顯得太猴急而讓她覺得自己不懷好意?「不過這還得看雀兒的意思。」

「庸哥哥說什麼時候開始就什麼時候開始好了!」

雀兒也是羞得滿臉的紅暈,那覺醒的方式自己是看過的,一想到那羞死人的場面她就覺得自己的心臟砰砰的亂跳,不過想想自己和趙庸已經訂過親了,反正早晚也是讓他看的。

嗯?雀兒突然意識到自己這麼會想起那麼丟人的事情啊?自己的腦子裡在想些什麼啊?她趕緊穩了穩心神,把那羞死人的想法甩出腦外。

「好,那就麻煩羽叔叔找個隱蔽的地方,還得麻煩你們為我們護法,在接下來的九天之內不要讓人來打擾。」

雀兒既然答應了,那也不需要等待了,不過這樣的事情,中途出不得半點的差錯,不然帶來什麼後果自己也是不知道,這種事情自己也是第一次。

「嗯,這個你就放心吧,這也是我族的大事,我們會盡全力為你們護法的,」朱羽說到這裡,瞪了趙庸一眼,「小子,我警告你,在雀兒血脈沒有覺醒之前,你不能破了她的處子之身,否則我饒不了你!」

朱羽本不應該說出來,但是事關朱雀一族的大事,他也不得不出言提醒,趙庸和雀兒都是年輕氣盛,萬一到時候忍不住來個**,那就壞了。

「額……」

趙庸聞言也是額頭冒汗了,雖然那場面想想就夠刺激的了,但是自己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就是自己偷偷的找個沒人的地方擼上一管子,也不能在雀兒血脈沒覺醒的時候推倒她,相信自己這點定力還是有的。

「父親……」

雀兒也沒有想到父親會說出那麼羞人的話來,頓時雙手捂臉扭過身去,沒臉見人了。

「你們隨我來!」

朱羽說完,就把趙庸領到了一處較為隱蔽的石頭建造的小房子里,隨即族內的幾位長老也來到了,這是族內最大的事情了,朱羽為了保險起見,把族內的長老都找來了。

「以此處為中心,百丈之內不得有人進入,不聽勸阻者,可以當場格殺!」

朱羽下令到,為了這次雀兒的血脈覺醒,什麼都得為此讓道,他們數萬年等的不就是這一刻嗎?

「是!」

眾長老得令四散開去,他們也知道是什麼事,雖然其中有的犯過錯,但是在朱雀一族的崛起上,他們絕對的是態度一致的。

房間內,雀兒正在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裡,雖然面對自己喜歡的男孩子,她還是不能一下子放的開來,那可是要脫光光的一絲不掛的站在一個男人面前,怎麼也讓她難以動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