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南雅閉上眼睛,「你們別管我了,走吧。」

南頌目光清冷,面無表情地看過去,聲音沒有一絲溫度,「確實沒有必要再管了。琳琳,我們走。」

病房門關上的那一刻,南雅終於崩潰,痛哭出聲。

從病房出來,顧衡遠遠走過來,看了南琳一眼,湊近南頌,低聲稟告了一件事。

南琳詫異地瞪大眼睛。

南頌臉上卻沒有一絲波動,聲音透著冷,語調低,「自作孽不可活。我說過,他活不過今年秋天。」

。 三個中年男人身上釋放出恐怖的殺氣,齊齊邁步上前,向葉秋逼近。

葉秋右手放在了背後,握住了帝劍,準備拔劍迎敵。

突然。

葉秋想到了一件事情,看着三個中年男人問道:「殺九千歲的時候,巫神動手了嗎?」

左邊的中年男人冷笑道:「區區一個曹淵,何須師父出馬?」

葉秋聽到這句話,心中一沉。

巫神居然沒動手,那是誰殺的九千歲?

「九千歲是你們殺的?」葉秋問完,跟着搖了搖頭,說道:「以你們的修為,是殺不掉九千歲的。」

中年男人道:「為了殺曹淵,我的四位師兄搭上了性命。」

「曹淵這個閹人還真是陰險,居然不聲不響地修鍊出了五道真氣。」

「雖然四位師兄戰死了,但是成功殺掉了曹淵,還是值得的。」

「現在只要我們殺了你,那龍門就群龍無首,很快就會被我們巫神教踏平。」

「小子,陪曹淵去吧!」

中年男人說完,就要動手。

「等等!」葉秋急忙道。

「怎麼,怕死了?」中年男人笑道:「怕死就不該在我們巫神教的地盤上行兇。」

「你殺了這麼多人,我們是不會讓你活着離開的。」

「當然了,你要是跪地求饒,我們可以留你一具全屍。」

葉秋故意提高了聲音,說道:「我有一個問題問你們,蘇小小是九千歲的女兒?」

樹林裏面,蘇小小聽到了葉秋的聲音,立刻豎起了耳朵。

中年男人笑着問葉秋:「曹淵告訴你的?」

「難怪你能成為龍門的門主,看來曹淵很器重你,否則的話,他也不會把自己的秘密告訴你。」

「沒錯,蘇小小就是曹淵的女兒。」

聽到這話,蘇小小臉色一白。

唐飛和麒麟等人臉上也出現了驚愕的表情。

蘇小小是曹淵的女兒?

這怎麼可能呢!

特別是麒麟,心中五味雜陳。

他恨不得殺了蘇小小,因為若不是蘇小小,九千歲不會死,可蘇小小又是曹淵唯一的女兒,他下不了手,如果殺了蘇小小,那九千歲就絕後了。

這時,廣場上,中年男人的聲音繼續響起:

「師父把蘇小小養在教中,就是為了制衡曹淵。」

「曹淵還真是愛女心切啊,他若不是急於求證蘇小小的身份,怎麼會單槍匹馬闖入我們巫神教總部,又怎麼可能被我的四位師兄擊殺?」

「還是師父英明,當年沒有殺掉蘇小小,否則的話,曹淵就不會死得這麼快。」

「小子,你還有什麼問題?」

葉秋笑道:「沒有問題了,你們準備死吧!」

鏘——

帝劍出鞘。

葉秋身上的氣勢為之一變,戰意沸騰,他沒等三個中年男人出手,就搶先出手了。

「殺!」

三個中年男人也紛紛動手。

大戰爆發。

然而,交手不到兩招,那個修鍊出三道真氣的中年男人就被葉秋一劍斬了。

另外兩個中年男人見到這一幕,心裏被狠狠地震驚了一把。

他們三個本來是勝券在握,可哪裏想到,剛交手就死了一個人。

不過,兩個中年男人並沒有因此產生恐懼,反而殺意更濃了,不停地攻擊葉秋,想置葉秋於死地。

樹林中。

唐飛見到這一幕,非常擔心,對麒麟說道:「要不我們去幫幫葉秋?」

麒麟搖頭道:「沒用的。那兩個傢伙是巫神的弟子,修鍊出了好幾道真氣,就算是我去了,也擋不住他們一擊。」

唐飛道:「可葉秋只有一個人,擋不住他們怎麼辦?」

麒麟說:「你不用擔心,葉秋連神榜第三的高手都能擊殺,這兩個傢伙不是他的對手。」

「可是……」

「別可是了,你要相信葉秋的實力。」

廣場上。

葉秋跟兩個中年男人交手了一會兒之後,突然帝劍歸鞘。

他要幹什麼?

兩個中年男人立刻停止了攻擊,謹慎地看着葉秋。

正常情況下,像這種級別的戰鬥,手裏有一把神兵,就多了一分勝算,可葉秋卻偏偏把帝劍收了起來。

事出反常,必有妖。

兩個中年男人緊緊盯着葉秋,想看看葉秋到底要幹什麼?

樹林中,唐飛等人也注視着葉秋,同樣疑惑。

「葉秋在幹什麼?怎麼把劍收起來了?」唐飛皺着眉頭說道:「他面對的可是兩尊超級高手,此時收劍,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麒麟也看不懂葉秋的用意,說道:「他應該有把握擊殺那兩個人……」

錚!

麒麟的話還沒說完,突然,一道驚天的劍嘯響起。

緊跟着,就見到葉秋的身邊,詭異地出現了三十六道劍意。

雖然每一道劍意都只有一米多長,但是鋒芒畢露,殺氣無限。

然後,葉秋低喝一聲。

「凝!」

頓時,圍繞在葉秋身邊的三十六道劍意,快速凝聚成一道三米長的劍意。

「斬!」

劍意直接劈在一個中年男人的頭上。

快得不可思議。

以至於一個修鍊出了四道真氣的絕世強者,也來不及躲避。

接着,眾人就看到,葉秋的劍意就像是切豆腐似的,從那個中年男人的頭頂切了下去。

下一秒,中年男人被分屍了,鮮血濺得滿地都是。

所有人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特別是那個修鍊出五道真氣的中年男人,看到自己的師弟死在自己身邊,而且死狀這麼慘,他的臉上出現了驚恐。

「不好,這小子太猛了,殺不掉他,只能請師父出手了。」

中年男人想到這裏,立刻轉身,想要逃回山洞去請巫神出手。

可是,他的腳步剛動,就被葉秋攔截住了。

「你不是要殺我嗎?怎麼現在卻要逃跑?巫神的弟子都是慫包嗎?」

葉秋譏諷一聲,運轉內勁。

「錚!」

劍嘯再度響起。

瞬間,葉秋的身邊又出現了三十六道劍意,最後劍意合一,變成一道三米長的劍意,斬向中年男人。

這一回,葉秋一口氣使用了三次殺生術,終於,將這個修鍊出五道真氣的中年男人擊殺。

最後。

葉秋大步走過去,一腳踩爆中年男人的腦袋,不屑地說道:「巫神的弟子?垃圾!」

【作者有話說】

感謝大家的打賞。

。 「子系統的事,又不是沒放在心上,這不是還沒遇到嗎?」池魚立馬反駁道,她也指著山下,「再說了,眼前的這些事,不是更要緊一些嗎?」

「他們只是凡人,只是奴隸!別人都不把他們當回事,你自討苦吃幹嘛!你還真把自己當救世主了嗎!」道一直介面不擇言的怒吼道。

「住口!」池魚冷冷得看向它,「你身為時空大佬,自然目空一切,所有凡人在你眼裡,不過都是渺小、低等、不屑的生物!

但我也是凡人!我做不到目空一切!還有,我警告你,現在是你有求於我,別一副我是你下人,必須聽你命令的樣子!」

「你!你!」道一頓時氣得炸毛。

「你等著,你也總會有有求於我的一天!」

道一怒吼完,轉身就走。

池魚才懶得理它。

之後,池魚悠哉悠哉得下了山,剛回到軍營,陸軍師就朝她走來:「郡主,您終於回來了。寒元和鄭圖,帶著近十五萬人,現如今,就在兩國邊境外了。」

池魚立馬說到:「帶上人,按照我一開始安排的那樣,動起來!」

陸軍師應道:「喏。」

近十五萬人,等在城門外。

焦急、不安、忐忑、懷疑……

隨著一聲令響:「開城門!」

下一刻,城門「吱呀」的發出響動。

隨後,一大隊人馬一擁而出。

頓時把外邊忐忑不安的奴隸們,嚇了一跳。

更甚者驚慌失措的喊著:「完了完了,是騙我們的!」

池魚騎馬最先走出城門,那些人的慌亂、緊張,她自然看在眼裡。

所以,她立馬安撫道:「諸位靜一靜,不用害怕!」

而同時,寒元和鄭圖,也一同大聲安撫著。

緊接著,陸軍師扯著嗓子,向所有人喊,近十五萬人啊,他一個不會武功的人,嗓子喊啞了,也有人聽不見。

所以寒元幫了他一把,他說一句,寒元就用內力複述一句,聲音頓時大得讓所有人都能聽見。

而後,近十五萬人才聽到,原來是讓他們進城先登記,然後排隊領衣服,再跟著隊伍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