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卡魯臉色已經變成慘白色,一道又一道火元素劍芒消耗可不小,可是狡猾的達拉斯根本不合他正面對抗,一個個比福克斯還狡猾,利用跑位和躲閃和卡魯進行遊鬥,氣得這位芒克獸士直跺腳。

“日啊!”卡魯劍勢剛一收攏,迎頭遭到數名達拉斯口水攻擊,腥臭發藍的口水具有極強的毒素,一不小沾染上,不死也得脫層皮。 網游之重生魔導師 ,卡魯開啓了元素盾。

迪威的情形比卡魯好不到哪裏去,被逼開啓元素盾後,錦衣衛體內的獸神力消耗更加巨大。這彰顯出獸士和魔技師的差距,畢竟依靠獸神力溝通元素和靠精神力指揮元素比起來,前者消耗更加巨大,而且效果也沒有後者好。

“老爺怎麼辦?”爵少的情況更糟,他手中的長劍只剩下一個劍柄,似乎達拉斯的毒液對金屬有着強烈的腐蝕效果,不光可可西里的武器報銷了,就是三百磅的砍馬刀也變成了佩劍的厚度。

然而更糟的情況出現,就在神農架節節敗退之際,樹林內的草木又是沙沙響了起來,更多的達拉斯晃着身體鑽了出來。

弓箭手們的箭矢已經嚴重短缺了,除了飛蜥戰士還能有效給敵人帶來一定的傷害,匹格弓箭手純粹就是打醬油的,不但準頭有限,箭矢的穿透力更加有限。除了能夠起到騷擾作用外,根本無法左右戰事的發展。

“日啊!這回算是踢到鐵板了。“**一巴掌輪到一頭達拉斯,恨恨的齜着牙,現在想要全身而退已經不可能,除了硬拼之外,胡力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

“啊!老爺,有一頭等級更高的達拉斯,”傑弗森一聲驚呼,眼睛死死盯着一頭渾身血紅的地獄入侵者,渾身汗毛都豎立起來。

“日啊!”史泰龍很不巧的距這頭紅色達拉斯最近,頓時被這頭達拉斯鎖定了。

“龜縮防禦吧,”迪威逼退一頭達拉斯,緩緩向**的方向推了過去。

“我日!”**還是頭一次這麼窩囊,看了一眼丟掉環紋弩弓準備加入戰團的弓箭手們,無奈的嘆了口氣,“向湖邊後退,阿龍、哈迪斯、錦衣衛咱們五人負責殿後,其餘人一旦退到湖邊,立刻上木筏逃離。”

衆人知道現在不是逞英雄的時候,且戰且退的向湖邊靠攏。神農架有史以來第一次敗仗雖然讓他們鬱悶,可是他們都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這場子遲早要找回來。

短暫的交鋒中,雖然達拉斯留下了數十具屍體,可是在生力軍的補充下,數量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多了。尤其是那頭血色達拉斯十分生猛,就連史泰龍招架起來都有些費力。要不是**及時替換下寶貝兒子,恐怕史泰龍就得掛彩了。

吼吼吼……

血色達拉斯仰頭聲聲怒吼,頓時所有的達拉斯像是吃了興奮劑一樣,個個完全不顧身體的傷勢,亡命一樣的衝向緩緩後退的神農架衆人。一團團腥臭的毒液噴得漫天飛舞,嘶啦嘶辣的物體融化的聲音響起,沙灘上頓時出現無數凹坑,咕嘟咕嘟冒着煙氣。 目前爲止正面對抗毒系攻擊,除了依靠強悍的魔防和毒防,還真沒有什麼好辦法。然而這兩項正是神農架的軟肋,除了剛剛入夥的飛蜥戰士由於天生的毒素體質,毒抗性還強些外,其餘靠拳頭吃放的打手們除了向模特一樣四處逃竄,也只能乾瞪眼。


獸吼大陸土著擁有毒系攻擊的種族不多,也不是沒有。斯內克蛇人和賓尼族黃蜂人都是玩毒的祖宗,不巧的是這兩支毒系種族都附屬於沃爾夫狼族。如果不是碰見這些異界面的蠻獸羣,讓神農架在毒系攻擊上吃了大虧,**還不見得對這種偏門的屬性產生足夠的重視。

神農架的製作裝備也涉及了毒系範疇,不論惡魔之吻還是擁有麻痹效果的醉生夢死,都是不錯的毒劑。可惜胡力自制的解藥也只能真對這兩種毒素,對達拉斯大範圍噴吐的毒液根本沒有任何防禦作用。

這時**不由得想起前些天虐死的毒蟒一線紅,蛇膽倒是可以解百毒,如果能配上幾味藥材給神農架上上下下服用,毒抗性肯定能提高一大截。可是這JB毒蟒還是自己導師的寵物,饒是**臉皮堪比城牆,也沒好意思張口向妖姬討要。開始胡力還認爲這位導師會就地將愛寵埋葬,然後自己臨時客串一回盜墓賊,可惜這個念頭還是落空了。

噗噗劈頭蓋臉的毒液衝着**的腦袋就噴了過來,胡力不由得驚歎達拉斯口水竟然如此之多,吐了這麼半天竟然還沒有出現脫水的現象。他這一番腹誹過後,眼睛頓時就亮了來。

“日啊!我原來怎麼沒想到這個問題?”胡力跳着腳躲開一大灘噁心的毒液,招呼錦衣衛、寶貝兒子、哈迪斯圍過來,低頭密語幾句。

“我日,這樣不行吧?”錦衣衛腦袋搖的和撥浪鼓一樣,這兩位絕對**的腦袋肯定抽筋兒了,不然怎麼會想出這麼另類的退敵方法,這完全是賭命啊!

“日啊!有什麼不行的,達拉斯雖然得到了支援,可總數量也就一箇中隊編制左右,平均等級不到三級,咱們絕對有可能絕地反擊。”**根本不給錦衣衛反駁的機會,對着兒子使了個眼色。

史泰龍一臉邪惡的陰笑,矮小的身體以極不符合正常規律的爆發力,瞬間將一旁黑着臉的迪威舉到空中,衝進達拉斯羣中,依靠錦衣衛體表的元素盾作爲屏障,擋掉迎頭而來的毒液,隨後各種刁鑽古怪的損招層出不窮。

迪威翻了個大白眼,“太子爺,放我下來吧, 甜心可口:首席霸愛100遍 。”

實際上**的損招很簡單,神農架一方能夠抗住毒液的只有三人,錦衣衛和僞骷髏王哈迪斯,那麼以這三個肉盾想要抗住所有的毒液肯定不現實,但是如果這三位專門爲胡力和史泰龍擋住毒液,那麼還是很容易的。攻防配合的好,以**和史泰龍體內澎湃的力量,磨死這些達拉斯還是有一定可能的。

迪威最終還是被史泰龍放了下來,太子爺又招呼卡魯過來,兩面人形肉盾的保護下,史泰龍完全就是一個絞肉機,摒除毒液的威脅,在力量對抗下,太子爺怕過誰?

**一直愁沒有趁手的兵器,這回算是如願了。單手拎着哈迪斯的腿骨,加上這個骷髏怪本身的二百磅重量和他手中超過五百磅的變形棺材板,八百磅的總重量可不是吃素的,更何況哈迪斯這骷髏怪也變得陰險起來了,在充當武器砸到達拉斯身上的時候,哈迪斯還會敏捷的用手指頭狂戳對方的眼球。這樣的陰招誰防得住啊?

作爲這次復仇行動頭領,也就是渾身長着紅色鱗甲的達拉斯,它有着一個很霸氣的名字,在地獄大陸人們都喜歡稱它爲小天王哈里伯頓。哈里伯頓本身實力已經無限接近六級巔峯,換算成獸士的等級那就是一位通靈二階,逼近三階的大高手。以這樣的實力別說他在地獄可以呼風喚雨,就是通過空間裂痕來到異界面獸吼大陸後,也難逢敵手。

迷霧沼澤本土的蠻獸實力雖然不俗,等級也高的嚇人,但是面對毒系這種偏門的屬性,那些自詡不凡的高級蠻獸無不喪命在麻痹大意上,有誰能想到一直和自己硬對硬碰撞的對手突然一口水噴了過來,而且這口水還含有劇毒無比的致命毒素?

號稱異界強盜團三巨頭之一的哈里伯頓,除了蜥蜴一族的負隅抵抗給他帶來了不小的麻煩之外,今天他還是第一次碰見這麼難纏的對手,尤其是這些對手竟然比他們還陰險。

沒辦法誰叫**第一個就找上了這個與衆不同的達拉斯,擒賊擒王的道理傻子都懂,更何況胡力這個人精。有着僞骷髏王這個無敵護盾,**完全可以放手一搏,狂暴術的力量增幅下,胡力的臂力完全逆天,更何況有這武器的力量加成效果,這一記暴輪連等級更高的暴君蜥蜴都得趴下,更別提一個小小的達拉斯。

噗噗的悶響聲終結了哈里伯頓的自怨自艾,來自前胸的巨大痛楚和喉嚨不停翻滾的逆血,瞬間讓哈里伯頓暴跳如雷,一陣陣響徹山林的咆哮之後,這位小天王齜牙咧嘴的從沙灘中拔出半截身體,口中的毒液不要命的向四周進行覆蓋性噴射。


**一看對手要玩命了,趕緊開啓心靈之眼,有着變態視力的情況下,胡力很快捕捉到覆蓋毒液攻擊下的空擋,像是一個泥鰍一樣溜了過去,順手就把哈迪斯砸了出去。

僞骷髏王在一片腥臭的毒液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準確無比的落在哈里伯頓的腦袋上。哈迪斯在對方還沒來的急擡頭仰望天空中來客之際,十指鋒利的金色骨指狠狠扼住哈里伯頓的喉嚨,頓時十道血箭狂飆而出。

咕嚕咕嚕的血泡顯示着,這位地獄小天王不但喉嚨大動脈被切斷了,而起氣管也分了家。

哈里伯頓眼睛露出一種死亡前纔有的恐懼,瘋狂的甩掉騎在脖子上的僞骷髏王,雙手緊緊捂住喉嚨上的血窟窿,可是捂住前面卻捂不住後邊,隨着血液的流失和肺部不斷被擠出的氧氣,哈里伯頓的瞳孔迅速失去了色彩,臉色掛着一絲不甘之色,這位小天王結束了逍遙快活的異界之旅,不過他沒能大勝而歸,反而又跑到冥界打秋風去了。

什麼叫做震撼,這就叫做震撼。可惜**事先的猜想錯了,達拉斯首領的死亡非但沒能讓這些達拉斯士氣全無,亡命鼠竄,反而更加激起了它們的兇性。一個個像是打了雞血一樣,鋪天蓋地的覆蓋性毒液在空中交織,劈頭蓋臉的就落向死戰中的神農架四大殺神。

此時此刻錦衣衛的臉色白如天空的明月,昏天暗地的廝殺基本上令錦衣衛體內的獸神力嚴重透支,圍繞在身體周圍的元素盾也變得搖搖欲墜。太子爺的情況也非常糟糕,巫妖肉身雖然擁有“破鏡重圓”的功效,可是這不但需要消耗靈魂力量,而且更加需要時間。看着渾身只剩下半個身子的太子爺,急忙衝着**狂喊:“老頭子,這羣達拉斯的口水怎麼沒完沒了啊!在這麼下去恐怕咱們都得翹辮子。”

“我日,應該會出現脫水症狀啊?爲什麼還沒有出現呢,日他大爺的。”**也是有些疑惑,按理說一個正常人連吐幾口吐沫也會口乾舌燥,怎麼這些地獄達拉斯就沒有這種正常生理反應呢?

實際上**這麼想並沒有錯,但是他對達拉斯這種異界面生物沒有十足的瞭解,如果地獄犬墨菲在的話,肯定能解答**的疑惑。達拉斯在地獄大陸是出了名的難纏,他們不論是物理攻擊還是毒液都給無數地獄種族留下了深深的噩耗,尤其是不間斷的毒液攻擊,更讓地獄不少強者飲恨收場。

達拉斯有兩個胃,一個用來儲存毒液,另外一個纔是用了吃東西的。而且儲存毒液的胃囊還是高壓縮型的,有點類似於戒子空間。而地獄大陸膽敢找達拉斯晦氣的勇士們,無疑都是打着達拉斯第二個胃囊的主意,這種胃囊是天生純天然的儲物道具。

胡力仰頭看着空中毫無縫隙的毒液,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回算是死球了,洗個酸液澡,別說錦衣衛受不了,哪怕強如**這般的牛人也得連骨頭渣子都剩不下。

“老爺挺住,那些達拉斯似乎已經沒有毒液可噴了,”遠在戰場外的奧尼爾扯着嗓子就喊。神農架上下現在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目不轉睛的盯着絕境中的四位高層。

**聽到這個好消息並沒有太過樂觀,實際上他已經來不及樂觀了,鋪天蓋地毒液猶如傾盆大雨,哪怕**把哈迪斯頂在頭上,也根本無法阻擋四面八方狂射而來的毒液。身上的緊身皮甲頓時就開始冒出一大竄氣泡。而且由於毒液的噴射力着實不小,附帶了濺射效果,無數細小的液珠嘶嘶的濺射到**的臉上,瞬間讓胡力變成了一個**子臉。

感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反而變得冷靜起來,毒液雖然霸道,腐蝕力也不弱,但是當毒液侵蝕皮甲或是身體皮膚之後,濃度肯定會減低,傷害也隨之減弱。而且場上私人都是通靈獸士,肉體本身的防禦也不低,只要硬扛過去,除了毀容之外,應該還死不了。


錦衣衛還有元素盾可以苟延殘喘,身上還有精良的皮甲,扛過去的可能性非常大,至於史泰龍和哈迪斯這兩位亡靈系生物,根本不用擔心毒液的殺害。反倒是**情況最糟糕。 被毒液淋了一身,頓時讓**的渾身上下嗤啦嗤啦的冒着黑煙,一股濃重的焦臭味兒,聞着讓人忍不住作嘔。這種皮革燃燒的獨特黑煙和氣味讓**差點沒被薰暈過去。胡力瞬間判斷出不論是飄着黑灰的濃煙,還是這股焦臭味兒都是劇毒無比的,**根本顧不上臉上火辣辣的疼痛,頂着僞骷髏王就是上跳下竄。

“日啊!老頭子你沒事吧?”史泰龍的身體也被腐蝕了大半,不過只要靈魂不滅,這點傷勢足可以恢復。可是當他看到**的慘樣後,立刻嚇得大驚失色。

“我日,還死不了。”**剛一開口就被鑽進嗓子裏毒煙嗆得劇烈的咳嗽起來,感覺肺部像是被一雙大手擰了一把,強烈的翻騰起來。胡力強忍着火燒火燎的痛楚,對着最近的達拉斯就是一頓暴錘。

這種完全不計後果的亡命式打法,不但讓張着嘴卻吐不出一滴毒液的達拉斯肝膽俱裂,就連一旁觀戰的神農架人馬也不盡縮起了脖子。**就是神農架的精神支柱,也是這些暴徒的楷模。看見**如此破釜沉舟般的亡命徒架勢,沒有人能夠袖手旁觀。

雖然明知道上去也是送死,但是衆人還是毫不猶豫的發動了衝鋒。奧尼爾一馬當先的衝進戰場,咧着嘴放肆的大吼大叫起來,“我日,兄弟們給老子狠狠的打,拉上一個就夠本。”

戴夫一臉冷酷,環紋弩弓早就不知道被他扔到哪了,現在匹格弓箭手配備的是一水的鋒利彎刀,寒光耀眼。

傑弗森略微猶豫了瞬間,不過他還是帶着手下的飛蜥戰士,在空中劃過數道拋物線,落進人羣中,相仿着鱷魚戰士,掄起拳頭對着眼前的達拉斯就是狂轟濫砸。

“我日,你們腦袋都進水?還是被道凱族驢人給踢了?你們送死有意義嗎?”**一邊破口大罵,一邊看着一名匹格弓箭手被達拉斯一巴掌掀飛出去,頓時睚眥欲裂,一股無名兇火瞬間在**的心中升起。

那名被擊飛的匹格小夥子帶着一抹殘忍的笑容爬了起來,再一次衝進戰團,他手中的彎刀在和達拉斯堅硬鱗甲劇烈撞擊過程,已經嚴重變形,就如同他扭曲的臉。

實際上神農架這些打手們的兇殘不單單隻針對敵人,對自己他們也是一樣,哪怕只能給敵人身上留下一道淺淺的傷痕,他們也會不顧一切的奮死抵抗。滾刀肉、亡命徒用來形容這些神農架打手們最恰當不過了。

**眼睛不由得溼潤了,這條粗神經也被刺痛了,神農架的班底基本上都是他坑蒙拐騙積攢起來的,不論是鱷魚人、豬頭人、還是新入夥的蜥蜴人,說沒有怨言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此時此刻他們表現出來的不離不棄,深深的讓**感受到,他們的義氣和忠誠。

患難見真情,這句話一點也不假,看着幾乎一邊倒的戰況,**的心臟好像被刺刀戳了無數個大窟窿。

神聖的銀灰色月光照耀在這羣神農架打手堅毅的臉上,是如此的慘壯。爲了信念他們可以不顧一切,他們完全忽視具有絕對等級壓制和力量優勢的強敵,也不顧身體一次次被強悍的力量劇烈撞擊,他們只是驕傲的仰着頭,沒有一絲面對死亡的恐懼。

作爲神農架打手的頭領,爵少已經磨礪出一股彪悍的氣質,這種氣質就體現在肩上被鮮血染紅的聖劍勳章。 惡魔前夫,請放手 ,同樣也有敵人的。

達拉斯的數量相對弱小的神農架打手們而言,實在是太多了。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這羣亡命徒衝進戰場時,毒液基本上都已經融進了沙灘,他們沒有遭受毒液的洗禮。儘管咯嘣咯嘣骨骼折斷的脆響聲,和一口口內府受創吐出的鮮血顯得戰鬥十分壯烈,但是至今爲止神農架上下還沒有出現死亡。這和神農架幾大高層爲手下兄弟擋住致命傷害有着直接的關係。

一陣清涼如水的柔和能量緩緩鑽進**的額頭,頓時讓胡力眼睛一亮,隨着心靈之眼的使用,在他額頭的彎月形印記中儲存的月之精華已經消耗大半。而巧合的是,今夜正是月圓之夜,月之精華十分充沛。這個月之精華補充的過程頓時讓**想起來了自己的另外一直沒有使用的技能,來自月神禮讚附帶技能之一的“月夜狂化”。

**嘴角浮現一絲殘酷的笑容,“月夜狂化”瞬間開啓,在原本狂暴術五倍力量增幅的情況下,在經過月夜狂化的二倍增幅,足可以讓**完成由量變到質變的轉換。

就像壓倒天平的最後一根稻草一樣,胡力體內在二次狂化增幅的情況下,頃刻間發生了一連串的連鎖反應。首先是黑色獸神力突然變得更加狂暴起來,猶如奔涌的江湖一樣,在**的經脈中橫衝直撞,這頓時讓胡力渾身充滿了無處宣泄的力量。**感覺自己似乎能夠掀翻一座山峯。

不但獸神力異動起來,就連龜縮起來的天邪力也像是被打了一針雞血,強行衝破黑色獸神力的封鎖,在**的經脈中擠出一道縫隙,伴隨着肆意狂奔的獸神力,運轉起來。

顯然**忽略的這個技能不僅僅功效如此,胡力駭然的發現自己的精神力似乎也翻了倍,而且身體物防、魔防、速度、感知等一切屬性同樣都是二倍增幅效果。

一直密切關注**情況的史泰龍頓時欣喜若狂,看着**身體周圍繚繞的暗紅色幽光,激動的咆哮起來,“神力護盾!我日啊,是神力護盾!”太子爺的嘴還沒來的急合攏,**接下來發生的變化,差點沒讓史泰龍靈魂抽筋兒。

以胡力爲中心,空間開始發生扭曲起來,彷彿空氣被抽乾了一樣。下一刻方圓上百米的元素突然變得躁動起來,猶如旋風一樣向胡力四周匯聚而來。高速旋轉的元素流,迅速被分離出各種屬性,五顏六色的基礎元素歡悅的圍繞在胡力身邊,猶如淘氣的孩童見到慈父一般。

神農架上下看在眼裏,喜上心頭。可惜**卻佈滿的癟起了嘴。從表面現象看來,似乎他已經達到真正的通靈之境,可實際的情況也只有**自己知道。他四周圍繞的元素能量可不是他體內獸神力引動的,也不是精神力凝聚而來的,而是額頭微弱的月之精華勾搭過來的。

銀月印記中儲存的月之精華少的可憐,這就讓**大規模元素轟炸的夢想破碎了。不過少總勝於無,蚊子腿在細那也是肉。尤其是對神農架現在險象環生的情況下,這些元素能量可算立了大功。

“日啊!小的們趕緊撤,老子要發大招了。”**一聲高喝,還沒來得急炫耀一番,就看神農架上上下下竄的比瑞比特兔人還快。眨眼的功夫這些飽受摧殘的打手們,已經站到了安全位置,對着場中擺着造型的**指指點點。

“我日,給老子爆!爆!爆!”**露出一抹嗜血的惡笑,單手一揮,四周的元素瞬間變成了即將行兇的暴徒,五顏六色的元素猶如沙塵暴一般,在達拉斯錯愕驚悚的目光下,席捲而至。

轟轟轟的元素混合爆炸聲後,頓時升起一朵夾雜着無數殘肢內臟的蘑菇雲。元素的強行融合效果絲毫不比小型***的威力小,尤其是具有排斥屬性的元素,一旦某種屬性平衡被打破,那麼絕對是任何人的噩耗。

整個沙灘頓沙塵飛揚,林石亂滾,強大元素爆炸餘波不僅將場中達拉斯化成灰塵,同樣也引發了強烈的空間震盪和元素朝夕。

**暗暗縮了縮脖子,有點畏懼的看着自己的傑作,咧着嘴差點沒把下巴給弄脫臼了。眼前一片狼藉的沙灘一座深達十米的巨大沙坑猶如被無數惡漢暴輪過的小媳婦,正控訴着惡徒們的暴行。沙坑上面的空間已經扭曲的不成樣子了,一道道凜冽的空間朔風從錯亂的時空中彪出來,整齊的把前方樹林剃了個光頭。

“嚇!這也JB太猛了吧?”**嚇得趕緊多得遠遠地,直到爆炸餘波逐漸平息下來,在衆人的陪同下,胡力纔敢靠近沙坑,企圖撈點戰利品,可惜連骨頭渣子都沒他剩下。

回頭看了一眼幾位高層,胡力無奈的一攤手,“今天算是白忙活了,對了手下的傷勢怎麼樣?”

已經把身體凝聚成嬰兒大小的太子爺對着**招招手,胡力趕緊抱起兒子吧嗒在寶貝臉蛋上親了一口。

“老頭子,這回神農架可算倒了血黴了,除了鱷魚戰士傷勢較輕,飛蜥隱身人和匹格弓箭手基本上已經報廢一半了,不過他們都是獸士的底子,死是死不了,估計兩三個月是無法戰鬥了,”史泰龍心疼的抹着**的麻子臉,憋着嘴,“老頭子,你毀容了。”


“毀容算JB什麼大事,”**自嘲一笑,抱着寶貝兒子開始逐個檢查衆人的傷勢,這一看還真把胡力嚇了一跳。

也就鱷魚戰士情況比較好,只是一些皮外傷,其餘人內府的創傷都不小,以他們低微的境界和蝸牛般的恢復速度,那要到猴年馬月了。錦衣衛和爵少的情況也不樂觀,渾身上下都掛滿了彩,尤其是爵少,可以用觸目驚心來形容。 衆人的傷勢讓胡力深深的皺起了眉頭,這些傷號必須得到有效的治療和修養,而迷霧沼澤的環境如此惡劣,溼氣如此之重,這些傷號出現傷口感染的可能性非常大,在這鬼地方多呆上一會兒,都十分危險。

**思前想後還是打算將他們遣送會神農架療養。把懷中的寶貝兒子交到錦衣衛手中後,**摘下手上的夢幻戒子和傳送手鐲,囑咐道:“卡魯、迪威你們帶所有人先回神農架,接下來的戰鬥不適合他們出場。”

“那你怎麼辦?”爵少急忙搖頭,“不如讓我幾位高層留下吧。”

“我日!聽不懂老子的話嗎?你們留下來等死嗎?”**劈頭蓋臉就是一通訓斥,隨後語氣爲之一軟,“神農架傷不起啊,日後我們還將面對更多的敵人,神農架需要你們。”

“老爺我們……”

匹格弓箭手和鱷魚戰士戀戀不捨的被卡魯收進夢幻戒子,原本飛蜥戰士也應回到神農架休養生息,不過在傑弗森一再堅持下,**不得不應允他們留了下來。

夢幻戒子內置空間不算大,但是足可以裝下百八十號人,便攜式傳送手鐲用起來十分方便。只要輸入座標,眨眼之間就能橫越空間到達目的地。實際上在對抗達拉斯的戰鬥中,**倒是想過用夢幻戒子把手下人收起來,然後在開啓傳送陣跑路。不過迷霧沼澤沒有固定的傳送陣,一旦他們跑路了,想要回來就得猴年馬月了。

蜥蜴人危機迫在眉睫,有傑弗森入夥後,**早就把這些未曾謀面的種族當成一家人了,臨陣退縮的事**幹不出來。如果他真的這麼做了,肯定會讓飛蜥戰士心寒,也會失去威望。

“回去以後讓你二孃多給你做點好吃的,幾天就能把損失的肉身給凝聚出來。”胡力掐了掐兒子肥嘟嘟的臉蛋,有叮囑錦衣衛幾句,別過頭對着場上的幾位高層揮着大手。

卡魯感覺今天的老爺似乎有些傷感,弄得和生離死別一樣。嘆了口氣後,這位芒克獸士把其餘人收進夢幻戒子,開啓了傳送陣。

胡力背對着樹林,遙望一望無際的大明湖,看着天上水中的兩個月亮,不由得想起一首唐詩,“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御獸使和九黎貓女離開胡力已經有了一段時間了,說不想她們那是假的,**雖然博情,但是對身邊的女子卻都是真心真意。他不想自己的女人被別人傷害,可是給她們傷害最大的往往卻是自己。

傑弗森很識趣的陪在**身邊,默默等待黎明的到來。

沙沙沙……

樹林中響起整齊的草木摩擦聲,胡力並沒有回過頭,嘴角確浮現一絲殘忍的笑容。

“總算現身了,狗日的老子早就猜到這些神棍隱匿在附近。”胡力冷哼一聲,對着背後的傑弗森擺擺手,“進入隱身狀態,一路向阿爾斯山脈前行,記得給我留下記號,我處理完這些縮頭縮尾的神棍就會前往聖山和你們匯合。”

傑弗森怨毒的望了一眼林中緩緩顯露的身影,招呼衆人隱身而去。面對能和達拉斯正面對抗且不落下風的獸神殿騎士,他們留下來根本幫不上任何忙,反而會令**畏手畏腳。

等感知下的飛蜥戰士漸漸遠去後,**轉過身戲謔的盯着如臨大敵的獸神殿護殿騎士們,冷冷的笑了起來。

六名魁梧的彼爾族熊人冷漠分開一條道路,從他們身後款款走出來一位身着戎裝的芒克少女。鏤空的金色鎧甲緊湊的貼在她那玲瓏的身軀上,將其優美的線條彰顯的完美無缺。如瀑般的金絲長髮被一條紅絲綢布束縛在腦後,挽成一個乾淨利落的馬尾,顯得幾分英氣。

**怔了怔,在他的意識中,獸神殿的騎士都是那種五大三粗,表情兇惡的走狗,哪曾想眼前竟然會出現一位英姿颯爽的芒克少女。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這位少女年齡不過雙十,五官精緻,膚質如雪。身材雖然沒有唐娜導師那麼豐滿,但凹凸有致,落落大方。

胡力打量着這位美女,而這位護殿騎士同樣也在打量這**。不得不說**現在的賣相什麼不怎麼樣。達拉斯的毒液不但把**澆成了一個麻子臉,更把胡力的緊身皮甲腐蝕不堪入目。暴露在空氣中的皮膚已經變成焦炭狀,可見達拉斯毒液之霸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