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即使是做妾室,嫁進雲城也是一輩子榮華富貴享之不盡的。

沐雲軒置之不理,連眼神都沒有看一下榆婉兒。

“聽到了嗎?你還是多陪陪你的表妹吧!畢竟她從藍城來一趟也不容易。”

蘇紫陌一臉很善解人意的模樣。

其實,她心裏既不生氣也不嫉妒。

是自己的終究是自己,生氣,嫉妒,只會讓自己遭罪而已。

而沐雲軒卻盯着她,目光炙熱灼人。

這個小丫頭,她居然把他往別的女人懷裏推。

他突然姿態肆意又邪魅的笑了笑。

“陌兒,昨晚我把你累壞了,還是回去休息得好,巡視鋪子的事情,自有赫雲霆代勞。”

瞬間,蘇紫陌的臉都綠了,絕美的容顏上羞澀難擋。

而少羽和天痕則是偷偷的笑着。

看着怒意彰顯的莊主,兩人悄悄的回去煉製丹藥。

心裏卻爲沐雲軒捏了把汗。

沐雲軒你就自求多福吧!

生氣的莊主是很可怕的。

榆婉兒卻嫉妒的瞪着蘇紫陌。

還沒有成婚呢?真是不要臉。

蘇紫陌卻突然笑眯眯的朝着沐雲軒走來,臉上的羞澀也轉瞬即逝。

“雲軒。”

蘇紫陌溫柔的笑看着她,水亮的大眼嫵媚又柔情似水。

沐雲軒目光猛的怔了怔,這樣的她,只有在他身下承歡的時候,她纔會露出這樣嫵媚的表情來。

他喉嚨幾不可見的滾動了一下。

她於他,無需勾引,就一個眼神,也能讓他慾火焚身。

“陌……!”

沐雲軒剛剛開口,突然覺得有東西進入了他的嘴裏。

蘇紫陌一看,挑了挑眉頭,第一次用美人計,看來還是挺有作用的。

“陌兒,你,你給我吃了什麼?”

沐雲軒感覺到,當那個藥丸入口以後,他身體裏的火突然熄滅了。

蘇紫陌走進他,附在他耳邊,先是輕輕的在沐雲軒的耳邊呼出一口氣。

看着沐雲軒止不住的顫抖了一下,她壞壞一笑。

輕聲說道:“你不是一夜七次郎嗎?現在也來體會一下軟弱無能的滋味吧。”

說完,蘇紫陌退後幾步,一臉壞笑的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一臉黑得就像要下暴風雨一樣。

額頭冷汗涔涔,她知道他敏感的地方。

這個小丫頭,她居然報復得這麼狠。

這可是她的福利,她居然……。

沐雲軒心裏咬牙切齒,卻不敢對蘇紫陌在做什麼?

“陌兒,你給我等着。” “嗯!我會一直等着你呢?”

說完,蘇紫陌笑得更加的得意。

等着,她會等着他纔怪,鬼才等着他。

“啊!對了,再過一個月半月就是你孃親的生辰了,看來你也有很多事情要忙,你就回雲城去吧!”

走了幾步的蘇紫陌又回頭看着沐雲軒一臉壞笑的說道。

她可不想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往明月山莊裏湊。

說完,蘇紫陌一臉瀟灑的走了。

少羽和天痕看了看呆若木雞又無可奈何的沐雲軒,兩人只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只覺得自己現在全身無力,要是力氣的話,他一定會把她就地正法。

這個小丫頭,她居然算計到他的頭上來了。

他是不是能理解成陌兒吃醋了呢?可是她的樣子看起來不像啊?

沐雲軒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蘇紫陌離開而無力阻止。

榆婉兒看到蘇紫陌走了,心裏可開心了。

她走到沐雲軒面前,一臉擔心的問道:“表哥,你怎麼了?”

她肯定,蘇紫陌剛纔給表哥吃的丹藥一定有毒,要不然表哥此刻也不會是這樣子。

“滾開,你身上的臭味嗆得本座快要吐了。”

什麼叫做翻臉無情,這就是,沐雲軒一臉消殺之意。

榆婉兒還以爲自己看聽錯了。

前一刻笑意絕絕的表哥突然就這樣翻臉無情了。

還說她身上臭,怎麼可能?

她用的都是上等的胭脂水粉。

他的話,簡直是太侮辱人了。

“表哥,婉兒……。”

“滾!”

沐雲軒低沉的嗓音已經失去了耐心,他敢肯定,自己只要挪動一步,就會立刻坐到地上去。

榆婉兒身子怔了怔,比起蘇紫陌餵給他的毒藥,她這點胭脂水粉味算什麼?

“少羽,天痕,你們兩個還不快點過來扶本座一下。”

沐雲軒幾乎是咬牙切齒的。

那個小丫頭,還真是不能得罪。

少羽和天痕一聽,趕緊放下手中的事情。

兩人走過去扶住沐雲軒往一邊的凳子上走去。

也不管一邊站着的榆婉兒。

“呀!軒兒,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都到了要人扶着走的地步了。”

君子兮中午沒事,也會到明月丹藥行來和默娘聊聊天。

畢竟在明月山莊裏,和她年紀相當的也只有默娘了。

她是和默娘一道來後院的。

榆婉兒聽到君子兮的聲音,突然覺得自己找到了救星了。

“舅娘。”

榆婉兒溫婉的喊道。

君子兮小跑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上下打量着榆婉兒。

“呀!你不是藍城的婉兒丫頭嗎?你什麼時候來的京城啊?”

君子兮笑嘻嘻的看着榆婉兒。

這丫頭到是越長越標誌了。

“舅孃的生辰就要到了,婉兒是特地進京給舅娘祝壽的。”

“呀!婉兒真是有心了,每年都記得舅孃的生辰。”

默娘從她們身邊走過。

直接走到沐雲軒身邊。

看了看沐雲軒。

“這是軟骨丹,你怎麼得罪陌陌了。”

默孃的話引起了君子兮的注意。

她出口的話都還來不及說完。

快速的朝着兒子走去。

“大嫂,你是說是蘇紫陌給軒兒下毒藥了?” “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只不過夫妻之間的小打小鬧而已。”

默娘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她甚至覺得陌陌現在的手段輕了些。

要是在邊境,她可是對自己的敵人都是十倍還之的。

“大嫂,都到了下毒的地步了,怎麼還是小打小鬧呢?即使是小打小鬧也不能下毒啊!得有一點分寸纔是,軒兒是什麼人?雲城的聖主,更是整個皓月國王朝的核心人物,天下女子夢寐以求的如意郎君。”

默娘聽完之後,面無表情,淡淡地道:“即使在天下女人夢寐以求的如意郎君,可在陌陌的眼中卻什麼都不是的人也大有人在。”

“大嫂,你怎麼胳膊肘往外拐呢?”

君子兮心疼的看着自己全身無力的兒子。

沒想到那個女人這麼狠心,軒兒這個樣子,要是遇到危險怎麼辦?

“陌陌對於我來說,和我的女兒沒有差別。”

默娘把手中的藥材遞給少羽和天痕。

用眼神示意他們去忙自己的事情。

以他們對陌陌的忠心,把子兮記恨上也是有可能的。

“那哪有女兒會讓自己的孃親天天出來做事的。”

這句話,君子兮說得很小聲。

看到君子兮對蘇紫陌的態度。

榆婉兒卻笑了,她,還是有機會的,表哥不喜歡胭脂水粉的味道,她在另想辦法就是了。

“人活着就是爲了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我不像你,一年四季十指不沾陽春水,根本體會不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的快樂,還有,你雖然認識陌陌快有半年了,可你從來沒有認真的卻瞭解過她,你的眼裏就看到了你的兩個寶貝孫子。”

“她一個月在家的時間不超過十天,即使是在家裏也一天到晚見不到人,我怎麼去了解。”

君子兮不覺得理虧,還一臉的責怪蘇紫陌,她喜歡孫子是沒錯,可不會帶着他們的孃親一起喜歡,她當初答應蘇紫陌,可不就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嗎?哪曾想到這個女人居然狠心的給軒兒下起毒來了。

沐雲軒聽着她們的話,只覺得心裏煩躁不已,陌兒這軟骨丹真是厲害,他也算得上是百毒不侵,可這丹藥是入口毒即發,此刻他居然連口都張不開了。

“舅娘,你也不要着急,她只是給表哥吃了一顆黑色的藥丸,表哥應該只是暫時失去了力氣,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榆婉兒溫婉的出聲。

默娘卻一聽,目光閃了閃。

沒有看榆婉兒,而是坐到了沐雲軒身邊。

沐雲軒求救的看着她,他知道舅娘一定能解毒,要不然陌兒也不會給他下這樣的毒了。

“什麼叫做應該,現在已經有事了,你看看你表哥,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君子兮一臉着急。

沐雲軒對自己的孃親無語至極,卻又苦於此刻開不了口。

“你啊!陌陌這樣對你,已經算是輕的了,陌陌不同於其她女子,你可要好好的呵護她,要不然,即使你是齊兒和櫟兒的父親,你也不見得就能抱得美人歸。”

說完,默娘把解藥餵給沐雲軒吃。

吃下解藥以後,沐雲軒身上慢慢有了力氣。 過了好一會,沐雲軒身上的力氣才全部恢復。

“多謝舅娘!”

“你不用謝我,陌陌也是知道我能解這毒才下的。”

默娘笑了笑,這雲軒是一個不錯的孩子,他能娶到陌陌,也是他的福氣。

“大嫂,知道軒兒被她下毒了,你還笑得出來?”

君子兮氣不過,兒子是她的心頭肉。

“都說了,這是他們夫妻之間的小打小鬧,軒兒都不生氣,你這當孃的是怎麼了?到了這個歲數,連這點都想不通嗎?而且,陌兒也不會無緣無故的這樣做,一定是軒兒得罪陌陌了。”

默娘快速的皺了皺眉頭。

這子兮就是愛鑽牛角尖,年輕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

到老了也沒能改過來,珏楓在她身邊反而還要好一點。

“那也太過分?你說,是不是,軒兒?”

說不過默娘,君子兮把目光轉向沐雲軒。

“不對,不過分,確實是軒兒做錯了。”

沐雲軒有些失去耐心的回答。

“表哥,話可不能這樣說,剛剛婉兒也在場,表哥什麼都沒有做,只是好心的勸莊主回去休息,一轉眼她就對錶哥做了這樣的事情,表哥在喜歡那個女人也不能如此縱容吧!”

榆婉兒有着打抱不平,就像舅娘說的,他的身份,說白了,和皇帝一樣的尊貴。

哪能容女人隨意的侵犯。

“本座的女人,本座就喜歡慣着,縱着。”

沐雲軒霸氣迴腸的說完。

擡腳大步的往外邊走去。

“站住。”

君子兮快速的怒聲喊道。

沐雲軒停下了腳步,卻沒有回頭。

“軒兒,你慣着,縱容着,孃親沒話可說,但她都已經騎到你的頭上來了,你還要縱容着,包容着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