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又半年,家族千年大慶開始。(未完待續。。) 神國四向星宇,遠遠近近大約有數萬家古家後裔之族屬來歸。其群落大者位列一顆星辰之首,勢力了得。小者亦是有數萬神修之家,俱各差遣家族強大力量來歸,演繹一場家族內部之權利傾扎大戲!

當代家族族長雖然一手遮天,然不過乃是名譽上如此爾,實則各家之實權仍在自家手中。數萬家相合,自然有一批批勢力整合,大致上劃歸了五股!此五家力量皆有頭目在父神大光明神之麾下為官吏者。以家族留守之勢力最大,亦即不足等所在之一脈。然此脈最大隱憂乃在人丁上!雖家族戶籍亦是有千萬計修眾,神修亦是數萬,然純正血脈者不過少爺一支。余者幾乎皆姻親之後裔爾,皆因古家勢大,隨了不肯脫離者也。

家族大慶有數般儀式。最大乃是祭拜父神與祖上。然祭拜便有首領次序!其中含義重大,乃是往後家族中實力、地位之所象徵。故向有家族中所推舉之老成持重之大能先輩為長老團裁判,家族中各方勢力推出自家強大之修眾十修對壘鏖戰,以其勝負之數而決祭拜之次序。而後便是各家演繹攻防守戰之能,此蓋是古家傳承戰神,守戰之能為其根本也。此兩項乃是家族實力劃分之依據,故向為古家諸般勢力所十分重視者。至於各家藝妓之彈唱,豪門富戶之顯擺之類便是小戲。

然為青年男女修眾弟子所極為重視,其地位在彼等心中不下家族大祭者。乃是千年一屆之選美,千年一屆之選士之類。得獲此名譽者,家族中地位幾可以平步青雲喻之!

那不足正在天龍殿密室與八位天龍坐地兒閑聊,忽然一張青鳥傳信符籙飛至,其將手一取,卻然乃是少爺之令諭,要其急歸議事。那不足起身道:

「諸位賢弟,為兄先去少爺處,回頭卻然來宣道修習吧。」

「是!師兄好走。」


八位天龍恭恭敬敬對了不足道。那不足行出天龍殿,先是往回自家之轄地『車夫谷』。此名兒乃是相熟之人因不足以車夫之實得享一谷。玩笑而名之。不足方一入內。忽然便見一女修正俏生生端坐自家藤椅上,隔窗外觀車夫谷內四季美景。或者乃是其感知不足已然進來,卻乎不言,只是稍稍動一動身子。好坐得更舒適些。

「大神光臨寒舍。有失遠……」

「得了!此地亦非是汝家寒舍!乃是古家所有爾。汝不過適逢其會。得享暫居罷了!不必這般假斯文罷。」

「咳咳咳……」

那不足聞言大是尷尬,不停咳嗽以為遮掩。


「哦,一口氣噎住了么?咯咯咯……」

「這個……這個……大神來此何事耶?」

「難道吾便不能來么?」

「非是如此。只是大神凡事太過直接,小神有些擔待不起也。」

「哼,小心眼兒,不過數落了汝幾句,便這般不三不四么。難道奴家所言不是?」

「這個……這個,大神句句屬實,只是一言刺破玄機,小神頗感不自在。」


「汝倒學得快!片時便亦學了直白么?」

那女神仍舊朦朦朧朧,觀視不清其容貌,然不足可以感知其正自審視自家,便開言道:

「大神可要茶水么?」


「吾自家早沏了好茶呢,汝不見桌上茶水么?還問人怎地?」


不足忽然瞥一眼,那桌上茶水可不正是自家悟道茶么,其時正升騰了白氣也!

「哦,呵呵呵,汝倒是賓至如歸!」

不足譏諷道。

「嗨,還是休得這般小氣的是!誰知那天吾便是此間女主哩?」

那女子狡黠道。

「哦!呵呵,小神可消受不起!」

不足若無其事道,實則心間一驚。

「啊也,誰說要替汝生兒育女耶?休得胡思亂想,自家做夢歡喜!吾乃是說,或者吾便會為汝之主母呢!」

「哦,這樣么?呵呵呵,汝二人倒正是一對兒。盡皆令人觀之不清也。」

「難道吾與汝二人便不是一對兒么?亦是觀之不清呢!」

「呵呵呵,大神說笑也!小可極為簡單之人,哪裡會有什麼觀之不清之語耶?」

不足不自在道。

「脫了法衣讓奴家仔細觀視一番如何?」

那女神忽然笑眯眯道。

「啊也,某家倒是忘記了,少爺正令吾來歸有事吩咐哩。大神少坐,某去去即歸。」

「哦,記起來了!咯咯咯……」

那不足急急退出去,額頭上幾乎有了汗漬。

「天也,這般大神,哪裡便是隱者中條耶!直接催人命哩!」

古越少爺之極光殿,四大護衛左右站立,那不足急急行進來,對了少爺行禮。

「免了!」

「謝少爺。」

「諸位,除去車夫吾足,吾家四大護衛盡數選了與別家相爭呢!只是爾等與鏖戰所知者不多,得需入得吾家密地歷練,往來得需七日!生則可以為家族客卿,不勝則亡!爾等可想的清晰?」

不足等聞言盡數沉默。過不得半時,那一得道:

「不能為家族客卿,終究碌碌無為!小可願往。」

「一能願往。」

「一勤願往。」

那一勞忽然顫巍巍道:

「吾主在上,小人……咳咳咳,小人之愛妾有了身孕,小人……」

「算了!汝便留在家族為奴吧!」

「是!多謝少爺吾主!」

「吾足,汝乃是車夫可以不去!」

「少爺吾主,小的不才,願意入去試煉,若僥倖不死,便可為少爺鏖戰爭功也。」

此語略嫌卑下,兼且有不足低眉順目,惹得那一勞氣咻咻喘了粗氣。

「嗯,善哉,車夫吾足之忠誠!」

那大管家笑呵呵對了少爺道。

「呵呵呵,果然!」

那少爺亦是笑道。晌午時分,十修挑罷,欲入去密地之試煉處。不足觀視其人數,只見外間有五修已然挑選確定,知道彼等十修至少有五修怕是無有來路也。那大管家帶了一干大修坐了蟻穴轉移大陣而去,接二連三轉換大陣,至最後行至一處十方囚魔獄般牢獄之所在。那大管家道:

「諸位,此地乃是吾家密地,內有百十大陣,操控了此地天地神能元力,成就了一處了得之密地。此密地有十方,汝等一修一方,入去尋求機緣去也!得之仔細研讀,悟道則可以為戰神矣!」

「是!」

后十修俱各挑選了一方而入。那不足觀視大管家使了眼色,知道其正對者便是不錯之選擇,遂毅然邁步而入。此一方亦是一道空間,不足初入陪了十分之小心,入去好半日,卻乎不過數道天地氣機化而為神兵攻擊數擊爾,哪裡有彼等所謂危險呢!

再行!忽然突兀一聲鳴響,那天地氣機凌亂,不一時居然亂若混沌一般,縱不足大能,此時居然勿得可以操控之,其身居其間飄忽來,飄忽去,隨了蕩漾。然不一時,那不足便覺察得此間之氣機飄忽規律,居然一盪一漾,晃晃悠悠行出去此地。而後便是萬刃飛擊!不足自幼時遭逢巨變始便日里滾沒於此刀光劍影里,此等情景雖為強大,然較之震撼尚差之千里也。其不過便是左閃右躲,偶或不及遭了一擊罷了。雖鮮血淋漓,體膚痛苦,然較之死亡尚遠。

「啊也,此地哪裡有彼等之所謂維艱。」

那不足自言自語道。便在此時,其身忽然墜入一道深淵內,數以億計之惡獸飛馳而過,大張了血盆大口,對了不足之體骨咬去。

「啊也也,原來此時才遇危險呢。」(未完待續。。) 卻說不足身遭深淵墜落之危難,四圍億計惡獸吞噬,雖儘力抵擋,然那惡獸你來我往,殺不勝殺,滅不勝滅。這邊方擊毀了數獸頭顱,那邊已然張口咬合而來。慌得不足左右開弓狠命擊打,幾無半絲兒喘息之機。

一路墜落而下,一路鐵拳不懈,惡獸雖紛紛爆毀,然其爆炸之氣機餘波殃及,那不足亦是鮮血遮蔽了目力,只是目中世界赤紅若血,惡獸猙獰盡數血盆之口,張牙舞爪竟為赤色血刃。那不足之攻擊先時甚為猛烈,然隨了其體愈降,其氣力似乎漸漸不足,偶或有體膚血肉遭了惡獸叼去,疼的其嗷嗷之叫。

「不中!這般廝殺耗費氣力實在太過,掉落不及著地,便力竭!」

那不足仔細思量目下情景,忽然心思一動,將那必殺技之理合了其攻擊操控之天地氣機,調和了神能元力直至滅殺惡獸剛剛方濟,餘力不懈半毫。而其一拳攻擊而出,四圍神能元力之運施神妙,必然有先時數十拳之攻擊,其拳拳著了惡獸頭顱,於是那一道道頭顱爆毀之力復遭其自家元能牽引,負壓自家體膚,那下降之趨勢居然大增。

便是如平素習練擊打一般,那一路之上飛沖而下者,居然將那一擊惡獸大部毀歿!

「嗚呼!殺生過矣!」

那不足太息道。而其手段卻然無有一絲一毫鬆懈。漸漸下落,其斗殺攻擊之機巧更趨圓融,居然可以借的四圍紛亂之天地元能為用。以為相助自家之攻擊。那凌厲之絕殺,亦是漸趨化而為悠然信步之歷練。其時不足不過顯出自家二度巔峰之神通。

及其漸趨落地之時候,其早已然知曉那惡獸不過乃是此地天地元能所化,殺之不盡,死之不竭。然其血肉清晰,死狀真切,直接便是現實一般,控人心智,阻礙道心之圓融。

「此地大陣逆天也!便是某家常以法陣之學自傲,然與此陣之奇思妙想。差之千里!」

那不足不自禁喟然長嘆。存了此心思。其識神便操控禁忌元能悄悄散開,且以必殺技義理導引,一絲絲一毫毫深入探究斯大陣之機巧。

忽然便是著地。那實落堅實之土地總是不足欣喜。其方一落地,那惡獸忽然消失。便是那深淵亦是無有蹤跡!

「妙哉!斯陣!」

不足暗自讚歎道。

而後那不足四向觀視近乎萬般通道密密麻麻延伸而開。四下里遠去。起始處不過細若遊絲。愈往外則愈加寬廣,終於成就大道遠去無極。

「啊也,此似乎在何地見過斯情景呢!」

不足仔細思量。忽然一笑,心下里雖大大存了疑惑,然此地之機關卻乎乃是當年懿德星宇上試煉海中密地有遇呢。想起當年那海大夫以萬修識路之法門,那不足忽然停了手,一道道天地神能元力化而為惡獸之形貌,吼叫了飛沖入此間萬般通道中。不過半日,那不足便自笑吟吟抬步入了其間一道與別家一般無二之通途。先時細若遊絲之起始處,不足亦是化而為塵沙一般入去,而後兩兩相攜漸趨增大,終而至於寬敞若大路。不足只是信步而去。

那大路之盡頭一處殿堂,不過尋常十數丈大小,踏步台基青石砌成,其上大殿土木構造,一派遠古陳舊之氣息。不足行上大殿門戶處,一道破門隨意關閉。不足觀視其無有什麼危險之機關,便伸出手一推,吱呀一聲,那破門隨了塵埃洞開,似乎搖搖欲墜,卻然晃得幾晃終是無有散落損毀。入得大殿破門戶,內中空落落無有何物,唯中央處一石桌,其上一本甲骨書簡羅列爾。

「或者此便是其所謂戰神秘笈了。」

那不足行入,取了那秘笈甲骨書簡翻閱,其上果然有古神文符籙密密麻麻萬餘字。果然乃是一部戰技經典,毒辣恨烈。不足仔細閱罷,嘆口氣道:

「古神之覆亡或者便與其好爭勝、喜殺戮、嗜鮮血所相關呢。然難道無有大聖洞悉天機,戰和間作,殺伐適度,或止戈以為長久之傳承么?」

不足忽然將那戰神秘笈拋棄石桌上,立起身,在此間古老殿宇中閑轉。入來此間已然三日,行出尚有四日。此亦是不足無聊瞎轉之因。石柱上雕刻有龍紋,四壁上一幅幅壁畫雖然已經不甚清晰,然畢竟可辨。那不足一幅幅讀過去,卻然原來乃是古神出行,神仆相隨,偶遇天地造化之所,起了祭壇講經說法呢。不足方欲行過,忽然那古神之貌相驚了自己。其模樣萎靡,觀之痛不欲生,座下神仆各個苦痛般模樣,無有絲毫聆聽經文之恍然大悟般驚喜狀。

「不對!此壁畫果然有玄機。」

那不足忽然坐地,舉頭仔細查視。便那般半浮法雲上一幅幅壁畫重新視過,仔仔細細,不敢稍有疏漏。內中偶或有幾許文字,雖古拙難辨,然不足亦是幾乎可以猜測的**不離十。

「啊也,此或者便是古神之遺落苟活者,洞悉天地大變,謂之與麾下子弟!」

那不足瞧視一幅幅畫圖,其上場景各自不同,亦不知其到底何意,便一一印於腦海乃罷。

七日罷,不足正思量那圖畫上情景,忽然一陣氣機大動,自家便遭了一股神能元力逆推,不過片時,身下忽然現出一道蟻穴轉移大陣,倏忽一下,傳出了密地。那不足心下里暗自好笑,其曾思量及那運用天地神能元力成就蟻穴大陣之能乃是自家之獨創,哪裡知悉先人早有是功也。

待得耳中有修言論,不足張目而視,非單是自家狼狽,只見行出之修眾各個狼狽不堪,渾體有恙,衣裳破損若乞丐一般。只是彼等俱各喜氣洋洋,似乎得了何寶物一般模樣。其復左右一觀,外出相形之修不過有五,余者無有人跡。

「哈哈哈,吾足,吾還道汝挨不得出來呢。」

「多謝管家上修大人,若非大人之暗示,小可今番定然不免矣!」

那不足一邊傳音一邊勉強起立,對了少爺等一干大修行禮。

「車夫小修,汝不錯么?居然可以脫出險境,而無有隕落也。吾家其餘五修卻乎勿得這般好機緣呢。」

那少爺大笑了過來拍拍不足之肩頭,而後傳音道:

「那戰神秘笈可閱讀罷了?」

「回少爺的話,那文字古拙,小可不過識得十之二三,大多不知其意,不懂其妙理所指。」

「呵呵呵,無有抄錄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