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又是一道新生成的雷霆降下。

卻被莫名的力量牽引,直直的落向宋子陽。

九霄神罡淨雷瓶也再次變大,雷霆沒入了瓶口中,被炫目的紫色光芒包裹着,與之前那一道神雷融合。

宋子陽的心神,在這一刻似乎通過紫極天火,與這九霄神罡淨雷瓶聯繫在了一起,可以感知到裏面最細微的變化,可以感受到細碎的雷霆在歡騰、奔放的跳躍。

這種感覺,極爲美妙。

他沉浸其中,再度激活引雷瓶……

靈湖之中的陰陽之力耗盡之時,他吸收了五道雷霆。

這五道雷霆,在九霄神罡淨雷瓶內,融合爲一體,神識感知到這一道雷霆,他都覺得整個神魂有些顫慄。

神雷之威,浩蕩無雙!

威力太強了!

但他還有些不滿足。

九霄神罡淨雷瓶遠遠未達到極限。

只不過他卻知曉,這雷霆快達到自己掌控的極限了。

這九霄神罡淨雷瓶內儲藏的雷霆,威力超過修士本身掌控極限的話,釋放不出來。

這個標準,沒有一個定量,宋子陽隱約能夠感覺到。

在服下一顆靈丹之後,將自身修爲恢復至巔峯,他猶豫了一下,再度引入了其中一道雷霆。

六道雷霆融合爲一體!

其威力讓宋子陽神魂顫抖。

已經到了極限,勉強能夠釋放出來。

再多納入其中一道的話,恐怕只有到了搬山巔峯、半步御風,才能釋放了。

“走吧。”

他將這九霄神罡淨雷瓶收入手心紫極天火的火焰印記之中,起身說道。

娑和李少白足足一個時辰,雙眸才恢復視力。

但卻依舊紅腫,眼淚時不時的就會不受控制的流出來。

娑雖然對於這九霄神罡淨雷瓶吸納雷霆無比的好奇,但對此也沒有多問,當先邁入叢林之中,開始帶路。

他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祕密,不該問的就不要問。 雷電森林,名副其實。

走在其中,擡頭便能夠看到有雷霆生成,然後落入林中。

那每一道雷霆,都似乎是向着自身劈來,讓人走的心驚膽戰。

宋子陽是親自收集過這神雷的人,對於其威力,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一道手臂粗細的雷霆,未必能夠滅殺防禦足夠的三境修士,而任何二境修士,都必然是直接秒殺!

就算是以楚一刀的肉身,也無法防禦!

這境界的差距,對於天威的抵抗,涇渭分明。

所以,楚一刀和李少白,也都小心翼翼的跟隨在娑族長的身後,神態謹慎。

娑倒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安然的在其中穿行,顯然對於這雷電森林,早已經熟悉無比了,不止一次的走過。

他不需要測算方位,只是按照特定的規律前行。

“咦,水木火金土的方位前行的,到了土位就向右轉,到了火位往左轉!”

李少白行走了半個時辰後,忽的輕叫一聲,脫口而出。

他在法陣之道上的造詣,也確實不差,看出了端倪。

至於宋子陽,在有意識的觀察之下,進入森林後的一炷香的時間,便已經摸清了規律。

但在這時候,他還看出了其他的變化。

這雷電森林的出口,並沒有那麼簡單。

前面這一部分,是在八門之中的開門,算是中正平和,五行平順,但在進入了死門之後,眼前所見,全是金木火,並沒有水、土,火克金,金克木,五行殘缺,又是剋制之屬,兇險異常。

雷電落下,將身邊近在咫尺的巨大樹木,給擊的粉碎,並且燃燒起火焰來,熊熊的火光照耀着幾人的身影,在這陰暗的森林中被拉長。

若是偏移一點,就會將人給擊殺。

到了這裏,李少白就不說話了,臉色慘白,神情凝重。

他倒不見得是怕死,更多的是對未知的恐懼。

站在他身前的娑,搖了搖頭道:“前面一部分按照五行生剋來計算,確實如此,但也不止如此,這其中牽扯極爲複雜,我是不懂的,只能夠根據圖騰靈神的提示前行。”


天地五行,及其生克,娑也略懂一些,但法陣之道,就完全不瞭解了。

宋子陽神識釋放到最大,卻也不過籠罩周圍數十丈左右的空間,被壓制的極爲厲害。

春物的戀愛物語 ,這數十丈的覆蓋範圍,已經是足夠了。


他根據河圖洛書,推演方位,判斷生門所在,然後與娑領路的位置,一一對應,逐漸發現了一些端倪。


兩個時辰之後,四人平安的走出了雷電森林。

踏出森林的一剎那,宋子陽便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這山巔。

進入神山,踏進第一個洞窟,然後從這裏出來,彷彿是經過了一個輪迴,有着非同尋常的體驗。

站在山巔之上,再看周圍的景象,又是別有一番滋味。

李少白驚魂未定,懸着的一顆心落下,長長的吁了口氣:“這森林太刺激了,好幾次我都以爲雷電要將我給劈死了!”

“怕死鬼!”

楚一刀撇了撇嘴,將霸刀抗在肩上,出言嘲笑。

“走吧,我們下山,前去沙漠,那邊……”

娑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在此時,那山下入口處,卻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轟!

山體晃動,嘩啦啦的聲音傳來,似是有大量的石塊落下。

“嗯?”

宋子陽、楚一刀和李少白三人都不明所以,齊齊的將目光望向娑。

九黎族守護神山多年,如今只剩下這一個部落,也只有族長娑一人對這神山內部外部瞭如指掌了。

娑聞聽這聲音,臉色一變,擡頭仰望着無盡蒼穹,片刻後低下頭來,沉聲道:“有人在攻擊山神老爺寢宮的入口,想要闖進來。”

www★тtκan★CΟ

宋子陽乍聞此言,還沒有反應過來。

但轉瞬就明白了。

所謂的山神老爺的寢宮,自然就是這大地龍脈所形成的天然法陣。

那入口極爲隱祕,若是沒有人指引,第一次前來此處的人,絕對不會發現。

就算是對法陣一道修爲頗深的陣師,也沒有用處。大地龍脈所形成的天然法陣,是將整座神山都遮掩起來的,入口自然隱匿。

從外面看,這就是一座小土丘。

尤其是神山山頂的這一扇無形無質的門,只有來過此地的人,纔會知曉。

“你們九黎族其他的部落,還有沒有幸存者?”

宋子陽忽的問道。

娑用力地搖了搖頭,無比篤定的說道:“除了我們這一個部落之外,其他所有部落的族人,全都被屠殺殆盡了。”

“那就是說,來的就是那沙魔和石魔了!”

宋子陽立刻接過話去,眼睛微眯,眸子裏閃爍着一道危險的光芒,“在這一方小世界內,除了你以及你部落的族人之外,也就只有他們來過此地吧?”

“對。”

娑用力點頭,臉龐上的那吞天蛤圖騰詭異的扭曲着,顯示出來他內心的不平靜,“我聞到了他們的氣息,是他們來了!”

鼻子翕動之間,他說話的聲音,已經有些輕微的顫抖了,而他的身體,幾乎是下意識的就開始哆嗦。

對於這兩隻惡魔,多年的經歷讓他本能的恐懼。

“好巧啊,我們前腳剛到,他們後腳就跟過來了,只是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經常前來探索。”

宋子陽依舊極爲冷靜,眉頭微蹙,作出了分析,同時也看到了娑的反應,頓時安慰道,“不過,你不用怕,娑族長,這兩個傢伙交給我們就好了。”


Www. тtkan. ℃o

“放心吧,娑族長,有他們兩人在,什麼沙魔、石魔,都會被打的屁滾尿流!”

李少白亦是寬慰道。

他這話,其實也是在寬慰自己。

兩隻天生的魔種,雖然從未見過,但是也能夠想象他們何其強大。

否則豈能將擁有這麼多部落的九黎族,幾乎滅族?

好歹每一個部落,都有圖騰靈神守護,按道理來講,就算無法滅殺魔種,自保也不成問題,可最終卻都被吞食或者獻祭了。

怎一個“慘”字形容。

所以,他雖然相信楚一刀和宋子陽的實力,但內心裏還是很忐忑的。

至於自身的實力,他清楚的很,雖然增強了許多,但面對着搬山巔峯的修士,也就只能夠勉強防禦而已。

儘管最近得到了許多寶貴的修煉資源,但畢竟還沒有真正的轉化爲戰力,大戰起來,自己起到的作用有限,最多憑藉着那鵝毛扇,在一旁輔助。

“哈……”

楚一刀一臉的興奮,“來的好啊,楚爺的大刀,早已飢渴難耐!”

娑看着兩人的反應,臉色稍稍緩和。 宋子陽在想一個問題。

是不是自己和楚一刀接觸的久了,受到了感染,也變得如此好戰了?


想到馬上要和那兩隻真正的魔種戰鬥,他只覺得自己的四肢百骸間,都向外用處強烈的戰意,穿透了肌肉筋骨膜,穿透了五臟六腑,最終匯聚在腦海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