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一句話就讓洛熙黑了臉,「呵呵,心有靈犀是吧,搓衣板還沒跪夠是吧。」

雲言君討好的笑著,「只要能一直在你身邊,就是一直跪搓衣板又有什麼關係。」

洛熙:……差點忘了,搓衣板在她的房間里。

但是,讓雲言君跪在在外面也不合適,做為合作者,面子還是要給的,這只是看在合作的份上。

洛熙努力自我催眠。

段七知:……大哥,你夠了!

「但是我們要怎麼嫁禍?」段七知終於問出了重點。

「嫁禍這種事很難做嗎?」洛熙聳肩。

雲言君也不置可否。

對於他們這種手中握有極大的權勢的來說,栽贓嫁禍一個小明星又有什麼困難的。

段七知:……

警局裡,關敏和王妍麗被分開帶到了不同的審訊室。

審問兩個人的是那個帶隊的隊長。

「關小姐,請麻煩你配合一下。」

隊長眉頭緊蹙,雖然關敏非常配合他們的調查,但是卻沒有絲毫的線索,關敏說的和他們得到的消息基本沒有太大出入。

反觀王妍麗,可是相當不配合,不僅是不配合,簡直就是將自己當成了太皇太后,指使來指使去,完全就沒把他們放在眼裡。

而且他們能看出來,王妍麗對關敏有著很深的惡意,不管是哪一句話都帶有極其嚴重的個人情緒。

這種證詞根本就用不了。

耗費了大半夜的時間,一點有用的消息都沒有得到,這讓隊長越發感到棘手,畢竟這其中還牽扯到了兩位大佬。

「隊長,有消息了,我們找到兇器了。」一個警員突然推門而入。

隊長一聽,心情頓時好了很多。

「是在哪裡找到的?」

「是在劇組的道具組發現的,是一把被混在道具里的匕首。」

「匕首!」隊長不自覺的提高了嗓音。

「屍檢報告呢?」

「初步斷定,是被利器一擊斃命。」 雲言君笑了笑,表示很高興,沒有什麼會比拍死眼前不停轉悠的蒼蠅還讓他開心的事了。

但是,就這樣讓葉卿進去坐大牢好像也不太現實。

「如果我們就這樣嫁禍給了葉卿,那麼,他就會再找一隻羔羊了吧。」雲言君似笑非笑的看著洛熙。

「等,等等,我咋都聽暈了,你們能不能別打啞迷了!」段七知扶著腦袋,他已經不明白自家大哥大嫂究竟是要幹什麼了。

「我也沒指望著葉卿會進去,如果這件事落在了他的頭上,那麼進去的一定是王妍麗。」洛熙非常肯定。

「啊——」段七知撓了撓頭,這對話他已經不想聽下去了轉身就走了,就算沒有他們,他也有自己的門路,他可以自己想辦法。

「你不要做什麼多餘的事。」雲言君一眼就看出了段七知的意圖,出言喝止。

段七知可不像他們一樣有太多的估計和盤算,萬一做了什麼多餘的事,不僅連關敏都弄不出來,還會搭上他們的命。

「知道了!我回房間!」段七知賭氣的踹開房間門,雲言君的話對於他們來說是絕對的指令,是絕對不可以反駁的,就像洛熙對關敏一樣。

多餘的人終於走了,他們也可以商量他們的事了。

宮芊瑜和白宇兩個人,洛熙從一回來就把兩個人給打發走了,宮芊瑜有要整理情報的工作,而白宇是肯定會跟在宮芊瑜身邊,所以一開始房間里就只有他們三個人。

「你有多大把握?」雲言君看著洛熙,在回房間之前,洛熙就已經給他打過暗號,這裡面有諸神的人,而且她已經大概猜出是誰了。

「把握還是有的,但是就要看那個人價值有多高了。」

「既然能在大庭廣眾活在眾人的目光下,那麼這個人肯定對於他們來說是比較重要的。」

諸神一直無法擺在明面上,所以只能從暗中搜集消息,但是如果有一個可以光明正大出現在世人眼前的人,那可就不同了。

娛樂圈向來是個撈錢的地方,這樣不僅有足夠龐大的資金來源,還可以光明正大的以面試為借口挑選實驗體。

在娛樂圈,就算是有人無故失蹤也不會引起太多的關注,只要把所有痕迹都抹掉,基本上不會有任何問題。

「白宇那邊有問題嗎?」雲言君有些擔憂,雖然他不喜歡洛熙的身邊出現除他以外的男性,但主次他還是分的清的,白宇他們四個陪伴了她這麼多年,不管是哪一個出事她肯定會受不了。

別看洛熙總是一副淡漠冰冷的模樣,實際上非常重情,否則她也不會那麼在乎從小一直陪在她身邊的洛茵,甚至不惜為了她而毀了一整個實驗基地。

「暫時還沒有看出來,但是有芊瑜在,總歸是會看出來的。」 錦鯉小王妃:重生美容聖手 洛熙表示非常放心,白宇有多黏宮芊瑜這是隱殺所有人都知道的,只要不是特殊情況,有宮芊瑜的地方必有白宇。

如果哪天白宇對宮芊瑜沒有興趣了,那才是真的有問題。

而且,如果那個人是假貨的話,那麼必定會露出馬腳,不管偽裝的有多麼成功,假的就是假的,只要和熟悉的人接觸,就有極大的可能會暴露,而現在這個白宇卻因為「心悅宮芊瑜」這個原因而不得不一直和宮芊瑜接觸,要論整個隱殺最了解白宇的人是誰?莫過於宮芊瑜了。

「既然這樣的話,明天的計劃呢?按原計劃執行?」

「不,修改原計劃,把這件事鬧大。」

雲言君挑眉,「你想用更大的新聞把這件事壓下去。」

「怎麼,不可以。」

「不,這確實是個好方法,但是,你這樣可就是直接撕破臉皮了。」

「有什麼問題嗎。」不過是少了一層透光的紙罷了,並沒有什麼實質上的變化,處了從暗處轉移到了明面上。

「沒問題,我的女王陛下,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都一定會站在你的身邊。」雲言君似一位貴族一般向洛熙非常紳士的行了一禮。

洛熙眸光閃了閃,雲言君的這個承諾不可謂不重,要知道她所面對的可不是一般的組織,而是一個龐大的,不知體系的龐然大物。

黃雀是雲言君一手建立的情報組織,並不具有強大的防禦能力,而支持黃雀活到現在的,就是他的人際網,有些組織需要黃雀,而有些組織又想毀掉黃雀,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種平衡。

但是,雲言君如果站在了洛熙這裡,那麼就會打破這個平衡,之前因為黃雀不站隊,所以他們才能放任黃雀發展情報網,但如果黃雀站隊了,那麼就是屬於某一個勢力的專屬情報網了,這其中的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你們黃雀?有什麼能做的。」洛熙表面上冷笑,實際上心裡還是不願意雲言君冒這個險。

彷彿看穿了洛熙的心思,雲言君金色的眸子流露出了罕見的柔情,寵溺的笑了笑,「你還真是刀子嘴豆腐心,明明從小就不擅長撒謊,現在怎麼是這樣。」

「什麼刀子嘴豆腐心!」洛熙的嗓音不自覺的有些微微提高,白皙的耳尖微微泛紅。

「是是是,沒有。」

這寵溺的模樣,就算洛熙有一肚子的話,也被卡在喉嚨里,怎麼也說不出口。

「出去。」洛熙低著頭,咬牙切齒。

「什麼?」雲言君此時看不見洛熙的表情,但也能聽出來洛熙此時是……惱羞成怒了?

「不、要、讓、我、說、第、二、遍!」

意識到洛熙可能真的惱怒,雲言君無奈只好出去了,沒辦法,誰讓他是個疼老婆的男人呢。

一出門,雲言君就收起了寵溺的模樣,變回往常那個商業場上無往不利的雲氏總裁。

雲言君拿出自己的手機,上面顯示「一切都已安排就緒」的消息。

雲言君手指動了動,「記得看緊了洛茵,這是個重要角色。」

對面的人過了幾秒才回了信息,「是。」

雲言君將所有信息刪除,不留一絲痕迹,他不會允許任何潛藏的危險出現在洛熙身邊。 洛熙穿著一身便捷的黑色緊身衣,勾勒出優美的身體線條。

身邊是兩個同樣穿著黑色緊身衣的雲言君和顧謹南。

雲言君一離開房間之後,洛熙就通知了顧謹南,計劃提前,當晚就開始行動,現在所有人被隔離不允許見面,防止串通,她也不擔心會有人來找她。

然後洛熙就把客廳里的雲言君給拉了回來。

「確定是這裡嗎?」洛熙面色古怪的看著眼前的大樓,在她的印象里,諸神為了躲避群眾的視線,是絕對不會將基地設置的顯眼,但是現在洛熙有些不確定了。

「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顧謹南笑道。

「嘖,可真有膽量。」洛熙譏笑。

「確實很有膽量,」雲言君附和。

「芊瑜分析出來的地圖你們應該都已經記住了吧。」

來的路上洛熙就已經讓宮芊瑜把分析好的地圖發給他們兩個人。為了提高他們的行動效率,他們最好是把地圖給背下來。

雖然這棟大樓的結構複雜,線路也多,其中還有各種暗道陷阱,但是對於洛熙三人來說這完全不成問題。

洛熙因為多年的殺手生涯,超強的記憶力也是基本功課之一,而顧謹南本就聰明再加上洛熙的刻意訓練,在記憶方面也沒有什麼短板。

至於雲言君,洛熙相信他作為黃雀的掌舵人,還不至於連記憶這一條都不過關。

「我們分三條路走。」洛熙說道。

「不行,我不同意。」洛熙一說完雲言君立刻就反對,他一直都在擔心洛熙的身體,本來這次他是不同意這個偷襲計劃的,且不說太危險,就洛熙現在的狀態而言,這無疑是去送死,不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他又怎麼會安心。

沙舞九天 洛熙不解的看向雲言君,同時也有些不快,現在根本沒有給他鬧彆扭的時間,就算要「鬧」也要分清楚場合。

顧謹南卻沒有什麼意外的表情,昨天他和雲言君談過,也知道了洛熙現在的身體出了狀況,具體是什麼他們也不清楚。

於是,被派來和雲言君接洽的顧謹南就開始和雲言君「合謀」,他們兩個人之中必須要有一個人一直跟在洛熙的身邊。

當時,顧謹南是直接將這個位置給了雲言君,這還讓雲言君驚訝了一把。

其實原因不外乎,顧謹南的異能比較累贅,關鍵時刻也只能保護他自己一個,相反,雲言君的異能要比他身邊的任何一個人都要強,無疑是最好的人選。

在這裡,雲言君可以看出顧謹南身為一個商人的本質,一切以利益為重。

只要能保護好洛熙,不管站在她身邊的人是誰都無所謂。

那個時候,雲言君終於明白他一直覺得不對勁的地方究竟是什麼了,就是顧謹南對洛熙的態度,一點都不像是對待自己所喜歡所愛的人的態度,反倒更像是朋友。

之前他光記得吃醋卻忘記觀察洛熙身邊的人了。

「記得,我把她託付給你,你可要保護好她。」

這是顧謹南在離開時對他說的,雖然心裡不爽,但還是給了回應。 「我和雲言君從側面的窗戶潛入,顧謹南你就從大門口進入,遇到人就直接殺了,不用顧慮。」洛熙說道。

「讓我從正面進入,你還真是狠心啊。」顧謹南做出一個非常誇張的表情,以體現自己的心痛,但眼中卻儘是笑意。

洛熙嘴角抽了抽,「你少在這給我貧嘴。」

顧謹南給了一個「我懂」的眼神,讓洛熙瞬間黑臉,一腳就把人給踹了出去。

「讓你去就去!廢什麼話!」

顧謹南笑著被洛熙給「踢」出去,離開時還不忘給雲言君一個「兄弟,加油」的表情。

雲言君滿臉黑線,眼前這個人真的是那個笑面虎顧謹南?是不是哪裡出錯了!

洛熙提著雲言君的領子,「發什麼愣,還不快乾活。」

「是,是。」雲言君動了動脖子。

他們出來的時候為了輕便快速,也就沒有帶什麼工具,除了洛熙拿了一點攀爬用的小道具,但是現在有了雲言君的異能,她也不需要費神了。

「開始吧。」一開始工作,雲言君的氣場就變了,是往日中的謙謙公子而是一個沉穩帝王。

洛熙看著雲言君的變化,眼中閃過意味不明的情緒,隨即就被壓下,現在可沒有時間給她在這裡想兒女情長。

雲言君不過動了動手指,就無聲無息的在玻璃上切割出來了弧線優美的缺口,如同被細細切割的鑽石一般,毫無瑕疵,光滑平整。

顧謹南走到大門前,才發現這裡並沒有門衛,而且大門緊閉,在月光的襯托下看起來蕭瑟不已。

總裁,先壞後愛 顧謹南摸了摸下巴,只一眼他就看出了這大門口就有四個監控攝像頭,暗處還有幾個針孔攝像頭。

絕寵凰后:冷帝傍上身 「嘖,這麼多攝像頭守著大門,這裡面到底有什麼好東西呢?」顧謹南眼中流露出興味,此時看起來就像一隻笑面虎。

「就下來就是進門了,」顧謹南伸手在口袋裡掏了掏,然後拿出一根……鐵絲,「唉,這樓看著還蠻新的,但是這門難道就不能升級一下?」顧謹南邊用鐵絲撬鎖,嘴裡邊絮絮叨叨的說著,這要是被哪個路人看見了,指不定要被當做小偷了。

顧謹南這一手開鎖的功夫還是和洛熙學來的,當初他覺得洛熙這種撬門鎖的手法好玩,就去學了來,現在終於派上用場了。

在洛熙三人潛入的時候,大樓的地下實驗室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失控的實驗體等著他們。

「博士,TWOTG已經開始潛入了。」一個短髮女人對身邊的老者說道。

「我知道了,將將基地里的火力全部都對準她,」博士那雙混濁的眼睛死死盯著屏幕中的洛熙,「那兩個男人能弄死儘快弄死,至於TWOTG,試試她的能力,別弄死就行。」

「好的,我明白了。」

剛從缺口跳進來的洛熙突然感到身後一陣惡寒,回頭看卻什麼都沒有。

「怎麼了?」雲言君見洛熙皺眉,看著空無一物的地方。

「沒什麼。」洛熙搖搖頭,沒影的事她沒必要說出來讓雲言君分心。

但洛熙不知道,她不說更會讓雲言君分心。

雲言君只當洛熙不願意告訴他,所以也就沒有多問,但是自己卻會多留一個心眼。

「快上吧。」洛熙推了一下雲言君,沒有注意到對方的神色。

「嗯。」

走了良久,洛熙突然停步,蹙眉看著腳下的瓷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