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是他這話,卻並沒有任何用處。

“如何?”

林慶玩味的笑道。

何照天震驚的道:“你到底對他們做了什麼?爲什麼會這樣。難道說……”話鋒一轉,不敢相信的道:“你早就把他們收買了??”

林慶也懶的和他解釋,只是道:“現在作出你必須做的決定,捐出所有的財產,解散雲虎幫。否則的話,我會讓你感覺一下,失去兒子該是什麼樣的悲傷。哦對了,就算那個人開槍,也絕對和我沒有關係。”

何照天目光一掃臉色蒼白,渾身打顫的何飛隆,宛如蛇被捏住了七寸,猶豫了一下,恨恨的道:“好,我答應你。”

“嗯,這纔對嘛。”

林慶笑了笑,“現在開始轉賬吧。”同時從懷裏掏出一張紙放在何照天的面前,“這是紅十字會和扶貧基金會的幾個帳號,別告訴我你不會電話轉賬哦。我和你們這些白癡可不一樣。”

何照天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從旁邊一位幫衆的手裏要過手機,然後又掏出錢包一一在林慶的面前把銀行卡內的餘額播報了一下,這才全部轉了過去。三張卡,一百四十五萬。

“轉完了。”

何照天宛如心頭肉被割了一塊,臉色陰沉如水。

林慶輕笑一聲,堂堂一雲虎幫的幫主就這點錢?他可不信!沉聲道:“別耍花樣,打電話給你老婆,讓她繼續轉賬,別玩心計。”

“你!”


何照天霍地一下站了起來,怒聲道:“姓林的,你太過分了。”

林慶笑道:“別生氣,別生氣哈。心平氣和纔是生財之道,現在呢,讓你老婆轉賬,轉完了,你再在道上宣佈雲虎幫解散。哦對了,千萬別和上次那樣玩障眼法。”

何照天雙拳緊握,注視了林慶一會,最終如鬥敗的公雞一樣跌坐在椅子上。雙手抱頭,“你讓我想想。”

砰!

何照天話音剛落,就聽到一聲槍響,隨後何飛隆跌倒在地上,抱着大腿痛苦的哀嚎着。 見狀,何照天神色大變,慌忙的站了起來,“住手,我現在就打電話,現在就打電話。”

林慶扣了扣指甲,笑着點了點頭,那一槍正是他通過控制,使的那個人對着何飛隆的大腿開了一槍。當然,在那個人的眼中,何飛隆不過是自己罷了。

精神能量在強大到一定程度,完全可以直接控制比自己實力低太多的人。

在一系列反覆的驗證之後,何照天的老婆又自轉了四百多萬人民幣,總共已經是近六百萬人民幣。

林慶拍了拍手站了起來,“這樣多好,這些錢本就是取之於民,現在再用之於民,也算是爲你自己下輩子積德了。對了,我希望過幾天,你會把房子也捐出來。呵呵,我就先替那些貧困的農民感謝你全家了。”

何照天面如死灰,對於林慶的話充耳不聞,恨不得最對方早點滾蛋。

林慶卻也不在意,反正目的已經達到了。心底突然有些自戀,“嘖嘖,哥這手段多高明啊,什麼都沒做,就把雲虎幫逼的就地解散了。”當然,如果不是他前兩次大發威勢,相信何照天也不會被他的威勢所震懾。

就在林慶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之間外邊警笛聲大作。

聞聲,雲虎幫等人臉色又是一變,想要收槍,可卻並沒有得到老大的指示。

“哦對了,忘記告訴你們一件事情。”

林慶一手扶額,歉然的笑道:“在國內持有槍械是犯法的,至於會判多重的刑罰,你們就自己找個律師問問吧。我就不參合了。”話未落,外邊的就已經有人用擴聲器喊道:

“裏邊的人聽着,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立馬放下手中的武器,否則我們就開槍了。”

林慶卻不管,徑直在裏外不解的神色中走了出去。而那些警察在林慶走出來的時候,卻宛如什麼人都沒看到一樣,徑直讓林慶離開。路過的同時,林慶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外邊的情況,或許真的是因爲有槍械的原因,外邊起碼有三十位武裝好的特警,一些警車上海架着一些**,如果裏邊的人真要反抗,恐怕很快就會被打成篩子。


毫無疑問的,這些警察也是林慶直接報警叫來的,報案的理由很簡單,飛天酒樓很多人持有槍械,並準備火拼。非法持有槍械,這絕對是一個大案子,所以這些警察在整裝完畢之後,立即衝了過來。

林慶走到百米之外的一輛粉紅色的法拉利旁,車內打扮性感撩人的孫傲雲嘴角滿是笑意,看向林慶輕聲道:“以前真是小看你了,現在的雲虎幫,就算不就地解散,也差不多了。”說完,從耳邊取下了一個耳麥,原來,林慶在裏邊的所有對話,她可都是聽在耳朵裏。

林慶拉開車門坐了進去,笑道:“那是當然,好歹哥也是靠腦子吃飯的,如果連這點事情都不能好好的解決,以後還怎麼混下去?”

“切,你就得瑟吧。”

孫傲雲撇了撇嘴,跑車一陣轟鳴,隨後快速的掉頭離開。

當聽到外邊的聲音,樓內的何照天算是真正的明白,自己算是完了,徹底的完了。他沒想到,自己堂堂雲虎幫,竟然會被對方算計的那麼厲害,就算他有槍又如何?他敢和警察直接火拼嗎?!

“老大,怎麼辦?”

一名靠近何照天的幫衆神色恐慌的道。對於自己之前爲什麼會把槍指向何照天,他自己到現在還沒有想明白。而那位對着何飛隆開槍的男子,更是一頭霧水,臉色灰白。

“裏邊的人聽着,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立馬放下手中的武器,否則我們就開槍了。”

外邊再次喊了起來,而且,酒樓的窗戶旁悄然探出一根根槍管,只待一聲令下,便開槍射擊。

何照天頹廢的靠在椅子上,“我何照天認栽了,都把槍放下吧。”語氣委靡,他很明白以後的自己,恐怕再也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了。

聞言,其他人猶豫了一下,紛紛將槍械仍在地上。並有幾個人衝外邊的警察喊道:“我們已經把槍扔了,別開槍,我們現在就出去。”

眼見大勢已去,何照天耷拉着腦袋跟着其他人走了出去。

事情,比想象中要順利的多。所以,林慶現在很想慶賀一下。樑餘飛、黑玫瑰那邊仍然是沒有什麼消息,如此看來,那兩個怪人不僅行事怪異,隱藏的本事倒也不錯。

另外就是,今天也是林嵐第一天上班的時間。

一切的事情,都好像都很順利的進行。

車速並不是非常快,林慶感受着風吹來的涼爽,笑道:“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啊。”

孫傲雲笑道:“說心裏話,你今天的做法,我很欣慰。不得不說,你是一個有勇有謀的人。”

“哈哈,那是當然。”

林慶大笑一聲,眼見就要進入市區的時候,他忽地感覺到後心一涼,彷彿有什麼人注視着自己。這種感覺就好像是第一次被‘泣血’樑餘飛注視的時候一樣,有一股殺意。

“停車,有些不對。”

林慶連忙向孫傲雲道。

孫傲雲不解,可還是順從的將車停在了路邊,兩人此時所在的位置是一片有着錯綜交雜的立交橋最下邊的公路上。路的兩邊雜草叢生,透着一股荒涼的氣息。

“怎麼了?”

孫傲雲不解的問道,同時向四周查探着。

林慶站在座位上,仔細的感受着剛纔那道殺意的方向。忽然,有一道立交橋的柱子旁的草叢雜亂的動彈了一下。

當下不及細想,林慶深吸一口氣,‘乾天擴體’運起,整個人凌空騰起,同時精神能量迅速遍佈四周,四十米範圍內,一切物事都出現在自己的腦海裏。

吼!

就在林慶身影即將落下的瞬間,一道綠色的身影自草叢的深處一躍而起,凌空撲向林慶。猩紅的雙目,一臉綠色的毛髮,渾身還散發出一股噁心的臭味。

不是那怪人又是什麼?

“來得好!”

林慶低喝一聲,右拳瞬間完全被黑色的玄能包裹,同時‘視覺錯覺’異能干擾對方。怪人的攻勢在空中微微一轉,避過了林慶的正面,幾乎是擦肩而過。在這一緩的時間裏,林慶一拳砸在了對方的頭部。

蓬!

怪人被這一拳直接打了下去,砸在了草叢中。

吼!

忽地又是一聲低吼,林慶識海中頓時有一道身影迅猛的自背後衝了過來,當下來不及轉身,只得向前跨出一大步,這才避開後方的攻擊。而孫傲雲也在此刻趕到,並將準備繼續攻擊林慶的怪人擋了下來。

“想不到,他們竟然會藏在這裏!怪不得樑餘飛和玫瑰到現在還沒有查到他們。”

孫傲雲驚異的道。

林慶點頭道:“嗯,這倒完全在我們意料之外,不過,他們也未必是直接藏在這裏。而是四處溜達,沒有固定位置。這一帶沒什麼人煙,而且這錯綜複雜的立交橋下更是給他們提供了一個安全的場所。”

吼!


之前被林慶震落的怪人與後來的一個低聲咆哮着,腳下不停的移動,尋求着最好的攻擊時機。畢竟雙方交手已不是第一次,自然也稍稍的認識了林慶與孫傲雲。

相比於上次來說,這兩個怪人渾身的的皮膚都近乎乾枯,皺皺巴巴,而且還呈顯一種難看的黑褐色。更明顯的是兩人的指甲,又直又長,指甲上還沾滿了暗紅色的血跡,看起來很是不舒服。

“你自己小心點吧。”

林慶囑咐一聲,腳下一錯,快速的向着那名高個的怪人撲去。孫傲雲點頭回應了一下,右手輕輕一握,一道完全由紫色閃電凝聚而成的匕首出現在她的手中。感受到孫傲雲的舉動,林慶心底快速的閃過一個念頭,原本只是覆蓋在右手上的玄能,在一陣涌動之後,形成了一副黑色的拳套。

在有了上次的經驗之後,這一次,林慶與孫傲雲兩人動手的時候,都是將玄能外放,將頭部包裹其中。雖然這樣會消耗大量的玄能,可也比直接呼吸到毒氣要好很多。

戰鬥,很快就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林慶、孫傲雲兩人都是施展‘五祖拳’,轟擊聲不斷,同時孫傲雲手中完全由能量凝聚而成的‘匕首’也極其的鋒利,總能夠在轟飛對方的時候,給對方再補上一下。不過,這兩個怪人雖然肢體僵硬,可力大無窮,防禦驚人。

雖然林慶與孫傲雲在避免了毒氣的影響後,攻勢佔據上風,但實際上也是一肚子苦水。可要是把這兩個怪人解決掉,短時間內倒是不太可能。

兩人很快想到了樑餘飛和黑玫瑰,如果他們兩個人也在的話,戰鬥或許能夠輕鬆很多。

久戰不下,林慶也開始煩躁起來。忽地看到旁邊的立交橋的巨大柱子,心底一動,當下向後一個縱躍,同時所有的異能緊罩其身,盡最大的力量施展出視覺錯覺之幻覺。

吼!

高個怪人咆哮一聲,向着旁邊的巨大柱子瘋狂的攻擊。趁着這個機會,林慶則選擇了去幫助孫傲雲。

【致歉:意外停電,十分抱歉,已經完全補上。】 見狀,孫傲雲很快就明白了林慶的做法。

而這也就是林慶異能的強大之處,只要施展了,那麼除非對方能夠自我覺醒,亦或者超出直接控制的範圍,纔有可能解除異能的負面狀態。

至於那巨大的立交橋石柱,林慶倒也不擔心會因爲高個怪人的攻擊而造成極大的破壞。足夠真的是那樣的話,也只能說這是豆腐渣工程了。

雖然異能完全控制高個怪人,林慶也不想分心試試能夠直接控制兩人。在兩人的攻擊下,矮個怪人更是隻有招架之力,他的速度雖然很快,可卻因爲身體略顯僵硬,倒是在諸多閃躲的時候很不靈便。

而對於高個怪人的異狀,他則更是一頭霧水。

然而,形式卻不容他想個明白。林慶出拳如風,孫傲雲攻擊似電,絲毫不給他一絲一毫的反手機會。若是說之前的他還完全能夠和孫傲雲打個平手,那麼現在就只有捱打的份了。

“大哥,你在幹什麼!”

矮個怪人連連後退,大聲喊道。

“會說話?”

林慶、孫傲雲兩人先是一愣,這還是他們接觸對方之後,第一次聽到這些人說話呢。會說話,也就是真正的人了。

“是人就好辦了!”

林慶笑道,雖然這兩個傢伙的外貌讓人看起來很不舒服,可是隻要是人,好像就沒有什麼好怕的。

孫傲雲巧笑嫣然,一邊攻擊,一邊沉聲問道:“說,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要襲擊普通人類,而且還……吸血!”

矮個怪人乾枯的臉上竟然展現出一絲恐慌,一邊抵擋攻勢,一邊道:“我……我們也不想的,可、可是控制不住。”

“控制不住?”

林慶一愣,“吸人血你還說控制不住?那按照你這樣的說法,那強、奸犯都該無罪釋放了。”

矮個怪人眼中閃過一絲恐懼,隨後又被瘋狂所覆蓋,忽地張口狂嘯一聲,露出了一雙狹長的獠牙,牙齒呈枯黃色,卻閃爍着陰森的氣息。與此同時,矮個怪人不再躲避兩人的攻擊,直接迎面而上。

“我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