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是到了宴會現場之後,這些人頓時都安靜了,一句譏諷的話也不敢說了。

因爲,雲豐市的葉市長過來了,古豐區的劉書記也過來了,還有市教委、區教委的領導,他們在祝辭的時候,都對齊父無比恭敬。

還有一些不認識的、但看氣場一看就知道是市內領導、或某些行業大人物的人,也都來到了宴會現場,對齊父表示了恭賀。

甚至包括流雲大酒店的總經理也親自過來,點頭哈腰地向齊父敬了酒。

這些學校領導原本以爲自己是今晚宴會的主角,結果他們只是被安排在了偏隅一角,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這讓他們甚至懷疑自己參加錯了宴會,不小心進入了雲豐市的上流酒會。

可想而知,這場宴會之後,十九中再沒有人敢質疑齊父當校長的事情了。

這也是齊格今晚這場宴會想要達到的目的。

……

齊格的新家。

說起來齊格的家就在遊樂場裏,買下的這套一百五十多平米的房子是給他父母買的,方便他們上班。

流雲大酒店的晚宴之後,劉大海一家人來到了齊家,孔麗很‘親熱’地和老同事齊父齊母說了些話之後,才和劉大海一起離開了,把劉小溪留在了齊家。

“我越來越不認識你了。”劉小溪和齊格單獨呆在一個關了門的房間裏,象看着陌生人一樣看着齊格。

齊格沒吱聲,也不想解釋什麼。

就在這時候,劉小溪的手機響了起來,劉小溪看了看那號碼之後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但還是拿起接聽了。

很快劉小溪就和那邊爭吵了起來,最後她氣得把手機給扔在了牀上。

“太氣憤了!”劉小溪胸前一起一伏,看起來情緒有些激動。

“出什麼事了?”齊格有些奇怪地向劉小溪問了一聲,他很少見到劉小溪這麼生氣過,先前聽她的爭吵內容好象是買東西受到詐騙之類的事情,但具體的還不是很清楚。

“是這樣的,大概四個月前,我在尋寶網上一個名叫華鑫電子商城的店鋪買了一款愛瘋7手機,花了六千多元,是因爲看到那家的信譽有金冠、手機排行銷量前三才買的,買回來之後總覺得機子有些問題,但也沒多想。”

“後來有懂的同事看到我的手機之後,說我的愛瘋7是個山寨貨,只是個外殼,裏面的東西只值幾百塊錢,被尋寶網上那賣家給騙了!”

“我很氣憤於是和賣家聯繫了,賣家態度很好,雖然不承認售假,但一再向我承諾等我把機子寄回去之後會立刻換一臺正品‘愛瘋7’的新機給我,運費也全都由他們承擔。”

“我看他們態度挺誠懇,就把機子寄了回去,惡夢就從那時候開始了……” “見他們一直沒把正品機子寄回來,我就向他們詢問,他們以各種理由比如寄回廠家,需要廠家發貨什麼的搪塞我,態度仍然很好,讓我體諒之類的,你知道我這人心善,而且那時候我很忙,也沒時間處理這些事情,就讓他們一推再推……”

“後來有一陣子我催得急,他們推不過去了,就給我寄來了一個機子,結果連開機都開不了,和他們說了之後,他們態度仍然很好,又是道歉又是承諾什麼的,讓我把機子寄回去,給我再換一臺新機子。”

“我心善又給了他們一次機會,這一次重複了上一次的過程,等我發現他們態度突然轉惡劣,情況有些不太對,想要申請退款的時候,發現已經無法退款了,甚至連向尋寶進行投訴的投訴期都過了!我這才知道上了他們的當!”

“六千塊錢不算什麼,但他們這麼欺騙和耍弄讓我很是氣憤,那天我特意抽出時間打通了尋寶熱線,希望尋寶給我主持公道,在尋寶客服的協調下我和賣家進行了三方通話,賣家老闆態度又變得很好,滿口承諾給我解決,寄個新機給我。”

“我不想再上他們的當,當着尋寶客服讓賣家老闆給個解決的時間,賣家老闆承諾說一週內解決。”

“一週之後他們的正品新機仍然沒有給我寄過來,我催了他們之後,又過了一天,他們給了我一箇中達公司的快遞單號,說是把新機發給了我。”

“但是又過去了一週,我仍然沒收到新機,查詢他們給的單號,發現那快遞單一直處於‘某某已攬件’的狀態,始終沒有更新過。”

“於是我打了中達的客服熱線,中達客服告訴我們,賣家只填了單號根本就沒有寄東西出來!”

“我再次被那賣家給耍了!”

“和那賣家溝通過之後,賣家先開始不承認沒有寄件的事情,我說了和中通客服的對話之後,賣家抵賴不過,於是給了我另一個手機號,說那個纔是中達公司真正的攬件人,讓我打那個手機號詢問手機的下落。”

“我打了那個手機號,那邊那人用早就編好的託辭告訴我說,他確實收過賣家寄的件,但是他把那個件給弄丟了!”

“然後賣家就開始推搪,說他們寄的東西被中達快遞丟了,所以必須要先找中達快遞賠償了,才能賠償我。問題是中達根本不承認收到這個件了啊!這樣他們就可以一直無限期地拖下去了!而且他們明顯就是隨便找了個人冒充攬件人來糊弄我嘛!”

“我氣憤之下又電話找了尋寶客服,你知道尋寶客服的熱線是很難打通的,經常半小時都打不進去。”

“我有一次好容易打了進去,明明是賣家賣假貨、欺詐買家,但尋寶客服卻始終回答在調查、調查之類的,電話打多了就來一次三方通話,賣家東拉西扯浪費我長途電話費卻始終不給我解決問題!”

“剛纔就是賣家老闆打過來的電話,說那個丟件的快遞員願意出兩百塊錢賠我的手機,如果我同意的話,他們就幫我去向那快遞員追討終結了這件事,如果我不同意,那他們也沒辦法了。”

“六千塊錢我不在乎,就當喂狗了!可我實在受不了被賣家這樣一再欺騙耍弄!錢都是小事,主要是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劉小溪越說越氣憤了,胸前一起一伏,眼睛裏都閃出了淚光來。

“我靠!居然有如此喪盡天良的賣家,那網站居然也不管他們!”齊格聽得是無比氣憤,他以前也在尋寶網購物過,但還沒有經歷過劉小溪這麼奇葩的事情。

“算了,到這一步,這口氣也只能強行嚥下去了,不然爲這六千塊錢,害得自己老是心情不好不值得,我也不缺這點錢,以後努力工作把這錢掙回來就是了。”劉小溪擦了擦眼角,搖了搖頭,努力想要讓心情平靜下來。

“手機給我,我給那老闆打個電話吧。”齊格向劉小溪伸出手來。這事兒他沒聽到算了,聽到之後肯定會出手管,雖然六千塊錢對現在的齊格來說零錢都算不上,但不能就這麼縱容這些騙子不是?

“不該和你說這事兒的,害你心情也不好,電話別打了,就當那六千塊錢喂狗了吧!”劉小溪搖了搖頭,她知道現在的齊格更不會在乎這六千塊錢,她剛纔也是接了電話感覺被戲耍心情很不好而已。

“手機給我,我會讓那老闆把錢還給你的,並且向你道歉。”齊格很堅持的表情。

“怎麼可能?”劉小溪瞪大了眼睛。

“手機給我。”齊格再次向劉小溪伸出了手來。

“不要和他吵啊!和這種人渣吵架壞了心情都不值得。”劉小溪有些無奈地把手機遞給了齊格。

齊格把剛纔撥過來的號碼回撥了過去,不一會兒的功夫,那邊就接通了,是一個操着黃鶴市口音的男子的聲音。

“麼樣?想通了?親?”男子一副調侃的語氣。

“六千塊錢的手機,你覺得只賠兩百塊錢合適嗎?”齊格向男子問了一聲,他現在反正也閒得無聊,慢慢耍這賣家玩吧。

“快遞把貨物弄丟了,我們也沒辦法啊,親。”男子不緊不慢地回答了齊格,最後那個‘親’帶着些餘音,說得很具有特別的韻味。

“貨物丟了,是你們賣家和快遞協商的事情,和買家不相干的吧?你答應買家要寄新機子過來的,丟機子你們找快遞協商賠償就成了,買家的機子還是應該正常寄出來的不是?”齊格接着說了幾句。

“可我們寄給買家的新機子丟了啊!親,我們只能找快遞然後等消息啊,他們怎麼賠有他們的程序,這事兒你再怎麼糾結也沒用啊,親……”賣家不緊不慢地回答着齊格,很顯然他最近經歷了不少這種事情,已經把這些話給說得很純熟了。

“可快遞查詢顯示你們根本沒寄件啊。”齊格接着向賣家說了一聲。 “業務員在路上就把件丟了,根本沒帶回公司,快遞公司當然沒有記錄了啊,親……”賣家繼續着他的不緊不慢。

“你們決定就這麼處理這件事了?一件六千塊錢的貨品,你們先售假,然後又弄丟,到頭來就只賠兩百塊錢給買家?覺得可能嗎?”

“我們沒售假啊,親,我們出售的手機都是正品啊,親,不信你可以花幾千塊錢去專業機構檢測的啊,親,遇到這種不幸的事情我們也很難過啊,親,我們一直在幫你協調賠償的事情啊,親……”賣家立刻回答了齊格。

“東西寄回給你們了,怎麼找專業機構檢測?那你把第一次那個機子寄回來給我。”

“第一次那個機子啊?抱歉,那是一臺正品,你不要已經賣出去了,新機子變舊機子,我們虧了好幾千呢!親!”賣家恬不知恥地扯着謊。

“很好,我不爲難你們,現在最後給你一次機會,要麼寄一臺新機過來,要麼賠償買家的六千塊錢,如果你不答應,你的損失可就不只這一臺新機或者六千塊錢了,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

“你是在威脅我嗎?親?我可是有電話錄音的哦,親,然後我會投訴到尋寶熱線幫我維權的哦,親。”賣家根本毫不在意的語氣。

“我會投訴到工商局和消協,讓你假一賠十。”齊格繼續和賣家聊着,只是想看看這賣家的嘴臉究竟有多麼醜惡而已。

“好啊,親,我們一定會配合工商局和消協的調查的,親,相信工商局和消協也一定會公正處理的,親。”賣家不無戲謔的語氣。

齊格沒再說什麼了,直接掛斷了手機。

“投訴到工商和消協沒用的,我打聽過的,他們會讓我們先去對手機進行鑑定,一來手機現在已經不在我手上了,二來,鑑定費就要好幾千,就算鑑定出是假機,也未必能找那些無賴把錢要回來,到時候還要把鑑定費搭賠進去,更生氣。”劉小溪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原本想着這件事到此爲止吃個悶虧算了的,現在聽到齊格和賣家的對話,心裏又無比氣憤了起來。

“真以爲我會找工商和消協啊?你先回家去吧,最遲明天下午這事兒就會有結果了,我保證讓那賣家跪着求着十倍賠償你。對了,那老闆再打你電話,你不接,直接轉我手機上來。”齊格回了劉小溪幾句。

齊格未來對這個賣家的懲罰,當然不是十倍賠償然後道歉這麼簡單,但那些黑暗的事,就不需要劉小溪知道了。

“別,你可別衝動做什麼傻事,爲那六千塊錢不值得。”劉小溪連忙勸了齊格一聲。

“放心吧,他們在黃鶴市,我在雲豐市,就算想打架也打不到一起來啊,我又不是野蠻人,我是文明人,自然會用很文明的方式來對付這些人渣,保證幫你出了這口惡氣!”齊格笑笑地安慰了劉小溪幾句。

“你對我真好!”劉小溪眼紅紅地看着齊格,他剛纔說的話很暖她的心,不過她實在想不通齊格有什麼辦法能對付了那賣家。

“誰讓你是我同學呢?”齊格搖了搖頭。

“我們只是同學啊?”劉小溪有些失望的表情。

齊格沒吱聲了。

“千萬別讓自己處於危險中啊!六千塊錢真不值得。”劉小溪沒再多說什麼了,走出房間和齊父齊母又聊了幾句之後離開了齊家。

……

劉小溪離開之後,齊格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李旭留給他的手機號。這新收的什麼紅客聯盟盟主小弟,也不知道實力究竟怎麼樣,正好給個機會檢驗一下,不然花費精力收這麼個小弟閒着幹嘛?

“老大!找我?”李旭顯然手機裏記錄了齊格的號碼,一打通就知道是齊格在找他。

“李旭,你有沒有辦法搞垮一家尋寶網上信譽有皇冠的網店?”齊格也不廢話,單刀直入地向李旭問了起來,先讓李旭去玩玩,耍夠那賣家之後,齊格再去把他們人道毀滅了。

“這個……小菜一碟!”李旭立刻回答了齊格,黑掉尋寶網的難度很高,但就算有困難他也不會說出來的,齊格治好了他的手臂,他親口說了齊格是他的再生父母,以後這雙手臂還指望着齊格幫他完全恢復功能呢!現在齊格讓他做什麼他都不會有任何猶豫。

李旭有些事情是不能和別人說的,他有過一些奇特的經歷,擁有超出普通黑客的黑客異能,但使用多了之後,會造成手臂手指麻痹、甚至完全失去功能。

現在有齊格幫他治療,他就沒有那麼多顧慮了。

“是這樣的,我有個朋友幾個月前,在一家店買了個手機……”齊格把事情的經過簡略地說給了李旭。

“哦?這麼黑心的賣家?放心吧,我立刻通知我的幾個小弟,今天夜裏就把他這家店給封了,他這家店……有金冠了,少說也值幾十萬吧?老大覺得先忽悠他十倍賠了錢,再讓他的店被尋寶永封怎麼樣?”李旭向齊格提了出來。

“這樣都可以做到?你們黑進了尋寶後臺不會被查出來吧?”齊格提起了幾分興趣,黑客方面的事情他不是很懂,這倒是個機會了解一下。

“黑尋寶後臺做什麼?我們用的是借刀殺人的招術,放心吧,不會有人查到我們的,更不會有人查到老大頭上來,明天上午可能就出結果了,老大你就等着好消息吧!”李旭一副很不在乎的口氣。

“好的,非常感謝!事成之後請你喝酒。”齊格笑了笑。

“別這麼客氣!能爲老大效力是小弟的榮幸!小弟一直惆悵沒有能幫上老大的地方,這終於給了小弟以用武之地了!老大再說謝這個字,就是羞殺小弟了!”李旭連忙回了齊格幾句。

“好吧,我們兄弟就別見外了,互幫互助就是了。”齊格笑了笑沒再和李旭客氣了,他知道他的治療能量足以控制這人,讓這人爲他死心塌地地賣命。 週四。

齊格起來之後不久,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李旭打過來的。

“老大,事情已經搞定,那個黃鶴華鑫電子商城已經被尋寶網關店了,估計很快他就要哭着打電話給你了。”李旭向齊格說了一聲。

“啊?怎麼弄的?”齊格知道李旭很厲害,但沒想到他這麼厲害,連夜就搞定了,而且他對他們的黑客技術也有些好奇。

“簡單啦!那家店夜裏有客服值班,我讓人和那客服在電腦上聊天,確認了那夜裏的客服很可能就是他們老闆身邊的人,所以很輕鬆獲取了那店家的ip,順藤摸瓜破解了他們網店的後臺密碼。”

“然後就簡單了,在他們網店裏上架了一批銀穢品及違禁品,並用我們控制的全國各地大量肉雞機器發動了全網舉報,驚動了好幾個國家部門,連夜通知到了尋寶網站人員。”

“尋寶網怕事自然是先把這家店永封了事,其實……我也沒想到我們的相關部門工作效率會這麼高,夜裏都有人值班。”李旭很得意的語氣。

“你們這借刀殺人的辦法可真夠狠的!”齊格深表佩服,果然是借刀殺人,都借上國家的刀了。

“對了,我還進入了他們的後臺刪除了他們店鋪被永封原因的通知,讓我們在黃鶴市那邊的盟友找到了那家公司的地址,安裝了一些干擾設備在他們公司附近,鎖定住了他們的手機號,等尋寶上班之後,他們肯定會打尋寶客服熱線問詢和申訴,到時候……嘿嘿,要不要轉接到你的手機上?調戲調戲他們?”李旭向齊格問了一聲。

“還能這樣玩啊?”齊格倒是開了眼界。

“想怎麼玩就怎麼玩,等這件事處理完了之後,我們撤走設備,誰都不會知道今天他們那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好啊,如果他們對電話進行錄音了呢?”齊格想了想又向李旭確認了一聲,他倒不是怕麻煩,只是想看看李旭做事到底嚴不嚴密。

“放心吧,我們的干擾裝置有變音的效果,他聽到你的聲音會是改變後的聲音,而且無法被還原,不可能查到你這裏來的。”李旭顯然也已經考慮到了。

“不錯不錯。”

“你既然提到了這事兒,那我就再多費些事,比如通過他們辦公室的wifi找機會在他們手機裏植入病毒,到時候就算他開啓了手機錄音,也肯定是什麼都不可能錄下來的。”李旭想了想又補了幾句。

“這樣也行?還有什麼是你們做不來的?”齊格對李旭的能力再無質疑了,看來以後用到這人的機會還會有很多。

“只要是涉及網絡、智能設備方面的,沒有什麼是我搞不定的。”李旭很驕傲的語氣。

……

九點多鐘,齊格正在遊樂場巡視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李旭的聲音先傳了過來,說他已經接到了那賣家的電話,賣家此時正在撥打尋寶熱線電話進行申訴,但電話被他們成功攔截,可以轉到齊格的手機上來。

齊格確認了之後,李旭便把賣家的線路轉了過來。

前面自然是賣家的哭訴,說他們把一個店做這麼大做到皇冠是多麼的不容易、前前後後投資了百把萬、到現在都還沒有回本之類的,然後詢問尋寶爲什麼封他們的店。

很顯然他們沒有收到尋寶網方面發過來的封店短信,所以到現在還一頭霧水。

“你們賣假貨,用假手機欺詐消費者,我們接到了多項投訴,所以封了你家的店,親。”齊格回答了賣家,最後那個‘親’字學着昨晚賣家的語氣還拖了個長音。

“沒有的吧?我們哪有賣假貨啊?”賣家死不承認的語氣。

“你不承認無所謂,反正封店的決定書已經下來了。親……”齊格繼續不緊不慢地回覆着賣家。

“真的沒有解封的希望了嗎?”賣家很絕望的語氣。

“主要是最近投訴你們店裏賣假貨的消費者比較多,我們也給了你們時間處理,但你們一直沒處理。你們如果把這幾筆糾紛很好地解決了,我們可以考慮在近期給你解封的事情,親。”齊格繼續假裝客服回覆着賣家。

“好的,我這就去解決!解封的事兒一定拜託拜託了啊!”賣家向齊格說了幾句好話之後掛斷了電話。

那邊賣家的電話剛剛掛斷不久,劉小溪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賣家打來的電話,劉小溪看到之後按照齊格交待的,轉到了齊格的手機上來。

賣家電話裏承諾近期會把劉小溪的正品新手機重新寄過來之類的,齊格當然是斷然拒絕了賣家的提議,要求全額退款、並假一賠十,再加上話費損失費、精神損失費等共計七萬元,否則免談。

雙方溝通了十幾分鍾之後,齊格才‘勉強答應’了賣家先賠六千元的請求。

幾分鐘後,劉小溪收到了賣家打過來的六千元錢的消息,賣家終於全額退款了!

劉小溪長舒了一口氣,積壓在胸口幾個月的怒氣終於消散了大半,她連忙打通了齊格的手機向齊格表示了感謝。

“還沒完呢,這只是個開始,看我後面怎麼慢慢玩死他。”齊格閒得蛋疼,這事兒自然不會就這麼了結。

“得饒人處且饒人吧,你的時間多寶貴啊!搭進去給這些人渣不值得。”劉小溪勸了齊格一句,雖然知道齊格不怕惹麻煩,但不值得啊!

“我這人不喜歡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對惡人喜歡痛打落水狗和趕盡殺絕。”齊格回了劉小溪幾句掛斷了手機。

很快李旭把賣家的電話又轉接了過來,雖然賣家一再聲明和買家達成了和解協議,但齊格這位‘客服’對此並不滿意,要求賣家按消法要求假一賠十給買家,然後纔給賣家的店鋪解封。

“你不會是那個劉小溪的親戚吧?”賣家似乎察覺出了什麼。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親,我是尋寶的客服,只有當你認真解決了問題之後,我才能幫你申請解封的啊,親。”齊格不緊不慢地和那賣家調侃着。 “買家已經和我達成了協議,沒再要求假一賠十了啊!”賣家很委屈的語氣。

“我剛纔回訪的時候,買家對處理結果並不滿意,說你們恐嚇他,雙方遞交的所謂聊天證據,證實了你們有恐嚇買家的嫌疑哦,親。”齊格拖長了音調回答了賣家。

賣家想發作但發作不出來的樣子,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向齊格又進行了確認:“是不是我對買家假一賠十之後,就會把我的店解封?”

“這次主要是因爲你賣假貨才被封店,如果你認真解決了問題,讓買家對你們的態度感到滿意,店子最遲在今天下午就會解封的,親。”齊格很親切地和賣家解釋着。

“好吧,你承諾的事情我可是錄音了的。”賣家咬着牙的語氣,封店的損失至少是幾十萬起步,假一罰十也只有幾萬塊錢,兩相對比的話,他不得不盡快下定決心。

“我們也都有錄音的,親。”齊格繼續很親切地回覆了賣家。

過了一會兒之後,賣家又打通了劉小溪的手機,劉小溪也再次轉給了齊格,賣家對接電話的齊格說,他們對之前的事情深表歉意,願意按買家的要求,假一賠十,再賠五萬四千塊錢,至於精神損失費和話費損失費表示就無能爲力了。

齊格當然是很大度地對此表示了同意。

“你們家有親戚在尋寶公司上班的吧?”賣家在電話掛斷之前不無惡意地問了齊格一聲,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怎麼也不相信尋寶網會如此幫齊格和劉小溪。

“哦?沒有啊,你可以去舉報查證的啊。”

“算你狠!”賣家咬着牙掛斷了電話,然後往劉小溪的尋寶賬戶上又轉了五萬四千元,還附帶了道歉的話。

“不好吧? 神醫嫡女有空間 這是訛詐吧?”劉小溪收到錢後很不安地向齊格問了一聲,她沒想到賣家還真的這麼快就向她賠款道歉了,這麼複雜難辦的事情,到齊格那裏什麼事都算不上啊!而且齊格這麼忙的人,爲她的事情這麼操心,也讓劉小溪心裏很是感動。劉小溪肯定想不到,齊格就是閒得蛋疼才逗那賣家玩,尋開心而已。

“假一賠十,消法的規定,合法合理,怎麼能說是訛詐?既然消法從來都沒有真正維護過我們消費者,我們也只能自己強制執行了。”齊格很嚴肅地回答了劉小溪。

“是啊!消法確實是這麼寫的,但從來也沒有真正執行過!所以纔會有這麼多喪盡天良的賣家!”劉小溪聽齊格這麼一說,也就心下坦然了起來。

很快賣家的電話又打到了齊格這位‘客服’這裏來。

“假一賠十已經執行了啊!現在可以解封我們的店子了嗎?你可是承諾好的啊!我有電話錄音的啊!”賣家急急地向齊格說了起來。

“嗯,我好象有說過這話的哦,親!對了,我還填了張單子來的,那單子一旦遞上去走了流程,半小時內就可以幫你們解封店子了,親。”齊格回了賣家幾句。

“那就快把單子遞上去啊!”賣家如釋重負的語氣。

“不好意思啊,親,我剛填的單子丟了、找不到了,親。”齊格補了一句。

“找不到了再寫一張啊!”

“單子既然丟了,店子肯定就解封不了啊,你就不要再糾結了,親。”

“你因爲丟了區區一張申請單就不給我解封店子?”賣家很抓狂的聲音,這也能成爲理由的嗎?

“遇到這種不幸的事情我們也很難過啊,親。”齊格立刻回答了賣家。

“你們就這麼對待商家的嗎?你等着我上法院告你們吧!”賣家很絕望地大聲怒吼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