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是,你丫分不清局勢嗎?

「有句話說的好,識時務者為俊傑,可你不識時務,那就怪不得我了。」

李沖手掌一翻,虎魄刀便握在手中。

一股煞氣從體內瞬間迸發。

李沖雖沒殺過幾個人,但死在他手裡的妖魔鬼怪不計其數,憤怒之時,恐怖的煞氣自然流露出來。

不過,蔣國志可不知道李衝殺鬼,還以為是殺過人呢,頓時害怕了。

這一怕,人頓時變慫。

「別殺我……我說……我說。」蔣國志連忙道。

李沖嘴角上挑,手裡的刀卻沒收起來,冷冷的盯著他。

蔣國志看了一眼李沖手裡的刀,他根本不知道對方是怎麼將刀變出來的,不過,他知道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

連忙道:「是一個叫教皇的人。」

「教皇!」李沖脫口而出,顯然他非常驚訝。

蔣國志試探的點了點頭道:「在幾天前,我收到了一條信息。」

蔣國志拿出手機,將這條信息翻了出來,遞給李沖。

「李沖,男,華夏人,目前所在城市,新城市,二十二歲,擁有道家至寶,金龍佩,得金龍佩者,可得天下——教皇。」

李沖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我……我可以走了嗎?」蔣國志試探的問道。

李沖看了他一眼,嘴角浮現一出一抹殘忍的冷笑。

「好,我送你一程。」說著,李沖直接一腳踢在了蔣國志的肚子上。

「啊!」

蔣國志發出慘叫,被踢飛了好幾米遠,吐出一口鮮血,白眼一翻,暈死了過去。

李沖並沒有殺他,畢竟他不想殺人,不過這一腳力道可是不輕,蔣國志至少要在醫院躺上半年才能下地,至於有沒有後遺症,那就看他的造化了。

「喂,是新城市醫院嗎?我朋友受傷了。」

「地址是,郊區紫竹林……嗯,快點來吧。」

掛掉電話,李沖將手機扔在了遠處。

馬宏走了過來道:「沖子,他說的那個教皇,不會是卞城王吧?」

李沖若有所思的點頭。

「應該是他了,他發布消息,說我擁有至寶金龍佩,得之可得天下。」

馬宏頓時驚訝道:「卧曹,那你不成了過街老鼠了,對了,上次雇傭兵的事情,是不是也和這個信息有關?」

李沖想了想道:「嗯,應該是,畢竟都是奔著寶物來的。」

馬宏恍然,一拍手,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糟了。」

李沖看著他,露出疑惑。

馬宏道:「你想啊,以卞城王的本事,這消息一旦發出去,估計全世界都知道你有寶物,這才是第二個,我想,接下來你還會遇到很多麻煩。」

李沖哼道:「來多少,我就廢多少,想染指寶物,就要有被廢的準備。」

隨後,看著馬宏道:「你沒事了?用不用去醫院看醫生了?」

馬宏苦笑搖頭道:「算了吧,我回家躺一天就好了,兩天後裝修就結束,我也該準備籌備開業的活動了。」

李沖點頭,看了一眼不遠處一動不動的蔣國志,道:「一會救護車就到了,一切等回去再說。」 李沖和馬宏離開后,一輛救護車就到了。

看見昏死過去的蔣國志,連護士都有些懵了。

「天啊,這是受了多重的傷啊。」

一名隨行醫生也很驚訝:「聽說附近有熊瞎子出沒,估計是被熊瞎子拍了。」

將蔣國志抬上車,護士疑惑道:「怎麼沒看到他朋友啊,剛剛是他朋友打的電話。」

隨行醫生道:「先別管了,再不回去,估計他就要死了,你看,七竅都出血了。」

「行,快走,開車回醫院。」

……

紫竹林後來的事情,李沖和馬宏就不知道了。

他們此刻正在一個飯店的包間內吃飯。

餐桌上,沒什麼大菜,都是小拌菜,兩人津津有味的吃著。

夾了一粒嗆花生米,放入嘴中,馬宏道:「沖子,接下來怎麼辦?」

李沖沒立刻回答他,反而叫服務員拿瓶啤酒,當酒拿來后,他一邊開瓶,一邊道:「啥怎麼辦?公司的事兒我哪清楚,不都是你和玫瑰姐負責嗎。」

馬宏搖頭道:「我說的不是這事兒,是簡訊的事兒。」

李衝倒了一杯酒,笑著道:「那能咋的,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唄,總不能一天提心弔膽的吧。」

「你說的沒錯,不過你就不擔心叔叔阿姨他們嗎?要是再發生上次的事情怎麼辦?」馬宏繼續道。

聽到父母,李沖放下了酒瓶。

看了馬宏一眼,道:「現在對方什麼情況底細,我都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正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來一個解決一個。」

馬宏想想也是,索性也就不再說了。

兩人吃過飯,李沖開車將馬宏送了回去,就離開了。

他在路上繞了幾圈,發現沒有人跟蹤后,就回了家。

李衝到家后,給杜寶山打了電話,詢問了一下是否有什麼發現,得到的結果是沒有發現異常。

李沖暗自慶幸,多虧遇上了杜寶山,有他保護,自己多少也能放心了。

只要不碰上持有重武器或者非人類的存在,家人都會很安全。

此時剛過中午,家裡已經吃過午飯,見父母和牛父牛母正在打麻將,而牛翠花則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李沖徑直朝牛翠花走去。

「翠花,在看什麼?」李沖坐到牛翠花的身邊笑著道。

牛翠花高興道:「沖哥你回來啦,吃飯了嗎?」

李沖點了點頭,微笑道:「和老馬吃的。」隨後看了一眼電視,驚訝道:「你也喜歡看神鵰俠侶啊,古天樂版的楊過簡直太帥了,我是男的都為之驚嘆,演技更是沒的說。」

牛翠花笑著點頭:「是啊,其他版本的都沒這個好看,演技好,人又帥,而且他本人還是個低調的大慈善家呢。據說默默的捐助一百多個學校呢。」

李沖微笑點頭,聽到慈善二字,他不由想到了功德值。

轉職隱藏職業天師,需要功德值一百萬點,而最快的方法,也就只有做慈善。

現如今,面臨著許多未知的危險,提升實力是保障家人安全的唯一途徑,而成為天師,是實力提升最為迅速的途徑。

「得儘快獲取功德值了。」李沖默默想到。

聊了一會電視的故事情節,牛翠花道:「沖哥,我得上學了。」

李沖疑惑道:「你學校不是給了你一個月假期嗎?他們催你了?」

牛翠花搖頭道:「那倒沒有,只是我在家待著無聊,總不能一個月都在家待著吧。」

李沖有些為難了,如果牛翠花上學,他又不能老在身邊保護,萬一遇到什麼危險,那就糟了。

想了想,他突然想到了什麼。

指著電視里的小龍女,笑道:「翠花,你成為小龍女那樣的武林高手嗎?」

牛翠花笑道:「當然想啊,不過都是電視,都是瞎扯的,現實里哪有什麼武功秘籍呀。」

李沖神秘一笑,他當初在系統中購買九陽神功的時候,系統商店裡就有許多適合女孩子修鍊的功法。

其中,九陰真經是最經典的一個,也是最適合的一個。

牛翠花雖然不會像自己一樣直接學會,但她是九陰體制,想必修鍊起來速度也是不慢,加上自己在旁指導,相信不久,就真能成了武林高手了。

屆時,即便自己不在她的身邊,也能放心了。

心念至此,李沖神秘笑道:「翠花,跟我上樓,我給你看樣好東西。」

說著,李沖轉身朝樓上走去。

牛翠花疑惑的看著李沖背影,猶豫了一下,只好跟隨上了樓。

「沖哥,是什麼呀?」牛翠花上樓后,開口問道。

李沖嘿嘿一笑,將上樓時從系統中夠買的九陰真經第一層的秘籍拿了出來。

如果在系統中購買直接學習的話,所需裝逼值會很高,但如果自己一點一點修鍊的話,卻只要1點裝逼值。

對此,李沖也是剛剛知道,甚至還驚喜了好一會兒。

「你看這是什麼?」揚了揚手裡的秘籍,李沖笑道。

牛翠花一臉嫌棄道:「沖哥,你不是在地攤上買來的吧,那都是騙人的,你還當真了呀。」

呃……

李沖有些尷尬。

轉而認真道:「你別不信,這真是九陰真經的修鍊功法,不信你看。」

說著,李沖將秘籍展開。

「我靠,不會真是假的吧。」 愛上你,不期而遇 看到秘籍上歪歪扭扭的字,李沖不禁有些失望,在他看來,秘籍什麼的,起碼有經絡圖之類的,還有一些註解,可上面只有字,其他的都沒有。

婚不可測 「沖哥,我怎麼感覺身體有暖流經過?還很明顯。」牛翠花突然道。

啥?

李沖有些驚訝的看著她,連忙問道:「你是說你能看懂這上面的字?」

牛翠花搖搖頭道:「看不懂,不過我有種奇怪的感覺,一看它,就覺得舒服。」

這麼詭異?

李沖張了張嘴,顯然有些難以置信。

「你不看試試,然後看了再試試,看看有沒有區別。」李沖說道。

「嗯。」牛翠花點頭,隨即將頭轉了過去。

李沖試探的道:「有感覺嗎?」

牛翠花道:「沒感覺。」

李沖看了看手裡的秘籍,又道:「那你再看看上面的字。」

牛翠花將頭轉了過來,視線集中在秘籍之上。

突然,她驚喜道:「沖哥,我又感覺體內有暖流經過了,好神奇呀。」

「我靠,不會真的這麼邪門兒吧。」李沖眨了眨眼睛,心裡更驚訝了。

同時一股興奮從心底升起。 無為子願意幫忙,八字算是有了一撇。

不過還得從長計議。

羅陽也知道一旦被人看出端倪,那不是鬧著玩的。

現今十生宮九陽殿八仙堂等大勢力被第十塊木炭逼得快要瘋了,只有找到血煞子才有機會活下去。

是以,羅陽若還騙人,那些大勢力是不會跟他開玩笑的。

「長老,那假的血煞子需要你來弄。我沒見過血煞子是怎麼樣的。」羅陽說道。

「小兄弟,這個包在我身上。只一件事,想用假的血煞子騙過所有人,恐怕很難。」無為子說道。

十三姨和花襲伊等人是否見過真的血煞子,羅陽不清楚。

當時聽那個忍者包彼果長說有方法可以驗證魂珠的真假,羅陽在想,若十三姨等人也有方法驗證血煞子的真假,那就很麻煩。

「長老,你是怕十三姨等人有方法檢驗?」羅陽問。

無為子點頭。

腹黑寶寶的俏俏妻 只有等找十三姨等人聊過,才知她有沒有方法驗證血煞子的真假。

一旦有,那最好不要玩火。

「長老,你還是準備假的血煞子放進祭壇裡面。剩下的事由我來處理。」羅陽說道。

「小兄弟,現在沒人敢隨便進祭壇。」無為子為難道。

自從聽說血煞子現身之後,就是守衛祭壇的人都退到地面那裡去了。

畢竟血煞子是會吞噬人陰魂的存在,普通人確實害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