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有黃師兄的眸中閃過了激動之色,心中驚喜道:「是那一招!!」

只見在眾人疑惑的眼神下,林東的體內豁然發出一道紅光,隨即化為一道道紅色的波紋,以他為中心,瀰漫開來。

這紅色的波紋彷彿與天道發生了碰撞,隨即融合。幾乎是頃刻間將擂台全部包裹在內。

「這是!」

猛然間,冷言的臉上閃過了一道駭然之色。因為他清楚的感覺到空氣中瀰漫的天道之力,甚至他有一種感覺,林東所領悟的天道之力甚至還要在自己之上!

「不可能!你一個小小的淬靈二重修士!怎麼可能領悟這麼強的天道修為!」

林東並沒有答話,只是抬手指著依然直衝過來的光柱,輕聲說道:「停戰。」

刷!

當一切消散於無形,林東的聲音再次響起:「戰無不勝。」

突地!冷言感受到空氣中迅速活躍的天道之力,驚駭的叫道:「好強的天道之力!比之前更強橫了數倍!這怎麼可能!」

「不!我才是明正眼熟的結靈境修士,我的領域之力比你更強!開,石之領域!」

豁然間,冷言的身上也迅速湧起了一陣刺眼的黃光。隨著冷言一揮手,他的聲音再度響起:「我的石之領域融合了三種天道攻擊,落石,壓頂和碎地!你的領域頂多和半步結靈的修士相媲美,還沒有融合天道攻擊。不可能和我相比!」

此刻冷言的聲音近乎於瘋狂,他恐怕早已經忘卻了之前說過的話,對付林東不需要用領域之力。

半空處,一座巨型的小山成型,一股極為濃厚的磅礴之氣彌散開來。

結靈境的修士就是將淬靈境時所有掌握的天道攻擊全部融合在內,最終形成自己的領域。融合的天道攻擊越少,突破到結靈境的成功率就越高。

像冷言這種融合了三式天道攻擊在外界算得上絕頂,但是在問道宗之內只能是算作平庸。

然而面對著仿若泰山壓頂的巨型山峰,林東從始至終都沒有抬頭去看,臉色也沒有絲毫的變化。

「林東!去死!」

冷言的話音剛剛響起,突地!話鋒猛地一頓,

與此同時,那轟然下落的巨型山峰也猛然消散。

砰!


當冷言重重的倒在地上,擂台下的場面和當初在外門通道之時一模一樣,鴉雀無聲。

良久,直到林東從擂台墜落,眾人的意識才短暫的回過神來。他們其中大部分都是結靈境界的修士,最次的也是半步結靈。自然是能看的出來林東剛才那一擊天道攻擊的威力。

「在這裡殺人應該沒問題吧。」

林東的聲音依舊是輕描淡寫的,彷彿是在說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情。

「額…………」

眾人先是一愣,不過等到反應過來之時,每個人的臉色皆是一變。有幾個反應快的,更是在林東說完之時就已經上了擂台,打探了一下冷言的鼻息。

「死…………死了…………」


但這幾個傢伙面如死灰的從半空墜落之時,喃喃的自語聲卻清楚的被周圍所有人聽到。

這一刻,眾人的臉色再度一變。

「死了?!」

一瞬間,林東的身上凝聚了無數的目光,那種感覺夾雜著不同的神色,有驚駭,恐懼,羨慕甚至還有很多的幸災樂禍。

這一次,包括黃師兄在內也是臉色一變。

「林東小師弟這次你闖大禍了!」

聽著黃師兄可以壓低的聲音,林東隨即問道:「怎麼?難道這裡不讓殺人嗎?」

「哎…………你啊……」 “直賊娘,幹!”

大魔主話音一落,棍魔王就已經衝了上去。

煉氣師站立在海面之上,有一部分元氣是用於維持身體的平衡,對於煉體流的煉氣師而言,受到的掣肘則更大。

然而,棍魔王大踏步衝出,每一步都濺起巨大的浪花,但是速度極快,身形迅猛,看起來就和在平地上移動沒有任何的區別。

巨棍掄起,海面只看見一片金色。

然後,這一片金色猛烈的砸下!

“果然是莽漢!”翻山海心中不屑的哼了一聲,棍魔王這一棍,根本沒有半點技巧可言,僅僅只是夠快,夠勁、夠猛!

要是對付一般人,這樣的一棍,氣勢上就足以壓垮對手,可惜翻山海不是一般人,他乃是飛龍七霸之一!

他的氣勢,在數十年凌駕與飛龍大陸煉氣師最巔峯之際,已經凝聚到了極致。

“破!”口中沉悶重哼,他雙手往天空一擡。

瞬息之間,他身上的氣息便是暴漲了數倍,血氣翻涌,身體的力量無限度的放大,他的背後,更是隱約出現了形成了一座雄偉的黑色大山。

這座大山,和翻山海華爲一體,無堅可催!

金色巨棍砸在了翻山海的手臂之上,翻山海手臂立即便是泛出了一片黑色的光澤,如同金屬一樣的炫目。

“砰!”的一聲,巨棍和手臂的碰撞,發出了類似與金屬一樣的撞擊聲,而翻山海手臂上,更是有巨大力量反彈而出,金色巨棍,一下就被震開了數米遠!

“哈哈,夠勁!”棍魔王卻是大笑一聲,又一棍砸了下來。

眨眼間,天空出現了一片炫目的黃色。

而僅僅是數個呼吸之間,棍魔王就砸了幾十棍!

巨棍在棍魔王手中,棍魔王掄起巨棍,砸下,彈起,再砸下,再彈起!他就如同一具永不疲憊的機器人,不論反彈的力量多大,都沒有影響到他絲毫的動作,他每一下擡手砸落,依舊是那麼的標準,那麼的迅疾!

當棍魔王第一棍砸下的時候,頂天雄的嘴角就露出了一抹笑意。

他知道,翻山海的身體,乃是熔鍊了數件頂級的法氣兵,最近才煉成了最難修煉的高級功法“玄鐵之身”,一旦施展出來,不僅可以抵擋高級煉氣師的全力爆發連續衝擊,而且無堅不摧,無物不破。

棍魔王這樣的攻勢,勢必是一而再,再而竭,雖然看起來生猛異常,不可抵抗。但是實際上,只要能扛過一陣,被翻山海稍微抓住破綻,那麼一招就能擊敗其人!

到棍魔王砸出第十棍的時候,頂天雄的臉色就有些凝重了。

到第三十棍的時候,頂天雄臉色便已經變得有些鐵青。

到底五十棍的時候,不僅僅頂天雄幾人臉色難看,就是正在戰鬥之中的翻山海,臉色也變得鐵青!

他是什麼人?

他是飛龍七霸之一,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今天竟然一出手就被壓制,而且還是被一個莽漢,以同樣的一個招數,不停的砸了五十多棍!

怎麼可以這樣!絕不可以!

“我幹你孃!”猛然之間,翻山海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怒吼之聲,他身邊周圍凝聚的大勢,如山一般雄偉,這個時候卻突然崩潰!

這是因爲,翻山海已經失去了冷靜,徹底爆發了!

又一棍砸來,他不再抵擋,而是沖天而起,揮出了黑色的巨拳。

鐵棍,砸在了他的肩膀上。

這是一個宗師高階的全力一棍,如果轉化成純力量單位,那麼至少有數十萬牛,也就是千萬斤的重量,這樣的一棍砸下來,即便是鋼筋鐵骨也要砸成一堆碎片!

然而翻山海的肩膀上,卻只是泛出了一片金屬的黑色光澤,一層層的能量波動猛然爆發,又一次產生了強大的反震之力!

而翻山海的拳頭,卻是穿過了金色的巨棍,出現在了棍魔王的身前。

他整個人,就如一席捲破天際的洶涌浪潮,如一座捅破雲霄的挺拔山峯,他這一拳,就是要翻江倒海。

“翻山!”


“倒海!”

轟的一聲,隨着翻山海的爆發,整個海面都沸騰了,力量牽引,海浪捲起了數十丈高。

這是翻山海的絕學,一拳打出,空間開始崩潰,出現了無數的細小裂縫。

翻山海雖然憤怒之極,但是卻沒有失去理智,反而是出奇制勝,拼着捱上一棍,也要給棍魔王狠狠兩拳!

而且,在一段時間的對持之後,他已經確定,棍魔王的修爲低於自己,絕對力量低於自己,更不用說突然之間爆發出來的最強力量了!

同樣都是挨一下,自己也許會受到傷害,但是對面,卻至少都得半死!

對面想不到他會突然放棄之前的抵抗,他成功了,他甚至能夠想象到一拳轟是,力量泉涌而出的那種痛快淋漓的暢快之感。

然而事實告訴他,他失敗了!

他的身體,他的拳頭,他的力量,甚至於他的意念,都在一瞬間出現了停頓。

整個空間,都似乎凝固了。

這種停頓,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時間,然後就被翻山海強力打破,然而就這十分之一秒不到的時間,已經可以改變很多事情。

棍魔王突然獰笑一聲,再一棍砸下的同時,擡腳飛踹!

翻山海甚至沒有任何時間去躲避這一腳、一棍,他感覺到心底一陣冰冷,因爲那一腳,讓他感覺到發自心底的涼意。

其他人,包括頂天雄在內,並不明白棍魔王這一腳的意義,然而翻山海卻很清楚,棍魔王這一腳,直接就落在了自己的命門之上。

他主煉體流,已經到了宗師境界的極致,全身一百二百個穴竅全部打通,環環相扣,生生不息,乃是身體力量的源泉。

然而,任何一個煉體流,都有一個主竅,任何一門煉體流的功法,也同樣有一個主竅。

煉體流的主竅被破,會影響全身一百二十八個穴竅的平衡,會桎梏力量流轉,然境界倒退,而功法主竅一旦受損,功法則會在瞬間潰散!

而棍魔王這一腳,竟然是不偏不倚,正中他肋下的一處主竅,這處主竅,正是玄鐵之身的竅門之關鍵所在!

更要命的,是一棍一腳,看似一前一後,實則合二爲一,是完整的一招。在翻山海肋下中腳的同時,金色的巨棍就再一次砸中翻山海的肩膀。

這一砸,正值翻山海運轉“玄鐵之身”,氣血不暢,功法潰散,所以身體的防禦在瞬間告破,純粹以肉身承受了棍魔王全力一棍。

“轟”的一下,翻山海之感覺自己半邊身體都要碎裂,無數的血肉濺飛了起來。

“幹你孃的!”這一刻,翻山海瞳孔無限放大,劇烈的反而痛疼讓他徹底忘去了自己傷勢,雙眼中只有棍魔王的身影,他全身的力量全部都涌入到了拳頭之中,衝破空間的凝固,兩個黑色的鐵拳,一前一後,轟落在棍魔王身上。

翻山海的力量,比棍魔王的力量還要大得多,這一拳下去,山都能轟塌!

只一拳,棍魔王的胸口就被打穿,血肉紛飛!

而翻山海的力量,卻是全部鑽入到了棍魔王體內,猛烈爆發。


“去死!”翻山海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叫之聲,他知道,這一拳轟實了,自己贏了。

然而,棍魔王看着他,卻是咧嘴一笑,他臉上沒有半點痛苦的神色,似乎剛纔那一拳打中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他掄起了巨棍,又一棍砸下。

和最初的時候一樣,不論是出棍的速度、節奏,甚至力量,都沒有絲毫的變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