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他自己想吃澳洲大龍蝦,自己叫的,人家滿足了你的要求,你又要叫人家回去?

李大紅雖然看起來是瘋子,但也不想出爾反爾。

他考慮了片刻,還是決定讓人送進來,不過他可不打算讓人進來。

他說道:“等一下我會開門,你們把盤子推進來就好,人千萬不要進來,否則,我立刻打燃打火機!”

他說的話被兩個隊員暗藏在衣服內的擴大音質的採音器準確無誤的轉送到了陳志凡的耳麥中。

他下達了指令:“答應他,等開了門,立刻丟閃光彈進去!然後衝進去配合我。”

兩個猛虎特戰隊員耳朵裏也有微型耳麥,陳志凡的話他們都聽見了,然後對着胸口的小麥克風點了幾下。

這是摩斯密碼,是“收到”意思。

這也是商量好的,隔李大紅這麼近,他們不可能用嘴回覆什麼的,被李大紅聽到那就完了。

過了一會兒,應該是李大紅在移開堵着門的物體,等門開了,看不見人,想來是躲在了門後面,通過門縫,可以看到已經實質化的濃重煤氣撲面而來,剛一接觸,他們就感到好像被掐住了脖子,一股窒息感襲來。

而母女倆躺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看來應該是被薰暈的。

葉詩瑜也軟倒在地上,有氣無力,看起來情況也很糟糕。

“快點,趕快推進來!”沙雅低沉的男聲,聲音是從門後邊傳來的。

這犯罪嫌疑人可真狡猾,這可就不好辦了,他躲在門後邊,閃光彈不一定能起作用啊。

兩個猛虎突擊隊員面面相覷,他們的汗,不知不覺流了下來。

其中一個不動聲色的慢慢把餐盤往前推,另一個看着只開了一個門縫的門,一咬牙,下了一個冒險的決定。

他沒扔出閃光彈,而是用摩斯密碼通知陳志凡動手,順便叫他動手的同時閉眼。

另一邊的陳志凡沒有多想,立刻按照他的指揮行動。

他們來時商量過,可以互相下達指令。

畢竟計劃趕不上變化快。

此時,他唯有相信戰友!

陳志凡猛地一蕩,從半空中垂到五樓,同時閉上了眼睛。

本來目光看着門的李大紅,猛然間眼角看到落地窗那兒有一個黑影,就下意識的把頭轉過去。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連打燃打火機的想法還沒生起的時候。

噔噔噔……東西滾動的聲音,什麼東西滾了進來?緊接着“叮……”的一聲,他的眼睛白茫茫的一片,什麼都看不見了。

原來是陳志凡降下來的同事,猛虎突擊隊員出手了,他把閃光彈丟進了屋裏,正好是李大紅視線所及的地方。

漂亮的用陳志凡吸引了李大紅的注意力,讓他眼睛中招!

然後他直接就衝了進去,他的另一個同事也反應過來,只落後他半步衝了進去。

這隊員知道陳志凡吸引了注意力,已經不能當主攻手了,所以他瞬間當機立斷,他們從輔助的分工,立刻變換成了主攻手。

陳志凡閉上眼睛躲過一劫,然後想都不想,身形猛然撞向了玻璃。

如此同時,他身體裏運行九轉天屍訣中的“御”法門,身體迅速堅如磐石。

他堅硬的身軀讓落地窗“嘩啦”一下碎了個乾乾淨淨,讓他毫無阻礙的就衝進了屋裏。

兩個猛虎突擊隊員、陳志凡、和李大紅,幾個人瞬間抱成一團。

李大紅手裏一直拿着打火機,此時他雖然看不見,但怎會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警察已經攻進來了!

他臉色霎時間瘋狂絕望,大拇指向下一按,就想打燃打火機。

打火機的按鈕已經微微下沉,相信0.1秒過後,就會被打燃。

陳志凡目眥欲裂,他怎能允許李大紅得逞!

他以遠超出人類極限速度的手速,用滾進屋裏同時就抽出來的戰術匕首,一刀把李大紅的手掌刺穿,釘在了木地板上。

“啊……!”李大紅刺耳的慘叫快要衝破人的耳膜。

兩名特警隊員把他壓倒在地,很快用手銬,把手腳全部銬住了。

陳志凡走到窗邊,招了招手,用對講機通知已經安全,下面、樓道里待命的警察全都一涌進入。

迅速控制住了整個局面。

被擋在現場外的記者們也被羅局刻意放了進來,這種絕佳的新聞材料,讓他們眼睛發紅,大肆拍着照,而警察們也不攔着他們,讓他們可勁拍。

警察也是需要他們的正面宣傳啊。

明天的新聞標題,很多人都想好了:強硬警察衝破窗戶勇救人質。

在閃成一片白光的閃光燈之下,垂頭喪氣的罪犯李大紅被押上了車,趕來的救護車裏的救護人員也把葉詩瑜和母女倆送上車。

都是煤氣中毒,葉詩瑜情況比較輕,只是頭暈噁心,到場的醫生給他開了一點藥,輸了點液,就感覺好了許多,只是醫生建議仍要到醫院做個全方位的檢查。

母女倆卻是已經陷入昏迷了,看起情況很不好。

爲了葉詩瑜,陳志凡想隨着救護車一起到醫院,可救護人員哪兒允許。

陳志凡只好準備霸佔一輛警車,開去醫院,誰知還沒等他上車,就被一大幫記者堵住了,問這問那,全都是關於這案子的,看來他們也知道陳志凡是現場的負責人,他的料肯定是最多的。 看著眼前這個被眾人給架走,裝暈過去的女人,夜冰依不由搖了搖頭,這樣有心機又齷齪的女人,最是令人最為不齒的,她也最噁心這些女人了。

「這位姑娘,這位公子,我們家小姐說邀請兩位,還請你們跟我來吧。」

這兩名侍衛還給剛才一樣,面色冷冷酷酷的走到夜冰依兩人的跟前,吩咐道。

但是言語當中卻又有一絲客氣。

夜冰依和上官雲燁兩人對視了一眼,毫不猶豫的便跟著這些人直接走了進去。

不用排隊太好了!

引來後面那些排隊的人們一陣嫉妒的眼神。

紛紛猜測,這兩人到底跟慕容小姐是什麼關係啊,竟然能得到如此厚重的待遇。

隨後,夜冰依兩人便被請到了一座涼亭中。

夜冰依朝著那涼亭遙遙的望去,只見掛著幾層紫色的輕紗,顯得很是神秘。

從裡面傳來一陣優雅的琴聲,那琴音婉轉哀鳴。

似乎有著別樣的風情,又帶著一絲無聲的哀嘆。

夜冰依挑了挑眉,難道這慕容小姐有什麼心事么?

她轉過頭看向自己身旁的上官雲燁,她發現哥哥從來到這裡,便魂不守舍。

他本就根本就藏不住心思,夜冰依一眼就看出來了他有心事。

不由好奇的問道:「哥哥你和慕容小姐之間,有什麼關係么?」而且夜冰依也相信,人家慕容小姐彈的這首曲子,估計也是彈給他聽的吧。

夜冰依用手摸了摸下巴,隨後悄悄的走了出去。

把這個空間留給他們兩個人。

因為她也相信自己呆在這裡,絕對是多餘的。

這不,她都退出好幾步了,她這個哥哥依舊在靜靜的聆聽著這位慕容小姐彈的琴,根本就沒有看到她離開。

此地的風景的確很好。

夜冰依自己一個人在花叢中漫步,此刻,已經來到了夜間。

她靜靜地欣賞著無污染的夜空,心情倒也挺好。

隨後找了一棵大樹,在大樹底下坐著,一邊欣賞著美景,一邊欣賞著她家的小胤胤。

此刻如果要有他的陪伴該多好呢,她們兩個還可以在這百忙之中偷偷的說悄悄話。

他會誇獎她,每次誇獎她,她都不好意思,卻又很是高興。

哎,就是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醒過來。

夜風微涼。

夜冰依只覺得一陣春風佛面,似乎迎來了一個溫柔的東西。

隨後她身上便是一暖。

倏然睜開了一雙凌厲的美眸。

什麼人?竟然靠近她的身邊。

都怪她剛才太過鬆懈,現在才發現過來,要是有人想要殺了她,恐怕她現在就已經沒命了吧。

夜冰依暗罵一聲自己粗心大意!

抬眼便對上一身月牙白衣的男子,他的眼眸好像皓月一般清澈又深淵神秘莫測,溫柔點點的低頭望著她。

咦,怎麼會是他呢?

夜冰依猛然坐起身來,看著眼前的俊美男子,此刻自己身上多了一件薄薄的衣衫,正是夜瑾瀾身上的。

夜冰依眉頭蹙起,眼中充滿了濃濃的不解。

但是夜瑾瀾也沒和她多解釋,就這麼坐在了她的身旁,和她一樣背靠著大樹,目光幽幽的望著星空,神秘莫測。

——

這張是昨天重複的,已經修改啦 他這人好生奇怪,怎麼會突然出現在她的身旁?

夜冰依相信這絕對不會是偶然。

就是偶然,他也可以自己走,沒必要坐在她身邊吧?

見夜瑾瀾不說話,夜冰依也覺得莫名其妙,也不想搭理他,然後,兩人就這麼坐在這裡,靜靜欣賞著風景。

誰也不搭理誰。

此刻的涼亭當中,亭中的輕紗飛揚,裡面若隱若現一道窈窕的身影,那名女子身穿湖藍色的衣裙,美得恍若雲霧,飄渺虛幻。

她是那樣的美,一如既往的冰美人,然而卻也有一顆火熱的心。

一如既往,他們當初第一次的初見一般,她就好像一個仙子,讓他只看了一眼,便深深的淪陷。

還有她的才藝,她的琴聲,依舊是那麼美妙,什麼都沒有變,可是,有些東西,已經變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上官雲燁的心中狠狠一陣揪痛,忍不住垂下了眼眸。

琴音也驟然停下,隨即傳來一到細雨般的輕喃聲:「燁,我知道你不會原諒我,可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夠接受我對你的幫助。

你就讓我幫幫你好不好?

要是如此,我也會好受一些……」女子的聲音柔柔突然有些哽咽和兮求。

「難道你此番請我來,就是要說這件事情么?」上官雲燁的來聲音冷漠了下來,雙手狠狠的握緊,似乎在壓抑什麼。

「燁,我知道你一直在找那樣東西。

我現在已經從我父親那裡得到了。

我現在就把它給你,請你收下它,這樣,你也會更加快的得到你想要的。

它就在你身後的桌子上。」女子淡淡的道。

上官雲燁猛然回頭,果然看到那裡有一個盒子,裡面還有個什麼東西,他的眼中猛然一亮,難道是他要的東西么?

他忍了這麼多年,找了這麼多年,花了這麼多年為它,努力了這麼多年,如今就這樣出現在他的眼前。

他恨不得撲上去。

可是為什麼會是她。

要是換作另一個人,他都可以毫不猶豫的搶過來。

深呼了一口氣,上官雲燁最終拒絕:「慕容小姐無需如此,我也不會收下它,我想要的東西,我會憑自己的本事去爭取,我們比武場上見吧。」

說完,上官雲燁便轉身狠心的離去。

涼亭當中的女子倏然出現在紫紗外面。

那張令天地都為之失色的絕美臉龐,牢牢盯著男子的背影,嘴角揚起一抹凄楚的弧度,苦笑一聲道,「就知道你會是這樣的選擇,我又豈能不了解你?可我還是想要再見你啊。」

涼亭又傳來凄苦哀怨鳴的琴音,夜冰依在遠處,也可以聽的清楚。

她微微驚訝,發生什麼事情了?

難道哥哥和慕容小姐鬧的不愉快了么?不然怎麼會這樣?

突然,夜冰依猛然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上一陣刺痛。

回過神來,便聽到夜瑾瀾的聲音淡淡的說道:「別動,有一隻蚊蟲。」

夜冰依抬眼就看到夜瑾瀾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她的身後,在她的脖子後面干著什麼。

突然好像有針在扎她的脖子一樣。

ps:除了今天的六更,大家去看昨天重複的上章,我也已經改了。

把今天的新的加了進去 陳志凡還趕着去醫院呢,有心不想理他們,可他轉眼一望,人羣外羅局拼命的向他示意,那意思再明顯不過了,答應這羣記者。

想來老羅也是想爲警察的形象再添光輝,抓住一切宣傳的機會宣傳自己。

好吧,大領導都表明態度了,要是強行拂袖走人,那擺明不給領導面子,有好果子吃纔怪了,而且葉詩瑜看起來並無大礙,晚點去,也應該沒什麼。

陳志凡沒辦法,只好耐着性子聽記者的提問,然後一一作答。

無非就是怎麼掌握犯罪行蹤的,陳志凡只說是順着血跡找到了被受害人躲藏起來的收據,然後順藤摸瓜找到了電器行,最後鎖定了嫌犯。

他不是貪羅通沙雅的功勞,可是他們的能力是不能曝光在大衆面前的。

但是不管怎麼說,都把他倆的功勞據爲己有了,等回去要好好請他們吃喝玩樂一番來賠罪了。

還有其他的能說了都說了很多。

到最後做總結的時候,他把這一切的功勞全推到領導身上,說他們這次行動這麼順利,全都是羅局在場指揮的效果,讓這些記者去採訪羅局。

羅局不知道什麼時候擠進了人堆裏,陳志凡的話他是聽了個正着,他眉開眼笑,暗贊這小子識數。

陳志凡只是想走人,被這羣記者沒完沒了的採訪,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葉詩瑜還在醫院呢。

記者們都去採訪羅局之後,羅局自然不會讓他繼續硬頂,他終於可以喘口氣了,陳志凡如釋重負的離開包圍圈。

而丁雲鵬,還巴巴的在旁邊站着,想來還等着採訪露臉呢,其他後面趕來的領導同樣也是如此。

不管是在哪兒,真正做事的人是很少的,分蛋糕的人卻永遠都很多。

陳志凡倒不怎麼在意這些,從一個同事的手中接過警車鑰匙,匆匆趕往停車場。

在路上,這小區的大花園那個地方,他看到一羣人聚集在小浮橋那裏。

陳志凡皺了皺眉頭,這怎麼回事?有人聚衆鬧事?

身爲警察,他有必要弄清楚。

他走到近前,一看,是一對老人坐在花壇邊哭訴着,其他人則是表情各異的傾聽,或勸說。

陳志凡聽了一會,便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原來這兩人是李大紅的養父母。

李大紅是他們兩位老人拉扯長大的,他們都是有正式工作,在單位上班,現在已經退休,李大紅是個孤兒,因爲兩人不會生育,就從孤兒怨裏面領養的,他們對李大紅視如己出,想要什麼都滿足他,要天上的星星都想辦法摘給他,可以說,李大紅是在蜜糖罐裏被溺愛着長大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