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就在此時,一股狂暴的威壓覆蓋了過來,夢星辰沒有絲毫猶疑,直接將避妖丹吞服,撒開腿就跑。

巨蟲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停了下來,回過頭看着黑壓壓的天空。

一隻毛乎乎的巨手一掌將巨蟲拍得七葷八素,然後抓起巨蟲的尾巴便提了起來,巨蟲此刻像條泥鰍一般使勁掙扎,可是都不能逃脫這隻手掌的擒拿。


夢星辰跑得老遠纔敢回頭看一眼,這一眼看去更是心驚膽戰。一隻宛如宮殿那麼大的黑猩猩將巨蟲提了起來,就像吃根麪條一般,直接將巨蟲吞了進去,吃完之後還吮吸了每根手指,似乎覺得美味非凡。然後開心的捶打着胸膛,發出“咚咚”之聲宛如雷霆。

妖尊級別的大妖!夢星辰更是不敢拖沓,斂住氣息狂奔,這隻巨大的猩猩似乎沒有看到夢星辰,任其離去。

夢星辰聽聞入門測驗很難,沒想到難成這樣,妖士級別的大妖到處走,妖師級別的大妖多如狗!

夢星辰一劍斬殺掉一個妖士級別的狼妖,取得了妖元丹正要離開,發現不遠處有打鬥聲。夢星辰爬上了一個小山包,貓着腰看去。

一道曼妙的身影浮現在眼中,正是易凝,此刻她孤身一人抵擋着六七隻妖徒級別的狼妖圍攻,漸漸不支起來。

“刷拉”一聲,一隻狼妖將易凝的白裙扯下一大片,春光乍泄,易凝一劍將這隻狼妖從中間切開,轉過頭直直的看向夢星辰的方向:“要看到什麼時候?還不幫忙。”甚至有些嗔怪的意味。

早就被發現了?夢星辰就算易凝不說也會出手,此刻拿着破敗劍,一躍而下,身爲劍士級別的高手,三兩下就將這羣小狼妖砍翻在地。


易凝的臉色有些發白,似乎體力有些透支。見夢星辰將狼妖盡除,道了聲謝,有些羞澀的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套衣服,臉色紅燙了起來:“你能轉過去一下嗎?”


夢星辰點了點頭,知道易凝是要換衣服,便說道:“既然如此,我便走了,姑娘小心。”說完,夢星辰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你!”易凝跺了跺腳,這人竟然絲毫不懂得憐香惜玉。

“我怎麼了?”夢星辰回過頭,“難道拄在這兒看你換衣服?”

“我的意思是,這周圍如此多的妖獸,難道你就忍心將我一個弱女子放在這兒嗎?”易凝將衣服擋在身前,有些氣惱的說道。

“你不是有隊友嗎?”

“傳送進來的時候就散了。”易凝的眼中透露出一絲哀婉,那意思就是希望跟着夢星辰。

若是別人見到這光景,早就心軟得一塌糊塗,易凝說什麼便是什麼了。可夢星辰天生不喜歡這些虛的,沉吟片刻說道:“既然如此,你就暫時跟在我身邊吧,找到了你的隊伍便不許跟着我了。”

易凝何時這樣低三下四過,心裏嘀咕這男人不會有毛病吧?本小姐都如此姿態了還這副不溫不火的樣子。

夢星辰對美色無動於衷,想要用美人計是行不通的。易凝便不再矜持那些自以爲足矣自傲的資本,換好衣服後像個跟屁蟲一般跟在夢星辰的身後。

“林夕師兄,據說是因爲大陣壓制的原因,所有的妖物都不能化形,哪怕是妖宗也只能是野獸的形態。”一路無話,易凝實在忍受不了,便開了個頭。

結果夢星辰彷彿根本沒有聽見,而是停了下來,聚精會神的看着一個方向。

“喂,我再跟你說話呢!”易凝不知夢星辰在幹什麼,只覺得心頭惱火,走上前來張牙舞爪,十分抓狂。

“別說話,再說話我把你扔這兒!”夢星辰十分嚴肅,絲毫沒有作假的樣子。

“你!”易凝真有種衝動轉身就走,俏麗的臉蛋氣鼓鼓的,正準備再說什麼。

夢星辰臉色大變,抓住易凝的胳膊就甩了出去,彷彿扔個包袱一般輕鬆。

“林夕!”易凝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人就已經在空中告訴飛行,怒火中燒大聲吼叫。

結果看到夢星辰也是一躍而起,之前站的地方鑽出幾個灰頭土臉的男子,手中明晃晃的利刃蘊含鋒利的劍氣絞向夢星辰。

夢星辰人躍空中,臉色一沉,破敗劍向下壓去,他明白這些人埋伏在這兒是什麼目的,殺人越貨,搶奪妖元丹!對於這種人,夢星辰從來不會手下留情。

破敗劍威力絕猛,一招破敗一式從上往下刺去,偷襲的人沒有一個能擋住其鋒芒,紛紛被震散開來,散落一地。

夢星辰穩穩的落在地上,破敗劍再次一掃,一波劍氣散開,吹得那些偷襲的人不斷翻滾,嗷嗷叫苦。

易凝此刻才明白,夢星辰的做法原來是爲了救自己,不覺心頭一暖,看着那俊逸的青衫少年、漆黑的巨劍,已經將這個形象牢牢的藏在了內心深處。

夢星辰十分疑惑,這些人分明不敵,卻並不逃走,而是整了整身形,重新圍了上來。

“咦?”易凝突然覺得有些奇怪,這些灰頭土臉的人怎麼那麼眼熟。

忽然,一個比夢星辰氣勢更強大的一劍從地底鑽出,直取夢星辰。

這一劍不可謂不狠,待到別人勝券在握、警惕性最低時才釋放出這致命一劍,端得是好算計!

而這一劍出來,易凝再也忍不住驚呼到:“馳楓?住手!” 易凝的聲音根本沒有讓這磅礴的一劍停下來,反而更加迅猛的攻向夢星辰。

夢星辰直接爆發了自己最強的劍式,破敗二式!他已經看清了這個人,正是那個狂傲的馳楓,沒想到埋伏在這兒偷襲自己。

終於兩柄劍交織在了一起,爆發出巨大的氣浪,將二人遠遠的逼得倒退,衆人皆是一驚。

夢星辰驚訝的是自己壓箱底的破敗二式居然只能與這個馳楓打成平手,而馳楓也驚訝的是這個土包子實力竟然有這麼強?

“你們都住手!”易凝趕緊跑了過來,擋在了劍拔弩張的衆人中間。

“易凝你給我到邊上去,我一定要殺了這小子!”馳楓臉色鐵青,偷襲都沒能殺掉這個臭小子,讓他十分不悅。

“馳楓,你發什麼瘋……”說道這兒,易凝突然閉嘴。

只見馳楓將腦袋偏了起來,眼睛彷彿都要噴出火舌一般:“你說我什麼?”一字一句,咬牙切齒,“我這輩子最不喜歡別人說我瘋!”

“引氣成劍!”馳楓長劍一掃,夢星辰趕緊飛躍過來企圖抓住易凝,大喝一聲小心。

可終究晚了一步,易凝被一道劍氣宛如繩子一般的纏繞了過去,無法抗拒的被拉到了馳楓的身邊。

馳楓嗅着易凝那雪白的脖子,深深的呼吸了一口,陶醉而又病態的看着夢星辰說道:“或許,我就是一個瘋子!哈哈……”

易凝掙扎着,有些害怕的說道:“馳楓,你正常點行嗎?”

馳楓搖了搖頭,輕輕的說道:“不不不……我很正常,是你不正常!”

夢星辰看着這一切,手中的破敗劍劍氣四溢,大聲喝道:“無論我與你有什麼過節,不能躲在女人的身後,有本事戰一場!”

“林夕不要,馳楓是劍士三品,更是九長老馳義的侄子,你打不過他的!”易凝有些焦急的說道。

這話中聽!馳楓將易凝扔到一邊,血腥的看着夢星辰說道:“我只是跟我的女人親熱親熱,什麼躲在後邊?不過既然你求死心切,那我就先殺了你!”

“你們,看住這個女人!”馳楓下令,其他幾人不敢不從,拔出劍將易凝團團圍住。

“林夕,你快走,你不是他對手!”易凝焦急的叫到。

夢星辰不爲所動,搖了搖頭,冷靜的站在那兒,手中的破敗劍嗡嗡作響,這是絕殺爆發的前奏。逃避,就等於懦夫。雖然對方實力很強,比自己高兩個品級,夢星辰也不是沒有勝利的希望,底牌還沒有出完!

絲絲黑氣開始纏繞在破敗劍上,周圍無端多了許多聲獸吼!

馳楓感覺有些不對勁,能從夢星辰的劍上感覺到一種無法匹敵的威壓,隨即向前一步,劍指夢星辰大喝一聲:“絕命劍道!”

一股氣浪撲向夢星辰,夢星辰身上的青衣隨着這股風浪翻卷,但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而夢星辰的破敗劍道之力已經貫穿了整個場域,將所有人都包裹了起來。

蕭瑟、落魄各種負面情緒襲來,夢星辰人生的那些坎坎坷坷化作無窮無盡的哀愁,每個人都有些黯然起來。

易凝,落下一行清淚,其他小劍客也是扔下了劍情不自禁的哭泣。每個人都有傷心事,所以在破敗劍道之力的牽引下,都會止不住的傷心、哀嘆或者悔恨。

反觀馳楓,只是冷冷一笑:“這是什麼劍道之力?”

夢星辰的破敗劍上已經裹滿了黑色劍氣,一絲一絲彷彿有生命一般蠕動着:“破敗劍道!”

“原來如此,不過我沒什麼傷心事,影響不了我。不過我的絕命劍道可是能將我的攻擊提高五倍!”馳楓陰測測的笑了起來,旋飛而起,“一劍紫霄,一劍地獄!”

“快躲開,這是紫霄天劍宗的最厲害的劍法!”易凝看到這一幕,驚嚇中趕緊抑制住傷心提醒道。

馳楓的劍上紫氣森森,又有黑霧繚繞,這一劍竟然包含了正面與負面兩極的力量!

這便是紫霄天劍宗的劍法嗎?夢星辰提着破敗劍飛身而起,“降魔劍!”

魔,乃人世間與妖邪爲伍之人,心術不正亦爲魔!降魔劍法在睚眥的指導下,夢星辰逐漸悟出了真諦,用天下被邪魔迫害者之信念,凝聚降魔一擊!

這降魔一劍,雖然沒有引動睚眥的法相,可是威力卻十分驚人。

夢星辰與馳楓的兩柄劍相距一丈遠,卻無法寸進分毫,雙方的劍氣阻止着二人前進。

龐大的氣浪威壓向四周散開,壓得地面上的衆人不住的翻滾後退。

這驚豔的一劍,易凝看得出神,沒想到這樸實的少年居然能爆發出如此威力絕倫的一劍!想到自己之前說他不敵讓他逃走,真是羞愧萬分!爲何是羞愧?因爲自己居然讓一個實力高絕的人逃走,這是不信任,可是對夢星辰的侮辱!

破敗劍上的黑氣開始滲透進馳楓的劍氣屏障,就像墨汁倒進水裏一般慢慢擴散着。

馳楓此刻已經驚訝到了極點,絕命劍道加持下的劍法那可是有五倍力量!怎麼可能這土包子還能與自己僵持着!

馳楓看到夢星辰那堅毅的神情,那不屈的傲骨,心底不由得羞怒和一絲凝重。

“噗”,馳楓一不做二不休,一掌拍在胸口,噴出一口血在劍上,頓時劍光大勝,紫氣與黑氣完美融合,形成一個巨大的旋風,絞向夢星辰。

夢星辰感覺突然增加了一股巨力,喉頭一甜噴出一口血。

“拼了!”夢星辰全身劍氣爆發,一身青衫無風自鼓,爆發出了全部的劍力!只爲降魔一劍抵擋住那致命的劍氣旋風。

然而,“轟”的一聲,那劍氣旋風突然炸開,夢星辰像一顆炮彈一般倒飛出去,轟擊在了一處斷崖上,破出霍大的一個窟窿。

馳楓落在地上,腳步也有些飄渺輕浮,剛纔那一擊也是耗盡了全身的劍力,甚至還賠了一口精血,如果這小子再不死就沒有天理了!

“你,還有你!都給我過去看看!”馳楓用劍支撐着自己,臉色十分蒼白,命令幾個已經嚇呆了的小劍客。

“林夕!”易凝回過神來,便向夢星辰撞擊的地方跑去。

馳楓有些惱怒,看着易凝越關心夢星辰,心裏就越是火大,一把抓過林夕,大聲叫到:“你爲什麼就不看看我?我也受傷了!”

可是易凝只是白了馳楓一眼,掙開馳楓的手,向夢星辰跑去。

“他已經死了!”馳楓氣得要抓狂,怒聲吼道。

“林夕不會死!”易凝對夢星辰充滿了龐大的信心!

“賤人!”馳楓握了握手中的劍低吼了一聲,他現在有種要殺掉易凝的感覺,但是沉吟許久,還是沒能下手。


就在此時,一聲獸吼傳來。

“有大妖!”馳楓面色一沉,抓住易凝,任憑易凝如何掙扎,扛在肩上,幾個跳躍便離開了這兒。

其他幾個劍客也趕緊離開,隨着咚咚之聲,一隻長着鹿頭熊身十多丈高的大妖來到了這兒,它伸出鼻子在空氣中嗅了嗅,血腥氣息讓它很是陶醉。

“吼”一聲咆哮,鋪天蓋地的跑向夢星辰撞出的大洞。

馳楓在一個小山包後瞥了一眼,冷哼一聲:“這下你不死也不行了!” 那一擊的確讓夢星辰有些猝不及防,被打入了這個巖壁,撞擊之力過於兇猛,夢星辰都覺得骨架都快要散了。

這個巖壁裏面是一些七彎八拐的小隧洞,彷彿是什麼動物或者小妖的住所。

此刻夢星辰已經恢復了些力氣,想從嵌入的岩石中爬出來,可是試了好幾次沒能成功。

突然的一聲獸吼讓夢星辰有些心驚,這種威壓,分明是一個妖宗才能散發出來的!

夢星辰咬着牙,劍氣外放切割岩石,然而功效甚微,一隻巨大的妖怪眼睛貼着洞口看着夢星辰。

這絢爛妖冶的眼睛宛如五彩車輪,夢星辰被看得毛突突的,更是加緊力氣掙扎着。

鹿頭熊身的大妖再次怪吼一聲,伸出巨掌向裏面掏來。然而手掌有些大,不能撓到夢星辰。

於是這個妖怪就用手開始把岩石掰下來,夢星辰看着洞口越來越大,這種感覺就像任人宰割的小羊羔一般無力。

咔擦一聲,夢星辰終於從巖壁上掙扎了出來,而與此同時,妖怪刷拉一聲掀開一大片岩石,夢星辰與它就這麼大眼瞪着小眼。

“看你大爺!”夢星辰一腳踹飛一塊岩石砸在妖怪的眼睛上,咚的一聲悶響,夢星辰貓着身子便鑽進了旁邊的小隧洞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