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惡,不知道什麼樣才能達到要求,我剛剛可是將修羅的能力都是用出來了!”莫凡不甘的說道。

“走吧!”雖然不甘,但是莫凡還是得離開,現在有了七星碎辰石,他們兩個就相當於兩個上位神,估計應該可以前往更深處了。

在寶山的更深處,一個白色的人影突然停了下來,在他的面前,一個巨大的神獸咆哮着撲殺向這道人影,但是他好像根本沒注意到一半,臉色的表情很難看。

“啊!是誰?到底是誰敢殺我往家之人?”驀然出現的聲音頓時爆發出來,那一道道的聲響頓時將那神獸震飛而出。

在他的身邊還有幾個人影,當看到這個現象的時候,頓時來到了他的身邊,急忙問道:“王衝。怎麼了?”

這人正是王英的親哥哥王衝,當王英被殺的時候,他頓時就感應了出來,而往家這樣的大家族,在每個成員的身上自然都留有一定的印記,一半情況下這印記是顯露出來,但是當身死的時候,這個印記就會出現,然後牢牢的印在兇手的身上,而莫凡並不知道這些。

“不管你是誰,我王衝發誓,一定要殺了你!”隆隆的聲響傳遍了整個山谷,頓時讓其身旁的夥伴都是聽到了。


“王英那個廢物好像死了,難怪王衝這麼生氣!”其中一人說道。

但是他的話音剛剛落下就被另一個人拉住了,說道:“你小聲點,雖說那王英廢物,但是畢竟是王衝的兄弟!”

“他們兄弟之間的感情不是不好嗎?”

“哼,那僅僅是因爲王英太不爭氣了而已,人家兩個畢竟是親兄弟!”

“對,還有,王家的尊嚴也是不容侵犯的,不知道誰這麼狠,竟然連王家的人都敢殺!”另外一個人野跟着說道。

“都別說了!”

這一個聲音讓幾個人都是轉身看去,當看到王衝那憤怒的臉龐的時候,他們知道,剛剛的一切都被別人聽去了。

“我要殺人!”王衝的眼中閃過一道血芒,衆人看了都是心中一寒,當看到王衝轉身朝着寶山的外圍出去的時候,他們知道,王衝是真的要殺人了,去殺那個膽敢冒犯王家的人。

正如剛剛那幾個人說的一樣,他王英畢竟是他王衝的弟弟,更是王家的人,他王衝丟不起這個人,他王家更是如此,血債就咬血暢=償。

寶山的外圍,莫凡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烙下了印記,而且更有一個強大的敵人朝着自己殺來。

但是即使莫凡知道這樣的後果,他還是會殺了王英的或許會使用其他的方法,但是王英是必死無疑的。


殺戮在修羅看來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更準確的說,修羅的本質就是殺戮,惹了自己還不殺的話,那自己還能算是修羅嗎?

當王衝朝着寶山的外圍衝殺出來的時候,莫凡和天亂也是朝着寶山的中心走去,一爲殺人,一爲尋寶。 神界寶山是神界爭端最多的地方,可以說神界最重要的寶物都是從寶山中出來的,這樣的情況下,寶山就成了真神眼睛聚集的地方。

在寶山的各個地方,每時每處都可能雜發生着爭奪,終於起碼莫凡和天亂在這一路上就見到了不少,越是靠近核心地帶,這裏的爭鬥就越多。

但是漸漸的莫凡就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尋寶在神界的規矩就是圈地,而圈地就像劉天他們一樣,每個地界都是會有一些氣息,但是當走到一定的階段之後,莫凡發現這裏圈地的竟然越來越少,反而越來越多的上位神出現在大道之上,匆匆忙忙的在趕路。

而這個時候的寶山就好像發生了什麼變化一般爭鬥少了,尋寶的少了,只是前往寶山核心地帶的人多了起來。

“喂,聽說寶界又要降臨了,是不是真的?”就在這個時候,莫凡和天亂聽到了一個聲音,頓時引起了他們的興趣。

“是啊,自從百年前寶山震動,發出信號之後,各大勢力都是前往寶山的核心地帶,而最近傳出消息,寶界近幾年可能就要降臨!”

這下子莫凡算是明白了,似乎是有個了不得的東西要出現了,因此這裏的人野都是前去趕熱鬧,即使自己得不到什麼寶物,那能見識一下那氣氛也不錯。

但是對於寶界的事情莫凡還是不怎麼了解,但是神界其他人顯然是知道的很清楚,,飛再次仔細的聽去。

“你們說,在寶界這次會出現什麼樣的寶物,聽說寶界一旦降臨,那必將有頂級神器降世!”

“嘿,你知道的真實太少了,頂級神器?你這樣說出來也不丟人,雖然這神界的頂級神器都是從那寶界中流傳出來的,但是寶界最吸引人的可不僅僅是這一點!”有一個人神祕的說道,這人的話也是讓其他人聚集在他身邊,想要知道那下文。

那人見自己這樣的獸人關注,臉上也是出現一陣的得意之色,接着說道:“寶界不僅僅是神器出世,更重要的是,寶界一降臨就意味着神王的產生!”

“什麼?這怎麼可能?”周圍衆人都是看着那人,顯然是有些不大相信。

“你們別不相信,雖說神王的產生不一定必須是需要寶界,但是在衆多神王中,至少有三分之一都是在寶界中成爲神王,還有三分之一的人野都進入過寶界!”那人肯定的說道。

這則消息確實是讓莫凡有些驚訝,即使自己不是上位神,可是對那寶界也是充滿了好奇,真想知道那裏到底是有着什麼樣的神祕東西。

在莫凡驚詫這件事的同時,他也是感覺到了一絲奇怪的地方,爲什麼這樣一件事上位神都是不知道?而爲什麼在這個時候又會有人散發出這樣的消息?這樣一來不是會有更多的競爭者嗎?

這些莫凡是一點都不知道,不過他們現在僅僅是中位神,他們的目的也僅僅是爲了得到靈閃留下的神器,至於那寶界,能去的話自然也是要見識一番,如果真的有什麼變故,出現了什麼危險的時候,莫凡還是不準備趟這趟渾水的。

寶界降臨,裏面不僅會出現頂級神器,而且神王的產生也是極高,甚至到了最後就變成了,上位神只要進入到寶界,那麼就能夠成爲神王。

耀眼是越穿越離譜,這也導致了更多的人前往寶山的核心地帶,到了這個時候,即使是沒有信心的也都是抱着一顆僥倖的心裏,玩意成就神王的話,那麼就發了,建立一個強大的家族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在這一路上,莫凡和天亂也是瞭解到了更多的信息,比如神界的一些強大實力,比如一些驚豔的天才。

其中就有那王家,王家兩大神王坐鎮,在這神界中確實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在這神界中,有兩大神王坐鎮的家族並不多。

當聽到了王家之後,莫凡也是特意留意了一下關於王家的信息,在有意或無意的打聽下,莫凡的心中也是有些吃驚。

這王家出現的年代並不長,也就是在十萬年前得事情,第一個神王王天星橫空出世,在神界這樣的一個地方硬生生的創出了一個威名,而王家也是在那個時候出現在神界強大勢力的眼中,但是畢竟僅僅是新生的力量,倒也不怎麼惹人處以,注意的也僅僅是那一個神王而已。

但是記者,僅僅在三萬年後,王家再次出現一個神王,這神王就是從寶界中突破的,當兩大神王出現在衆人面前的時候,神界終於意識到,一個強大的勢力出現了。

王家兩大神王坐鎮,終於擠進了八大家族之列,但是王家還不僅僅是這樣,在王家的後代中,竟然再次出現了驚採絕豔之輩。

這個人叫做王行,他一出世就震懾八方,那時憑藉這中位神的戰力,硬生生的斬殺了十個上位神,在十個上位神的圍攻下,竟然創造了這樣的戰績,這確實是值得驕傲的。

王行橫空出世,於是惹得其他家族紛紛不安,於是暗地裏使出了一些卑鄙的手段,終於在王行突破的關鍵時刻將其斬殺了。

那一場大戰真的是很慘烈,那些家族出動了整整五十個上位神,而且其中還有五個老一輩的強者,不管是神通還是神器都是最頂級的那種。

就是這樣的情況,王行在重重的圍堵中大殺四方,別人在突破的時候,那都是謹慎小心,連動都不敢動,但是王行不僅僅是動了,在突破的時候,強忍着反噬的痛苦,硬生生的將敵人斬殺。

那一戰很慘烈,不管是王行和那些家族的上位神都很慘烈,王行一把長槍在手,憑藉着強大的實力,在衆多的圍堵中竟然將五十個上位神一一斬殺,包括那些老輩的上位神。


一箇中位神,還是在突破的關鍵時刻竟然硬生生的斬殺五十個強大的敵人,這樣的戰績很驚人,就是莫凡都不得不側目,但是讓莫凡可惜的是,那王行最終還是力竭而死。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當經過了那樣一場戰鬥之後,他本身的神力根本就不會剩餘多少,而且莫凡可以想象,那個時候他身上的傷勢也必然很重, 突破帶來的反噬很驚人,那王行根本就抵擋不住。

這樣一個驚豔的人物是莫凡神往,想想那一個單薄的身影,在強大的敵人面前面不改色,一把長槍在手,憑藉着驚人的實力將自己的敵人一一斬殺,這樣的人是值得敬仰的。

“王家果然是不簡單啊!”莫凡感嘆,天亂在旁邊對那位王行也是充滿了好奇和敬仰。

想想僅僅是中位神就斬殺上位神,而且戰績還是那樣的驚人,要是他突破的話,估計達到上位神就可以和神往一戰了。

這就是一新生家族的弱點了,沒有強大的底蘊,雖然頂層的實力很強大,但是架不住人家聯盟,一個王家還真是沒有辦法。

王家在那個時候就好像一個暴發戶一樣,要是等王行得到了上位神,那樣的話估計抹殺就不那麼容易了。

不過王家也算是吸取了教訓,在王行身死之後的一段時間,王家也算是平靜了一段時間,而在一萬年前,在王家就快要被人遺忘的時候,王家再次高調的出現在神界強者的面前。

王家三傑出世了,這三個王家的小輩雖然沒有王行那般驚世駭俗,但是在當世那也是一等一的天才,王東、王衝、王靈兒,這三人合起來的分量比王行絕對是之高不低。

當時那些家族害怕的就是王家再次出現神王,三大神王坐鎮的話,王家的地位頓時又將改變,當時將王行抹殺之後,他們見到王家氣焰消停,本來都鬆了一口氣,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王家三傑的出現,再次讓他們恐慌了。

三個人只要一個成就了神王之位,那麼王家的地位就將大幅度提升,而寶界的降臨更是讓他們恐慌。

但是現在的王家可不是王行那個時代的王家了,經過了長時間的修生養息,王家已經無愧大家族的稱號了,三傑在這個時候也不是那麼好殺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三傑都是上位神,在上位神中已經是頂尖的實力,想要抹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知道王家的信息之後,莫凡不禁感嘆,彷彿看到了一個草根家族的崛起,但是讓莫凡擔憂的是,王家很護短,可能是因爲王行的關係,王家的每一個人都相當的護短。


不過之後莫凡就釋然了,即使王家在護短又能怎麼樣?他們知道是自己殺的人?就是知道了,王家能派遣什麼人來?一般的上位神的話,那麼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斬一雙。

要是來的是強大的上位神,暴漏出修羅的能力也一樣將其斬殺,寶山的另一邊可就是幽界,莫凡覺得自己還是有可能逃脫的,只要神王不出現,短時間內莫凡融合了妖沉,修羅降世,莫凡就不怕任何人了。 在莫凡知道了王家的實力之後,倒也是沒有改變自己的計劃,還是跟着天亂朝着神級的核心地帶奏起,正好這寶界降世,上位神之間也沒有了那麼多的爭鬥,在這樣的環境下,莫凡他們一路上倒也是安全了許多。

在寶山之內,飛行的代價是很大的,甚至中位神連飛行都是做不到,在這裏上位神一般也不飛行。

在經過了三天的時間之後,莫凡和天亂漸漸的接近了地圖標誌的位置,但是同樣的,他們也接近了寶山的核心。

但是當莫凡和天亂剛想要走進一些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了一股神力波動,這種波動莫凡並不陌生,尋寶圈地釋放的就是神力波動。

“怎麼辦?眼看着就要達到目的地了,可是這裏竟然被人圈住了,要不要進去?”天亂看着莫凡問道。

莫凡沉思了一番,看了看天色,似乎還早,於是問道:“看看地圖,是不是就是在這個區域?”

天亂明白莫凡的意思,要是在那裏的話,說不得就要創一番,要是可以繞過去的話,那麼多走些路也沒什麼。

可是當他看了地圖之後發現,那裏正是地圖所示的區域,但是好像更偏向裏面一點,天亂指着地圖對莫凡說道:“你看,在這裏,要是按照一般圈地的範圍的話,應該就在這裏,可是在另一個方向,怎麼辦?”

莫凡想了想,能夠在這個地方圈地的,那麼實力肯定不簡單,估計不是莫凡他們能夠對付的,於是莫凡決定使用保險的辦法,繞過去。

就是繞過去,當達到另一面的時候,莫凡和天亂在進入,那麼被發現的可能也是小了不少,而且到了那個時候,估計天色也是正暗的時候,這樣更方便行動。

他也是趁着時間還早,莫凡和天亂就沿着神力波動的邊緣地帶慢慢的繞了過去,但是不知道怎麼的,莫凡今天的心跳特別的厲害,似乎有什麼大的災禍一般。

就在莫凡和天亂繞道令一個方向的時候,一股奇異的波動終於是引起了莫凡的注意,而這道波動也是從他的身體中散發出來的。

“遭了,快走!”這個時候,莫凡發現,自己還是有些大意了,或者說小瞧的王家的手段,竟然連王英那種人身上都設下了印記,而王家竟然還真的會爲這樣一個小人物報仇,聯想到心跳的異常,莫凡當即力斷走入了那個圈地範圍。

在莫凡的千里之外,王衝一臉的興奮,當自己朝着寶山的外圍走去的時候,他發現那個印記竟然朝着寶山的裏面移動,這個時候,王衝反而停止了行動,而是守株待兔,畢竟在這裏還有着要事要辦,於是就待在原地,等着莫凡自投羅網。

莫凡並不知道王家的手段,就這樣,莫凡終於是一步步的走向了危險,不過莫凡是修羅傳人,即使沒有完全的繼承修羅神位,但是有些能力還是有的。

像這種印記,一般人即使見到了王家本人也不會感應出來,而莫凡在接近危險的時候,能夠感應出來,這已經是相當的不可思議了。

當天亂被拉走的時候,他知道莫凡可能發現了什麼,於是任由莫凡拉着,當莫凡停下來之後,天亂終於是開口問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莫凡停下來的時候,心中還是有些後怕,心中竟然產生了這樣的異常,那麼如果遇到了真是不堪設想。

“我們都小瞧了那王英,在最後竟然擺了我們一道!”莫凡恨恨的說道。

天亂聽到莫凡的話之後,問道:“難道是那王家的人發現是你殺了那王英,而他們王家竟然來尋仇了?”

Wшw ●тт kдn ●¢O

“恩!”莫凡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那王英竟然在我體內留下了一絲印記,我竟然都沒有發現!”

天亂聽到莫凡的話之後,心中也是明白這次事情的嚴重性,尤其是知道了王家的強大之後,天亂更加的明白,要是被發現了的話,那麼自己兩人就玩完了。

“天亂,要是那王家的人來了,你趕緊進入我的血紋空間,別讓他們看到!”莫凡說道。


天亂聽了莫凡的話頓時就急了,急忙說道:“莫凡,我有七星碎辰石,而且還有着一些底牌,我應該能夠幫到你的!”

莫凡知道天亂是誤會了的自己的意思,於是說道:“你別瞎想,那王家的人如果來了,那麼我這修羅的氣息一定會散發出去,到了那個時候,我就是神界的公敵了,而我還可以逃到幽界,但是你就真的無處可去了!”

莫凡看到天亂還想說什麼,其實不用聽也知道,無非就是我怕死,兄弟有難不能逃避之類的話,但是莫凡又怎麼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於是打斷了天亂繼續說道:

“你先停我說完,你留在神界還有用,不說命絕他們可能飛昇神界,需要你接應,當我成了神界公敵的時候,你想要是你能夠給我提供一些訊息,那麼我不是可以更容易的逃脫嗎?”

聽了莫凡的話,天亂明白了,也不再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莫凡看到天亂答應了之後,說道:“走,我們快點找到那神器,然後就可以離開了!”

說完莫凡和天亂就朝着那地圖標記的地方走去,而在這個時候,王衝卻是等不及了,本來他以爲莫凡他們正海可以和自己撞上,剛剛的距離已經很近了,正在王衝高興之時,突然發覺,發覺兩人之間的距離竟然再次增加了,這個時候王衝不想等了,這麼近的距離即使遇到了什麼事情,那麼也絕對可以回來,於是王衝主動出擊了。

莫凡和天亂在慢慢的潛行着,在這段時間莫凡也是細心的巡查了一遍自己的身體,第一次並沒有發現什麼,莫凡不死心,於是第二次更加仔細的尋找,終於讓他發現了體內的異樣。

第二次的時候,莫凡將自己身體的血脈激活了,這個時候,只要不是自己身體內的東西,那麼莫凡都能夠察覺出來,但是爲了防止自己的氣息被人發現,於是莫凡只是小部分的激活,就這樣,當自己右腳的血脈被激活的時候,頓時莫凡發現了不屬於自己身體的東西。

莫凡看到,那是一個透明的印記,印記很小,僅僅只有一個細胞的三分之一的大小,在這樣的情況下,一般人更本就發現不了,細胞的數量有多少?而且更難纏的是,這個印記竟然可以移動,這樣就個能夠難辦了,不過還是被莫凡給發現了。

當發現了之後,莫凡卻是頭疼起來,他使用雷電之力想要將其消除,但是失敗了,他本來以爲這就是類似於詛咒的東西,那麼雷電之力應該是最好的消除辦法,但是現在看來,根本就沒有一點消減的意思。

就在這個時候,莫凡發現自己的心跳再次異常起來,他的臉色頓時變了,這個時候他也沒有時間在想其他的辦法消除這東西,直接將分身釋放出來,而自己的本尊卻是收在血紋空間。

莫凡相信這血紋空間是修羅的能力之一,而且裏面是自稱一方空間的,這樣一來那王家的印記就被阻斷了,應該可以瞞過對方。

事實上莫凡猜對了,修羅那是什麼樣的存在?在幽界那可是頂尖的存在之一,即使是王家的神王也不夠看的,當莫凡的本尊收在了血紋空間之後,王衝頓時感覺到那種印記的消失。

印記消失要麼就是對方死亡了,要麼就是被消除了,但是死亡能死的這樣的巧?自己一來,然後那人就死亡了,這可能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