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是就在剛剛那一刻洛夢櫻把她保護在身邊,她一點傷害也沒有,可是她呢?

墨昊靳快速的跑了過來,幫忙把車門打開,抱著已經昏迷得了洛夢櫻。

南宮斌看著定在哪裡動也不動的優莎娜,也把她抱了出來檢查了一下說:「你沒事吧!」

「幽幽為什麼,為什麼」優莎娜見到洛夢櫻被墨昊靳帶下了車,她想不到洛夢櫻會這樣,她可是她的少主呀!

「你怎麼了。」南宮斌看著她的神情應該是被剛剛的事情嚇到了。

優莎娜是見過大場面的能力,可是她怎麼可以讓幽少主為了保護自己而受到傷害呢?

「墨總,這裡離私院很近,帶小姐去哪裡吧?」雪晴看到洛夢櫻已經昏迷了,擔心她出事情,還是把她帶去私院。

後面跟來的車也停了下來。

「雪主。」

「去私院。」他們馬上出發去私院。

南宮斌留下來處理事情,優莎娜不敢跟上。

「少主來了。」看到車來了。

可是洛夢櫻是被別人抱下來的。

「少主,出什麼事情了。」

「剛剛少主出了車禍,馬上讓言歡過來。」雪晴知道他們這些人第一次來,可是她是清楚這裡情況的。

「你說什麼,難道是為了…….。」

言歡聽到洛夢櫻過來,早就準備過來請罪了,可是現在的情況是戴罪立功吧!

「主人知道了,小姐讓我們在研究解藥,辰主親自試藥,現在他昏迷了。」守著這裡的人把事情告訴了他們。

「你說我爹地親自試藥昏迷了。」岸看著手術室裡面的姐姐,現在爹地也昏迷了,如果被媽咪知道了,她能受得了嗎?

風影也知道了洛夢櫻的事情,也先過來了。

「風阿姨你怎麼也在這裡。」岸看到了出現在這裡的風影,她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難道你是幫姐姐研究解藥的人。」

「岸,我不應該幫大哥瞞著你姐姐讓他以身犯險。」風影本來是瞞著所有人的可是不知道辰曜怎麼知道他們的事情。

「那爹地現在怎麼樣了」岸問。

「還不清楚,我都研究了很久了,可是一直沒有辦法突破,可是大哥的決定你知道的,沒有人可以阻止他的。」

「那爹地怎麼辦呀!」岸現在也六神無主了,他明明是要冷靜的,可是就是冷靜不下來。

「少主沒有什麼大事情,具體的要等她醒過來。」言歡出來說。

「姐姐沒事就好。」岸也放下心來了。

「岸你不要擔心,不是還有姐夫在嗎?不要讓伯母知道他們的情況知道了沒有。」墨昊靳一直看著,他知道洛夢櫻忙著很多事情,可是真的沒有想過她這麼快瞞著別人做了那麼多的事情。

「你不進去嗎?」南宮斌看著優莎娜站在外面一直等著,就是不敢進去看洛夢櫻的情況。

「我怕,你知道嗎?我這些年來我一直覺得自己沒有能力保護不好她,可是她在我面前遇到危險,是她反過來保護我,如果她出了什麼事情,我怎麼有臉面對他們呢?」優莎娜很傷心,她怎麼可以這麼沒用,難怪離玥怎麼不喜歡自己,說自己是一個累贅。

「可是她應該沒有什麼大礙,你還是進去看一下嫂子吧!」南宮斌看不見得自己身邊人傷心,更何況是一個美人。

「可是我不敢」優莎娜繼續在外面轉圈圈了。


「你先呀!如果嫂子醒過來看不到你,她會跟擔心你的」南宮斌看到墨昊靳發給自己的信息,知道嫂子沒有什麼大問題了。

「真的嗎?她真的不會怪我嗎?」優莎娜還是不敢。

南宮斌看著她這個樣子,等到她決定進去看嫂子,也不知道等到什麼事情了。

南宮斌拉著她走進去。

「你幹什麼呀!放開我。」優莎娜還想要跑出去,怎麼可以,她不敢進去。

「進去看一下吧,你不可以這麼不負責任的。」南宮斌才不會放手當然,難得拉著她的手。 “該死,流浪哪裏弄到這麼厲害的人物!”上帝之子遠遠的看着戰鬥,發現上去多少人也是無用,因爲韓浩的血量一直是滿的。

“軍團長,咱們撤吧,繼續下去,早晚會吃大虧。”上帝之盾建議道。

“不行,咱們已經不能撤了,因爲不敗等軍團還在攻擊,咱們就不能撤,一但撤了,咱們的威名就毀了。”上帝之子心裏在流血。

那些死亡的玩家可都是他的手下,每死一個,都是需要補償金的,雖然不多,但是死的人多了,可就不是一筆小數目。

尤其是如今劇情剛剛開始,就損失這麼多,以後可怎麼辦。

如今的他心裏十分焦急,他也想讓手下門撤下來,讓其他軍團的人和流浪死磕,但是這不現實。

上帝武裝纔是十大軍團之首,一但這麼多了,就算他是家族的長子,下一任族長的人選,也是無用,並且會讓他十分難堪。

甚至在嚴重下去,他的地位不保,那些盯着他位置的弟弟們也是不會善罷甘休。

“給我上,咱們人多,一部分攻擊流浪的人,其他都是擊殺那些散人玩家。”上帝之子咬着牙說道,這是要壯士斷腕。

犧牲一部分玩家,阻擋流浪的人攻擊,大部分去擊殺散人,賺取貢獻度。

“是,我這就去辦。”上帝之盾一聽,知道這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了。

趕忙下去辦了,上帝之子看到他去辦了,自己也是拿出武器,率領手下的士卒去別的地方殺戮,希望多賺取一些貢獻度,擬補一下損失。

。。。

“天哥,戰鬥的好激烈啊。”小薇呆呆的看着前方的戰鬥,發現和以往的遊戲不一樣。


世界中更加真實,也更加殘酷,那無數的箭矢攻擊,法術轟擊,刀槍劍戟砍在人的身上,有的臨死前會大聲叫喊,有的則是哈哈大笑。

真是讓人震撼,讓人沉迷其中。

“殺。。。”就在小薇思考的時候,又有無數的玩家衝了過來。

因爲在他們的眼裏,小薇和李易等人就是散人玩家,是沒有軍團的人,這可是貢獻度。

而且是十分好殺,只要一個衝鋒,他們就會死亡,就看說的運氣好,誰獲得的貢獻度就高。

“哈哈。。。是我的。”其中一個衝的快的,已經馬上就要到小薇的身邊,高高的擡起手中的大刀,就要砍下。

“呃。”然後,沒有然後了。

周倉出手了,手中的長柄砍刀已經握在手中,不屑的看着衝鋒而來的玩家。

“橫掃千軍。”直接一個技能用出。

一道數十米長的刀氣產生,直接擊殺了幾百米玩家,讓小薇的經驗漲了一大塊,並且聲望也是不少。

“叮。擊殺玩家,獲得45641經驗值,獲得聲望一點,獲得擊殺數一個。”

“叮。擊殺玩家,獲得5211經驗值,獲得聲望一點,獲得擊殺數一個。”

“叮。擊殺玩家,獲得9351經驗值,獲得聲望一點,獲得擊殺數一個。”

。。。

數百個提示響起,小薇直接獲得幾百萬那的經驗,和幾百的聲望,這是和李易組隊的好處。

當然了,也只有李易可以如此, 嬌妻難馴:霍少溺愛不停

因爲小薇已經四十九級,本來和其他人組隊,獲得的經驗很少很少,尤其是和李易組隊,李易已經是五十五的謀士,會獲得大部分的經驗。

尤其是戰將也會吸收一部分,但是他們對李易的忠誠度是一百,這樣李易就可以調整一下。

讓小薇獲得百分之九十的經驗,這樣一來,他就可以讓小薇快速的升級,然後達到五十級。

這是世界的一個小漏洞,不過只能是幾個人來使用,因爲需要有強大的士卒或者戰將來支持,並且是忠誠度一百以上的。不過根本無法讓四十九級的玩家快速升級。

“殺。。。”周倉見到附近的敵人都死了,直接衝了上去,開始殺戮,凡是袁紹聯軍陣容的玩家,統統不放過。

不過他不會離李易太遠,因爲遠了,李易就不會獲得聲望和殺敵數,這樣一來,就是白殺。

“走吧,咱們過去。”李易摟着小薇,踩在屍體上,向着前方而去,他是一點也不擔心,因爲後面還有管亥和趙雲。

有他倆保護,除非是袁紹聯軍的許多大將圍攻,才能擊殺他倆。

“嗯,天哥你真棒。”小薇這一刻很是幸福,因爲李易強大的實力,和對他的感情,讓她很是開心。

雖然這裏環境不怎樣,全是屍體,但是她還是覺得幸福,只要和李易在一起,她就開心。

異世之改造蠻荒 ,感覺十分怪異,這讓許多的袁紹聯軍玩家注意到他們。

見到他倆的樣子,很是生氣,直接攻擊了過去,不過他們怎麼都是無法通過周倉的防線。

周倉的這一發力,讓袁紹聯軍玩家雪上加霜,傷亡十分巨大,各大軍團的人都是十分痛恨李易和流浪劍尊。

誰讓他們有強大的手下,可以大肆殺戮敵對玩家,獲得海量的聲望和任務點數。

“該死。流浪的人有這麼強也就算了,那人是誰?”上帝之子站在高出,遠遠的望去。

發現李易的身邊已經是一大片空地,這都是周倉的功勞,直接是一路碾壓,強大的實力,超絕的速度,無敵的防禦,這是玩家的噩夢。


而且是永遠不會醒來的噩夢,戰場就這麼大,你是不上也得上,不想上別的玩家也是把你擠過去,送到敵人的刀口上。

就算是死亡了,出現在復活點,也是孫堅的大營,這大營可不是聯軍的大營,只是一個臨時的。

最多容納千萬的玩家,可是這一刻鐘死亡的至少是幾千萬,那裏如今也是人滿爲患,漸漸的最外面的竟然被擠了出去。



不得已,拿出包裹裏的武器,再次衝向戰場,開始廝殺。

“繞開那人,去擊殺散人去。快速通知下去。”上帝之子看到周倉的強大,直接下令道。

等命令下達,然後帶着士卒遠離了李易和流浪劍尊,去其他地方殺戮散人。

“炳元,去通知羽卒,咱們去攻城塔。”李易看着周倉沒有目的的殺戮直接說道。

管亥聽到此話,點了點頭,直接去找周倉了。

“羽卒,走,主公要去攻城塔。”幾個跳躍,就來到周倉的身邊,拍了拍他。

“哦,那裏是嗎!這就去。”得到管亥的提醒,周倉看向遠處的攻城塔,改變了方向。

他這一改變防線,直接擾亂了戰場。

因爲現在他所處的地方是邊緣地帶,玩家還是有些稀少,但是攻城塔那裏可是玩家爭奪最慘烈的地方。

同時也是人數最多的地方,要是周倉到了那裏,一個時辰最少殺戮百萬的敵人,這還是周倉坐等敵人上門,要是主動出擊,一個時辰最少千萬。

實在是玩家在他的眼裏太弱太弱,一刀下去,直接死亡一片,一個技能下去,至少幾百幾千,要是一個大招下去,至少是幾萬人。

“哈哈,你們的大爺來了。”周倉一聲怒吼,喊了出去,吸引了無數人的眼光。

本來周倉的吼聲可以吼死一片,但是雙方陣營的都有,他如今還不能控制聲音分辨敵我,要是誤殺了董卓陣營的玩家,可是會損失許多擊殺數和聲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