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是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一股滅世的威壓突然從三個方向將他包圍了,赫然是蕭家的幾個老祖宗出手了。

恐怖的波動形成了一股空間亂流,華炎還沒有來得及反應,整個身體就是被三股威壓徹底的擠爆,對手實在是太強了。

然而華炎那被擠爆的身體並沒有化成血霧,而是直接變成一道清氣消失在空氣中。

與此同時,遠空另一個華炎衝到了小世界邊緣,沒等那三股威壓再次襲來,華炎直接就是無視那小世界外圍的陣紋逃了出去。

這一刻,蕭家祖地內卻是同時傳出了三道悶哼聲,他們知道自己被耍了,剛纔所滅的不過是華炎的一道分身而已,而華炎的真身則是趁機逃離了這蕭家小世界。

“混沌體,沒想到他是混沌體。”一道蒼老的聲音從蕭家祖地內傳了出來。

“先前就不該放任他離開,若是在他和那丫頭離開禁殿的時候就擒住他,又怎會讓他逃脫?”另一道聲音傳來。

不等第三人發話,之前第一個說話人所在位置直接激射出一道灰色光影,霎那間就是衝出了蕭家小世界,朝着華炎逃離的方向追去。

華炎此時已然是逃離了蕭家的小世界,但是外面還是屬於蕭家的控制範圍,蕭家地處玄州,大半個玄州都是蕭家的地盤,華炎必須儘快離開玄州才能確保安全。

實際上華炎早就猜到自己已然是被蕭家的老祖給盯上了,要知道這裏可是蕭家的小世界,這些成仙的老傢伙怎麼可能不知道華炎出現在了禁殿?

所以在最後時刻華炎直接就是犧牲了一道分身,果真引來了暗中關注的那三位蕭家老祖,而他的真身則是趁機逃離了這方小世界。

因爲損失了一具分身,華炎也是受了不輕的傷,只見他嘴角溢出了鮮血,可是他並沒有停留,直奔前方,不敢有絲毫停留。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也不知道離開蕭家小世界有多遠,華炎一個勁的施展大虛空挪移術,不一會兒就是累的氣喘吁吁,體內的靈力都是被消耗的差不多了。

“該死的九州,現在才發現你這麼大!”華炎倒在了草叢中,上氣不接下氣的怒道。

但是下一刻,一道驚悚的氣息就是鎖定了他,讓他瞬間就是跳了起來,而後頭也不回的繼續朝前狂奔,短短半盞茶的時間就是出現在了數百萬裏開外。

可是任憑他如何奪路而逃,那股氣息就是在不遠處鎖定着他,似乎一直都在暗中觀察他一樣,形影不離,最後華炎索性不逃了,在一處河流邊上停了下來。

這是一條堪比地球華夏國長江的洶涌河流,華炎坐在河邊,靜靜的等候大敵上門。

不一會兒,那人似乎是等不下去了,終於問道:“小傢伙,怎麼不逃了?”

華炎眯縫着眼睛向前看去,卻見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個灰袍老者,老者穿着肥大的長袍,看起來胖乎乎的,但一雙眼睛卻是泛着綠光,讓人不寒而慄。

“追了我們這麼久,你不煩啊?要動手就趕快的。”華炎深吸一口氣,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跑了這麼久,居然還有氣力,嘿嘿,混沌體就是好啊。”灰袍老者桀桀怪笑,“若是讓我擁有了這具身體,嘿嘿,想想就美妙啊。”

華炎的嘴角抽動了一下,合着這老傢伙是看中了自己的混沌體。

【明天九章狂更】 灰袍老者笑眯眯的走近華炎,只見他那雙泛着綠光的眼睛上下打量了華炎一番,最後美滋滋的笑道:“臭小子,你是自願接受我的奪舍呢,還是讓我強來?”

“老傢伙,你就那麼自信可以打敗我?”華炎冷笑道。

“嘿嘿,小傢伙,口氣倒是不小,都這個份上了,何必強撐,若是你老實一點,我說不定還會溫柔一點。”灰袍老者怪笑。

華炎後退一步,這個時候真是到了生死存亡的一刻了,這灰袍老者定然是蕭家隱世的老祖宗,實力就算達不到地仙,也肯定有玄仙層次。

實力相差懸殊的兩人面對面而立,誰都沒有着急出手。灰袍老者認定華炎躲不了,而華炎則還有後招沒有用,這個時候能積攢一點力量是一點,待會跑路的時候還有用。

“想什麼呢?”灰袍老者像是貓捉老鼠一樣的戲弄着華炎,“乖乖的,不要反抗。”

華炎四顧張望了一下,而後問道:“怎麼,蕭家的老東西就只有你一個出來了,他們就那麼放心你一個人追過來?”

灰袍老者一怔,而後冷笑道:“嘿嘿,有我一個人就夠了,等奪舍了你的身體,那我的實力定然可以邁入一個嶄新的層次。”

“等一下!”眼見灰袍老者就要走過來,華炎忙擺手制止了他,“死之前至少也讓我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在關注我吧,就讓暗中的人出來吧,我想看看他長什麼樣。”

聽華炎如此說,灰袍老者不由哂笑道:“對付你,我一個人就夠了,那兩個老傢伙才懶得出手。等我把你的記憶全部攝取過來,到時候……”

“哈哈,既然就只有你一個人,那我就放心了。”華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完全沒有把灰袍老者放在眼裏。

“臭小子,你死到臨頭還在這裏裝模作樣,看來我得好好的懲罰你一下。”灰袍老者眼睛中的綠光如同要冒出來了一樣,看着讓人毛骨悚然。

華炎捋捋頭髮,回頭看了一下背後湍急的河流,自言自語道:“待會隱入水底,想來可以躲開另外兩個傢伙了。”

若是華炎一兩次的裝作胸有成竹的樣子也就罷了,可是直到現在華炎居然一直都在裝腔作勢,這倒反而讓灰袍老者有些吃不準了。

他對於混沌體可是非常瞭解,知道混沌體異常強大,而華炎的身份也非常特殊,肯定是有所際遇,否則也不會從那灰塵世界中出來。

如今見華炎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灰袍老者反而有些不敢擅自出手了,只見他稍微止住了前進的趨勢,和華炎保持住一定的距離,不再前進。

華炎看了灰袍老者一眼,嘲笑道:“怎麼,這就怕了,你也就不怕我是詐你?”

灰袍老者一雙綠色小眼睛緊盯着華炎,並沒有回話,像是在思考該如何行動一樣,雖說到了他這種實力,在九州已然是可以橫着走,但他還是不敢隨意的出手。

“既然你不打算抓我,那我可就走了。”說着華炎就是站起身準備離開。

“臭小子,找死!”灰袍老者試探性的釋放出一股氣浪,直接就是將華炎包裹了起來。

華炎被這突兀的氣浪束縛住,根本動彈不得,渾身的骨骼都是迸發出“咔咔”的聲音,像是隨時都會碎裂一樣,堅持不下去了。

“哈哈哈哈,小畜生,居然敢唬我!”灰袍老者見華炎根本沒有反抗的力氣,伸手一抓就是將華炎給拉了過來。

隔着三丈的距離,華炎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朝着灰袍老者漂浮了過去。



然而就在華炎距離灰袍老者不足一米的時候,華炎身前的虛空之中突然探出了一隻手掌。

這手掌一出,天地失色,整個玄州都像是被一股詭異的氣息給籠罩住了一樣,讓所有的生靈有種跪伏的衝動。

這一刻,九州大陸上,凡是在玄仙層次上的高手全部感應到了這股氣息,在天州葉家祖地內,一間茅草屋內突然閃現出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身着青色長袍的高瘦老者,仙風道骨,鬍鬚垂到了胸口,卻見得老者擡頭看向玄州方向,忍不住驚呼道:“這是當年那人,又出現了?”

與此同時,華炎對面的灰袍老者驚慌失措,忙伸出手掌拍了上去。

那從虛空中伸出的一隻手掌直接就是抵在了灰袍老者的手掌上,沒有任何的聲音,更沒有捲起任何的風浪,兩隻手掌就這麼平淡的觸碰到了一起,就像是普通人類互相拍了一掌一樣。

緊接着,那虛空中伸出的手掌就是收了回去,而後那破開的虛空漸漸閉合,如同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華炎看了那灰袍老者一眼,而後頭也不回的直接跳進了身後湍急的河流之中,潛入水底之後直奔下游而去。

而那灰袍老者則是突兀的伸出一隻手,整個身體像是僵硬了一樣,動彈不得。

半刻鐘過後,兩道身影出現在灰袍老者身旁,這兩人都是老者,而且身上穿着的道袍都印有玄州蕭家的標誌,赫然正是那蕭家另外兩位神功通玄的老祖宗。

“死了,一掌,僅僅一掌。”其中一個枯瘦的老者皺着眉頭盯着灰袍老者說道,只見他伸出手指輕輕點了灰袍老者的衣袖一下,灰袍老者整個身體就是化作了飛灰消散在空氣中。

另一人皺着眉頭看着這一幕,半晌才鄭重道:“究竟是誰有這麼大能耐,一掌就可以滅殺老三,就算是老祖也未必有這實力。”

“查,那華炎小子身上肯定有大祕密!”枯瘦老者冷哼一聲,隨後二人就是直接飛回了蕭家,至於那灰袍老者,則是徹底的魂飛魄散了。


待這兩個蕭家老祖走後,不遠處緩步走來一個高瘦的老者,正是從天州葉家祖地趕來的葉家老祖。

此人才是葉家真正第一人,之前在東州西域出現的葉家老祖也不過是踏入了仙階的葉家老輩而已,他實際上早就出現了,只是一直沒有露面而已,那兩個蕭家老祖也是沒有發現他的氣息,由此就可以看出此人的真正實力。

“當年那個人,難道又出現了?”葉家老祖站在之前灰袍老者所站的地方,怔怔的說道。

多年前,他曾經在東州感應到一股滔天的氣焰,曾經隔着無盡虛空和那人對了一掌,結果大敗,差點喋血,沒想到如今又感應到了此人的氣息。

不一會兒,遠處又是出現了一名老者,老者一步邁出就是出現在葉家老祖面前。

“蕭晨,你就這麼眼睜睜的看着你的後輩死去?”葉家老祖冷笑道。

那老者瞥了葉家老祖一眼,並沒有回答,反而淡漠的問道:“葉緣,當年你也曾經跟此人交過手,可探查出他是何人?”

葉家老祖道:“我當年把消息回報給上面,他們事到如今也沒有告訴我答案。”

被稱作蕭晨的老者悶哼一聲,最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葉緣瞥了一眼那完完全全的河流,最後無奈的搖搖頭,消失在原地。

華炎根本沒有料到在他走後居然會引來九州頂尖高手的親自查探,此時他已然是在水底順着水流飄出去了數萬裏,他甚至還在水底閉氣了三天,等感知不到什麼危險氣息後才上了岸。

沒有停留,華炎一路馬不停蹄的趕往東州,在那裏還有很多人在等着他回去。

而就在他剛剛上岸的時候,一道聲音直接在他腦海響起:“小兔崽子,我救了你一命,連句謝謝都不說嗎?”

華炎腳下不停,朗聲笑道:“師傅幫徒弟,天經地義,有什麼謝不謝的。” “小兔崽子,你知不知道爲了化形而出,老子我耗費了多少本源?”那聲音在華炎耳邊炸響。

華炎依舊馬不停蹄的趕路,只聽他嘿嘿笑道:“師傅,您能眼睜睜看着您唯一的徒弟被人擊殺嘛,我不還得留下一條小命救您於水火之中呢嗎?”

那將蕭家灰袍老祖一掌滅殺的自是混沌魔尊了。

雖然還無法徹底的將小天道世界調遣自如,但是簡單的溝通還是能夠做到的,華炎當時被灰袍老祖逼到了絕路,最後只好求救於混沌魔尊。

混沌魔尊將自己融身爲小天道世界內的仙域,雖然受到了太多的限制,但是強行化形而出一次還是可以的,雖說是消耗了不少的本源之力,但好歹是救了華炎一命。

“小兔崽子,我可警告你,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了,我可不能再隨意的顯化而出。”混沌魔尊的聲音在華炎的腦海中響起。

“放心吧師傅。”華炎一步竄出去千餘里,“我這次也是不小心招惹到了那些仙人而已,等徒弟我的實力達到了聖心境後期,到時候我就不怯他們了。”

混沌魔尊冷哼一聲:“那你就小心一點吧,別還沒修煉到那一步就被人給宰了。”

說完混沌魔尊就沒了聲息,顯然還無法長期透過小天道跟華炎交流,至於他下一次什麼時候能出現,那就完全看華炎進步到什麼境界了。

如此日夜兼程的狂奔了三天三夜以後,華炎終於是離開了玄州,來到了九州之一的地州。

在逃離了玄州蕭家的勢力範圍以後,華炎直接就是倒在了地上,再也撐不住了,幾天來的消耗不僅僅是體力上的,更多的還是精神上的。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華炎終於是醒轉了過來,這個過程中他的身體一直在無意識的吸收天地靈氣,補充自己的消耗。

當他醒過來以後,卻發現自己居然沒有躺在之前倒下的山林裏,而是躺在了一個簡樸的房間內,此刻他正躺在一個不大的木牀上。

房間內只有一張牀以及一個桌子,窗戶外的陽光剛好投射進來,照在了華炎的臉上。

華炎檢查了一下身體,沒有發現異常,一切都完好,只是衣服被人換過了,正穿着普通的麻衣,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農夫。

舒展一下筋骨,華炎起身走了出去,卻見自己正在一個小山村內,一眼就是可以將這建在山坡上的村莊看在眼裏。

此時正是傍晚時分,村裏人正在忙着各自的事情,誰都沒有注意到華炎。

華炎所在的房屋非常的普通,跟山村內的所有建築一樣。這些年見慣了高樓大廈的華炎一時間對此倒是有些不適應了。

“大哥哥,你醒了。”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正用撲閃着的大眼睛看着華炎。

“這裏是什麼地方,你叫什麼名字?”華炎笑問道。

男孩笑着回答道:“這裏是我家,我叫鐵蛋。”

華炎微微一笑,摸了摸男孩的腦袋,問道:“你爹孃呢,是誰把我帶回來的?”

“是我,是我!”或許是怕華炎不相信,男孩還不由得揮揮手,很是驕傲的解釋道,“前天我跟爹出去,在林子裏看到了你。”

“是嘛,謝謝你把我帶回來。”華炎笑道,“你們村子外還有沒有什麼大點的鎮子?”

鐵蛋搖搖頭:“我不知道,爹爹說等明年我再大一些,就帶我出去。”


這個時候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子走了過來,看起來很是樸素,她見華炎醒了,當即露出了微笑,但顯得很是羞澀,像是怕見陌生人一樣,只是衝華炎笑了笑。

“謝謝你們。”華炎微笑道,“我之前趕路的時候太累了,就睡倒在了路邊。”

女子點點頭,並沒有說話。

鐵蛋依偎在女子身邊,解釋道:“我娘不會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