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是,在孟落日還沒有走出幾步的時候,忽然一個面色白皙的男子從斜刺裏走了出來,站在了孟落日的旁邊,神色看上去非常的恭敬:

“各位真的是昭君公主的信使麼?”

孟落日等人都愣了一下,打量着身邊的這個人,別赤對於漢朝的官員的熟悉程度,比孟落日還要多一些,在孟落日的耳邊輕聲的說道:

“應該是宮中的太監。”

孟落日感到一陣的頭大,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剛剛打發走了一個太監的傳話筒,現在一個太監親自跳出來了。好在自己是王昭君的信使這個事情還是真實的,所以他也並不是十分的着急:

“我是! 我真不想做主角啊 這位公公有什麼事兒麼?”

“哦,正好,陛下有口諭,說看到了昭君公主的信使來到京師,務必要請他到宮中。”

孟落日呵呵一笑,看了看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

“假如我沒有遇到那個姑娘,而且也沒有和任何人說話,你還能夠認出我是信使麼?你說陛下有口諭,呵呵,好像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吧。”

“呵呵,這位信使有所不知。陛下已經猜到了昭君公主一定會派人到他的家中送信的,說一下自己在塞外的情況,所以,在俊候府早就已經安排了宮中的內侍守着了。即使我在路上沒有遇到您,等您到了俊候府,也會遇到宮中做事的人的。”

這下逃不掉了,估計想要不到皇宮中走一圈都不行了,用王昭君的名字壓一壓大太監石壽還可以,但是在皇帝面前,還真是沒有多大的用處。

無奈之下,孟落日只好點了點頭,那個太監在前面帶路,孟落日等人跟在了後面。

其實就是沒有這個太監帶路,想要來到皇宮也實在是太容易了。普天之下,誰又敢比皇帝的宮殿更富麗堂皇,貌似有的人就是有那麼大的財力,恐怕也沒有那麼大的膽子。

皇宮中自然也不是那麼好進入的,經過了層層的通報,孟落日等幾個人才進入到了皇宮中。太監直接將孟落日帶到了漢元帝的御書房裏。

漢元帝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中,算不上什麼特別出名的皇帝,他既沒有開國的赫赫威名,也沒有中興的險要背景,所以孟落日對於他幾乎沒有什麼印象,如何不是因爲在他管理的時期還有昭君出塞和甘延壽等將領大敗匈奴的事兒,估計他連有漢元帝這個皇帝都不知道。

進入御書房,正看到在一個龍書案後面坐着一個身穿龍袍的男子。形容枯槁,骨瘦如柴。孟落日就納悶了,皇宮中的伙食肯定不錯,怎麼這個皇帝看上去明顯的有點營養不良呢?

後來想想也就知道了,他可不是什麼營養不良,完全是酒色過度,掏空了身體罷了。孟落日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兒來,在史書上記載,可是在昭君出塞沒有多長時間,漢元帝就駕崩了。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提醒自己,說話一定要小心啊,這傢伙小命兒可不長了,假如恰好是在自己進宮的時候,因爲什麼言語不當,把這個好像羸弱的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的皇帝給氣死了,那簍子可就真的捅大了……

(本章完) 第3003章

一路上因為萬虎兄弟兩人的實力不弱,因此墨九狸和悟雲倒是很省心,沒有遇到什麼事情,從烈風城到楓葉城,他們的馬車速度很快,也需要半個月的時間!

好在路上安穩無事,眼看著過了前面這座山頭,再不遠就是楓葉城了!

「主子,安老,你們小心點兒,前面就是這裡唯一容易遇到劫匪的黑山了!這裡經常會遇到一些劫匪打劫,即便是坐著飛行獸路過這裡,也是容易被打劫的,而這裡又是前往楓葉城的必經之地,所以很危險……」萬虎的聲音從車外傳來說道。

「恩,你們兩個注意安全!」墨九狸聞言說道。

「是,主子!」萬虎說道。

黑山這裡平時就是他們兄弟也不敢來的,幾百年前他們還是跟著烈風城的一個大家族前往楓葉城時來過一次,當時的情況他們現在也是記憶猶新!

他們當時的隊伍內,還有神尊七層的強者坐鎮呢,最後還是在黑山被狠狠打劫了一番,如果不是對方只要錢財,他們可能都完蛋了!

好在黑山這裡劫匪橫行,但是他們也是不想結仇太多,只要配合的讓他們打劫,給錢就能安全通過的!

但是,萬虎兄弟兩人總有種奇怪的想法,總覺得自家主子和安老,似乎不會乖乖聽話的給錢啊,這個想法讓兩人有些擔心,又有些興奮,簡直要瘋了……

萬虎覺得自己是腦袋有包才會覺得興奮!

很快,墨九狸就聽到車外響起了熟悉的聲音喊道:「前面的馬車停下來,此路是我們開,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錢!」

墨九狸聞聲微微挑了挑眉,覺得對方的話,很有親切感啊!

但是,打劫什麼的,其實她也挺喜歡的怎麼辦啊!

「主子,我們遇到劫匪了!」萬虎放慢馬車的速度對著車內說道。

「恩,聽到了,過去看看吧!」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悟雲好奇,直接鑽出了車外,果然看到不遠處的路被黑壓壓的一群人給擋住了!

等到墨九狸的馬車在對方的面前停下后,悟雲才好奇的看向對面,發現對面的人還真的跟自己印象中的山賊不太一樣!

因為對方看起來長的相貌都不錯,且有男有女,實力也是有高有低,低的跟自己小師父差不多,神尊二層,高的比萬虎兄弟兩人還強,神尊七層!

加在一起差不多有五十多人,為首的是兩男一女,兩個男子看起來英俊不凡,但是中間的女子長相就有些差強人意,身後跟著的兩個丫鬟,都比對方長的好看!

可是這個中間的青衫女子實力卻是神尊七層,果然長得丑的女人修鍊比較快啊!

悟雲三人打量對面的時候,對方的三人也在打量著悟雲三人,再發現看不透悟雲的實力時,三人心中紛紛警惕了起來!

他們可不是那些只要錢不要命的存貨,對方只有一輛馬車,竟然還有強者隨行,看起來對方身份不一般!

只是想想對方選擇用車前往楓葉城, 因爲擔心棒槌和齊天這兩個傢伙闖禍,孟落日在皇宮外面就把他們留下了,扔到了一個客棧中呆着,不過,至於這兩個傢伙在皇宮外面會不會惹出什麼麻煩來,孟落日真的就管不了了。

看皇上的力氣不足,明顯非常的疲憊,談話很快就進入到了正題。

“信使千里迢迢,從單于廷到長安一路舟車勞頓,不知道是給昭君公主送了什麼信啊?”

“只是一封家書。”

“呈上讓朕看看。”

孟落日猶豫了一下,在他生活的時代中,私人信件可是屬於個人隱私的,但是在這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封建社會中,什麼隱私啊,乾脆都是狗屁,在皇權的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隱私可言。

因此孟落日只好將隨身帶着的信,交給了身邊的太監,然後由太監送到了漢元帝的面前,龍目御覽。

漢元帝看到了呈上來的王昭君的家信,不由得在眼中轉起了淚花。歷史上,漢元帝可是一個多才多藝的帝王,如果不是因爲好色而掏空了自己的身體,總不會年紀輕輕的就撒手人寰。王昭君也是一個才女,在王昭君的家信中,漢元帝能夠看出在字裏行間的文采飛揚,想到這樣一個貌美如花,而且才華橫溢的女子,愣是便宜了呼韓邪,怎麼能夠讓他不黯然神傷。

孟落日看着漢元帝,心裏始終是惴惴的,看這這傢伙的身子骨,孟落日真擔心他一口氣沒上來,因爲傷心過度而直接去到閻王爺那裏報道。

漢元帝傷心了一陣子,那個在他身後一直侍立的太監連忙上前安慰:

“萬歲保重龍體啊!”

孟落日連忙點頭,這個太監實在是太合格了,這個時候就是應該好好的勸慰一下皇上,並告訴他這是王昭君的家信,趕緊把他們打發走了就算了。

可是太監只是勸慰漢元帝保重身體,多餘的話什麼也沒有說。

шшш ⊕t tkan ⊕¢〇

漢元帝拭了拭自己的眼淚,聲音都已經有些嘶啞了:

“來人,給孟先生,別赤將軍安排住處。”

孟落日愣了一下,王昭君的私信可是還在漢元帝的龍書案上呢。漢元帝也看到了孟落日的眼神,補充說道:

“書信暫時就放在我這裏,明天交給你給俊候送去。”

孟落日的心中非常的鬱悶,心中暗想,這不過就是一封家書而已,又不是什麼令人愛不釋手,欲罷不能的網絡小說,你幹嘛非要留在你這裏一宿啊。不過帝王已經說了,自己當然也不好多說什麼,只好跟着太監,來到了王宮的一個別院中。

夜色朦朧,月光灑在地面上,好像在地面上撲上了一層嚴霜。

整個皇宮中一片寂靜,因爲漢元帝最近的身體很差,所以在皇宮中沒有人敢大聲的喧囂。

孟落日和別赤都心裏有事兒,因此睡不着覺,正在低聲的說話,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在外面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接着哭喊的聲音也不時的響起。

兩個人還都以爲發生了什麼和他們有關的事情,連忙從牀上起身。可是雜亂的腳步聲在他們門口,沒有做任何的停留就匆匆的過去了。

兩個人心中疑惑,這大半夜的,誰敢在皇宮中弄出這麼大的動靜,因此,從房間中走了出來,正好看到幾個太監匆匆的從他們的門口跑了過去。

別赤一把拉住了在後面的一個小太監:

“發生了什麼事兒?”

“萬歲龍體欠安!”

小太監說完急急忙忙的走開了。孟落日和別赤對視了一眼,眼神中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怕什麼來什麼。看現在弄出的這個動靜,恐怕漢

元帝已經不是簡單的龍體欠安的問題了。

一夥太監簇擁着一個黃袍的男子快步的走過去,因爲夜色昏暗,看不清楚這個黃袍男子的年齡,別赤可是對宮中的一些重要人物都是認識的,他低聲的對孟落日說道:

“這個是太子,看來萬歲是要留下最後的囑託了。”

孟落日目送着那個黃袍男子,一直到他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他知道,這個人就是即將成爲漢朝的另一位皇帝的劉鰲,後來被稱爲是漢成帝。

孟落日無奈的笑了笑,和漢元帝可沒有什麼交情,漢元帝死不死,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感嘆自己的運氣太正了,隨便送信的一個差事,都能夠見到前後的兩任帝王。

吵鬧聲持續到第二天凌晨,孟落日和別赤本來睡意就不濃,現在弄出了這樣的事情,更加是睡意全無了,和衣在房間中坐了一個晚上,他們可沒有什麼地位,皇帝病危這樣的大事,根本就輪不到他們兩個插手。

天亮的時候,忽然在御書房的方向傳來了震耳欲聾的哭聲,孟落日和別赤都明白,漢元帝到底沒有挺過去,應該是到另外的一個世界去報道了,沒準這傢伙在臨死的時候,還對讓王昭君遠嫁匈奴而感到懊悔不已。

不過,天底下賣什麼藥的都有,就是沒有賣後悔藥的。

真正讓孟落日感到憂心的是王昭君的家書還在漢元帝的書房中,這個時候,還真沒辦法去取,他甚至都已經有了炮回軍營去,讓王昭君重新寫一封的衝動了。

就在兩個人琢磨着怎麼能夠把信拿回來,然後趕緊送到俊候府的時候,忽然聽到門口傳來了重重的敲門聲。

孟落日別赤趕忙起身開門,看到一個管事的太監,身後還跟着十幾個御林軍模樣的人。

只是這些御林軍本來紅纓的頭盔已經變成了白色的纓子,看來是全國上下都要披麻戴孝了。看到了眼前這些殺氣騰騰的傢伙,一種不妙的感覺在兩個人的心頭升起……

(本章完) 第3004章

只是想想對方選擇用車前往楓葉城,不是從烈風城來,也是從烈風城附近的某個城池來的,否則直接坐傳送陣多好,何必坐車!

不管對方從那個城池來,這周圍的都是小城,就算是某個家族的也不畏懼的!

想到這裡,中間的青衫男子看向悟雲說道:「我們求財而已,幾位想過去的話,交出你們身上的靈石,我們自然會放行……」

「沒錯,交出靈石才能過去!」青衫女子的話落下,身後的其餘人紛紛大聲附和道。

「小師父,我們要給錢嗎?」悟雲笑眯眯的問道。

「咳咳……你要是有錢就給吧,沒有的話,對面那麼多人,他們身上應該是有錢的吧!」馬車內的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啊……我懂了!」悟雲聞言一愣,隨即反應過來的說道。

然後看著對面青衫女子三人的視線,就變得閃亮了起來,青衫女子三人看到悟雲詭異的眼神,紛紛提高了警惕!

就連萬虎兄弟都被墨九狸和悟雲間的對話,弄得有些傻眼了,只能呆愣在一邊,等待墨九狸的命令!

「你們想要多少錢?」悟雲看著對面的青衫女子問道。

「我們只要靈石,你們身上的靈石全部交出來!」青衫女子聞言防備的看著悟雲說道。

「如果我沒有靈石呢?」悟雲聞言想了想問道。

「沒有靈石就只能把你們的命留下了!」青衫女子身邊的藍衫男子冷聲的說道。

「哈哈哈……小子,你這話說的真是殘暴,不過我身上雖然沒有靈石,但是你們應該有吧!」悟雲聞言不怒反笑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對方盯著悟雲問道。

「我的意思啊,很快你們就懂了!」悟雲微微一笑的說道。

接著對面的青衫女子等人,都沒看清楚悟雲怎麼動的,應該說是他們發現悟雲根本就沒動,但是他們卻全部都對方的威壓給定在了原地!

別說懂了,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用眼神驚恐的瞪著對面的悟雲,笑著坐在車頭!

「你們兩個過去,把他們身上所有的值錢的東西都給我搜過來,記得搜乾淨了!」悟雲對著一邊呆愣的萬虎兄弟兩人說道。

萬虎兄弟兩人聞言,瞬間回過神來,有些緊張又有些興奮的走到對面,將為首的三人身上的空間戒指給擼了下來,只是被對方殺人般的視線看著,卻一點都沒有攻擊他們!

讓萬虎兄弟兩人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更加放心了,快速的把所有人身上的空間戒指都給擼了下來!

然後回到悟雲身邊,把東西遞給了悟雲,可是悟雲並沒有接,只是看了眼車內,兩人瞬間明白過來,萬山把所有的戰利品都送到了車內墨九狸的面前!

「主子,都在這裡了!」萬山對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看了眼萬山點頭道:「恩,你們兩個把這個吃了!」

墨九狸遞給萬山一個瓷瓶,萬山接過來倒出一顆丹藥服下,然後拿著另一顆丹藥出去,給萬虎服下! 第3005章

萬山剛從馬車內出去,對面的青衫女子等人,也因為悟雲收回威壓,而恢復了自由!但是一個個臉色卻是十分的難看!

因為剛才悟雲的威壓不僅讓他們中很多人都受傷了,而且還讓他們所有人的空間戒指消失了,分明是他們在這裡打劫的,接過卻被對方煩打劫了,這樣的情況,自從他們佔據黑山之後就沒有出現過!

青衫女子冷笑的看著萬虎和萬山說道:「就算你們中間有強者能如何?你們兩個人以為拿走我們的戒指會平安無事嗎?實話告訴你們,你們剛才摘取我們身上的空間時,已經中毒了!」

「現在,你們要麼交出我們的空間戒指,我們把解藥給你們,讓你們離開,否則的話,你們兩個人逼死無疑!」青衫女子瞪著萬虎說道。

「真不好意思啊,我們吃過解藥了!」萬山聞言一愣的說道。

終於明白主子剛才給他和弟弟吃的丹藥是什麼了,原來是解藥啊!

「不可能,解藥只有我們才有,你們根本不可能有解藥,也不可能解毒的!」青衫女子聞言自信的說道。

「你不信我們也沒辦法!」萬山說道。

神話之儒道至聖 「既然你們找死,那就賴不得我們了!」青衫女子看著萬山說道。

隨後也沒攻擊悟雲幾人,因為她正在跟其餘人商量,打算等會兒萬虎和萬山毒發身亡之後,他們合夥對付悟雲和馬車內的人!

唯有這樣他們才能奪回自己的空間戒指,儘管很多人都十分憤怒,但是面對悟雲強悍的實力,他們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青衫女子幾人十分肯定要不了一刻鐘,萬虎和萬山就會毒發身亡的,並非是他們惡毒,而是他們不能不防別人對他們下狠手,因此他們每個人的戒指上面都染了劇毒!

只有有人去摘他們的空間戒指就會中毒,並且很快就會毒發身亡,除非對方把戒指還給他們,他們才會把解藥給對方!

當初得到這種毒藥,也是花了他們不少靈石,還有天財地寶的啊!

還好毒藥和解藥都足夠他們用上幾千年的了,否則他們也不可能付出那麼大代價的!

悟雲猜到了墨九狸並不想殺了對面的人,只是在等對方徹底死心,放他們過去罷了!

不然動起手來,到時候死的絕對是對方的人!

所以,悟雲坐在萬虎兄弟中間,自在的四處看風景!

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對面等人的臉色開始變了,因為他們以為應該毒發身亡的萬虎兄弟,竟然連臉色都沒變一點,更別說中毒了!

完全沒有中毒的樣子好嗎?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這怎麼可能?你們怎麼可能沒有中毒?」青衫女子不敢置信的看著萬虎兄弟兩人說道。

「都跟你們說了,我們吃過主子給的解藥了!」萬虎無語的看著對方說道。

「這怎麼可能?這毒是分明是我們……」青衫女子皺眉道。

但是說到一半她又停住了,其實她想說這毒藥和解藥,分明是他們花錢買到的! 那個爲首的小太監用手指了指孟落日,對身後的御林軍說道:

“他就是昭君公主的信使。”

那些御林軍也沒有廢話,嘩啦一下就把兩個人圍在了中間。孟落日冷冷的看了看周圍的這些御林軍,然後對那個太監說道:

“你們要做什麼?”

“哼,就是你們讓萬歲看了昭君公主的家書,才導致他傷心過度而駕崩的,太子有令,要將你們拿下。”

如果不是身邊被御林軍包圍,孟落日恐怕真的要爆出粗口了,可不是他們要讓漢元帝看的,而是漢元帝死七八列的一定要看的,這關自己什麼事情。

可是在包圍中他也不能這樣說啊,因此心裏着急,嘴上當然不能實話實說:

“我們是匈奴單于的信使,你們如此無理,難道不怕引起兩國間的戰爭麼?”

孟落日的一聲呵斥,還真是把那些御林軍鎮住了,看看站在孟落日的身邊,緊鎖眉頭的別赤,也的確是匈奴人的模樣,他們還真的不敢造次。漢元帝剛剛駕崩,如果再引來了邊境的戰事,估計大漢朝可真的就是多事之秋了。

就在雙方僵持在這裏的時候,忽然一個一個太監快步的走了過來:

“太子有令,不得對兩位信使無禮。”

之前來的那個太監疑惑站在那裏,他之前也是得到了太子的命令,要把這兩個信使拿住的,怎麼這才轉眼的功夫,就變成了不得對信使無禮了,不過當他看清楚了跑過來的太監的時候,立刻俯首,規規矩矩的衝着那個太監施禮:

“參見石公公!”

石壽竟然親自來做跑腿,這可是天下奇聞了,不過孟落日卻在心中暗自佩服這個傢伙,老皇上一死,他立馬就抱住了太子的這棵大樹,宮中太監無數,報信也根本輪不到他,可是他還是這樣“不辭勞苦”的跑過來,分明就是有意的要討好太子。

諸天網購 石壽來到了孟落日的跟前,孟落日和別赤也連忙施禮,相府的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