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這會兒真的見到真人了,哪兒就還有印象中的樣子啊,這完全就是個斯斯文文的瘦高老頭兒!

“您是……”張昊天故意拉長了聲音,心說這傢伙真的是看墳地的嗎?這要是說他是教書先生,絕對的有人相信,尤其是那副眼鏡,簡直就是標準的鄉村教師形象!

那人看着張昊天發愣,自己也跟着笑了起來,“行了,我就是你要找的人了,先進來再說。”

說着,那人直接把門口的位置讓了出來,還順手做了一個邀請的動作,等着張昊天和周瑩瑩進門。

張昊天稍稍遲疑了一下,但是還是很快邁步走了進去。

一進門,張昊天左右看了看,心說這地方以後就是自己的辦公場地了啊!

剛纔從外面看着的時候,覺得這地方的環境肯定相當的糟糕,可這會兒真的進來裏面了,張昊天發現這情況還不算是太差勁,至少這裏乾淨整潔,甚至還有一張牀,估計三叔以前就在這裏睡。

那人看着張昊天只是四下的看着,並不真的坐下,趕緊又說了兩句客套話,讓張昊天線坐下,可實際上是因爲這地方面積實在是太小了,房間裏一下多出來兩個站着的人,簡直連轉身的地方都要沒有了!

所以這種時候就應該趕緊坐下,至少能稍稍寬敞點兒。

這邊張昊天剛一坐下,那邊正在燒着的水也已經開了,“我這裏沒杯子啊,就只有幾個一次性的紙杯,你們別嫌棄。”

那人說着,直接從抽屜裏摸出來幾個連包裝都沒有了的紙杯,在倒上了半杯茶之後,小心的放在了張昊天和周瑩瑩面前的桌子上,還反覆叮囑不要被燙傷了。

張昊天朝着面前的杯子裏看了兩眼,想知道這黑乎乎的茶到底是什麼東西,按說,這茶不都應該是紅色的或則是綠色的嗎,爲什麼會有黑色的?

可就算是這樣,張昊天還是微微一笑,說了感謝的話,至於面前的杯子,張昊天是真的沒有半點兒興趣。

那人看着張昊天和周瑩瑩不肯喝茶,也沒勉強,繼續自顧自的喝着,就好像是張昊天和周瑩瑩不存在一般。

眼看着那人慢悠悠的喝掉了他手上的那杯,張昊天開始着急了,“其實我們今天來,就是想參觀參觀這裏,現在方便嗎?”

張昊天沒直接說自己和周瑩瑩的目的,只說是要參觀一下,想來,這也算是不給人家添麻煩了。

“呵呵,這地方有什麼好參觀的,不過你們要是想看看那就去,反正以後你也要每天都來這裏報道!”那人說話的時候不停的上下打量着張昊天,看着他那個眼神,簡直就像是在諷刺張昊天了!

這事兒不用他說,就連張昊天自己都覺得自己不見得很稱職。

要知道在這段時間之前,自己連鬼神這種東西都不相信,還有,自己最不喜歡這種地方,以後要每天和這樣的地方打交道,估計別人還沒咋樣呢,自己肯定會先崩潰的。

“這以後還得請您多多關照了。”張昊天摸不清頭緒,也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但是看着這歲數,自己好歹也要喊一聲叔的,所以客套話多少還是要說一些的。 “呵呵,關照是要有的,但是不是我關照你,是你關照我!”那人說着,還從衣服口袋裏摸出一包香菸來,畢恭畢敬的遞了一根到張昊天的面前。

張昊天受寵若驚,剛纔是茶葉,這會兒又是煙的,這傢伙要做什麼?

“那個,我新來的,還很多事兒都不明白呢,是您照顧我纔對。”爲了不駁人家的面子,張昊天起身哈着腰,接過遞過來的煙,之後才重新坐了回去。

“別,別,是你照顧我纔是,對了,還不知道你怎麼稱呼呢,上面就說有人要來值夜班了,但是沒說怎麼稱呼,我姓劉,大家都習慣喊我老六,你們也可以這麼喊我。”老六仍舊是一臉的和善,外加畢恭畢敬,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爲張昊天是上面的領導來視察了呢!

張昊天哪兒就受得了這個啊,“別,別,我還是喊您六叔好了。”這傢伙的年紀看上去比三叔都要大上不少,這麼說也實在是太客氣了。

“那,我就不好意思了,你看看,光顧着說話了,我到時間下班了,你們要參觀啊,自己隨便參觀就行。”說完這話,老六急匆匆的拿着東西走了,簡直就像是逃跑一般了。

張昊天和周瑩瑩目送着老六離開,互相看了對方一眼,顯然,倆人都覺得這個老六很奇怪,但是又說不出來到底奇怪在那兒。

眼看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張昊天首先回過神來,“行了,咱們去墳地裏面看看,你爸媽有沒有說過你姐埋在那兒?”

“沒有,那時候我還小呢,就算是真的跟我說了我也不知道,再說了,這都這麼多年了,我甚至連我有個姐姐都不記得了,你覺得我會記得她的墳墓在那兒嗎?”周瑩瑩冷哼了兩聲,心說這張昊天長沒長腦子啊,居然問自己這樣的問題。

張昊天沒再說話,想着這片粉底面積並不是很大,大不了一會兒找找,肯定能找到的。

再說了,那是周家給女兒準備的墳,一準兒也不會太差勁的,估計肯定會很好找到的。

抱着試試看的心思,張昊天拎着東西朝着外面走,周瑩瑩看着張昊天往外走,自己也趕緊跟了上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越朝着墳地裏面走,張昊天越覺得後背發涼,腳下的感覺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奇怪。

張昊天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又中了圈套了,猶豫着到底要不要後退。

轉頭朝着周瑩瑩的方向看了兩眼,在確定周瑩瑩十分淡定之後,張昊天心裏多少也淡定了不少,反正周瑩瑩在這裏呢,要是真的有什麼事兒,周瑩瑩肯定有辦法解決的!

就這麼一前一後的走了一段,張昊天四下看了看,想猜測一下,看看哪個是周家給女兒準備的墳,可看了好半天,根本就分辨不出來。

這片墳地上墓,看起來幾乎都是一模一樣的,唯一的區別就只有上面的字了。

無奈,張昊天只能指着一邊的方向,“你去那邊找,我去這邊。”想來,分頭行動肯定會找的快一些。

周瑩瑩斜着眼睛看着張昊天,一臉的不屑,“我說,你真的打算跟我分開尋找嗎?”

這裏可是墳地,就不說這裏的陰氣多重,厲鬼多多,就說這下面埋葬着那位隨時等着報仇的大將軍,就已經夠張昊天受的了,他居然還想要分開!

張昊天聽着周瑩瑩這麼說,多少也意識到問題了,“其實不分開也行,要不然,你看這排,我看這排,咱倆距離不到五米,肯定不會出事兒的!”

周瑩瑩看了看這邊的墓碑,又看了看那邊的墓碑,想着這個辦法或許可以,上下兩排,一人一排,總比看完這邊看那邊的強。

“好吧,那你看這邊,我去看下面那排!”周瑩瑩順嘴說了一句,直接朝着自己選定的那一排走了過去。

看着周瑩瑩已經開始查看了,張昊天也不想落後,畢竟這事兒早點結束早點兒好,再就是,這裏可是墳地啊,要是周瑩瑩等會兒走的遠了,自己跟不上了,距離拉開了,萬一要是再有個什麼危險的,那就不太好了。

就這樣,兩個人幾乎保持着同樣的速度,一起檢查着兩排墓碑,可看了一大圈,別說是小孩子的墳墓了,就算是一個姓周的也沒發現!

“你真的確定你父母把你姐姐埋葬在這裏了嗎?”張昊天覺得奇怪,如果真的是埋葬在這裏的,那爲什麼找了一圈都沒發現?

“我哪兒知道啊!他們不是說在這裏嗎,肯定是咱們沒仔細的找,再找一圈試試。”周瑩瑩想着或許是剛纔走的太快了,沒注意看,所以纔沒發現的,要是再找一圈肯定就能找到了。

張昊天覺得周瑩瑩說的有道理,自己和周瑩瑩都是人,不是神,疏忽大意也是正常的,於是跟着周瑩瑩又找了兩圈。

可就算是接連找了三圈,也還是沒看到周瑩瑩姐姐的那座墳墓,這事兒,還就真的奇怪了呢!

“要不,我給我爸媽打個電話問問,看看到底是什麼位置。”周瑩瑩說着,伸手去摸衣服口袋裏的電話。

這事兒本來不想讓他們知道的,可現在,總也不能繼續在這地方胡亂的找啊!

還有,這地方邪門的很,早點找到也好早點解決問題,省的在這裏提心吊膽的。

可當周瑩瑩找到電話號碼準備撥出的時候,發現手機竟然沒有信號!

“壞了,沒信號!”周瑩瑩一邊變換着姿勢,一邊四下的搖晃着,想找到一個有信號的角度,這要是手機沒信號,自己怎麼跟父母聯繫啊!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尋找信號的樣子,心說就你那手機,沒信號都是正常的!

想着,張昊天順手把自己的手機也摸了出來,可當張昊天看向手機屏幕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手機,也沒信號!

要說一部手機沒信號那有可能是手機的問題,可如果兩部手機同時沒有信號,那就不是手機的問題,是這裏的問題了!

周瑩瑩這會兒顯然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轉頭跟張昊天四目相對,像是在商量着是否要繼續留在這裏一般。 就在他們兩個猶豫着是否要離開這裏的時候,周圍漸漸出現了微弱的哭聲。

張昊天先聽到的,四下看了看,想知道哭聲是從什麼方向傳來的,也好離着那個方向稍稍遠一些,畢竟這裏是墳地,活人只有自己和周瑩瑩。

然而,這哭聲根本就沒有什麼固定的方向,簡直就像是從四面八方傳來的。

張昊天不知道這哭聲代表着什麼,但是有一件事兒他是知道,就是這哭聲帶來的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兒!

“走吧,咱們還是先離開這裏,回頭再來!”張昊天忽然爲自己的衝動行爲後悔了,時間太短了,自己跟周瑩瑩的準備也不知道夠不夠,反正不管夠不夠,現在明顯對自己不利,所以還是趕緊離開這裏比較好。

周瑩瑩這會兒也一改平時那嘻嘻哈哈的樣子,滿臉的認真。

在輕輕的點了兩下頭之後,周瑩瑩跟着張昊天一起,小心的朝着墳地出口的方向走。

眼看着就快要到出口了,可當張昊天有一次擡腿邁步的時候,發現前面畫面一閃,自己居然又回到了剛纔站着的位置,換句話說,這半天的路算是白走了,就這麼一閃,就又回到剛纔的地方了。

周瑩瑩又四下看了一圈,更是提高警惕了。

順手從揹包裏摸出那把自己慣用的銅錢劍,這一次周瑩瑩走在了張昊天的前面,“跟着我,千萬跟緊了,別跟丟了!”

現在這種情況明顯就是“鬼打牆”了,就憑張昊天這種一點兒都沒有的本事,貌似累死也走不出去,所以現在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周瑩瑩在心裏默默的唸叨着,也默默的祈禱着,希望今天一切順利,能讓自己和張昊天趕緊離開這裏。

又一次馬上就要邁步離開了,周瑩瑩一直提着的心也開始慢慢落地了,只要再邁一小步,自己就可以離開這裏了!

然而,周瑩瑩想的還是太好了,這一步邁下去之後,還是和剛纔一樣,畫面一閃,兩個人就再一次回到了剛纔的位置。

周瑩瑩心裏大喊一聲,“不好!”

這裏的鬼怕是厲害的很,自己和張昊天弄不好就要葬送在這裏了!

按說這是不可能的啊!三叔在的時候,父母有的時候提起這片墳地,都說這裏一片太平,別說是厲鬼了,就連孤魂野鬼都很少見到一隻,爲什麼現在三叔剛沒,這地方就變得這麼邪門?

還有,怪不得那個什麼六叔的會走那麼快,簡直就像是逃跑一眼了,肯定知道這地方太邪門,不想參與這當中的事兒!

周瑩瑩趕緊再次看向張昊天,“咱們可能出不去了。”

張昊天這會兒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眉頭擰到不能再緊,“我知道,那咱們現在要怎麼做?”

這種事兒是周瑩瑩擅長的,自己最多也就是打打下手,所以現在的一切還都要聽周瑩瑩指揮了。

周瑩瑩早就知道會變成這樣,也沒什麼怨言,這種事兒,至少現在張昊天還不擅長,所以來這裏之前就以及那個做好心理準備了,自己肯定會單獨面對這些事兒的。

“嗯,我知道,你揹包裏應該有三叔的東西,你找出一件來,攥着別鬆手!”周瑩瑩儘量壓低了聲音對張昊天說,像是擔心這些話被其他人或者是其他的鬼聽了去似的。

被周瑩瑩這麼一提醒,張昊天忽然也意識到了,對啊,自己也是有備而來的,雖然自己準備的東西不知道能不能有用處,但是好歹自己也是準備了的!

摘下一直揹着的揹包,張昊天開始小心的在裏面翻找着,想找到一些可以充當護身符的東西,可找來找去,最後也只找到了一塊翠綠色的平安玉墜。

張昊天想都不想的直接把那個玉墜攥在手裏,之後四下看着,小心地提防着,生怕那隻鬼鑽了空子。

哭聲漸漸加強,張昊天和周瑩瑩猛的意識到,這會兒正在哭的女鬼似乎不只是一個,聽着這個意思,應該是很多隻女鬼才對。

張昊天不是很懂這裏面的道道,只知道自己和周瑩瑩只是兩個人,但是對方在數量上明顯要比自己這邊多,所以勝算多少會少一些。

於是張昊天輕輕的戳了周瑩瑩胳膊兩下,“咱們還是先想辦法離開這裏比較好。”

周瑩瑩沒說話,但是心裏已經默默的贊同了張昊天的說法,這地方本來就邪門的很,現在這些女鬼明顯也是有針對性來的,興許是她們知道了張昊天的存在,故意來找事兒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接下來的他們肯定會發起一場十分厲害的攻擊的,要是今天這地方只有自己也還好,可現在跟着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張昊天,還是個非常重要的張昊天,要是真的把他留在這裏,以後的事兒可就要麻煩了!

周瑩瑩在腦袋裏一陣陣的想着這些,眼睛也不閒着,四下看了好一會兒,想尋找離開這裏的出口,然而,看了好半天,周瑩瑩也不敢確定自己應該帶着張昊天朝着哪邊走,唯一能做的,也就之後站在原地,靜觀其變了。

隨着哭聲的漸漸加強,地面上開始出現一陣陣幾乎能冷到骨髓裏的風。

那風也邪門的很,並不往上走,而是幾乎貼着地面,一點點的朝着張昊天和周瑩瑩的方向衝。

在到了他們腳邊上之後,還像是一雙雙冰冷的手一般,慢慢的撫過張昊天和周瑩瑩的腳面,還有腳踝。

周瑩瑩也還算是好的,張昊天被這“手”撫摸的渾身哆嗦,想要躲閃開的,可這會兒四面八方都是這種風,根本就已經無處可躲了。

“找到出口沒有?” 崛起美利堅 張昊天心裏着急,想着現在就已經到了腳邊上了,要是再不離開這裏,這些鬼弄不好就要出來把自己給吃掉了,這可不行!

周瑩瑩這會兒也着急到不行了,感覺憑藉肉眼是沒辦法分辨這地方的出口了,乾脆從隨身的包包裏摸出那個巴掌大小的羅盤,開始仔細的研究着,想盡快尋找到可以離開這裏的方法。

奈何BOSS太寵我 然而,還沒等周瑩瑩找到呢,一雙冰冷且纖細的手,已經落在張昊天的右肩上了! 張昊天心裏猛的一驚,連忙朝着周瑩瑩的方向跳了一步,想要躲開那隻冰冷的手。

這一下還真好用!

在站穩之後,張昊天感覺着肩膀上的冰冷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心裏瞬間有了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這會兒周瑩瑩已經拉開架勢,隨時準備衝上去了,可就在這時候,周瑩瑩發現周圍的鬼實在是太多了,並且,這會兒還全都朝着自己和張昊天的方向慢慢靠攏!

周瑩瑩心裏又是咯噔一聲,心說,壞了!自己今天出門之前忘記看老黃曆了,今天到底是初幾啊,爲什麼會……

不等周瑩瑩想更多呢,那些形態各異的鬼已經又靠近了不少了。

張昊天眼看着那些鬼很快就要到跟前了,趕緊把自己帶來的那些東西一樣一樣的拽出來,想看看有沒有什麼是有用的,可折騰了好半天,也還是沒起到任何作用。

周瑩瑩沒什麼時間更沒什麼心情責怪張昊天,畢竟這傢伙是新手,什麼都不懂,拿錯東西也是正常的。

眼看着那些鬼又稍稍靠近了一些之後,周瑩瑩終於從揹包裏摸出來一大把符,毫不猶豫的衝着天上一丟。

瞬間,那些符就像是下雨一般的從天而降,那些奇形怪狀的鬼也幾乎全都擡頭看着天上,之後四散逃開。

周瑩瑩看準時機,拽着張昊天的胳膊就朝着墳地出口的方向衝。

然而,這次還是和之前一樣,在就差一步就能離開墳地的時候,畫面一轉,再次回到了剛纔的地方!

張昊天連驚帶嚇,現在還要加上快速奔跑,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

但是眼看着那些形態各異的鬼再次聚集起來,像是準備要把自己和周瑩瑩生吞活剝了一般的時候,張昊天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底氣,直接挺直了腰板兒,擡手指着周圍的那些鬼,“放肆!”

就這一聲,那些形態各異的鬼全都停下了腳步,就那樣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瞪大了死魚眼,像是要看看張昊天接下來會做什麼似的。

張昊天這會兒也回過神來,之前的害怕也再次充斥着整個心臟。

蒼天啊,大地啊,自己這是在做什麼是啊!這要是激怒了周圍的這些鬼,自己豈不是要被他們撕成碎片了?

就在張昊天心裏害怕外加不知所措的時候,周瑩瑩倒像是想到了什麼,擡手指了指張昊天,“這可是老張家的後人,三叔現在不在了,他會一直守在這裏,你們要是識相的話,就趕緊退下!”

這語氣,這神情,哪兒就像是在對鬼說話啊,這明明就是在對一些下人說話啊!

周瑩瑩心裏也沒譜兒,也不知道自己這麼做有沒有用處,但是現在沒辦法,只能把老張家的那些祖宗搬出來,嚇唬這些厲鬼了,畢竟老張家守着這地方這麼多年,他們要是不懼怕都邪門了!

果然,這招真的起了作用了!

那些鬼在互相看了兩眼之後,慢慢的後退,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眼看着周圍再次變得正常,張昊天和周瑩瑩全都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走吧,現在應該安全了。”周瑩瑩深呼吸了兩下之後,決定趕緊離開這裏,不管咋樣,這地方就是危險的,至少在張昊天完整的繼承老張家那些本事之前,這地方真的不是什麼好地方!

張昊天自然也不會反駁,只是心裏還在犯嘀咕,不知道等會兒能不能順利的離開這裏,萬一到大門口的時候再一閃現,這段路豈不是又白走了?這都已經走了好幾次了,真的不想再走一次了。

眼看着又靠近了大門口的範圍,張昊天和周瑩瑩的心全都提了起來,也全都在擔心,在祈禱。

當張昊天和周瑩瑩真的只差一步的時候,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之後不約而同的擡起腳,準備邁步。

本以爲這次還會像剛纔那幾次一樣,畫面一閃,回到剛纔的位置,可這次什麼都沒發生。

是的,什麼都沒發生!

張昊天和周瑩瑩就這麼順利的離開了墳地的大門!

空降萌寶:總裁爹地,超強勢 這讓張昊天和周瑩瑩剛纔已經提到嗓子眼兒的心瞬間落了地了。

“還好,還好,嚇死我了,嚇死我了。”周瑩瑩大口大口的喘着氣,嘴上還不停的唸叨着。

張昊天雖然沒直接說出口,但是心裏也已經在這麼想了,真的,墳地以外的地方,真好!

然而,一想到以後每天都要來這樣的地方工作,張昊天就覺得自己腿軟。

“現在怎麼辦,是直接回家呢,還是再進去看看?”周瑩瑩指着墳地裏面的方向戲謔的問着張昊天。

“不是吧!還要進去?”想到要再進去,張昊天瞬間炸了,自己是不想進去了,至少現在不想,以後要是沒什麼事兒,自己也不想進去了,太可怕了!

“你怕什麼,你沒發現他們在害怕你嗎?別忘記了,你可是看老張家的後人,對他們有着震懾的作用。”周瑩瑩把自己猜測的事兒跟張昊天說了一遍。

張昊天聽得也覺得有道理,“但是這些都是你猜的,你怎麼知道一定是這樣呢?”

“你傻啊,你們家管着這裏幾百年了,要是沒點兒震懾作用,這些傢伙豈不是早就造反了?還有啊,剛纔你沒看到那些鬼的樣子嗎,都很害怕你呢!所以啊,你一出現,他們肯定老實!”周瑩瑩繼續往下說,並且說的還相當的確定。

越聽,張昊天越覺得有道理,“既然這樣,那咱們要不要再進去試試看?”

如果那些鬼真的懼怕自己,那簡直就是好上天了!

自己想要找到周瑩瑩姐姐的那座墳墓,貌似直接問那些鬼也就是了,這要是找起來,簡直就是易如反掌了!

想到這個,張昊天又朝着墳地裏面看了兩眼,想先找到一隻鬼試試看,要是那隻鬼真的懼怕自己,聽從自己的安排,那自己再進去也不遲!

不過,轉念又一想,要是自己站在墳地大門的門口就能操控裏面的鬼了,那自己爲什麼還要進去?直接讓那隻鬼把周瑩瑩的姐姐帶出來不更好嗎? 越想,張昊天越覺得這事兒不錯,更是瞪大了雙眼,四下的看着,想趕緊找到一隻什麼鬼,也好試試看自己的本事。

當他看到不遠處站着的一隻女鬼的時候,張昊天輕輕的咳嗽了兩聲,算是清了清嗓子。

“那個,就那邊站着的那隻女鬼,你過來。”張昊天伸手指着那隻女鬼的方向,儘量十分嚴肅的命令着那隻女鬼。

然而,這一聲命令下去之後並沒有任何作用,那隻女鬼確實朝着張昊天的方向看了兩眼,但是似乎並沒有要走到張昊天跟前的意思。

張昊天開始懷疑,剛纔自己和周瑩瑩猜測的那些事兒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這隻女鬼爲什麼還不聽從自己的命令,爲什麼還不過來?

可就在張昊天打算再跟周瑩瑩商量一下的時候,那邊站着的那隻女鬼,竟然真的朝着張昊天和周瑩瑩的方向飄了過來!

張昊天心裏瞬間激動的不行,簡直就像是中了頭等獎一樣,伸手指着那隻女鬼的方向是,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周瑩瑩,“你看看,你趕緊看看!”

周瑩瑩自然也知道張昊天要讓自己看什麼,雖然臉上表現的十分淡然,但是實際上週瑩瑩心裏也覺得相當的詫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