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面對槍械的威脅鎖定。

秦蒼穹,卻並未搭理。

他,繼續踏步,朝前走來。

而此時,馮亮手中的電話,還未掛斷。

「馮亮?出什麼事了?!」電話那頭,周澤韜聲音凝重問道!

可此時的馮亮,已經沒有心思,回答電話中,周公子了。

他手中槍械,直指西裝青年。

馮亮此時,額頭,一滴冷汗滲透!

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死亡威壓。

這個年輕人,讓他感覺到恐怖!

那個西裝青年,正眸光冰冷,一步一步走來。

每一步,都彷彿帶着前所未有的猛獸威壓! 「全體人員回到甲板,全體人員回到甲板!」

「入侵警報,白色暴君出現在會議室,重複一邊,這不是演習!」

無線電頻道內,來自各個指揮官的指令被大聲傳遞著。

急促的警報聲響徹整個航空母艦。

大量的士兵集結著,他們飛快地從母艦的各個區域趕往甲板,黑洞洞的槍口對準著會議室的走廊處,將其團團包圍。

防毒面罩里,所有人的氣息幾乎凝固,無形的空氣里瀰漫著一股肅殺之氣,靜得出奇。

在他們心臟緊張地提到了嗓子眼上時,眼前遮住走廊的鋼鐵大門突然被瞬間被擊碎。

砰——!

一個速度快到僅在他們瞳孔留下殘像的白色影子瞬間掠出,如同一發炮彈般重重地撞進了士兵們的陣地上。

白色身影帶來的恐怖的撞擊力度更是立即將幾個士兵撞得骨斷筋折癱軟成一灘爛泥橫飛出去。

就在他們慌張舉起槍準備反攻的時候,又是一道黑影緊接著暴掠而出。

噗噗噗!

黑影的兩隻利爪凌然橫掃而過,銀白色的閃電在十幾名黑色守望士兵的身上一閃而過。

但是被攻擊的士兵臉上卻顯示出困惑的神色,因為那道黑影的速度之快讓他們連反應都沒能反應過來。

當他們終於察覺到自己已經受到攻擊,好奇的低頭看向自己身體的時,只聽見咔呲一聲,完整的軀體像是突然錯開的積木,瞬間斷了數截,重重的摔在冰冷的甲板上。

斷裂的紅色肌肉還在躍動著,鮮血噴洒的到處都是,一坨坨的內臟還在冒著熱氣,止不住的往外滑落。

「啊!」

「啊!」

「我的身體,我的身體!」

呼吸面罩下,士兵們驚恐的叫聲劃破天際。

他們已經感覺不到不到疼痛,但是最後一絲求生本能在驅使著他們驚懼地掙扎著,他們撿起自己的身體碎塊想要接在一起,但卻只能感受到生機在飛快地流逝。

「開火,開火,所有人給我殺死他們!」

這時人們才堪堪從眼前這驚悚又噁心的一幕中反應過來,指揮官瘋狂地大叫著。

噠噠噠!

被一地殘肢鮮血驚嚇到的士兵們立即扣動扳機發瘋似得開火。

密集的子彈亂飛,但那兩道人影速度實在是太快,加上不少人因為同伴的死亡慘狀在下意識中慌亂開火的,不僅沒有有效攻擊到對方,反而大量的子彈在混亂中造成了自己人巨大的傷亡。

然而白色的身影和黑色身影全部沒有過多停留,他們兩人就像是一陣颶風,你追我趕,在甲板上呼嘯著疾馳纏鬥了上百米,將一架架擋在他們面前價值數千萬美金的戰鬥機砸的遍地開花。

大量昂貴的設備設施在一陣陣轟鳴的爆炸聲里,變成了持續壯大的氣浪和火焰中的一分子。

眨眼間,兩人所處的戰場中央已經變成了涉及上百米範圍的人間煉獄,普通人根本無法靠近。

在數百名黑色守望士兵的圍觀中,火焰里時隱時現的白色身影和黑色身影像是發狂的犀牛一樣,又一次狠狠的撞擊一起。

轟——!

熾熱的火焰包裹著兩道身影各自倒退出幾十米。

威力驚人的滾燙氣浪向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周圍的鋼鐵設備就像沒有重量的稻草,瞬間被盡數掀飛沖走。稍微靠的近的更是直接被轟爛壓扁,瞬間變成破爛。

就連甲板上那堅固無比、類似瀝青的複合材料都被連片轟碎,無數的碎石四射飛濺,露出布滿一個個巨大凹坑的特種合金。

就好像有一枚破壞力驚人的艦載導彈在原地炸開了一樣,一切都被摧毀。

除了那兩道身影,黑光病毒的掌控者,羅森和賤民。

此刻,戰場中心,暴退出數十米的羅森終於止住了自己的身體。屈身蓄力,眼神里充滿著前所未有的凝重和戒備,似乎隨時警惕著對面的敵人。

他的身上,由生物質幻化而出的白色衣袍不知何時已經悄然破碎,雖然隨著能量的補充再次變得完整,但是這已經能顯示出某些問題了。

賤民很強,強到可怕!

在眾多奇形怪狀的黑光生物里,他是羅森遇到過的最強敵人。

尤其在正面承受了他最強衝擊力的情況下,對方不僅沒有如同曾經的獵手或者是伊麗莎白一樣受到重創,反而身上似乎連絲毫破損都沒有出現。

羅森開始相信雷蒙德記憶里所強調的一些信息,黑光化身的賤民或許真的是所有非編碼基因組的完美表現,地球上所有生命形式的終極進化目標。

並且更讓他擔憂的一點是,對方現在仍舊保持著人形態,沒有展現出其他的異變形態。

對上這樣一個敵人,羅森沒有任何把握,但是他已經沒有任何選擇。

因為加入對方根本不是合作,而是代表著死亡。

現在,要麼束手就縛,要麼唯有奮力一搏。

才剛擋下上一記攻擊,短暫的思索間,不待羅森有下一步反應!

「嗖!」

伴隨著一道呼嘯聲,賤民的身影就再次穿透灼燒的火焰,向這邊飛馳而來。

話音才剛剛落下,他整個人就已經跨越數十米距離,帶著呼嘯的狂風衝到了甲板半空!

速度之快,幾乎除了羅森外其他人都沒有看清,就像一道撕裂了空間的黑色閃電。

「太快了!!」羅森神色一凝。

雖然對方的速度快到恐怖,但身為黑光原形體的他,各方面的直覺和反應也早已超乎尋常,加上數十米的緩衝距離,已經足以讓他做出應對了。

銀白的刀刃隨風而長,呼吸間變長好幾米,迎著當空襲來的賤民劈了上去。

幾乎就在同時,鋒利的幾丁質刀刃就撕裂氣流,重重砍在對方的身體上。

但是,讓羅森愕然的一幕出現了!

他這記足以轟爆一輛裝甲坦克的恐怖一刀,轟在對方身上竟然沒有任何反應。

電花火石間,只見挨了一刀的賤民身體微微收縮,緊接著又瞬間微微鼓起。

下一刻,隨著他張開布滿鯊魚般尖牙的唇齒,一道凌厲到極致的驚人衝擊波從猙獰的口腔內爆發,向著羅森當頭轟去!

「嗡——!」

「糟糕!」

羅森瞳孔一縮,散去刀刃的同時舉起巨大的護盾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轟!!

強大的爆發力形成了驚人的衝擊氣浪,於爆發的中心處,一道肉眼可見的猩紅色血霧向著四周席捲而去。

一路摧枯拉朽,將方圓十幾米範圍內的所有凸出設施都盡數摧毀轟爛,變成了碎紙屑大小的殘渣!

距離最近的羅森直接被猛烈的血色氣浪掀飛,重重的撞在了鋼鐵護欄上,深深的嵌了進去,才將強大的反衝力化解消散。

以往從未破損的護盾此刻居然出現了如同蛛網般細密的裂縫,他緊緊盯著半空之中的賤民,再次感到驚訝。

「剛剛那是聲波,居然還有翅膀?」 「怎麼了?」

段志能還沉浸在喜悅中,因此看向王伯時也仍面帶笑意,看不出半分緊張。

「老爺,老奴上街採辦,居然聽到百姓紛紛傳言,說,說……」

「說什麼?」

段志能這才開始皺眉。

他與周氏本以為,街上還在傳言段青雲清譽被毀的事兒。

早起那會子對他而言,這的確算是一件大事。

但眼下段嬰寧與容玦的婚事已定,團寶也已經洗去「野種」的標籤,成為了護國公府的嫡出小公子。

就連容夫人他們,對段嬰寧也很是滿意。

兩者對比之下,段志能只覺得這件事也沒什麼大不了了!

人云亦云嘛!

傳一段時日,自然就煙消雲散了。

到時候借著護國公府,一定能給段青雲覓得好人家。

段志能算盤打得不錯。

誰知王伯緊張的看了段嬰寧一眼,著急的說道,「說,說團公子的生父,是兩個街邊混混!並不是容世子!」

「還說什麼,說二小姐水性楊花、背著容世子如何如何。」

「總之……」

王伯著急的跺了跺腳,「總之那些話太難聽了!如今這事兒瘋傳,已經鬧得滿城風雨了!」

「什麼?!」

段志能這才急了眼。

他用力拍著桌子站起身,氣得下巴上的鬍鬚都在顫抖,「是誰傳出去的這謠言?這不是扯淡嗎?!」

團寶明明是容世子的兒子,容世子已經親口承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