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台下下立即傳來聲音:「你胡說的吧,既然符銀取出來了,那為何鳳妹子沒有醒過來呢?」

「呵呵,你們別急,鳳妹子馬上就醒了!」江帆笑道。

隨即江帆對著躺在門板上的鳳妹子喊道:「鳳妹子,你該醒來了!」

江帆話音剛落,只見鳳妹子睜開眼睛,坐來了起來,她望到自己的母親,「母親!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在這裡了?」鳳妹子驚訝道。

那女人驚喜喊道:「鳳妹子,你活過來了!」她撲了上去,母女兩人立即抱頭痛哭起來。

全場大震,「哇塞,鳳妹子竟然活過來了!太神奇了!這可是神醫啊!」立即有人驚嘆道。


宮大夫吃驚地望著台上江帆,剛才所有過程他都是親眼所見的,摸著額頭吃驚道:「哦,這小子是怎麼回事?吞食符銀的鳳妹子都救活來了,這怎麼可能呢!」

「宮大夫,你說這是不是有詐啊,鳳妹子是他們請的托啊!」一名大夫疑惑道。

「是啊,我也懷疑鳳妹子是托呢!要不然為何沒有看到那二兩符銀在什麼地方呢?」宮大夫身邊的一名大夫皺眉道。

宮大夫點了點頭道:「嗯,我也十分疑惑,那二兩符銀到什麼地方去了呢?」

「對,讓那小子說出二兩符銀的去處!如果拿不出那二兩符銀,那鳳妹子就是他們的托!」

於是台下傳來聲音:「江大夫,請問鳳妹子肚子裡面的二兩符銀在什麼地方呢?你必須拿出來給我看看,要不然我們可懷疑這裡面有蹊蹺呢!」

江帆望著那人一眼,就知道是同行的,他微笑道:「這位兄弟問得好,我想大家都想知道,鳳妹子吞食在肚子裡面的二兩符銀在什麼地方?我可以肯定告訴大家,那二兩符銀肯定不在鳳妹子的肚子里了!」

「那在什麼地方呢?你拿出來給我看看!」立即有人問道。


江帆手指著的站在台上的大公符雞道:「那二兩符銀就在大公符雞的肚子里!」

台下立即喧嘩起來,「什麼!二兩符銀在大公符雞肚子里!不可能!符銀怎麼回到了大公符雞肚子里了?!」台下立即有人質疑道。

江帆不慌不忙地望著鳳妹子,「鳳妹子,你還記得你吞食的符銀是怎麼樣子的嗎?」江帆微笑道。

鳳妹子擦乾眼淚,露出羞澀,對著江帆道:「我記得,我的那塊符銀是二兩,上面還有『金通』兩個字樣,另外那上面還有我的牙齒咬痕。」

江帆點了點頭,驚訝道:「為何符銀上面還有你的牙齒咬痕呢?」

鳳妹子臉微紅,「因為我吞食符銀的時候,我咬了一口,然後再吞食的,所以符銀上面留下的牙齒印。」鳳妹子不好意思道。

江帆對面台下觀眾,「大家都聽到了吧,那二兩符銀上面有『金通』字樣,上面還有鳳妹子的牙齒印痕,那我們就看看這隻大公符雞肚子里的符銀是不是鳳妹子吞食的那塊符銀!」江帆微笑道。

他望著台下,「有誰願意上來親眼見證一下,省得有人懷疑我做手腳了!」江帆望著台下,他的目光落到宮大夫身旁那些人身上。

宮大夫身邊一名大夫立即舉起手,喊道:「我來!」

江帆點頭道:「好的,這位兄弟,你請上來!」

片刻之後,那名大夫上了台上,江帆對著那名大夫道:「這位兄弟,請你抱起這隻大公符雞!讓它的屁屁對著大家!」

那大夫驚訝道:「你這是做什麼?」

江帆神秘笑道:「你只要按照我說的做就可以,你很快就會明白的。」

那名大夫只有按照江帆的吩咐,他抱起那隻大公符雞,「這位兄弟,麻煩你檢查一下大公符雞身上是不是藏了符銀?」江帆微笑道。

那名大夫立即伸手在大公符雞身上摸索一邊,對著眾人道;「大公符雞身上沒有符銀!」

「好,現在我就讓大公符雞把鳳妹子肚子的二兩符銀拉出來!」江帆點了點頭,他打了一個響指,嘴裡念道:「大公符雞,你把鳳妹子肚子裡面那塊符銀拉出來吧,要不然大家以為你要想私吞那二兩符銀呢!」

大公符雞似乎聽懂了江帆的話,鳴叫兩聲,它雙腳用力蹬著,屁屁撅了起來了。噗!吧嗒一聲,一塊符銀從大公符雞屁屁裡面掉落下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江帆微笑地望著那名大夫道:「這位兄弟,麻煩你撿起從地上那塊符銀看看是不是鳳妹所說的那塊符銀?」

那名大夫撿起地上的符銀,那塊符銀黏糊糊的,上面還冒著熱氣,他看到上面果然有「金通」兩個字。在符銀上面還有一排細小的牙齒印,他吃驚道:「呃,果然和鳳妹子描述一樣」

鳳妹子急忙走了過來,她拿起符銀驚喜道:「對,就是這塊符銀!」

台下一片嘩然!那些觀眾簡直把江帆當成神人了,「哦,太神奇了!鳳妹子肚子的符銀竟然跑到大公符雞肚子里去了!」立即有人驚呼道。

台上鳳妹子立即給江帆跪下,「謝謝江大夫救了鳳妹子的命!」鳳妹子感激道。

江帆立即扶起鳳妹子,扭頭對著她母親道:「鳳妹子已經沒事了,回去以後你們再不可那樣了!孩子的事情,就讓孩子做出吧!」

「是的,江大夫,我們再也不逼迫鳳妹子了!」鳳妹子母親感激點頭道。

台下立即發出熱烈掌聲,眾人立即歡呼起來,「哦,這個江大夫太神奇了!簡直就是神醫啊!連宮大夫治不好的病,他輕而易舉就治好了!」立即有人驚呼道。

台下的宮大夫一臉不悅,他一點都沒搞懂江帆是如何取出鳳妹子肚子的符銀的,也沒看出來江帆使用什麼符咒治療的。

「哦,完了,我們以後無法在塔州城混了!」宮大夫身邊一名大夫驚呼道。

「是啊,這小子醫術如此神奇,以後塔州城是無我們容身之地了!看開我們幾個老傢伙要離開塔州城了!」另外一名大夫搖頭道。

宮大夫望著台上春風得意的江帆,他眼珠一轉,「哼,小子,你不是什麼病都能治療嗎?我就不信了,非給你搞一些疑難雜症來!只要你失敗一次,我就趁機踩死你」宮大夫暗自冷笑道。

接下來江帆與其說是直治病,還不如說是表演,一天下來治療了幾十名患者,每位患者都是全部治癒,而且都是疑難雜症。

第二天江帆治病的神奇事情在整個塔州城傳播開了,前來濟世醫院的患者是絡繹不絕,醫院的門口排了長長隊伍,江帆、李寒煙、梁艷、張小蕾、周秀梅等人忙都忙不過來。

第三天的時候,江帆正在台上給患者治病,突然台下傳來笑聲:「咯咯,江帆,你果然厲害,幾天沒見,你竟然在塔州城開設了醫院!」

江帆抬頭看來人是盛凌雲,她帶十幾名家僕出現在醫院門口,江帆望著台下的盛凌雲笑道:「盛凌雲,你怎麼才來了,我都已經開業三天了,你是來祝賀我的還是來嫉妒我的?」

這幾天盛凌雲出去了一趟,她現在利用盛家的實力也在做生意,她把隆興那一套運用在盛家的生意上,她的目標是再次創造出隆興的奇迹。

盛凌雲臉上露出一絲冷笑,冷哼道:「江帆,讓你失望了,我的身體很健康!用不著你治療!就你這麼點生意,和我盛家比,簡直就是九牛一毛!」

江帆望著盛凌雲笑道:「嘛,你身體很健康,一看你的鼻子上還有你腰間的黑氣就知道你有月經不調毛病,你是不是來找我給你治療月經不調呢,如果你想治療,我可以幫你治療的,就像那次在包間一樣,把你這治療得直叫!」

江帆的話讓盛凌雲想起了在人界的時候,被江帆佔了便宜的情景,她的臉漲得通紅,「江帆,你不要得意!我會讓你的醫院垮台的!」盛凌雲冷笑道。

「是嘛,我記得你的隆興集團是被我搞垮的哦!雖然那你們盛家在塔州城是大戶,但是要不來了多久我會超過你們盛家的!」江帆滿不在乎笑道。

「哼,就憑你這家醫院就想超越我盛家,給你三年也做不到目前我盛家的財富!」盛凌雲不屑笑道。

江帆望著盛凌雲,「哼,盛凌雲就沖著你這句話,我江帆給你拋下話了,我一年之中一定會超越了你們盛家的財富!」江帆冷哼道。

「江帆,我等著你!我看你如何超越我盛家的財富!」盛凌雲說話就帶著人走了。

晚上的時候,江帆、梁艷、李寒煙、李志玲、周秀梅等人坐在醫院的大廳之中,「沒想到塔州城開設醫院生意如此火爆,這裡生意比東海市人民醫院還要火幾倍呢!只要一年我們都是千萬富翁了!」梁艷笑道。

「呵呵,沒想到我們開始的醫院生意興隆,照這種趨勢發展下去,用不了一年我們就可以超越盛家了!」江帆笑道。

「帆,我看不要這麼了樂觀,今天早上盛凌雲來了,我看日後要小心點,她肯定會黑我們醫院的!」李志玲皺眉道。

「是啊,盛凌雲來符元界的目的就是要阻止你的,這三天我們醫院生意十分火爆,盛凌雲肯定十分嫉妒,我們要提防她暗害我們。」李寒煙點頭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我很了解盛凌雲這女人,她肯定會安排患者來搞破壞的,只要壞掉我們醫院名聲,她的目的就達到了!」

「帆,那我們該怎麼辦?」梁艷擔憂道。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我們並不知道那些患者是盛凌雲派來的人,所以我們要關注所有患者,如果有故意刁難我們的肯定就是盛凌雲派來的人,那我們就要狠狠地收拾他一頓!」江帆冷厲道。

「對,只要有故意刁難我們的患者,肯定就是盛凌雲派來的人!」李寒點頭道。

一連四天濟世醫院門口都是長長隊伍,第五天後,濟世醫院門口人排隊的患者更多了,這些患者都是附近的城患者,他們都是慕名而來,而且人越來越多。

江帆正在門診給患者治病的時候,突然門外傳來聲音:「閃開!我家小姐來了!」那些排隊的患者被十幾名護衛推開了。

「你們做什麼,要看病就要排隊等候,我們都等候了十多個小時了!」其中一名患者滿臉不悅道。

「我靠,你他媽什麼東西,竟敢和我家小姐這麼說話,老子打死你!」一名護衛立即給了那患著嘴巴。

「你幹嘛打人啊!」那患者驚慌道。

「兄弟,你是外地的吧,不想死就你趕緊閃開吧,他是塔州城城主的女兒,誰敢得罪啊!」立即有人悄聲告訴那麼患者。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那患者聽說那小姐是塔州城城主女兒,他嚇得急忙閃到一旁,那小姐鄙夷地望了那患者一眼,她手掩住鼻子對著身邊的護衛道:「讓這些人都滾遠點,他們身上氣味太難聞了!」

那些護衛立即瞪大眼睛,兇巴巴喊道:「你們聽到沒有,我家小姐讓你們滾遠點!」

「我們可排隊等候了很長時間了,你怎麼能這樣啊!」一名患者不服氣道。

「他媽的,叫你滾遠點,你還敢廢話,老子打死你狗東西!」一名護衛一揮手,給了那人一嘴巴,隨即一道紅色符球飛出,那人被紅色符球擊中,被冰凍了。

其他患者立即嚇得閃躲遠遠的,門診門口頓時就剩下那女子和那些護衛,隨後那護衛用力敲射門喊道:「江大夫,我家小姐來看病了,你快出來迎接!」

江帆正在診室裡面給患者治病,突然聽到門外喊聲,皺眉道:「我靠,這是誰呀!架子這麼大,竟然要老子去迎接她!」

「哦,主人,門外女人身上有狐臭呢!」納甲土屍皺眉道。

江帆對著納甲土屍一揮手,納甲土屍立即打開門,那女子雙手叉腰站在門口,瞪大眼睛望著江帆,「誰是江帆?」那小姐滿臉不悅道。


江帆冷冷地望了那女子一眼,「我就是江帆,你有什麼事嗎?」江帆冷冷道。

那女子吃驚地望著江帆,「你就是江帆,哈哈,你年齡恐怕還沒多大吧,就你這樣還是神醫?你不是在這裡唬弄人的吧?」那女子不屑笑道。

「哼,神醫和年齡有關係嗎?有些年齡雖大,可是他治不好你身上的病!」江帆冷哼道。

那女子身邊的護衛看不慣江帆的語氣,「小子,你挺張狂啊,你知道在你眼前的人誰嗎?」一名護冷笑道。

江帆望著那護衛冷笑道:「我大夫眼裡,只有病人!她不就是一位狐臭的病人!」

「混蛋,站在你眼前的是塔州城城主的千金,你還不趕緊替我家小姐看病!」那護衛厲聲道。

江帆站了起來,冷笑道:「我還以為什麼大人物呢,原來只是一名小小城主的千金!就算就是大元國皇上來了,也要給老子排隊去!」

「我靠,你小子太猖狂了!你是找打啊!」那護衛就要上前動手打江帆。

「錢護衛,休要放肆,我們是來求醫的,你把大夫打傷,誰給本小姐看病!」那女子冷冷道。

那護衛急忙退下,面帶笑容望著那女子道:「是的,小姐,您請坐。」

那女子在江帆對面坐下,微笑望著江帆,「江大夫,你不要和下人一般見識,你看我的身上的病可以治好嗎?」那女子微笑地望著江帆。

江帆冷冷地望著那女子,「你身上有狐臭,臉上是青春痘,腰間還有一塊白斑,那是白癜風,我都可以治好,但是你必須去排隊,否則你給多少錢我都不治療!」江帆一臉冷酷道。

那女子吃了一驚,她身上的病全部被江帆說出來了,「你真的可以治好我這三種病?」那女子驚訝道。


江帆點了點頭道:「是的。」

那女子站了起來,「好,我這出去排隊!」她對著那些護衛道:「走,我們出去排隊去!」她心裡暗自道:「哼,小子,就讓你張狂,如果治不好我的三種病,我就把你的醫院拆了!」

「我靠,你小子也太囂張,竟敢讓我家小姐出去排隊!我們把你醫院拆掉了!」那護衛怒喝道。

一旁的納甲土屍一把抓住那麼護衛的脖子,「我靠,你他媽的敢拆我主人醫院,老子爆了你花花!」納甲土屍惡狠狠道。

納甲土屍力量很大,那人被抓住脖子之後無法動彈,疼得他直冒汗,「你,你敢動我,我可是城主護衛!」那護衛驚慌道。

「去你媽的城主護衛,你他媽就會皇宮護衛,老子也把你扔出去!」納甲土屍一揮手,那護衛被扔出了門。

普通一聲,那護衛摔在地上,他是臉朝下摔的,嘴巴戧在地面上,嘴唇破裂,兩顆門牙掉落下來,疼得他呲牙咧嘴,爬起來。

「媽的,你敢打我,老子殺了你!」沒那護衛就要動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