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合歡前輩的擒賊先擒王也不失是一個好辦法,最爲直接了擔,只是在下認爲,此來一來,我人族便是勝了,也將是慘勝,還會落得個被靈獸包圍的下場。”曾浩自然不敢直接說合歡老魔的方法不行,只能苦笑的先稱讚兩句。

“嘿嘿,就是嘛,還是我足步漸進,慢慢站椐萬獸林的地盤,將靈獸都逼成一團,再發起總攻的好。”亞中德嘿嘿一笑的說道。

“嗯,在下認爲,亞前輩的方法也不錯,雖然沒合歡前輩的方法來的直接,可且能將損失降到了最低,只是嘛?此方法有一破綻,如非萬不得以,還是不要用的好。”曾浩自然也不敢說亞中德的方法不行。

曾浩就不相信這些老傢伙沒有更好的辦法,誰找出一些連三歲小童都知道不行的方法來說。


這不是擺明着,要自己頂頭陣嘛?

然曾浩不知道,對於攻擊萬獸林,人族還是第一次,對於他們來說,爾虞我詐,勾心鬥角還行,論到打戰,他還一時間還真不知從何下手。

“破綻?少盟主所指的破綻是?”亞中德左思右想,可是沒能知道曾浩所手的破綻是什麼?

“這破綻嘛?在數年內應該不會出現,可是當我人族一方大量佔領了萬獸林中的地盤後,將須要大量的手人去守護,萬獸林發起總攻到也罷了,外意全漸個擊破,那我人族便自主分成數團,乃至數十團力量讓他們漸個打。到時候想回籠人手都難了。”曾浩心中暗罵,這種鬼主意,也只有你敢拿出來說。

也正如曾浩所說,人族打萬獸林最好,最有利的條件,便是藍樓城爲一體,萬獸林想打人族,得先過藍樓城這一關。

如果將藍樓城分成了數塊,或數十塊,那人族的實力將遠沒有萬獸林來的強大。

可不派人去守嘛?有打跟沒打一樣,還不是萬獸林的地般,只會浪費時間。

在聽到曾浩之話,底下不少人都認同了曾浩的說法,紛紛點頭稱是。

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方法,自然不管用了。

“哦,那少盟主可有何高見?”合歡老魔點了點頭,反問道。

他反對亞中德,主要是因爲他的意見跟自己的不合,且沒想過使用後的後果。

如此讓曾浩這麼說,他們自然知道自己的方法不行,紛紛將這爛攤子推到了曾浩身上。

“晚輩聽說,此次萬獸林會對我人族發起戰爭,是因爲雪林山之事?不知那位前輩可知道雪林山發生何事?”曾浩微微一笑,緩緩的說道。

對於雪林山之事,他比誰都清楚,只是他可不會去說出。

“老夫倒是知道一些,我門中某一位長老當天便在那雪林山之中。”說話之人,乃是聖書齋的太上長老。

太上長老在一個門派之中,跟掌門的地位差不多,一個主內,一個主外,而太上長老便是主內之人。

“哦,孔前輩,不知貴派長老可來此?可否請他出來說說此事的經過?”曾浩供了供手,微笑的說道。

“這自然可以,老夫這就讓他前來。”那聖書齋的太上長老說道,說完之前,一揮手,一道紅光飛射而出,穿過大門而去。

不一會,一道人影便出現在了大殿門口,向着大殿中走來。

來人曾浩認識,那便是當初在雪林山以魔道的瘦骨老者打鬥之人,也是聖書齋姓方的修士。

“方前輩,可否請你將雪林山當天發生變故之事說來聽聽?”曾浩供手說道。

而姓方的修士在聽到曾浩說話之時,眼神中閃過了驚奇之色。

一名築基期修士,在一羣元嬰老怪之中,連他都沒資格說話,他竟然爭先發話。

不過當他看到曾浩身上的服飾,以及高坐主座後,便也瞭然,立即猜到了曾浩的身份。

雖然他是一名元嬰修士,對面着這名連門中的太上長老都要禮讓三分的築基期,他也不敢待慢。

趕緊將發生在雪林山之事,一一說了出來。

曾浩收起風羽扇,裝出一副很認真聽講的模樣,將對方一字一語的緊記在心中。

他可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當天也在那裏,如此一來,將會給自己找來不少麻煩之事。

當然,曾浩去過雪林山之事,雖然沒幾個人知道,不過曾浩曾來過藍樓城,且是不少人都知道,只是誰也不會去說出吧了。 當姓方的修士講完當天雪林山所發生之事後,不少人開始沉思了起來。

而曾浩也不由的沉思了起來,他如此做的目的,便是想知道,對於自己的雪林山造成的破壞,別人知道多少罷了。

“各位前輩,可有何看法?不妨直說。”曾浩從新拿出白羽扇,扇了起來,微笑的問道。

“如此看來,應該是方長老所說的那名小輩拿走的寶物,這才惹來了萬獸林的發怒。”亞中德沉思的說道。

“各位前輩都是如此認同嘛?”曾浩依然微笑的說道,可心中且是狂汗,這些人還真不是一般的老怪物,一下便猜中了自己當初收走之物,便是引起萬獸林發怒的原因。

“老夫看來也是因該如此,否則的問,便是萬獸林藉機發難於我人族,看來我們要查出那小輩是誰?方能知道此事的源頭。”別一人付喝的說道。

“依晚輩之見,未必就是那神祕人拿走的寶物引來了萬獸林的憤怒,各位前輩不妨想想,有何寶物,萬獸林明知那雪林山擁有,且不能取走,而一名神祕人,修爲應該不是元嬰期之人且能收走。”曾浩微笑的說道,可心裏且是十分緊張,他可不能讓他們去查,指不定能真查到自己身上來。

“嗯,少盟主所言極是,倒是我們這些老傢伙老糊塗了,不知少盟主有何看法。”亞中德聽曾浩這麼一說,不由怔住了,雖然也跟着恍然大悟的說道。

也難怪他會如此認同曾浩的說法,他什麼可不可能想到,曾浩拿走的是上成具九階以上靈獸以元嬰老怪的屍體,還都是活生生的冰雕。

在他看來,就算是再逆天的東西,竟然萬獸林知道此物的存在,應該早早就取得,那裏還會放在雪林山呢?

“雖然寶物不太可能,不過方前輩所說的冰窟應該也極有可能是萬獸林某位先祖的仙府之類地方,如我們能佔椐,想來萬獸林應該會前來取奪吧?”曾浩似有所指的說道。

“引方萬獸林的高層自己行來找我一方,我們再足漸的消滅他們?如此一來,萬獸林中心地代必空。我們再直殺萬獸林中心。”亞中德喃喃的說道。

“好,依晚輩之見,亞前輩這方法好,不知道各位前輩可有比亞前輩更好的方法呢?”曾浩等亞中德一說完,立馬站了起來,贊同道。

底下之人莫名奇妙,這主意明明是曾浩自己出的,爲何又成了亞中德想出來的呢。

亞中德更是一怔,他剛還想說,少盟主此方法可行呢,什麼就成了自己想出來的方法了。


“竟然各位前輩沒有意見,那此事就這麼定了,亞前輩,合歡前輩,有就勞兩位前輩帶一些人先探雪林山,再偷偷佈下傳送陣,按照亞前輩的意思,我們先取雪林山。”曾浩擺出一副豪情壯志的模樣,搞的下座之人苦笑不得。

特別是亞中德,他先是讓丹靈子陰了一招,又讓了曾浩一個啞巴虧,他還得認了,誰叫自己說話太慢呢?

要是他能早點將那句少盟主英名或者是少盟主此方法可行之類的話先曾浩一步說出,就不至於吃這啞巴虧了。

知道,這方法可行,功勞還是寶丹門的,是他帶領衆人攻擊萬獸林。

一但這方法不行,那天臨星之人將都知道,這主意是自己出的,那罵名將是自己的。

就算在座的元嬰老怪都知道,這主意實則是曾浩所出,不過他們身爲元嬰老怪,又什麼可能去跟一些小輩解釋呢?

而曾浩則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要知道,攻擊萬獸林,動則關係到天臨星人族的未來。

他可不想被此罵名,這纔跟那家老傢伙轉了這麼大一個彎,來佈下圈套,讓亞中德自己跳進去。

“少盟主,爲何是我跟合歡老魔去?而你寶丹門呢?”亞中德吃了一個啞巴虧,又不好當面指出,只能生生吞了下去,自然還在別的方面出出氣了。

“亞前輩,合歡老魔,兩名前輩乃我人族中少數頂樑柱,以前輩的修爲前輩,自然不會有何危險,待佈下傳送陣後,晚輩必將親自帶人,拿下雪林山。”曾浩再一施禮說道,雖然都是廢話,可也讓亞中德啞口無言。

曾浩這話說的很死,我寶丹門有出力啊,連我都要親自上陣了。

而你二人,只不過是帶你門中之人前去佈下個傳送陣吧了,有你在,還有危險嘛?

亞中德自然知道自己跟合歡老魔去雪林山必無威脅到他們生命的存在。

可他帶去的門人可就不好說了,誰知道雪林山有何高階的存在。


能佈下傳送陣倒也罷了,外意慘遭埋伏,自己還不能怪曾浩,必竟人家都說了,此方法是自己出的。

“哼,不愧是丹靈子選中的後繼承人,老夫白活了。”亞中德冷哼一聲說道,說完之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大殿。

“各位前輩,如果沒有意見,那麼便請各自回去做好準備,一但傳送陣布好,我們便出發雪林山。”曾浩臉上微笑依久,心中且是暗歎,看來自己將亞中德給得罪了。

衆人紛紛表示沒有意見,他們那裏還敢跟這少盟主多說話,一個不小心,便跟亞中德一樣悲劇了。

其實亞中德會中曾浩圈套,主要還是他太小看了曾浩,加上自己跟曾浩沒仇,他可不以爲曾浩會陰自己。

可曾浩也沒則,是他自己要跳下來的,他說那句話,便只是要引多嘴之人插嘴,好讓他來當出頭鳥。

可亞中德偏偏就要多嘴,這才自己跳下來的,而算計就要算計到低,反正都得罪了,也不再呼多加一下。

在送走衆人之後,曾浩直接倒在了主座之上,身上瞬間出滿了汗水。

雖然算是過了一關,不過後面還有三百年要過,想到這裏,曾浩便感覺一個頭兩個大。

這種又要擔大任,又不要責任的事情,在曾浩看來,絕對是一份吃力不討好的苦差。

特別是像曾浩,面對一羣一個不高興,便可將自己撕成數塊的元嬰老怪,應付出來更加吃力。

他開始慢慢心服口服起了丹靈子,能於這一羣元嬰老怪談笑風聲。 寶丹山,寶丹樓內,某個階子空間中。

江長老正跟丹靈子以及劉長老講述着曾浩自然算計亞中德。


聽得劉太上長老哈哈大笑,一個徑的叫痛快,然而丹靈子且一臉苦笑,暗自搖頭。

“哈哈,我說這小子是一隻小狐狸吧,那亞中德還真不幸,遇上了他,該他吃虧。師弟你覺得呢?”劉太上長老笑的嘴都合不籠的說道。

“何止是一隻小狐狸,還是一隻狡猾的狐狸,他這那是在算計亞中德,他擺明就在算計我和萬獸林的那些老傢伙。只是讓亞中德做了替死鬼吧了。”丹靈子苦笑的說道。

“哦,師弟此話怎講?”劉太上長老收起笑容,不解的問道。

“這他叫緩兵之計,想拖到我出關,倒時候他就可以退下來了,其二,也是一招引蛇出洞,表面上看,他們是要去攻擊雪林山,好引萬獸林中的九階以上靈獸來攻擊雪林山,其實相反,雪林山以前可能有得到萬獸林看中的東西,可現在那裏還有值得他們去拼命的東西呢?那此靈獸又不是傻的,要打,自然也是藍樓城。一但雪林山被拿下,那藍樓城便空虛了,他們便可趁機而入,可他不會想到,數個傳送陣便能將人瞬間回返藍樓城,以靈獸的智商,又什麼可能會想被這小子在算計他們。”丹靈子雖表情苦笑,可眼中讚賞之色顯而易見。

“哦,原來如此,那他自己則什麼責任也沒有,就等着別人去拼死拼活,不管對於錯,都跟他沒關係了?”江長老也同樣恍然大悟的說道。

“何止,他功勞可大了,別忘了,你剛纔不是說,是他叫布傳送陣的嘛?如此靈獸去打雪林山或藍樓城,功勞最大的便是傳送陣,也就是他叫佈下的,如果沒去功打,那他頂多就是浪費了一點材料,誰會去跟他計較這些?”丹靈子哭笑不得的說道。

“這小子還真的人小鬼大,我可不覺得他真是一名散修,竟然有這等見識。”劉太上長老眉頭一皺說道。

“那倒也未必,誰說只有門派中人才會如此狡猾?倒是凡人世俗中人才會如此佈下戰局。”丹靈子不以爲然的說道。

“師弟的意思是?”劉太上長老似有所指的說道。

“好了,江長老,你回去告訴那小子,他的決定便是老夫的決定,叫他別再胡鬧了。”丹靈子有點頭痛的說道。

藍樓城中,早以有數百名元嬰老怪等候在傳送閣中,準備隨時傳送至雪林山。


而曾浩赫然也在其中,此時他正扇着風羽扇,和數名元嬰聊得起徑。

江黃兩位長老則緊跟在曾浩身後,一副傳業的保鏢。

要說曾浩的修爲在此最低,其實也不算是,還有數十名修爲跟曾浩差不多之人,他們可不是那個門派的掌門人,而是一些各派選出來的陣法大師。

“少主盟,陣法通了,亞前輩那邊陣法佈置完成了。”一名金丹期修士跑了過來說道。

“好,各位前輩,隨晚輩出發雪林山。”曾浩微微一笑說道,說完便帥先踏上了傳送陣。

而寶丹山的元嬰修士個個緊跟着曾浩,也踏上了傳送陣。

靈光一閃,傳送陣上的曾浩等人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傳送陣的別一頭,亞中德以及合歡老魔正帶着十來名元嬰老怪,和數頭九階靈獸在雪林山頂打的火熱。

“少主,我們是否現在去幫且他們,拿下靈獸。”黃長老眼神中興奮之色一閃而逝的說道。

“不急,等後面之人來了再說。”曾浩微微一笑,並沒有緊着讓寶丹門的修士上前幫助。

大約一盞茶後,所有的元嬰修士都成功的傳送到了雪林山腳。

“各位前輩,留下數人保護陣法師,其他的前輩一同擁上,記往,要裝成飛行而來,而不是傳送而來的樣子。”曾浩微笑的說道。

其他人雖然不明白曾浩的意思,不過誰也沒有問出,全羣起來飛行了戰團之中。

“嗷,快突圍,對方來援了。”一聲獸吼聲,夾帶着一句話,傳遍了正座雪林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