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吉田表情十分恐懼的沖著陳天喊道。

「之前你沒有殺死我,我現在當然也不會殺死你,我只不過就是把你剛才給我的東西還給你而已,至於你還能不能活下去,那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陳天語氣平靜的回了一句。

「嘭!」

下一秒,吉田感覺到自己的識海裡面傳來了一聲巨響。

原本完整的識海竟然出現了一個小窟窿,而這個窟窿的大小跟陳天之前一樣大。

剎那間,強大的靈魂攻擊直接湧入到了吉田的識海當中。

「啊!」

吉田慘叫了一聲,然後抱著自己的腦袋咣當一聲躺在地上。

「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陳天看著地上的吉田輕聲說道。

「救救我……救救我……」

吉田躺在地上,表情異常痛苦的掙扎著。

而陳天就是這樣淡淡的看著吉田,剛才吉田在陳天的識海上面留下了一個窟窿,他原本以為陳天必死無疑,所以才沒有在陳天的身上繼續浪費時間。

此時的陳天也只不過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

吉田在痛苦的掙扎了片刻之後,徹底失去了生機,畢竟他沒有陳天那麼厲害的本事,識海一破,他便再也沒有了生還的希望。

而陳天看見吉田死了以後,繼續邁著步子奔著傀儡王的位置走起。

雖然此時的陳天已經有了避魂鏈,但是因為他現在所處的位置已經是整個山洞靈魂威壓靈魂攻擊最強的地方,所以陳天的行動速度也不是很快。

但是跟吉田相比,陳天也算是輕鬆了。

……

山洞外面。

雅典娜看見電腦屏幕上面吉田的影像緩緩消失以後,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她萬萬沒有想到之前讓眾人非常瞧不起的陳天此時竟然真的殺死了吉田。

「小姐,吉田大師已經死了!」

雅典娜身邊的保鏢輕聲沖著雅典娜說道。

「我知道!」

雅典娜聽到這話以後,表情異常激動的喊了一聲。

而殷青殷成華等人此時臉上的表情則非常興奮,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陳天最後竟然真的殺死了吉田。

「這人到底是什麼怪物?難道他不知道吉田大師是吉田家族的人嗎?現在鈴木秀一死了,吉田大師也死了,如果我要是拿不到傀儡王的話,我回去以後怎麼跟我爺爺交代?我應該怎麼交代?」

雅典娜此時整個人的情緒都變的異常癲狂,原本她已經都計劃好了,讓鈴木秀一兩個人守在六層的門口,而吉田則一個人進入到第六層去尋找傀儡王。

原本自己這個計劃馬上就要得手的時候,竟然突然出現了一個陳天,這個陳天直接打亂了她的所有計劃。

「雅典娜,沒想到啊,你如此費盡心思的設計我們幾個家族的人,最後竟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實在是太可笑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老者上前一步笑呵呵的沖著雅典娜說道。

「老東西,現在還沒有你說話的份,你不要在這裡幸災樂禍,如果我今天拿不到傀儡王,你們這些人都得給我死在這裡!」

一直都非常高貴冷傲的雅典娜此時竟然也暴露出了自己潑婦的一面,沖著老者大喊了一聲。

眾人聽到雅典娜這句話全部都露出了恐懼的表情。

「鮑勃,把所有人都給我喊過來!」

雅典娜此時明顯就是打算跟這些人破釜沉舟,如果拿不到傀儡王,那麼今天在場的這些人那就全部都不可以離開這裡。

因為一旦有人出去走漏了風聲,史密斯家族就會陷入到危機當中。

「嗡嗡嗡!」

雅典娜身邊的保鏢對著電話喊了兩聲,一陣巨大的引擎聲在天空之上響起。

眾人聽到聲音以後,紛紛抬頭看向了天空的位置。

一把軟梯從飛機上面垂了下來,無數個雇傭兵順著軟梯降落在地面上,這些雇傭兵每個人的手中都拿著武器,幾乎一瞬間就把在場所有人都包圍住了!

「雅典娜,你這要是要幹什麼?」老者看見自己身邊的那些人以後,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雅典娜喊道。

「既然吉田已經死在了山洞裡面,那我也就只能啟動我的第二個計劃了,一會那個華夏人從山洞裡面出來以後,他若是願意交出傀儡王,那麼我便會放你們這些人離開,但是如果那個人不打算交出傀儡王,我會殺了你們所有人,並且從那個人的手中搶走傀儡王!」

雅典娜語氣十分冰冷的說道。

「雅典娜小姐,你要搶傀儡王就對付殷家人好了啊?對我們動手幹什麼?」明永興臉色異常無奈的喊道。

如果他早知道史密斯家族如此喪心病狂的話,那他說什麼也不會把這個消息賣給史密斯家族了。

「因為我們史密斯家族絕對不能有任何污點!」

雅典娜語氣平靜的回了一句。 管家拿來的這些資料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這些在雅風的記憶里都有。而相較於原劇情,原柝似乎只是多了一個嗜睡症而已……原劇情中造反的人,身體可是倍兒棒。

只是……風玫有些頭疼地揉揉眉心。

現在的夜九翎是只擁有原劇情中夜九翎的記憶,還是如她一般知道原劇情?他知不知道原劇情中原柝造反的事情?若是知道,他還會容得下原柝的存在嗎?

一個個問題出現在腦海中,風玫不想管的,但是她發現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

就如上個世界,在發現陸麓有危險時,她第一反應就是自己頂了上去,全然不顧自己會怎樣,只是不想看著他死而已。甚至在子彈要穿透簡言之的身體的時候,她動用了自己的本源力量將子彈給彈回了自己的心臟中……

「二傻子,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風玫趴在書桌上,桌子上待處理的一堆文件被她推到一邊,整個人懶洋洋的。

【沒喜歡過……啊不是,我是說,宿主有什麼事嗎?是無聊了嗎?我陪你說說話吧。】

風玫:「……」好詭異的感覺。

「二傻子你又看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了?」最近系統安靜的有點不像話,就連她叫它二傻子也不見抗議了,日常一懟沒了,少了好些樂趣。

【沒啊,你不喜歡我看我就沒看了。】

風玫驚悚了:「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二傻子嗎?」乖的實在不像話。

系統沉默著,就在風玫以為它不會再開口時,腦海中的聲音突然提高了幾個度——

【你認識的那個二傻子被你殺死了!】

風玫一愣,在她還沒理解它這句話的時候,又聽到系統滿是委屈的聲音。

【現在的二傻子聽話又乖巧,你說它是二傻子它就是二傻子,你說東它不往西,你不讓它說話它絕不敢多說一個字……】懶人聽書

聽著腦海中委屈巴巴的聲音,風玫嘴角一陣抽搐:「你現在說的可不止一個字。」

系統:【……】這是重點嗎?!不會抓重點就不要說話!!

憋住,不氣,不氣,不能氣……憋不住!

【宿主你再隨意屏蔽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等你無聊了憋死你!遇到外來者我再也不提醒你了……總之,就是你再隨意屏蔽我,我就要和你絕交!絕交!】

風玫眸中醞出一絲笑意,果然沒事逗逗二傻子就會心情變好。

「行啦,快把我的二傻子還回來吧。我答應你,以後再也不長時間屏蔽你了,就算短時間需要屏蔽,也會提前跟你說好不好?」偶爾還是要順順毛,哄一哄的。

反正其實她也沒什麼事情一定要屏蔽它。

咦,宿主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系統一時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被壓迫久了,就是這麼容易滿足。

【宿主你要說話算話!】

「嗯,我發誓,說話不算話就屏蔽二傻子一萬年。」

【宿主!】

「呃,習慣了,一時沒忍住。」風玫聲音里都含著笑,「我認真的,絕對絕對不隨意屏蔽你了,我保證。」

系統:【……】突然覺得宿主的保證一點都不靠譜。

「生氣了?別啊,氣壞了我可找不到系統維修點。」

本來沒覺得氣的,但是現在……系統維修點是個什麼鬼!!! 山洞內。

陳天在處理掉吉田以後,步伐艱難的奔著傀儡王的位置走了過去。

原本只有不到三米的距離,陳天用了差不多將近十多分鐘的時間才走到了傀儡王的面前。

「呼!」

陳天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直接伸手奔著傀儡王腦袋上面的符咒抓去,他知道只要自己現在拿下傀儡王的額頭上面符咒,傀儡王便會被解除封印。

陳天的右手剛剛觸碰到傀儡王腦頂上面的符咒,他感覺自己的大腦嗡鳴一聲,整個山洞也開始微微顫抖了起來。

而且這種晃動也越來越激烈。

「什麼人?」

陳天突然在山洞裡面感覺到一股子力量的存在,皺著眉頭喊道。

「小夥子,你不用緊張!」

陳天的耳邊突然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到底是什麼人,快點出來!」

陳天面無表情的重複了一句。

「我在這個山洞裡面等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一個可以走到我面前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幻想出現在了陳天的視線當中。

幻想之中站著一位身穿黑色長袍鶴髮童顏仙風道骨的老者,老者在眉眼之中帶著一絲儒雅,看模樣應該並不是現代人,而是古代的修行之人。

陳天眯著眼睛看向了幻想的位置,然後輕聲說道:「你現在只不過就是一道殘魂而已,不要在哪裡裝神弄鬼了!」

「你小子竟然能夠看出我是到殘魂?有點意思!」

老者語氣似乎有些震驚的說道。

「你小子?」

陳天聽到老者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直接坐在了地上語氣隨意的說道:「如果按照年紀來看的話,我應該不比小多少!」

「你這個晚輩怎麼滿嘴胡言亂語,別看我現在只不過就是一道殘魂,但是想要殺你一個煉虛境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老者語氣似乎有些不滿的說道。

「你現在是什麼境界?」

陳天眯著眼睛問道。

「老夫生前乃是大乘之境,只不過在渡劫之時隕落,在臨死之際我所有的力氣留下了這道殘魂,希望能夠跟後世有緣之人見上一面!」老者緩緩說道。

「大乘之境?」

陳天淡淡一笑,然後繼續說道:「我前世的時候也是大乘之境,只不過我的運氣比你好一點,我渡劫失敗以後從修仙界重生到了地球上面,所以我說如果光看年紀的話,咱們兩個應該差不多!」

「你來至修仙境?」

老者聽到陳天這句話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震驚了。

「恩!」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沒想到地球上面竟然還有修仙境的修行之人,實在是有意思啊!」老者走到了陳天的身邊,然後繼續說道:「既然咱們兩個都是同輩中人,那我也就沒有什麼可以給你的了!」

「我也不需要你那些破爛東西!」

陳天淡淡說道。

老者聽到這話尷尬一笑,無奈說道:「你們修仙界確實要比我們地球厲害很多,我的那些東西確實有些拿不出手!」

「你能夠在地球上面修鍊到大乘之境,那說明當初地球上面的靈氣還是非常充裕的吧?」陳天輕聲問道。

「恩,我那個時候地球上面的靈氣濃郁程度絲毫不遜色於你們修仙界,只不過就是秘籍法器一類的東西跟你們修仙界可能會有些差距!」老者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個山洞是你弄出來的?」

陳天繼續問道。

「這個山洞是我祖師爺所留,當時我所在的宗門裡面有很多都是魂師,他們不走修行之路,專修靈魂之力,所以祖師爺便留下來了這個山洞方便後人修鍊!」

老者笑呵呵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既然能夠留下一個這樣強大的山洞,那說明你的祖師爺應該是真仙境才對啊?」

「我的祖師爺就是真仙境!」

老者點頭。

「真仙境應該不會死,你知道不知道你的祖師爺現在在哪裡?」

陳天瞬間來了興趣,笑呵呵的沖著老者問道。

「我的祖師爺當初在突破到真仙境以後便離開了地球雲遊四方去了,現在他具體在哪裡我也不知道!」 江湖遍地生桃花 老者看著陳天輕輕的搖了搖頭。

「一問三不知!」

陳天無奈回了一句。

「但是我知道一件關於修仙境的事情,你有沒有興趣聽聽?」

老者笑呵呵的說道。

「修仙境的事情,什麼事情?」

陳天表情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曾經聽我師傅說過,其實地球跟修仙境之間本身是有一條通道的,而打開這條通道的鑰匙是四個神器,當初很多人都在尋找著四個神器,目的就是想要去往修仙界當中!」老者緩緩說道。

「你說的可是真的?」

陳天表情激動的沖著老者問道。

「哈哈,老夫現在都是一個死人了,我還有必要騙你嗎?」老者大笑了一聲。

「當初咱們地球上面的這些武者為了搶奪這四把神器,也算是互相殘殺了很多年,但是一直都沒有人能夠湊齊他們,後來隨著修行的逐漸落寞,人們也就忘記了這四把神器,如果你想要回到你的故鄉,你可以試著找一找這四把神器!」

老者看著陳天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按照你現在的境界來說,地球上面應該已經很少有人是你的對手了,你想要湊齊這四把神器也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你說的四把神器是哪四把神器?」

陳天表情激動的沖著老者問道。

「聚靈碗,軒轅尺,混元劍,末劫刀!」

老者緩緩說出了這四個神器的名字。

「那你知道不知道應該怎麼樣才能夠找到這四把神器?」

陳天看著老者繼續問道。

老者看著陳天輕輕搖頭,然後輕聲說道:「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四把神器,所以自然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找到這些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