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同時抱着趙小川身體的沈菲兒也臉色難看地望着頭頂,低聲咒罵道:“該死的趙小川,爲什麼跟着他總沒有好事呢?”

正當她抱怨時,周圍的黑色龍捲驟然停止,而黑霧巨龍眉心的郝大寶陡然睜開眼睛,露出一雙血瞳。

隨着郝大寶血瞳的睜開,那黑霧巨龍也亮起一雙眼睛,而構成巨龍身體的心魔霧氣則一陣翻滾,化作無數猙獰的面孔不斷地咆哮着。

龍捲風散去,心魔凝聚,龍形靈體顯現在空中,郝大寶居高臨下地俯視着衆人,掃視一圈後,目光落在穆皇后的身上,冷笑道:“想要趙小川,你問過我沒有?” 劉嘯等人看到秦穆然過來,立刻臉上帶著笑意說道:「然哥,恭喜了!」

秦穆然看著劉嘯這樣子,笑了笑說道:「哈哈,兄弟們同喜,我也沒有想到。」

「老大,你現在是不是特別有錢?」

這時候,道將行走了出來,問道。

「算是吧!」

秦穆然點點頭。

「那我的酒,你可要兌現諾言啊,管夠!」

道將行聽到這話,眼睛之中都要發光。

「沒事!只要喝不死,就讓你往死里喝!」

秦穆然大氣地說道。

「那感情好!不愧是我老大!」

道將行聽到秦穆然的話后,笑了笑,很是開心。

「然哥,現在許家將權益交接,你打算怎麼辦?」

狐狸看著秦穆然,關心地問道。

「這也是我過來找你們的主要原因。」

秦穆然說道。

「你們也知道,中海秦家,就我一個人,如今盛康集團蒸蒸日上,傾城她也抽不出身來管理秦家,而且我也不想她太過勞累。」

秦穆然想到這裡就實在是頭大。

人人都在羨慕秦穆然成為四大家族之後所擁有的權益,可偏偏秦穆然卻是在愁這些權益該怎麼讓人去管理。

「那然哥你是要?」

劉嘯看著秦穆然,隱約已經猜到了一些東西。

「沒錯,就是你想的,我想要讓龍鱗來管理一部分的秦家權益!」

秦穆然點點頭道。

「這樣不好吧!」

劉嘯有些顧慮地說道。

畢竟龍鱗算是地下勢力,而秦家則是明面上的乾淨生意,若是交給龍鱗,一旦有心人想要針對秦穆然,對於秦穆然來說,這不是一件什麼好事情,甚至會給他找麻煩。

「有什麼不好的,你覺得有人會針對我?」

秦穆然知道劉嘯的擔心。

「放心吧,這些我都想到了,再說了,龍鱗現在不是在你的運作下,開始向著白的方向發展嗎?等洗白了以後,還有誰能夠說什麼?」

秦穆然笑了笑。

「也是!」

劉嘯點點頭。

「只是秦家的部分權益將會交給誰呢?」

劉嘯眉頭微微一皺,龍鱗之中的人,他都很是清楚。

陳龍太過莽撞了,適合衝鋒,但是不適合管理。

狐狸嘛,他現在掌管著龍鱗的大大小小,也無暇顧及。

「交給蘇青竹吧!」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他與蘇青竹之間發生了親密的接觸,所以算下來,龍鱗之中,秦穆然還是比較相信蘇青竹的。

不光蘇青竹是他的女人這麼簡單,蘇青竹的能力也擺在那裡。

能夠成為青竹幫的幫主,拜託許家的控制,這種氣魄,這種運營能力,足夠體現了。

將秦家的一部分權益交給蘇青竹,或許是個更好的選擇。

當然,即便蘇青竹成為了他的女人,秦穆然也不是百分之百的相信的。

蘇青竹接手,秦穆然還需要另外一個人來制衡他!

這個時候,秦穆然的腦海里突然出現了另外一個人的身影,只要他來,那麼自己所有的擔心都頓時瓦解了。

「然哥,你真的選擇給她?」

劉嘯愣了愣。

雖然他早就感覺秦穆然和蘇青竹之間有點什麼,但是畢竟是懷疑,可現在看來,貌似真的和秦穆然有一腿啊!

一時間,龍鱗在場的眾人臉上的神色都豐富了起來,一個個用怪異的目光盯著秦穆然,好像在說,我們都懂。

「咳咳!我是考慮周到的,不過也不是全部都由蘇青竹來管理,我還會派遣一個人主管!」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還有一人?誰啊?」

劉嘯有些意外。

「這個人先保密,不過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秦穆然神秘一笑,便是不再多言。

他轉身走出了會議室外,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出去。

「嘟嘟…..」

電話嘟了幾聲后,耳邊傳來了惺忪的聲音,那聲音聽起來就好似剛剛睡醒一般。

「小男人,怎麼這麼早打電話過來?」

薛如夢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

「薛姐姐,我這不是想你了嗎?」

秦穆然咧嘴一笑,說道。

「少來這一套,你要是想我,會這麼久都不聯繫我?」

顯然,薛如夢還是懂秦穆然的。

秦穆然這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現在敢這麼跟自己說話,而且還在中海,十有八九是陸傾城不再他的身邊,要不然的話,就是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啊。

「呵呵,果然啊!我沒想到你小子這麼厲害啊!」

薛如夢話裡有話地說道。

「薛姐姐,我怎麼了?」

秦穆然一臉無辜地說道。

「人家都是兔子不吃窩邊草,你可倒好,盡挑窩邊草吃了。」

薛如夢笑了笑,道。

「我…..」

秦穆然瞬間明白了薛如夢說的什麼意思。

「你說說我家傾城大美女才有幾個閨蜜啊,總共就兩個,你倒好,照單全收了!」

薛如夢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醋意。

「為了白冰卿,大鬧白家的靈堂,更是廢了白家的家主,嘖嘖嘖,英雄一怒為紅顏啊,好感動哦!」

「薛姐姐,你就別笑我了,這件事要是讓傾城知道了,我怕我的小命都不保了!」

秦穆然的臉色突然尷尬了起來。

他的兩個閨蜜都被自己給上了,以陸傾城的性格,要是知道了,恐怕直接就提刀把自己給閹割了。

那場景,秦穆然光是想想都有些不寒而慄。

「呵呵,現在你怕了?當初你做這件事的時候怎麼不怕呢!」

薛如夢滿臉玩味地說道。

「我….這能怪我嗎?」

秦穆然的聲音也越說越小,越說也越沒有底氣。

「不管你,難道怪我?」

薛如夢反問一句。

「額…..」

秦穆然真的想說怪你。

怪你過分妖嬈,怪你過分美麗,怪你過分誘惑,讓人情難自禁,把持不住。

但是他可不敢,女人較真起來,那是一個可怕啊!

更何況現在秦穆然還需要薛如夢來幫忙呢,要是惹怒了,誰來給他管理秦家啊!

「說吧,今天打電話到底有什麼事情!」

薛如夢太了解秦穆然了,這麼早打電話過來,肯定是遇到什麼事情需要自己幫忙了,索性直接開口問道。 “想要趙小川,你問過我沒有?”

郝大寶的聲音如同雷聲一般轟隆隆地向着四周擴散開來,讓衆人有種震耳欲聾的感覺。

穆皇后冷笑一聲,手中的鬼璽暴漲,原本四周的飄蕩的心魔不斷地在她身前匯聚,逐漸凝聚成了一個龐大的巨人。

那巨人身披一套梭子家,手上拿着三尺中間,黑霧構成的披風在空中不斷地翻滾,一雙冷瞳更是和化爲龍形的郝大寶對視着。

“好濃重的殺氣,好威武的靈體!這穆皇后動用的精神顯化,所顯化的究竟是什麼人?”蘭天凝重地望着巨人,喃喃自語道。

“白起!”李正義口中吐出兩個字,凝重道:“回想着三國之前的朝代,能有如此殺氣的人物世間只有一人!”

諸葛第一臉色驟變,怒道:“該死的,要是我沒有受傷的話,就可以幫助大寶了!”

蘭天轉頭看向諸葛第一,道:“白起雖然厲害,但只是精神顯化,但郝大寶卻是真正動用了龍骨的威能,而且甚至他還吸收了海量的心魔,真正威力恐怕.。。”

蘭天還沒說完,空間猛然震顫起來,衆人擡頭,卻發現白起英靈和郝大寶化作的大龍已經戰在了一起。

一時間,天地變色,雲氣翻滾,一道道黑霧從一人一龍的體表飛出,化爲長鏈不斷地在空中撞擊着。

每一次撞擊,空間都會形成一陣漣漪,然後瞬間破碎!

衆人看到眼前的一切,都不由長大了嘴巴,顯然是被眼前的一切震驚了。

然而這還不算完,只見地面上的穆皇后猛然擡頭,嬌喝一聲,手中的鬼璽猛然飛向天空,發出耀眼的綠光將巨人靈體籠罩起來。

巨人受到綠光的照射,眼中的光芒猛然一亮,向着巨龍眉心處的郝大寶射出兩道血色的光柱。

“那不是普通的光柱,那光柱中蘊含着一些怪物,那些怪物長得好惡心啊!大寶哥哥可怎麼辦啊?”歐陽琪琪看到那紅色的光柱,帶着哭腔叫道。

一旁的星兒一驚,眼中星芒閃動,然後驚訝道:“那些幽冥境的心魔竟然蛻變了?成爲了鬼王境的靈體?”

周圍人聽到兩人對話,紛紛色變,不由爲郝大寶擔心起來。

他們清楚地知道,現在的局勢已經脫離了他們的掌控,只有依靠郝大寶才能夠生存下去。

吼!

巨龍發出一陣咆哮,高高的揚起頭顱。

從他的背脊開始,一道光線從他的尾部貫穿到他的頭部,驟然亮起,但卻又很快消失,彙集到巨龍的頭部化作一團光暈。

隨即巨龍大嘴一張,一道螺旋光柱帶着驚人的氣勢和巨人的紅色光柱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

滾滾天雷驟然乍現,像是四周擴散開來,兩道光柱碰撞出,巨大的光球逐漸形成像是四周擴散開來。

隨着光球的擴散,空間坍塌,衆人頭頂的穹頂不斷地搖晃起來,一道道裂縫從穹頂和地面上崩裂開來,像是四周蔓延開來。

“糟糕,兩人的力量太過龐大了!在這樣下去,這裏就要被毀了!”蘭天大聲叫道。

然而還沒等他喊完,穹頂和地面的裂縫處迸發出一縷縷由金色字符構成的鎖鏈!

那鎖鏈在天,在地,在空間的各處蔓延開來,想水草一般浮動着,佈滿整個空間。

衆人看着那些符文鎖鏈,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目光,而穆皇后和郝大寶則臉色驟變。

然而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那些鎖鏈快速地連接起來。

哐,哐,哐!

幾乎一眨眼的功夫,穹頂和地面的鎖鏈便連接在一起,一個個奇異的字符沿着鎖鏈不斷地變化着。

同時原本正在相鬥的一人一龍也完全被鎖鏈鎖住,根本在空間中動彈不得,尤其是兩者光柱撞擊形成的光球根本經過鎖鏈的捆綁後,輕輕一勒,便化作無數的星光散落在空中。

“啊!柯雲泣,你敢動我璽印!”

正當衆人震驚與眼前的鎖鏈時,穆皇后突然大喝一聲驚醒了衆人。

所有人擡頭望去,看到原本漂浮在空中的鬼璽散發着一團光暈在自身包裹起來,而它的周圍則被一條條符文鎖鏈包裹着,向着天空中的一個黑洞拖去,並且漸漸地就要消失在黑洞中。

“柯雲泣,果然是那人的名諱!看起來他忍不住要出手了!”諸葛第一凝重的說道。

蘭天微微點頭,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許多。

只是他們並沒有注意到身邊的李正義眼中光芒一閃,露出了沉思的神情。

“哼!吳莧,毀我分身,我可以不計較,但你現在做的也太過分了!這片空間已經不適合你了!”

穆皇后飛天而上,眨眼到了鬼璽的身邊,伸出手想要觸碰鬼璽。

但鬼璽上面捆綁的鎖鏈忽然光芒大放,將她震飛了出去。

不僅震飛了出去,空間中停止的鎖鏈驟然將穆皇后也捆綁了起來,而且不論穆皇后怎麼掙扎也無濟於事。

失去了穆皇后控制的殺神白起的靈體,仰天咆哮一聲,再次化爲黑霧消散在空中。

同時郝大寶也昏迷了過去,巨龍虛影消失不見,從天空中跌落下來。

諸葛第一見狀,連忙繞過周圍的鎖鏈,將昏迷的郝大寶抱在懷中,落在地面,然後無言的看着被鎖鏈捆綁的穆皇后和鬼璽消失在黑洞中。

隨着穆皇后的消失,天空中的鎖鏈也化爲字符,漂浮在空中,再次融入到穹頂和地面,或是消散在空間中。

原本被毀的不成樣子的大廳再次恢復了原狀,彷彿一切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大寶哥哥,你沒事吧!”歐陽琪琪趕到諸葛第一身邊,緊張的看着郝大寶,卻發現郝大寶卻已經昏迷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