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同時葫蘆上邊的符籙光芒閃爍,那靈氣濁氣魔氣等等,居然提煉出來一點一點的殺氣,立刻進入王天真靈的殺字之中。頓時對於斬殺法則的領悟又是一點一點的被真靈吸收,那殺字不停淬鍊殺氣,化成一絲絲後天殺機。進入殺字元籙裡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王天感覺到一股特別的威壓。空中風雲變色。無邊威壓,劫雲出現。就是整個神魔戰場外圍都是顫慄起來。妖魔也好,修鍊者也好,都是覺得心神顫動,彷彿巨大的危機就要爆發。妖魔一個個躲入地底。修鍊者也不敢四處遊盪。

立刻找個地方,布下禁制,這才好受一些。就在這時王天頭頂的空間彷彿突然垮塌了。混沌氣息涌動,地水風火湧現,雷電交擊,直接向著那葫蘆轟擊過來。居然是混沌天劫。這可是先天神魔化形才有的待遇。

葫蘆不用王天指揮,立刻飛了上去,向著地水風火撞擊過去,「轟、轟、轟」,響聲不絕,撞散一股股劫雷,同時不停吸收著那劫雷的能量。就在同時王天身邊的都天魔煞旗也是顫動起來,興奮無比,立刻飛了上去,自己布置成為十二都天魔煞大陣,那鳳舞他們都被拋了出來。

看著盤坐的王天肉身,還有肉身身邊的王天分身,驚訝不已。鳳舞立刻問道:「王天,那是什麼?」王天分身淡淡一笑說道:「不過就是煉製一件法寶。也好寄託真靈,練成另外一具真靈分身。」

說話間所有人都是盯著天空的變化。火雲洞內,白澤,伏羲都是一愣,王天幹什麼,好在白澤留了一個元神烙印在王天身上。立刻右手一抹,一面鏡子出現。這時候王天發生的事情立刻出現在眼中。兩人都是露出不可思議的目光。

伏羲這時說道:「居然煉製那玩意,在神魔戰場煉製膽子也太大了,不要命了,白澤你快快前去,用先天八卦圖遮掩氣機。不然引動裡邊的絕世妖魔。不要說王天,就是我真身降臨都要吃虧!」白澤不敢怠慢,接過伏羲的先天八卦圖,身體一晃就是消失。

同時三清聖人,西方二聖,甚至女媧都是驚動了。不過掐算半天不明所以,彷彿是有大神通者干擾天機。心中咯噔一聲響,到底是聖人出手,還是鴻鈞出手。不管哪個,都不需要繼續算下去了。再算就要和遮掩天機的人對戰推衍之道了。

同時神魔戰場深處,一個個莫名的存在驚醒過來,「好熟悉的氣息,是誰又是逃過一劫,復活過來。」正要查探,一股莫名的氣息出現。那氣息卻又是消失了。卻是白澤已經來到,用先天八卦圖遮掩了王天的氣息。

天劫依舊不停落下,地水風火一過,就是無窮魔神閃現,一個個人形閃電向著葫蘆轟殺過來,什麼巫族大巫,妖族大聖,甚至先天魔神都是出現。彷彿一個個先天魔神,遠古大巫,遠古大聖復活,向著葫蘆轟擊過去。

同時十二都天魔煞大陣發動,十二個祖巫虛影咆哮著衝殺過去。和那些先天魔神,遠古大巫等等激戰到一起。 欠情還心 一時間天地反覆,空間坍塌,大地開裂,百萬里方圓大地、山河破碎,化為飛灰,大地開裂,岩漿。地下水四處噴射。整整一天,這些虛像才消失一空。

就在這時劫雲威壓越來越大,最後電光一閃化成一個老道的樣子,渾身氣息玄之又玄,正是那鴻鈞老祖的模樣。這道人一出,王天分身立刻感覺出來,恐怕就是他了。

那鴻鈞老祖人形閃電形成,就是想著葫蘆衝擊過來。就在這時十二祖巫虛影彷彿憤怒起來咆哮著直接撞擊過去。不過一靠近那人形閃電就是紛紛湮滅,不堪一擊。就在同時葫蘆之中的王天真靈身不由己的飛出葫蘆,眼光一掃,就是兩道白光激射過去。

瞬間就是定住那人形閃電。就在這時十二祖巫虛影又是顯現出來,大聲咆哮著。瞬間化成十二股魔氣,凝聚一起,形成一股混混沌沌的魔氣。光芒又是一閃,一個盤古虛影出現,對著那人形閃電就是一斧子劈了過去。

那一斧玄妙無比,彷彿開天闢地,又似破滅萬古,同時王天真靈又是射出一道白光,正是那凝聚出來殺字元,包含著後天殺機攻擊過去。無聲無息,那人形閃電就在這兩擊之下,立刻破裂。即使這樣,依舊化成無數閃電四射。

所過之處什麼都是湮滅。同時撞擊到葫蘆和都天魔煞旗身上。「嘩、嘩」,的幾聲響,那葫蘆還有都天魔煞旗都是開裂,好在沒有破碎。就這樣三重雷劫度過。立刻空中劫雲一陣收縮,立刻一股祥光激射過來,射入葫蘆之中。

那都天魔煞旗,也是飛了過去,直接就是竊取了了一截祥光,頓時葫蘆。都天魔煞旗光芒閃耀,天空中又是風雲變化,霞光萬丈,天降金花,地涌金蓮,甚至有那仙女散花。半響這祥瑞才消失。

葫蘆頓時落下,落到王天右手,王天本體睜開眼睛,分身身體一晃就是投入真身之內,同時都天魔煞旗,也是落下,落到王天手中。這一刻都天魔煞旗成為非後天非先天的法寶。品級大進一步,達到中級聖器的級別。

光芒一閃葫蘆消失,進入王天靈識空間,今天開始這葫蘆就是王天真身的真靈,這一瞬間王天明白了這葫蘆的品級。歷盡混沌三劫成為先天法寶,相當於初級聖器。可斬聖武。同時王天也是明白了旁門左道的厲害。就這法寶練成,真靈寄託其中,就是進入一般的准聖層次。

難怪稱為旁門左道,厲害的就是這斬仙飛刀,斬仙飛刀是初級聖器,他的主人就是准聖初期。哪怕主人就是凡人也是如此。離開這葫蘆,主人幾乎沒有戰鬥力。當然現實之中修鍊旁門左道的,不會是凡人,也有戰鬥力。只是比起他自己寄託的器物就是差遠了。

藉助其他東西成道,不算正統,就是旁門左道。這樣一來王天也算旁門左道的准聖。實在的戰鬥力,就是原先的戰鬥力,依舊在十分之一本源凝聚的神武巔峰。明白這些,王天這才睜開眼睛。高空之中,白澤苦笑一聲,收起先天八卦圖,立刻遠遁。 接下來,自然和鳳舞、畢方還有李歡吧別後經歷訴說一番。到也其樂融融。最後王天對著李歡。畢方、鳳舞說道:「進入神魔戰場收穫不少,領悟不少。觀李兄的飛刀就是那空間法則,速度法則和庚金法則。我這裡有點領悟,就交給李兄,希望大有幫助。

至於鳳舞、畢方你們修鍊火之道。我這裡有先天真火,就給你們一人一道,還有火之法則領悟也是給你們希望對你們又有幫助。接下來我要大開殺戒。把過去的恩怨了解一番。幾位先在我的法寶空間修鍊吧!」

話音一落,三道靈光飛射出去,就是進入李歡、鳳舞、畢方的靈識空間。接著大袖一揮,就把三人連同那聖武級別的長老,全部收進分身世界。這才靈識掃描出去,尋得一個地方。身體一晃,就是消失,在次出現,已經來到幾百萬里之外。

手中都天魔煞旗一揮,立刻飛到空中,光芒一閃化成十二面大旗,落到地上立刻布置好十二都天魔煞大陣,頓時十二道殺氣直衝雲霄。天空都是風雲變色,右手一指點出。一道光芒升到高空,立刻化成一排大字,王天在此,誰敢一戰!

卻是王天早已經算計好了,一來,可以把那些擁有敵意或者貪圖自己法寶的人引來。二來擊殺他們提高著十二都天魔煞大陣的威力。順便提高斬仙飛刀的威力。王天斬仙飛刀雖然煉製出來。威力不凡,不過就是那道人當初的斬仙飛刀的水準。還是缺少殺機。

這就要四處收集了,若是遇上大劫,直接收取大劫之中的殺機,恐怕只有斬仙飛刀才能大成吧。引來一些人擊殺也好。不然就是那葫蘆凝聚殺氣,轉化殺機也不知道那天才能大成。

不過這十二都天魔煞大陣布置成功,王天就是露出一絲喜色,大陣抽取濁氣,魔氣,化為煞氣。煞氣也是殺氣的一種。正海適合這斬仙飛刀凝集殺機。這樣大的動靜自然驚動了許多人。前些日子王天大名就在四處流傳。

一部分觀戰過的自然之道王天厲害,也想再看一次高手大戰,對自己的修為也是大有幫助。沒有觀戰過的,正愁找不到王天,立刻破開空間飛遁過去。僅僅一個時辰王天面前就是出現幾千神武巔峰高手,和幾個聖武。

團團圍住王天,一部分靠後,對著王天指指點點的,談論著知道的王天的一切。就在這時,那一個多月前和王天戰鬥的那聖武,妖魔飛了過來。混亂神君也是趕到,還是那聖武首先說話:「還以為你逃了不敢出來,既然出來了,今天就給本座死在這裡吧!」

話音一落法印一捏,又是無數高山落下向著王天砸去,那妖魔聖武,不聲不響,直接就是沖了過去。當先就是給了王天一拳,混亂神君也是混亂刃一揮向著王天殺去。那些包圍王天的高手,這時不約而同的攻擊過去。

頓時術法如雨,法寶如雲,神兵漫天向著王天轟擊過去,一時間空間坍塌,大地開裂,雷霆閃耀,隕石天降,群星墜地,等等向著王天轟擊過去。

又有大鼎,大印,大山,旗幡等等一個個如山似岳向著王天轟擊。同時刀槍棍棒等等神兵擊殺過來,催動無邊術法,什麼大殺戮術,大庚金術,大破滅術、大毀滅術,大光明術,大切割術等等擊殺過去。

就在同時魔氣翻騰,煞氣衝天,咆哮聲聲,魔氣、濁氣、靈氣翻湧,瞬間就是凝聚出來十二祖巫虛影,還有三百六十大巫實體,向著那些高手衝擊過去,一時間拳打腳踢,神兵飛舞,術法漫天,爆炸聲,慘叫聲不絕於耳。屍橫遍野,血灑長空。不過屍體剛好掉落地上,就被魔氣捲走。被那都天魔煞旗吞噬。

就連法寶都是不放過。王天眉心光芒閃耀,戰鬥之中的殺氣全部吸收過來,壯大斬仙飛刀。不過顯然十二祖巫虛影和遠古大巫實體,不敵那些高手,主要人數眾多,加上凝聚出來的祖巫和大巫兵器,哪裡有那些法寶、神兵厲害。

頓時祖巫虛影,遠古大巫都被統統打爆,可惜打爆一個瞬間又是凝聚一個出來,雖然不超出那大陣百里範圍,也是殺不甚殺。一時間戰鬥就是陷入僵持的階段。不過祖巫大巫節節後退,不出意料,不久他們就可以殺到王天面前。

這時又有一些趕來的高手,看到戰鬥的高手取得上風,立刻也是加入攻擊,無形煞氣瀰漫開來。就是觀戰的都有一股大殺一場的衝動,一覺得不對,那些高手,急忙又是後退百萬餘里,這才停步繼續觀戰。

這時王天動了,右手張開,頓時罡氣凝聚出來一柄長刀,身體一晃就是消失,猛然來到一個聖武面前,一刀劈出,刀法詭異,快速無比,那聖武,基本上做不出應對,就被一刀劈飛腦袋。立刻被擊殺,

接著王天身形又是消失,再一次出現在一個準聖面前,一刀劈下,立刻又是把那准聖劈成兩片。王天神出鬼沒,幾乎一刀一人,除了極個別的能夠擋住王天一刀。都是一一擊殺。戰線立刻穩定在大陣五十里範圍之內。

真是有點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味道。王天心中也是熱血沸騰,男兒當是如此。說實話,前一世在地球上,作為六無人員,無車、無房、無存款、無學歷、無老婆的人,受到的白眼多不勝數。也是壓抑夠了。

進入這世界。一直修為低下,幾乎十次有九次都是在逃命之中。這一次終於有機會放開手腳殺人,這一口悶氣總算放了出去,忍不住揮刀長嘯,大聲念道:「男兒當殺人,殺人不留情。

千秋不朽業,盡在殺人中。

昔有刺客盟,義氣重然諾。

上紅即殺人,身比鴻毛輕。

又有雄與霸,殺人亂如麻,馳騁走天下,只將刀槍誇。

今欲覓此類,徒然撈月影。

君不見,塔樓戰役壯士死,神州從此誇仁義。

一朝虜夷亂中原,士子豕奔懦民泣。

我欲學古風,重振雄豪氣。

名聲同糞土,不屑仁者譏。

身佩削鐵劍,一怒即殺人。

割股相下酒,談笑鬼神驚。

千里殺仇人,願費十周星。

專諸田光儔,與結冥冥情。

朝出哨所去,暮提人頭回。

神倦唯思睡,戰號驀然吹。

西門別母去,母悲兒不悲。

身許汗青事,男兒長不歸。

殺斗天地間,慘烈驚陰、庭。

三步殺一人,心停手不停。

血流萬里浪,屍枕千尋山。

壯士征戰罷,倦枕敵屍眠。

夢中猶殺人,笑靨映素輝。

女兒莫相問,男兒凶何甚?

古來仁德專害人,道義從來無一真!

君不見,獅虎獵物獲威名,可憐麋鹿有誰憐?

世間從來強食弱,縱使有理也枉然。

君休問,男兒自有男兒行。

男兒行,當暴戾。

總裁大人,請放手 事與仁,兩不立。

男兒事在殺斗場,膽似熊羆目如狼。

生若為男即殺人,不教男軀裹女心。

錯嫁驚婚,億萬總裁請放手 男兒從來不恤身,縱死敵手笑相承。

仇場戰場一百處,處處願與野草青。

男兒莫戰慄,有歌與君聽:殺一是為罪,屠萬是為雄。

屠得九百萬,即為雄中雄。

刺客盟,道不同:看破千年仁義名,但使今生逞雄風。

美名不愛愛惡名,殺人百萬心不懲。

寧教萬人切齒恨,不教無有罵我人。

放眼世界五千年,何處英雄不殺人!」

一首殺人歌念了出來,似乎和這時的場景相容,王天頓時進入一種玄妙的境界,出刀更是果決,速度似乎又是快了一點,無邊殺氣、煞氣蜂擁而來。境界又是大有提升,心中無垢無暇。

彷彿整個身影都是虛化起來融入天地之中。這時遠處觀戰的大王子輕輕一嘆:「男兒當是如此!希望王天能夠識時務,不然今天就要他斃命於此。」要知道大王子可是相柳家支持的王子。

王天大比獲得進入神魔戰場的資格,大鬧京城,就是引起他的注意。不過那時候也不過就是調查一番。有了收到手下的打算。對於王天和相柳丑的恩怨知道十分清楚。當時一猶豫就沒有採取行動。這時的王天仿若殺神。只要不死前途難以預料。若是不能收服王天只好擊殺他了。

龍濤面帶喜色,對於關龍蓬又是湧起一點感激的心情。難怪說關龍蓬是自己的貴人。若不是他,恐怕現在還和王天敵對,怎麼能夠收到手下。雖然現在王天並沒有完全歸心。不過這樣的天才不需要歸心。只要能夠在重要關頭出手助我一臂之力就行了。

二王子心中一遍冰涼。這王天太逆天了吧。一次比一次厲害。這下子得罪死了。今後怎麼辦。越來越沒有擊殺王天的把握了。

牟划黃波濤也是臉色不正常起來。牟划對著黃波濤說道:「黃兄,你看我們攤上什麼主子了。開闢王朝我看不行。成為殺神倒是可能。」

黃波濤這時說道:「他這歌有點不對,什麼胡虜,刺客盟等等沒有聽說過。上下五千年,什麼玩意,就是大夏也是十多萬年了。大有玄機。魔神也好殺神也罷,這樣才有意思。我倒要看看在我們幫助下,能夠走到哪一步。」說話間不停掐算起來。

三更萬字,求收藏! 億萬萬里之外,一個英俊無比渾身散發五彩光芒的人,眼睛往王天這邊一看,似乎穿過時空,看到這裡的一切。搖搖頭,沒有想到王天居然修鍊到這種地步。雖然這人僅僅就是大羅金仙巔峰層次。不過他可是修鍊的太古魔神的法門。

也就是先天魔神的法門。戰鬥力不是境界可以限制的。在他看來,王天也許能夠接下自己幾招了。不過短短時間能夠能夠達到這種地步,也算不錯了。接著這人身體一晃化成一隻巨大五彩孔雀劃開空間消失了。

那邊王天的戰鬥依舊繼續,擊殺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了。依舊四面八方有聖武,神武源源不斷的趕來。一部分加入戰鬥之中,一部分遠遠的躲開,一邊觀戰。戰鬥依舊持續,法寶如雨,術法漫天,神兵亂射。

慘叫聲,爆炸聲,兵器交擊聲連綿不斷。似乎進入白熱化的程度。直打得天崩地裂,空間混沌起來,後邊加入戰鬥的高手,特別是那聖武,准聖一個個都是戰鬥力彪悍的人物。就是王天也是做不到一擊必殺了。甚至有得還能和王天打得有守有攻。

甚至有得王天只有游斗,才能繼續戰鬥下去。洪荒億億萬萬年,天才妖孽何其多也。這樣一來,王天一方節節後退。就要退到大陣面前。就在這時王天的覺得身體「咔、咔、咔」,幾聲,自己的速度終於又是突破一個極限。

更加快捷起來,一刀揮出,最先有法則本源,不能擊殺的那聖武的絕對防禦,就在一刀之下崩潰。身體立刻劈成兩片。這速度越過一個極限,攻擊力又是強大幾分。速度一樣可以產生力量。這就是王天這時的明悟。

同時王天身上光芒閃爍,這一瞬間吸收無量殺氣,煞氣,王天的後天殺機終於凝聚成功,斬仙飛刀小成。一股股明悟湧上心頭,顧不得繼續戰鬥,立刻身體一晃退入大陣之中。那些聖武,神武巔峰高手,除了少數人停了下來,其他的都是一股腦湧入大陣之中。這一戰大家都是殺瘋了。

同時王天本體進入那難得的體悟,分身開始了戰鬥,不過分身並不是直接戰鬥,而是催動大陣,擊殺進入大陣之內的高手。頓時十二都天魔煞大陣發動,無數妖魔,三百六十遠古大巫,十二祖巫一一出現,向著進入大陣之中的人絞殺過去。

戰鬥依舊激烈無比,法寶紛飛,術法橫空什麼大殺戮術、大雷霆術。大破滅術等等,到處亂飛,陣法空間不停崩潰,修復。那些妖魔,遠古大巫彷彿不要命一樣,一個不對,就是自爆看來,立刻炸死、炸傷一大遍。

僅僅半個時辰,就是擊殺所有神武巔峰的高手。只有準聖。聖武高手依舊繼續戰鬥著。王天本體終於領悟到後天殺機,那就是絕對斬殺一切的一股氣機,似乎是氣勢的升華,無形化有形,和那殺戮法則本源類似。似乎又是大有不同。

包含一切殺戮之力,似乎還有一些其他自己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同時王天明白了,自己的速度達到現在的程度,除非頓悟或者其他機緣,達到現在的地步,很難在獲得提高。現在才算掌握了時間加速。先前也不過就是打破速度壁障而已。

繼續下去,除非參悟時間暫停,打破這時間加速的壁障才有可能。明白這些,王天就不需要繼續在壓力下邊磨練自己了,立刻本體分身合一,催動陣法,王天又是右手一張,就是一柄長刀出現。這才身體一晃,向著剩餘的聖武、准聖的高手擊殺過去。

一步殺一人,在陣法空間內由於陣法的作用,王天出手陣法應和,速度力量都是又有提高,一擊之下毫無敵手。慘叫聲聲不斷,十二祖巫虛影彷彿遠古魔神重生,不停抓扯,擊殺吞噬。在他們的攻擊下。加上這時十二都天魔煞大陣,全力發動隔那些聖武,准聖吸收靈氣。

修為下降,幾乎毫無反抗之力,一面倒的屠殺,僅僅一個時辰,這些高手也是全部擊殺,擊殺這些高手,都天魔煞旗全部吞噬。頓時擊殺的人,修鍊的功法,信息等等,又是傳入王天腦海。王天現在沒有時間理會這些,眼看出神魔戰場的時間就要到了。

暫時儲存起這些信息,等到有時間,在好好閉關消化這些所得。這時一步跨出陣法之外,手臂一揮,都天魔煞旗化成一柄,來到王天手中,王天大旗似搶一樣握在手中,對著陣法外的幾十個沒有進入陣法的人,大聲喝道:「誰敢一戰!」

沒有想到不到兩個時辰,衝進大陣內的神武、聖武高手全部被擊殺,外邊的這些高手都是一愣。不過他們在那種情況下都是沒有衝進大陣之中。心境高明。沒有一個軟柿子。立刻一個聖武說道:「誰不敢一戰,小子,你小看天下人了!」

話音一落,就是一步跨了出來,走動之間龍行虎步,一股強大的氣勢升起,彷彿整個天地都是在他走動之間向著王天壓了過來。天人合一,不天地一體,這時王天遇上的第二個天地一體境界的高手。

幾步跨到王天面前,氣勢達到最盛,一拳轟擊出去,那一拳彷彿破碎萬古,一往無前。這時王天動了,手中大旗像搶一般刺出。整個人也是進入天地一體的境界,彷彿一舉一動都是和天地相合。那人整個天地壓迫過來的氣勢頓時被打破。

彷彿天地一下子分成兩片,王天和那聖武都在爭奪天地的控制權,同時那一槍刺出,彷彿穿越時間空間,后發先至,理都不理那一拳,一槍刺出就是來到那人身前。那人一拳恐怕還未擊中王天,就被一槍刺死了。

那人立刻後退一步,一步退開,又是一拳轟擊過去,退的恰到好處,以慢打快,居然擋住王天這一槍。王天這才警惕起來,這可是真正的境界上邊破掉王天一槍。王天槍法化繁為簡,達到大道歸一的程度。

每一槍奇快無比,那人一拳一拳轟擊出去,身體不停後退,就是那一退,一拳轟擊出來的的時間,恰好就是抵消了王天時間加速的的速度。恰到好處擋住了王天的攻擊。「轟、轟、轟」的響聲不絕於耳。拳搶相交,氣勁四溢,天地崩塌。一時間難解難分,王天微微佔據一點上風。

王天心中這才覺得自己領悟時間加速幸運無比。這人已經修鍊出來本源之力,居然是金之法則,法則練體,身體強度不亞於聖器,舉手投足間,法則本源轟鳴,拳勁之中法則本源縱橫。若不是自己速度快,恐怕遭遇上這人就是只有逃命的份。

即使這樣,王天還得以力卸力,這才擋住法則本源對於自己的衝擊。觀戰的人沒有想到,一個聖武就能擋住王天,先前仿若魔神大殺四方的王天奈何不了這聖武。他們那裡明白,王天最厲害的就是速度,人多人少都是一樣。不能限制王天速度,再多的人投入戰鬥,除非絕對實力高出王天很多,不然戰鬥結果也是一樣。

這道理,也有一部分人明白。就在這時又一個準聖出手了,頭頂一股法則本源沖了出來,直接攪動天地,瞬間落下化成一畝慶雲,慶雲之中仙光四射,一方大印在其中浮浮沉沉。心神一動大印立刻飛了出來。

瞬間變的無比巨大,如山似岳,向著王天轟擊過來,大印所過什麼都是毀滅。居然參悟的是毀滅法則本源。王天久攻不下,這人出手立刻找到一個發泄怒火的地方。身體一晃,就是來到那人面前,那方大印都還未落下,一槍就是刺到那人面前。

剛好刺進那人身體三尺之內,長槍彷彿刺入淤泥之中,速度慢了下來。就在同時那人大喝一聲:「大毀滅術!毀滅一指!」話音一落一指點出,立刻點在長槍之上,「轟!」的一聲氣勁四溢,天地崩潰,王天居然被一指點飛。

那人手指也是咔的一聲斷裂。要知道王天力大無窮,那人境界修為高出王天許多,依舊一槍刺斷手指。不由露出一絲詫異的神色。那邊那個聖武這時一步跨出,帶動天地之勢又是一拳向著王天轟擊過去。

同時那落下的大印跟著追擊過去,看到王天吃癟,又有幾個高手出手了。一抹刀光直接向著王天沖了過去,一柄大鎚向著王天擊殺過去。又有無數飛劍激射過去。這些人現在明白過來,王天怎麼說也是神武。

只不過速度極快,混戰之中,大家不能很好配合,反而礙手礙腳的。這才讓王天大殺四方,只要配合得當,擊殺王天也不是幻想。就在同時大王子神色一動,對著身邊的一個老人說道:「洪老,你的大封印術能不能暫時抑制王天的速度。出手封印一下他的速度,可以借刀殺人!」

洪老呵呵一笑,手捏法印,頓時一個封印禁制出現,一股封印本源注入其中,直接就是飛了過去。彷彿穿過空間來到王天面前,那禁制立刻化成一個符籙向著王天印了過去。

王天剛好穩住身形這些攻擊就是來到,本來王天想要直接遁開,各個擊破,那符籙一現,立刻覺得空間似乎都是感覺不到了,不能遁走,一股危險的感覺湧上心頭,立刻大怒,用盡全力極強刺出,「轟、轟、轟」,的響聲不斷,瞬間就是給了那一拳,一印、一錘,刀光。飛劍一槍。頓時那符籙首先破裂,大印、拳頭、大鎚、刀光、飛劍全部都是被擋住,擊飛出去。

同時王天身體一晃就是消失,再出現已經在百里之外,臉色慘白,嘴角掛著一絲淡金色的東西。這勉強算王天的鮮血。體內幾種法則本源縱橫,似乎要破裂王天的經脈。這時這些高手又是圍攻過來。

王天身形晃展開游斗。那小樹細絲出現在體內,不停吸收那法則本源,王天世界之力。經脈等等也是不停抵抗吸收那些法則本源。幾個呼吸才完全消滅恢復正常。 身體恢復,王天立刻展開了瘋狂的反擊,長槍彷彿蛟龍,不停刺出,每一擊速度達到極致,每一槍搶意都是不一樣,什麼大滅絕術,大庚金術,大恐懼術,大破滅術,大雷電術,大毀滅術,還有那滅世之意,開天之意等等。

不停轟擊過去,每一槍都是刺破蒼穹,滅殺一切。不過這樣的狂攻對於這幾個聖武、准聖,用處不大,人少了他們反而發揮出來自己的戰鬥力。王天根本就沒有一擊必殺的機會。雖然王天速度不同凡響,不過依舊沒有達到攻擊不需要時間的程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