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同時,此刻緊跟前後。

而此時的解雲一,身形有些愣在原地,他臉上的表情,已然是有些變化不定,心中的那股不安之感,此刻越來越強烈起來。 就在方才的那一瞬,他甚至有種感覺,那位前輩開口的話語,並不是與他在交談,而更像是在與他人訴說,而此地除了他之外,就只剩下那位叛徒仲黎。

「這……」

「一定是我想多了,這位前輩定是宗主大人的好朋友,否則怎麼可能知曉宗主的名諱,不限制那個叛徒,只因並未將其放在眼中。」

「嗯,一定是這樣。」

魔道宗內,此刻那塊巨大的岩石前方,解雲一內心不斷安慰著自己。

想到此處,解雲一心情稍微平復了一些,他隨即不在多想,便是連忙跟上前方這二人,一行人向著遠處的巨大漂浮岩石走去。

這魔道宗,內宗弟子似乎並不算多。

自從三人入宗之後,見到的內宗弟子,儘管實力都是極強,但數量卻是寥寥無幾,而這片浮石之地,空間極為廣闊,遠非一般宗門能與之相比。

不多時,在解雲一的帶領下,一行人已經踏入了那塊巨石之上。

前方,不遠處,可見一處幽黑的大殿,建造風格較為陰暗,遠看根本就有些無法看清,大殿牆壁之上,鑲嵌的晶石,那也是一片漆黑無比。

其上,彷彿還透著絲絲陰煞之氣。

「古魔城城主,解雲一求見副宗主閣下。」

「弟子將我宗叛徒仲黎抓回宗內,還請副宗主處置!」解雲一此時向前一步,隨即臉上露出恭謹之色,抬手向著前方彎身一拜。

後方石台之上,雷冰於與仲黎二人,均是沉默不語,二人此刻臉上同時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只是前方之人話音落下,遠處的大殿之內,發出一聲輕咦。

「咦……你抓到了仲黎?」那聲音並不陌生,正是那位曾與葉飛有過幾次交集,落荒而逃的那位魔道宗副宗主。

如此同時,一股不俗低的氣息,隨之衝天而起,靈識之力向著石台之上橫掃而來。

「是的。」

「弟子不負眾望,一心只為宗門,對於我宗叛徒,那是恨之入骨,七年前聽聞此事之後,便是一直派人暗中查探那叛徒仲黎的下落。」

「終於,就在方才,弟子與宗主大人的一位好友,齊心協力之下抓到叛徒仲黎。」

此刻大殿之前,那石台之上,解雲一可謂是一臉的正色,此時連連開口說道。

這段話在他的腦海中,可謂是重複了許久,此刻終於說出口來,頓時之感心中一陣暢快,內宗弟子的位置,今日應該是穩了。

「宗主的好友?」

前方大殿之內,副宗主略顯疑惑的聲音,此刻忍不住再次傳來。

他磅礴的靈識之力,此時已然將整座浮石包裹,解雲一等人,自然也是籠罩在了這位副宗主識海之中。

下一刻,前方不遠處,可見一道幽光閃過,一位身穿符文暗袍,身形精瘦,長發披肩,眉宇之間凌厲之色見顯,周身氣勢不俗之人,已然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此人,正是那位副宗主無疑。

「二重劫境。」

「這位朋友,你如此千方百計,進入我魔道宗,不知有何企圖?」前方不遠處,那位副宗主此刻緩步上前,眼中有幽光閃過。

他在魔道宗的地位,可謂是不言而喻,宗主大人的朋友,這位副宗主豈能不知。

此言一出,石台之上的氣氛,隨之變得緊張起來。

石冰於此刻輕笑一聲,同時上前一步,笑著開口道:「老夫都說了,是來見老朋友的,你若不信,讓魔逸塵出出來一問便可。」

一旁解雲一原本有些發愣,在聽完此言之後,他頓時眼前一亮。

「是啊,副宗主,這位前輩真的是宗主大人的好友。」解雲一連忙彎身禮拜,此刻有些焦急得開口說道。

他這一開口,隨之一道恐怖的靈壓,同時橫掃而來。

「閉嘴!」

「你個蠢貨,宗主的朋友,還需通過你進入魔道宗。」前方副宗主,此刻面色有些鐵青,眼中的怒意見顯無疑。

只見他開口的同時,更是大袖一揮,一道凌厲的幽光橫掃而出。

那威勢之強,幾乎是在瞬間,便是襲卷了解雲一的身形,二重劫境之力,顯然絕不是一個通神境小輩,能夠輕易抵抗的。

解雲一的身形,隨之被瞬間震飛,同時一連噴出數口鮮血,身形被砸進了岩地之中,多半是難以保命。

「哼,蠢貨,都該死。」

「接下來輪到你們了,本尊魔道宗副宗主韋淵,前方之人還不報上名來!」韋淵低喝一聲,二重劫境的靈壓之力,此刻衝天而起。

前方石台之上,仲黎身形一顫,不禁眉頭緊縮,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

他畢竟只是通神境的武修,在二重劫境的威壓之力,能夠勉強抗住,已經是極為不容易的事情了。

「小輩,你站到一旁。」石冰於目光一閃,隨之抬手一揮。

下一刻,一道無形的屏障,將仲黎的身形包裹,同時讓其身形退到了後方。

劫境強者的戰鬥,顯然不是此人能夠干涉的。

「老夫石冰於,赤雷宗老祖。」石冰於低喝一聲,周身氣勢一凝,此刻長袍無風自動,體內有雷動轟鳴,此刻上前一步。

那氣勢,不輸前方之人半點。

二人的目光,在空氣中相撞在了一起,如似劃破了空氣一般,。

魔道宗,宗前殿,此刻那塊岩石之上,氣氛頓時降到了冰點,這二人的氣息,基本上相差不大,顯然硬實力相同。

「赤雷門,本座沒聽說過,不過你今日踏入魔道宗,是你最錯誤的選擇。」

從武林高手到娛樂巨星 「小小二重劫境,簡直是自尋死路!」

前方不遠處,韋淵冷哼一聲,此刻眼中滿是輕蔑之色。

這裡是魔道宗,哪怕前方之人,硬實力超過他,他也不會有絲毫的畏懼,更何況只是個二重天的劫境武修,如何與整個魔道宗為敵?

石冰於聞言,眼中寒光一閃,已然是懶得廢話,他那雙深邃的雙目中,此時明顯可見怒意涌動。

「老夫先殺了,再去尋那魔逸塵償命。」石冰於低喝一聲,周身雷弧閃動,隨之向著前方衝去,那速度之快,可謂堪比瞬移。

他的身形,已然帶出一道流光。

前方,大殿之前,韋淵臉上的笑容不變,臉上的不屑之色,此刻明顯更濃了幾分。

「蠢貨,你為本尊會為你浪費靈力?」韋淵低喃一聲,眼中同樣露出寒芒,他周身氣息內斂,隨後並沒有要出手的樣子。

而下一瞬,只見此人掌中印訣凝聚,忽然抬手一指半空。

從他的指尖中,點著一道耀眼的寸芒,此時衝天而起,在半空之中爆開,化作一股無形之力橫掃四周。

這位副宗主,無疑是心機深沉之輩,若非是有著絕對的把握,他絕不會與人硬拼,而此刻無疑有更好的解決方式。

半空之中,此刻眼看石冰於拳鋒臨近,前方之人卻是沒有任何的防備之意。

而忽然間,後方不遠處,一道道恐怖的氣息,此刻陡然升起,隨之一道凌厲的光幕,劃破了半空,瞬間出現在了大殿之前。

「砰!」

「轟隆……」

只聞一聲悶響,反震之力襲卷四周。

前方,石冰於的身形,被震退了數步,他的臉上露出稍有的凝重之色。

「二重劫境巔峰。」石冰於低喃一聲,周身的防禦雷霆,此刻更為濃了幾分。

他穩住身形之後,便是抬頭向著遠處望去,只見威勢散去之後,前方半空之中,已然出現了三位身穿黑色長袍,周身氣度不凡的男子。

為首的那人,其長袍之上,那些詭異紋理最為複雜。

此人平頭,尖臉,眼中透著寒芒,那被長袖遮掩的手中,正握著一把漆黑的短刀,目光此刻掃向前方,眼中滿是殺意。

「本尊,孫衛。」

「魔道宗副宗主之首,何方小輩,竟敢在我宗撒野!」那為首之人,此刻冷喝一聲,身上的氣勢,已然壓制了全場。

再其身後,另外二人同樣也有著劫境實力,那恐怖的威壓之力,此刻同時橫掃而來。

「孫師兄。」大殿前,韋淵此刻連忙上前,他的臉上露出笑容,隨之彎身抬手,向著前方之人禮貌一拜。

半空之中,孫衛微微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他身為副宗主之首,對於那韋淵的性格,自然是極為清楚,儘管知曉此事因此人而起,但這裡是魔道宗,無論什麼原因,都容不得外人在此撒野。

前方遠處,石冰於臉色,此刻有些不太好看。

「四位劫境。」

「魔道宗,果然名不虛傳,不過叫人什麼的老夫也會。」石冰於此刻定了定神,臉上劃過一絲笑容,更是忽然轉過身去。

這忽然起來的舉動,使得前魔道宗強者,都是不免一愣。

只是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前方石冰於的聲音,便是已然響起。

「小兄弟,你要是再不出現,老夫可就要交代在此地了。」石冰於此時大喝一聲,靈識夾雜與其內,聲音向著前方橫掃而去。

此言一出,後方魔道宗副宗主眾人,均是不免目光一凝,幾乎是同時抬頭,向著遠處的天邊望去。 隨其目光望去,只見一股不俗的氣息,隨之衝天而起,氣息並不算強,但卻是讓魔道宗的眾人,都是感到不小的壓力。

這股壓力,並非來自威壓,而是一種心神上的壓制,對方戰力極強。

「哼,有幫手么。」

「就算再來一位劫境,你們今天也都難逃一死,更可況這股氣勢最多劫境一重天。」此刻大殿前方,韋淵稍有遲疑之後,隨即忍不住輕笑道。

而此刻,遠處的半空之中,已然出現了一道人影,正緩步向著巨石前臨近。

魔道宗副宗主眾人,目光掃過之後,在發現只有一人之時,臉上都是忍不住露出了輕蔑之色。

「韋師弟所言極是,那兩人交給師兄即可,你等不用出手。」孫衛此刻身上氣勢如虹,臉上滿是自信之色。

儘管他能感覺到,此次來者有些不同尋常,但硬實力的差距擺在那裡,他自然不會有絲毫畏懼。

「那就,有勞師兄了。」韋淵聞言,隨之連忙抬手禮拜,臉上同時露出笑容。

大殿前,另外的那兩位副殿主級別的強者,同樣也是抬手一拜,可見對於眼前之人,他們都是極為尊重的。

說罷,孫衛隨之移步向其,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此刻依舊是壓制全場。

而後方,韋淵等人三人,均是一副看熱鬧的表情,隨著前方師兄身上的氣息爆發,他們望向遠處石冰於等人眼中的不屑之色,隨之越發的濃郁了幾分。

「哼,小小野修,也看闖魔道宗,簡直是愚蠢至極。」

「我敢打賭,那兩人在師兄手中,撐不過五息……」

後方大殿前,韋淵等人此刻忍不住低喝開口。

而前方不遠處,遠處的那道身影,此刻已然臨近,冷峻的面容,一頭獨特的白髮,眼中透著刺骨的冰冷,此人正是葉飛無疑。

幾乎是下一刻,他便是已然出現在了岩石半空。

「石老,稍稍晚了一些,見諒。」葉飛臉上帶著笑容,同時向著眼前之人抬手。

他在進入魔道宗后,忍不住四下打量了一番,發下這一處宗門之地,竟是須彌大陣與現實的結合體,運用的陣法符文,都是極為的獨特,讓葉飛興趣大增。

陣法符文雖說不比古符文強大,但也有其獨到之處,以至於方才葉飛稍有研究了一番。

「來的正好。」

「前方四個,可有你的仇人在其中?」石冰於同時抬手回禮,便是隨即開口問道。

這一次,進入魔道宗,所謂何事,早在他們踏入東洲平原之時,葉飛便是告知了眼前之人,他需要一位副宗主的命,來抵消一道執念怨氣。

葉飛聞言,臉上的笑容,此刻多了幾分妖異之感。

「仇人么……」一聲低語,他隨即抬頭望向前方,目光掃向了魔道宗的那四位宗主。

而此刻,前方不遠處,大殿前的半空之中,後來的三人到是神情沒多大變化,而那韋淵在看到來者的面容后,頓時心中一驚。

他的瞳孔微縮,身形更是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是他!」

「該死的,他……他怎可會出現在這裡。」韋淵此刻的臉色,不由地變得有些蒼白,心中的出現一股莫名的恐懼之感。

在面對葉飛之時,哪怕他的實力,要比對方高上數倍不止,但要一直一戰的話,韋淵總有一種感覺,前方之人殺他不費吹灰之力。

只是片刻的思索,韋淵的身形開始悄悄向後退了兩步。

「韋師兄,你這是?」一旁的兩位副宗主,此刻臉上不由地露出疑惑之色,身為劫境強者,他們自然能夠感應到身旁之人的異常。

總裁愛吻小小妻 魔道宗內副宗主級別的強者,一共就有著四位,而除去前方的那位孫衛之外,當屬這韋淵的實力最強,輩分最高。

「沒,沒事。」

「師兄忽然感覺有些餓了,想回殿內吃點東西,補充一下體力。」韋淵立刻開口回應,他說完之後,身形便是向著閃動而出。

那速度之快,下一瞬已然失去了蹤影。

大殿前,另外那兩位副宗主,此刻顯得有些凌亂,矗立在半空之中足足愣了半響才反應過來。

「餓……餓了。」

「師弟,你有多少年,沒有吃多東西了?」其中一位長臉,短髮男子在遲疑了許久之後,隨即忍不住轉頭開口問道。

「這個,記不清了,不過至少有二百多年了吧。」

此人一旁,那另外一位副宗主,臉上似乎露出思索之色,有些遲疑著開口回應道。

武修,基本上,在引靈入體之後,就算在練氣期之時,就可以不需要食物的補充,最多會吞服一些靈丹,而劫境強者那更是不言而喻。

……

前方遠處,那位副宗主之首孫衛,此刻也是察覺到了不對勁,但他並沒有多想,只是輕哼一聲,同時收回目光,轉向前的二人。

半空之中,葉飛此時淡笑一聲,目光向著前方韋淵逃走的方向掃去。

再其一旁,石冰於立刻會意。

「這三人,老夫可以拖延半刻,你去吧。」石冰於目光一閃,眼中同時露出自信之色,可見其身上的氣勢,隨之更盛了幾分。

葉飛聞言,微微點頭,他的眼中隨之有靈光閃過。

下一刻,身形向前一步,掌中古符文之力凝聚,一股歲月的氣息,頓時橫掃四周,使得前方的那三位副宗主,臉上都是露出嚴肅之色。

這股氣息無疑只屬於強者。

「通神境!」

「哼,藏頭露尾之輩,本尊殺你只需一擊。」前方半空之中,孫衛眼中寒芒一閃,掌中的黑刃爆出幽光,二重劫境的威壓,此刻衝天而起。

前方之人僅僅只有通神初期,這一點讓他有些吃驚,故而認為此人定是隱藏了實力。

在武道界,唯有弱者才喜歡隱藏實力。

「是么……」葉飛低喃一聲,隨即腳下虛空邁出一步。

他掌中的古符文印記,此刻已然凝聚成型,同時首先出手,向著前方一指點去,四周的空氣此刻都隨之變凝固。

恐怖的符文之力,瞬間封鎖了前方三位副宗主的身形。

那股力量,彷彿對武修,有著極強的剋制一般,哪怕是為首的孫衛,此時體內的靈力,遠轉都開始變得緩慢,氣息被壓制了許多。

「這,這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