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君臨天涼薄的笑着說完,轉身大步的離去。

君子兮對着他的背影打了幾拳。

“這個該死的君臨天,一看到他,我就想揍他,你看他那蹬鼻子上臉的樣兒。”

“奶奶,你是打不過他的。”

蘇齊一臉打擊的說道。

君子兮也不以爲意,小跑到蘇齊面前。

“哎呀!還是奶奶的寶貝孫子厲害,你看看那個君臨天,臉都被你氣綠了。”

君子兮忍不住捏了捏蘇齊粉嫩的小臉。

“現在可解氣了?”

夜輕寒笑看着蘇齊。

“解氣,太解氣了。”

蘇齊呵呵一笑,又突然嚴肅起來。

“沒想到他還讓我繼續擔任丹閣的鑑丹師呢?”

“煉丹師本就很缺,你又是神級三品煉丹師,能被皇室利用,他自然不會放過的。”

赫雲霆一臉凝重的說道。

“只怕他這樣做會別有用意,畢竟丹藥這樣的東西,可圈可點的。”

“赫叔叔,齊兒知道你的心裏在擔心什麼?不過赫叔叔放心,他想要抓齊兒的把柄可不是那麼容易抓的。”

蘇齊到是不以爲意,他正好可以查一查,那庚桑瑤身上的毒是被誰解的。 “齊兒,只怕他野心越來越大,魔靈,爺爺是聽說過的,他現在在君臨天的體內,只怕魔靈會慢慢的吞噬他的心智,到了最後,只怕他再也不是君臨天了。”

沐珏楓有些擔心的看着蘇齊,君臨天現在明面上不會動明月山莊,暗地裏就難說了。

“爺爺,水落現石頭頭,日久見人心,這事也要等以後才知道,不過看今日的君臨天,還真的有些不同往日了。”

蘇齊好看的眉峯微微攏在一起。

突然,蘇齊想起了一件事情來。

“對了,夜叔叔,你跟齊兒去一趟明月軒,齊兒有事要問你。”

蘇齊想問一問夜輕寒,他知不知道生死魔圖的樣子。

“好!”夜輕寒點了點頭,兩人往明月軒的方向走去。

“他們做什麼去,這麼神祕?”

君子兮有些好奇的看了看。

“自然是有事啊!”

沐珏楓好笑的看着妻子,別說,到明月山莊這段時間,自己日子好過多了。

到了明月軒,蘇齊在兩人週週設下了完全綠色的屏障法。

夜輕寒一看,瞬間笑了笑。

“齊兒,你行啊?現在連屏障的顏色你也有辦法改變了?”

“這是因爲契約了窺鏡的原因,這窺鏡比幻寂還要厲害呢?”

蘇齊也不隱瞞,在他的心裏,夜叔叔是值得信賴的人。

“這就好!你們兄妹三人的力量越來越強大,外界的外力對你們的傷害就會越小。”

夜輕寒到時很欣慰,他們兄妹三人越來越強大,陌陌的心裏就不用那麼擔心了。

“赫叔叔,這個樣子,庚桑瑤的金烏應該看不到咋們了吧?”

“金烏的力量沒有人能測得出來,不過她用金烏窺探別人,可是要花費很多玄氣的,不會那麼巧,每次都會被她看到。”

“這就好!夜叔叔,齊兒讓夜叔叔過來,是想問一問赫叔叔,你有沒有見過生死魔圖的樣子?”

夜輕寒猛的看向蘇齊,齊兒怎麼會突然問起了這個。

“齊兒,是誰告訴你有關生死魔圖的事情的。”

“夜叔叔,齊兒這次出去,遇到了木塔族的了無天尊,是他告訴齊兒有關生死魔圖的事情的。”

“原來是這樣?”

夜輕寒微微蹙眉,斂起的眼眸中,有些微微的掙扎。

“生死魔圖,我也只是在圖紙上看過,真正的生死魔圖,我並沒有見過。”

“啊!太好了!夜叔叔,那你能畫給齊兒看看嗎?”

蘇齊心裏一陣激動,只要有人認識生死魔圖就好辦了。

“去拿紙筆來。”

“好!”蘇齊轉身,他大眼快速的眨了眨,又轉過身子來問夜輕寒。

“對了,夜叔叔,你現在是不是該和齊兒說一說你的身份了吧?”

夜輕寒微愣,隨笑着問道:“齊兒,你怎麼想起來問這個了。”

“嗯!夜叔叔,我師傅說過,知道生死魔圖的人只有那個老巫婆和生死魔圖的守護者,夜叔叔你就是……。”

“噓……。”

夜輕寒笑了笑,做出一個禁聲的手勢:“齊兒,被你猜到了,但是你不能和任何人說,特別不能讓巫族的人知道。” ♂!

“哇!夜叔叔,你還真是啊?”

蘇齊雙眸猛的眨了眨,太神奇了,夜叔叔居然是生死魔圖的守護者。%し

“齊兒,有些事情不是夜叔叔不告訴你們,而是怕給你們帶來殺身之禍。”

夜輕寒一臉歉意,他的身份比較特殊,畢竟要是被巫族的人知道了,他一定也活不長的。

“夜叔叔,齊兒能理解,孃親也能理解的,孃親說過,每個人活着都會有難言之隱的。”

寧爲貴女 蘇齊一臉笑呵呵的!

“謝謝你!齊兒。”

夜輕寒深深呼出一口氣,能得到他們的信任,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夜叔叔,都是自家人,就應該互相理解纔是。”

蘇齊說完,出了屏障去拿紙筆。

夜輕寒卻無聲的笑了笑,這段時間自己過得很開心,可是他知道,這樣快樂的日子很快就會結束了,以後他們各安天命。

“呼!”夜輕寒重重的呼出一口氣,各安天命,有多少人的生命會在這場戰爭中逝去呢?他的朋友,終歸是要離開一些的。

夜輕寒擡手,一個銀色的星盤隨着銀色的光芒慢慢的呈現在他手中。

有快一年的時間了,他從來不敢看星盤。

他顫抖着手,一道銀光照亮了星盤,看到有幾顆命星光芒暗淡,他的心裏突然陣陣抽痛,夜輕寒鼓起勇氣一直看下去,猛的瞥見蘇紫陌的命星,之前還有一絲光亮的命星,現在是徹底失去了光亮。

“怎麼會這樣?陌陌的命星怎麼會一點光亮都沒有了,怎麼回事?”

夜輕寒突然變的激動起來,脣角止不住的顫抖着。

“陌陌,難道真的找不到破解你死詛的辦法嗎?”

夜輕寒的心揪得生疼。

“夜叔叔,紙筆來了。”

聽見蘇齊的聲音,夜輕寒快速的收起星盤,也瞬間收起自己的情緒。

笑看着拿着紙筆走進來的蘇齊,可心裏的心痛無法平復。

“夜叔叔,你畫吧!齊兒看着。”

“好!”

夜輕寒拿着毛筆的手抖了抖,他已經努力試着平定情緒了,這會還是被影響到了,這會他實在是無法下筆。

“齊兒,不如你去給夜叔叔倒杯茶水吧!”

“哦!對啊!夜叔叔,看齊兒,最近天氣熱了很多,齊兒這就去給夜叔叔倒茶水去。”

一寵成婚:薄先生,安分點 蘇齊一心在生死魔圖上,沒有注意到夜輕寒的情緒。

蘇齊一離開,夜輕寒猛的放下毛筆。

“到底是怎麼回事?陌陌的命星怎麼會一點光都沒有了。”

夜輕寒死死的握住雙手,努力的平復心裏的不安與心痛。

過了好一會,他纔拿起筆來,開始用心的畫。

夜輕寒對畫畫很有天賦,在加上他也是一個巫師,對畫圖根本難不倒他,在蘇齊去端茶的時間,他已經畫好了圖紙。

“夜叔叔,茶來了。”

蘇齊把茶水放到桌子上。

“齊兒,夜叔叔也畫好了。”

夜輕寒強顏歡笑道。

太古龍帝訣 “哦!夜叔叔這麼快?”

蘇齊把圖紙拿過來一看,他眼中快速的閃過一絲狂喜。

夜叔叔畫的和他找到的是一樣的,只是他找到的還不是全部,還差一部分。 ♂!

“夜叔叔,這真的是生死魔圖的圖紙嗎?”

蘇齊認真的看着圖紙。。

“齊兒,夜叔叔是不會畫錯的,這可是夜叔叔一生都想找回來的東西,怎麼會畫錯呢?”

“哇!夜叔叔,真是太好了。”

蘇齊精緻的小臉上是掩飾不住的喜悅,他找到的真是生死魔圖。

夜輕寒一看,有些疑惑,“齊兒,你爲什麼會突然對生死魔圖這麼感興趣了?”

“夜叔叔,要是齊兒告訴裏,齊兒找到了類似這生死魔圖的另一部分,你相不相信?”

夜輕寒一聽,驚訝得嘴微張。

“齊兒,你說的是真的?這事可不能開玩笑,夜叔叔隱藏身份在巫族這麼多年,就是爲了找到我父親和生死魔圖。”

看到夜輕寒如此激動,蘇齊也不弔他胃口,他小手一揮,生死魔圖和一部分出現在桌子上。

夜輕寒一看,驚訝不已。

“齊兒,這,這真的是生死魔圖的一部分。”

夜輕寒激動的那在手中看了看。

他找了這麼多年都沒有找到,卻被齊兒找到了。

“夜叔叔,生死魔圖怎麼會碎了呢?這兩塊齊兒也是在不同的地方找到的。”

“這個夜叔叔也不清楚,當年被庚樂羽殺了我爺爺騙走生死魔圖以後,它還是完整的,而我的父親爲了完成我爺爺的遺願,尋找生死魔圖,可惜我父親一去不回,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依然找不到我父親。”

夜輕寒也覺得奇怪,他一直以爲生死魔圖會在庚樂羽的手中,後來離開巫族以後,看着事情的發展,他才猜測生死魔圖不在庚樂羽的手中,沒想到還真的不在。

這下好了,居然被齊兒找到了一部分,不過他也很疑惑,生死魔圖爲什麼會碎了,而且出現在了不同的地方。

“太牛了,夜叔叔,你說這生死魔圖是不是和齊兒有緣呢?”

蘇齊一臉得意,要是有緣的話,他就像孃親說的,大發呀!

被蘇齊這麼一提醒,夜輕寒眼眸瞬間一亮。

“齊兒,也許你真的和生死魔圖有緣,既然你能找到一部分,那另一部分也應該和你有緣。”

“哇!”蘇齊笑着抿了抿脣,他咋有這麼好的運氣呢?

夜輕寒似乎是看出了蘇齊心裏的得意。

又有些擔心的說道:“齊兒,你可不要把找到這生死魔圖當做一種好運,它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的,現在可以解釋得通了,庚桑瑤爲什麼會殺八族找八大玄器的下落,她也在找生死魔圖,當年她和你外婆決戰,夜叔叔猜想,這生死魔圖的缺失的一部分應該在塔木族裏,這纔是她尋找八大玄器的目的。”

“哇! 法醫夫人有點冷 原來是一個燙手的山芋啊!”

蘇齊突然撅起了小嘴。

“齊兒,你一定要把這個收好,不要告訴任何人,等找到生死魔圖缺失的那一部分,夜叔叔在告訴你怎麼使用生死魔圖,現在看來,事情對我們越來越有利了。”

醉挽長歌 夜輕寒突然笑了起來,找到了生死魔圖,不知道能不能改變陌陌的命運。

“好!夜叔叔,那缺失的一部分,我們應該去什麼地方尋找呢?木塔族嗎?” ♂!

“齊兒,現在還不能大張旗鼓的去找,如果它真的和齊兒有緣,那齊兒就會在遇到它的,眼下就是不能讓巫族的人發現我們已經找到生死魔圖的一部分了,在看看後邊發生的事情,就知道庚樂羽接下來要做什麼了。し”

“夜叔叔,原來你都是一步步計劃着走的。”

蘇齊驚訝的看着他,平時看着他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其實他心裏都在計劃着呢?

“齊兒,有的事情是急不來的,就拿這天下來說,是君臨天的,註定是他的,但也只是暫時的,他的命裏有,誰也阻止不了。”

夜輕寒溫和的說道,剛剛的心痛似乎也沒有之前那麼痛了,希望有了生死魔圖,他們的勝算會更大一點,陌陌和命星也能發生改變。

“夜叔叔,齊兒知道,有些命中註定的蘇齊是改變不了的。”

“不錯,齊兒,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努力修煉,一定不能讓巫族的人得逞,你孃親要破解你爹爹和你哥哥身上的詛咒,還需要走很長的路,你知道嗎?”

說起這個,夜輕寒的臉色非常的凝重,他不想去看結果是什麼?他只希望陌陌不會有事。

“夜叔叔,齊兒知道了,齊兒不會拖累孃親的,在孃親回來的這段時間裏,齊兒會努力修煉的。”

蘇齊也靜下心來,他不能拖孃親後腿。

“那齊兒修煉吧!夜叔叔還有其他事情要做。”

夜輕寒起身,蘇齊快速的撤掉了屏障法。

只是看着夜輕寒的背影,蘇齊突然覺得他的步伐沉重,這也讓他的心跟着沉重起來。

不過他蘇齊從不氣餒,欲得真修爲,必須下苦功夫。

蘇齊轉身往牀榻走去,他一定要儘快修煉到聖玄期,只要到了聖玄期,就能讓孃親少擔一份心。

夜輕寒出了明月軒,卻碰到了沐雲玥,他快速的收起自己的情緒,走了過去。

“沐小姐,你過來看齊兒嗎?”

沐雲玥笑着搖了搖頭,“夜公子,玥兒是過來找你的。”

“找我?”夜輕寒微微有些驚訝!沒想到她會過來找自己,經過多天的相處,他也能感應到沐雲玥對他的情意,可是他夜輕寒真的有那個福氣嗎?

夜輕寒看不出整件事情的結果,現在生死未知,這條愛情的道路,他到底應不應該邁上去呢?

“對啊!玥兒想回雲城取一些東西,但是玥兒沒有契約靈寵,坐馬車來回需要很長的時間,夜公子願意幫玥兒這個忙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