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圍人立刻詫異的看着李若曦,顯然沒想到這麼恐怖的事情會是一個女生提出來的。

但他們思考了一下李若曦的話,覺得她說的有道理,竟然沒有一個人反駁。

“既然這樣,那麼。。”趙小川見無人反對,剛想說那麼就這樣。

結果蔣舟舟忽然尖叫一聲,叫道:“不要,不要,人家纔不經歷這麼恐怖的事情呢!”

趙小川說道:“舟舟,你想清楚了,如果不搞清楚的話,恐怕你在所有人眼中可就是進入女生房間的變態哦!”

“可是。”蔣舟舟還想說些什麼,但在衆人的目光中安靜了下來,不再說話。

劉子豪拍拍蔣舟舟的肩膀,道:“其實舟舟你不用那麼害怕,還記得小川之前說的話麼?鬼並不可怕!” 秦穆然此時處於一個很是奇妙的狀態。

在夢裡,他再一次身化元龍,但是這一次,與之前不一樣,此時的他,通體血紅,竟然是變成了一條血龍!

元龍拳,元龍腿,元龍破。

三招一起運轉而起,行雲流水。

元龍破蒼穹!

突然,秦穆然也不知道為什麼,似乎心法有所感召,操縱著他化身成為的元龍直衝雲霄。

滾滾白雲被他攪動,一道接著一道的雷霆在肆虐地舞動著,彷彿在跟隨著他。

秦穆然的體內,丹田之中的勁氣,此時在靈湖靈氣的加持下,已經到了一個較為駭人的地步。

勁氣從丹田之中湧出,此刻勁氣彷彿擁有了靈智一般,自動地尋找經脈,自動地滋養著經脈,自動地彌補秦穆然體內的不足。

特殊空間里,秦穆然的意識在修鍊武技,身體卻是在不斷地改善。

無垢之體,這一次,他才能夠真的算是無垢之體。

綜子女養成計劃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秦穆然完全沉浸在修鍊之中。

另一邊,山洞之外,此時卻是出現了一波人馬!

正是之前殺了衛薰的凱·布魯斯。

「大人,剛才那股波動正是從這裡傳過來的!」

布魯斯身後一人指了指洞口,說道。

「按照夏國這群古武者的話,有異動肯定是有寶物出現了!現在距離剛才異動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了,正好讓他們夏國的古武者先自己內訌打起來,等到他們打得半死不活的時候,我們再去搶奪!用夏國一句古語叫什麼來著…….」

布魯斯想了想,可是腦子卻像是突然卡殼了一般,絞盡腦汁也想到一個夏國詞來形容。

「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一個人說道。

「胡說,明明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另一個人反駁道。

「你才胡說,你有我有文化嗎?」

被反駁的人有些不服氣地說道。

「好了!反正都差不多的意思,沒必要計較!」

布魯斯眼看著兩個人關於用什麼詞語來形容就要干架了,說了聲道。

「是!大人!」

被布魯斯這麼一說,兩個人也不再爭論。

「時間差不多了,進去吧!」

布魯斯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說道。

「是!」

說著,他身後跟隨的幾人便是向著山洞裡跑了過去。

漆黑的山洞,此時空氣更加的濕潤。

尤其是他們跑了一段距離,發現山洞裡的動靜越來越小,布魯斯的臉上也是逐漸綻放出笑容。

看來,夏國古武者的戰鬥已經進行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輪到他來收割的時候了。

「夏國重寶!我來了!」

布魯斯的臉上綻放出了貪婪的笑容。

「轟!」

布魯斯一步踏出,縱身一躍,看到前方有光,知道到達了山洞深處,也是重寶所在的地方,自然是要用最為華麗的登場來進行收割。

「交出你們手中的寶物,饒你們不死!」

布魯斯身體落地,緩緩抬起頭,可是下一秒,他的身體就愣在了原地了。

「法克!」

布魯斯忍不住爆出粗口道。

他以為自己的華麗出場能夠震懾住艱難爭奪重寶勝出者,可是當他落下,以最終勝利者的姿態注視著前方的時候,眼前的,跟他腦海里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啊!

眼前,足足有數十人全副武裝,嚴陣以待。

我去,不是說沒有人嗎?

不是說夏國的古武者為了寶物都很自私,都會互相殘殺嗎?怎麼現在這個情況跟自己知道的有點不一樣啊!

這一刻,布魯斯有些凌亂了。

不過,怎麼說他也是布國的圓桌騎士的十二騎士之一,實力強悍。

尤其是上次敗在秦穆然的手中以後,回去以後,布魯斯經過苦修,實力大漲,現在對應古武界的境界的話,算是暗勁後期的修為了。

「來者何人!」

、道無常一聲呵斥,盯著布魯斯問道。

「道門的人….」

布魯斯的夏國語說的有些蹩腳,無論是誰,一聽就聽出來了,這是國外的勢力!

「國外勢力?沒想到你們竟然混進來了!」

道無常面色陰冷,雖然說古武界也時常爭鬥,不死不休,但是在面對國外勢力的時候,他們異常的團結!

我們內鬥可以,你管不著,但是你國外的人來插手了,那麼我們就同仇敵愾了。

本來所有人就都在給秦穆然護法,現在布魯斯你好死不死地闖了進來,還這麼高調,生怕人不知道你是來搶東西的。

「哼!現在你們肯定是在這裡守護著寶物,想要等支援過來吧!只可惜,你們遇到了我,那就都留下吧!」

布魯斯單手一揮,他身後的圓桌騎士唰的一聲沖了出去,便是與古武勢力的古武者們戰鬥在了一起。

「轟!」

只見其中一人手中橫空冒出一團熾熱的火焰,朝著一名峨眉弟子扔了過去。

「嘭!」

火焰落到地上,便是如同炸彈一般,炸裂開來,有幾人猝不及防,直接便是被炸飛了出去,全身鮮血淋漓,瞬間沒了呼吸。

「不好,這是個火系異能者,大家小心點!速戰速決!」

古武界對於外國的異能組織也是有所了解的,當這個人展現出戰力以後,便是瞬間知道,這是一個火系異能者。

有人提醒,頓時,峨眉派的古武者便是集中火力對準了那名火系異能者。

劍光閃爍,編織成千絲萬縷的牢籠,剎那,便是將那名火系異能者給封鎖了起來。

不過,能夠加入圓桌騎士的,怎麼可能是一般的人。

一條帶著翅膀的西方火龍憑空而出,那名火系異能者全身就好似著火了一般,將籠罩在他身上的劍氣全部燃成了灰燼。

高溫,讓周圍的溫度不知道提升了幾度,尤其是在那名火系異能者自身就是個巨大的火源,無盡的熱氣從中爆發出來。

「哼!火是吧!你爺爺我給你瀉瀉火!」

秦漢運轉峨眉的古武心法,一劍朝著身後的靈湖刺去,劍鋒上挑,頓時,一道劍浪奔涌而出,躍於空中。

「滅!」

秦漢劍鋒指向那名火系異能的圓桌騎士。

頓時,空中的劍浪便是傾瀉而下,如同瀑布般落在了那名火系異能者的頭頂。

「嗤!嗤!嗤!」

火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被撲滅,四周更是傳來了水滅火的聲響。

原本那名火系異能者還想著要用烈火將這劍浪給灼燒蒸發了,可是當他調動體內的異能能量的時候,卻是發現,秦漢挑起的這個劍浪實在是太猛了,好似無窮無盡一般,將他的能量耗盡,都沒有辦法灼燒掉。

很顯然,這樣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變成了落湯雞。

水滲到了那名火系異能者的眼睛之中,他眯著眼睛,有些看不清前方的視線。

「就是現在!殺!」

秦漢抓準時機,一聲令下,頓時峨眉派這邊利用陣法攻擊,同時打出一道劍芒。

劍氣肆虐,化成猛虎,將猝不及防的落湯雞圓桌騎士覆蓋,攪碎成血霧! “鬼並不可怕?開什麼玩笑?那可是鬼!”蔣舟舟聽到劉子豪這麼說,立刻氣呼呼的說道。

郝大寶則好奇地說道:“耗子,你到底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很簡單,其實人害怕的不是鬼,而是未知罷了!”劉子豪聳聳肩,說道:“人往往會給自己想不通的東西加上各種不存在的東西,將自身的恐懼放大,從而產生‘鬼這種東西’很可怕的念頭。”

劉子豪說完後,發現周圍靜悄悄的,看向衆人發現周圍的人都呆呆的看着自己,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臉,說道:“怎麼了?”

“咳咳,耗子,你是不是被鬼附體了?怎麼感覺你懂得好多啊!”

郝大寶乾咳一聲,說道,周圍的人都贊同的點了點頭。

“哈哈,有麼?可能是因爲我經常在網上看一些鬼故事吧,所以對這方面比較瞭解。”劉子豪打了個哈哈,然後說道,浮誇的演技讓人一眼看出他在隱瞞着什麼。

趙小川的眉頭皺了起來,若有所思地說道:“耗子,我小時候聽老人說‘平生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門’,意思是隻要心中坦蕩自然就不會怕鬼!因爲心中沒有‘鬼’。你說的是這個意思麼?”

劉子豪點點頭,說道:“沒錯,只要我們控制了自己的思維,不讓思維發散就沒問題了。”

聽到劉子豪的解釋,周圍人的眉頭都皺了起來,顯然不太理解他的意思。

劉子豪又繼續說道:“其實很簡單,問你們一個問題吧!正方體是什麼樣子的?”

“六面都是正方形!”

“長寬高都是相等的。”

“一個好玩的魔方!”

“。。”

衆人將目光投向了李若曦,李若曦嘟着嘴,看着趙小川,說道:“怎麼了?我說錯了麼?”

趙小川發出一陣輕笑,周圍也響起了一片善意的笑聲,之前沉悶的氣氛歡快了許多。

一會之後,衆人笑罷,將目光又投向了劉子豪,劉子豪繼續說道:“沒錯,那就是正方體,雖然說法不同,但大家都明白是怎麼回事!那麼我在問大家一個問題,什麼是鬼?”

“穿着白裙,披頭散髮,伸長舌頭的!”

“趴在地上,缺胳膊少腿,看起來血肉模糊的!”

“長得比我醜的,看着嚇人的!哎呀!你們怎麼又都看向我?小川,你怎麼又笑起來了?”

李若曦剛說完,發現周圍人憋着笑看着自己,立刻生氣的說道。

“咳咳!”劉子豪打斷了衆人的嬉鬧,嚴肅的說道:“沒錯,這就是大家心目中的鬼!應該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鬼,那麼爲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爲什麼?”趙小川皺着眉頭問道。

“很簡單,因爲我們沒有見過鬼,所以只能憑着自己想象力編造出一個大家自認爲最恐怖的鬼了!”劉子豪說道。

郝大寶扶額道:“那啥,耗子,我讀書少,你能說具體點,我們到底該做什麼麼?這樣子下去,我腦袋有點暈!”

劉子豪無語的看着郝大寶,說道:“很簡單,想要不覺得鬼可怕,首先要看見鬼,等看見了鬼。心中有了一個具象,就自然不感覺鬼可怕了!”

“看見鬼?那不就是小川剛剛說的那兩個方法麼?”

郝大寶驚叫一聲,其他人都將目光投向了趙小川。

趙小川皺起了眉頭,道:“一個方法是讓自己半死不活,一個方法是老黃牛的眼淚,這兩種方法都不容易實現啊!”

“那可不一定!”蔣舟舟忽然說道:“如果是前者,我沒有什麼辦法,但如果是後者,我倒是知道這裏那裏有老黃牛!”

“老黃牛?”

衆人聽到蔣舟舟這麼說,頓時眼前一亮。

“小川,我們這麼做,輔導員知道了不會罵我們吧?”

“放心吧!不會有問題的,我們只不過是向這些牛借點眼淚,又不是偷東西。”

第二天中午,趙小川和郝大寶趴在一片草地旁,看着眼前幾十頭黃牛在眼前晃來晃去,眼神中發出興奮地光芒。

在他兩週圍百米之外,蔣舟舟、李若曦還有劉子豪每人守着一個方向幫兩人望着風。

“看,那個人,就是放牛倌,也就是我們最大的‘敵人’。我們要繞過他,然後接近牛,從牛的身上取得眼淚!”趙小川的身體剛好便從醫院中衝來,急衝衝的按照蔣舟舟說的,來到了鬼眼山的這片放牛地。

郝大寶聽到趙小川調侃,緊張的心漸漸地放了下來,然後看着眼前的幾十頭疑惑的嘟囔道:“也幸虧舟舟,不然這麼隱祕的地方還真是難找啊!”

趙小川想起了之前兩個小時漫長的旅途,贊同的點點頭,剛想和郝大寶再侃兩句,忽然看到牛倌躺在了地上,曬起了太陽。

“走!”

趙小川輕聲說道,然後和郝大寶向着最接近自己這一方的一頭大黃牛摸去,可是到了黃牛身邊,他們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小川,你知道怎麼樣讓牛哭麼?”郝大寶手中拿着從醫院中帶出的小藥品,傻了眼。

趙小川撓撓頭,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如果讓他疼的話,可能牛會哭吧!”

說完,趙小川從地上找了找,眼前一亮,從地上發現一塊拳頭大的石頭。

“我靠!小川,這樣是不是太狠了?”

郝大寶看着趙小川拿着石頭在大黃牛身上比劃着,嚇了一跳。

“我也不想啊!但我能想到就只有這個辦法了!”趙小川無奈的說道,眼前一亮,說道:“這個地方好,打在牛身上肯定疼,它一疼準哭!”

“那你快打啊!”

“開什麼玩笑?我是那麼殘忍的人麼?”

趙小川將手中的石頭塞着郝大寶手中,說道:“記住要眼疾手快,千萬不能有一點猶豫!”

“。。”

郝大寶看着手中的石頭,又看了看趙小川理所應當的表情,頓時有些無語。

“快點砸吧!等咱們取得了牛的眼淚,然後調查完真相,你向歐陽老師解釋一番,她一定原諒你的。”趙小川有些心虛的說道。

郝大寶聽到趙小川話,深吸一口氣,舉起手中的石頭狠狠地向着牛的身上砸去。

www⊙Tтkǎ n⊙℃O 火系異能者的身死,是怪在他真的太小看夏國的古武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