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圍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到什麼聽不到,好累,真的好累,她能做的都做了,只要冥主沒事,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冥主,冥主,晨曦真的好喜歡你…

晨曦感到無力什麼也不想做,什麼也不想想,就那麼持續了許久的黑暗,就在絕望至極,放下希望的瞬間,視線裏隱約出現了亮光。

王妃C道出位 晨曦太思念冥主了,強烈的願望讓她睜開了眼睛。

模糊的視線裏出現了明主,老媽,老爸,最親愛的親人都守在她的身邊,晨曦安心的笑了。

事情都變好了嗎?

晨曦終於睜開了眼睛,終於看清每一個人的臉。

明主還是原樣一點也沒變,看樣子明主應該沒什麼事兒了吧,可是沒有靈力的冥主會不會回不到冥界呀?晨曦好想問問明主,可週圍有老爸老媽,她不能亂問。

晨曦扭過頭看坐在另一邊的老爸老媽。

老媽的頭部打着繃帶,胳膊上帶着白色的布,老爸的胳膊上也帶上了白色的布條,難道家裏誰死了?

劉愛蘭看見晨曦緊盯着那白布條看,只好開口說道,“舅舅他走了。”

晨曦聽到這一消息,好想笑,明明死人了她卻好想笑,可是舅舅在怎麼邪惡對老媽來說是她的弟弟,所以她只好忍住笑容。 “來,媽給你喂水。”老媽用吸管吸住水滴滴在了晨曦的嘴角。

晨曦啞然,自己病的有那麼嚴重嗎,嚴重到這種形式喝水?

夏易出現在屋子裏,查了查她的身體。

“晨曦,怎麼樣?”明主的聲音多了幾分焦急。

晨曦躺在病牀上扇動着睫毛凝望明主的側臉,忽然覺得就這麼遠遠的看着他都是幸福的一件事。

“打一些營養針,回家養一養應該沒事了。”

夏易合上本子離開了,老媽和老爸不知爲什麼找着藉口也離開了。

晨曦用疑惑的眼神望向明主。

明主淡淡的笑了笑沒告訴她原因。

“你呀,什麼也別想,一心養好身子。” 絕代神婿 明主輕輕颳了下她的鼻子。

晨曦眨了眨眼,一想自己身處人間,想起老媽說過的那三天時限,她急忙開口問了問最近的事情。

“對了,我的那些緋聞現在怎麼樣了。”

“不乖了吧,看你着急的,看了這個你就放心了。”明主拿出手機讓她看一段視頻。

晨曦看着手機屏幕大顯吃驚。

沈俊的罪行曝光,上官嘉怡怕沈俊泄露自己的祕密,派人殺害沈俊,沈俊逃離了追殺,直接闖入上官嘉怡的屋子。

上官嘉怡和沈俊的談話全部被記錄了下來,傳到了網上,這視頻不僅洗清了晨曦的醜聞,給上官嘉怡帶來了致命打擊。

不知是誰把上官嘉怡害千小惠的事情也傳到了網上,上官嘉怡一夜間成了月城最毒女人,無人不曉,最愛面子的上官嘉怡受不了輿論的打擊直接變瘋。

亮劍之殺敵爆裝系統 做了如此齷齪的事情,換成任何人都無法擡頭做人了吧。

因上官嘉怡的問題,尚女士強制被革職,比上官嘉怡更愛面子的尚女士更受不了這種打擊。尚女士成天拿自己的女兒當靶子,上官嘉怡本來就瘋瘋癲癲,被自己的母親****挨說,徹底變瘋。

沈俊被捕,上官嘉怡送進了瘋人院!

明主收起手機,捋了捋她的秀髮。

“放心,老公都幫你搞定了,安心養好身體,等着嫁給我。”

晨曦含着眼淚猛點頭,她願意,她一百個願意。

“晨曦,你終於同意了,歐耶,終於又一次娶到你了。”明主在晨曦的臉的各個部位都留下了印記,像是標註明主私人物品似的。

晨曦擦着臉上的口水問起那一直擔心的問題。

“對了,冥主,你回得了冥界了嗎?”

冥主點頭,“放心,我是誰,冥主回不了冥界,能當冥主嗎,只是,你…”

“我怎麼了?”

“只是你去不了冥界了。”

“啊?那我只能當你這一輩子的老婆?”晨曦無力的低下了頭。

“嘿嘿,老婆你是不是嫌太短了,沒關係,你死了就能回冥府了,等你死了,我們在冥府繼續當夫妻。”冥主壞壞的親了她的額頭。

晨曦好想用小拳頭錘他,早告訴她多好,繞了這麼大一個圈,害的她以爲只能這一輩子相愛,短短的一輩子還不夠塞牙縫,壞蛋,明明可以告訴她,非得讓她焦急一番。

無力的手擡起來都很費勁兒,晨曦只好動鼻子動眼睛,警告明主。

“好了,好了,不生氣了,快,快好起來,好不好,我還等着和你洞房呢,嘿嘿。”明主用雙手握住她的手貼在了他的面頰上。

晨曦流汗,明主就是冥主,見到她就只想着洞房,嘖嘖,以後她的身體還挺得住不,要不逃婚?

“老婆乖,老公會很溫柔的。”明主壞壞的笑容很是惹人喜愛,這樣的一個男人她捨得嗎! 數月後,秋高氣爽的一日,在夏河醫院的產房裏誕生了一名男嬰。

邵青已被思琪抓的滿身是抓痕,可看到撕心裂肺哭喊着落地的兒子,什麼都不顧了。

兩人抱在一起流下了眼淚,人生的幸福也不夠如此,邵青親吻了思琪。

“老婆,辛苦了。”

“不辛苦,剩下的交給你了。”

剪臍帶的大夫用異樣的目光望着年輕的夫婦,接生了這麼些孩子,頭一回見到這麼奇葩的夫婦。

剩下的交給你了,經典,現在的女人真彪悍,她們那一代怎麼就沒想到這樣的方法。

女人只負責生,男人只負責養,多完美的搭配!

“李主任,李主任。”李主任這才緩過神來,做了最後的流程。

邵青的老爸老媽在明主的薰陶下接受了邵青和思琪,思琪又爲邵家生了大胖孫子,夫妻倆更是樂的不行。

邵青的父親立即派人給孫子準備了房子,買房當然要買河濱公館的房子。

“什麼,最好的那一間觀景房被賣掉了?”邵青的老爸對着電話嚷嚷。

明主和晨曦對笑,晨曦自從從醫院出來後跟着明主做起了投資,昨日有一筆錢回款,晨曦就拿那一筆錢買了河濱公館的觀景房,送給了父母。

“河濱公館的房子不錯,不是觀景房就是不是觀景房了,邵青他們不會在意那麼多,姨夫有心,他們就高興了。”明主在邵青父親的耳邊囑咐了幾句。

晨曦卻偷樂,思琪就那麼離開了河濱公館本來就不甘心的,這下好了家也找回了,也得到了公婆的認可,加上生下了兒子,人生很是美好。

思琪住在河濱公館以後去看她的兒子也方便了,小傢伙在肚子裏的時候就那麼喜歡他,生下來會是什麼樣,晨曦好奇的在外等候。

直到其他人都離開了,晨曦才走進了那間暖暖的病房。

邵青給思琪擦汗,喂水,圍着思琪轉的不亦樂乎,明主已經羨慕的不行。

晨曦坐到思琪的旁邊,凝望思琪那張蒼白的面孔。

女人生孩子真是不易!

“晨曦,來抱抱。”

晨曦接過思琪的寶貝兒子抱在了懷裏,雖然她已經看不見那些東西了,可依然看出那富貴滿堂的觀相,思琪的兒子日後一定是個大人物。

自從那一次從靈池救過冥主以後,她不在靈魂出竅了,也看不見那些奇怪的東西,期初回到原先的自己還有些不習慣,可明主在身邊,也自然把不習慣變成了習慣。

“他笑了,他笑了,一直都不笑的,你一來就笑了,這孩子從肚子裏的時候就那麼喜歡你,出來了也這麼喜歡你,他不會什麼都知道吧,完了,他要是知道我有過不要他的想法,以後會不會恨我。”

晨曦笑着把小寶貝放到了思琪的懷裏。

“剛生完你就產後抑鬱了,說的什麼話!呸呸呸!寶貝別聽你媽胡說,世上沒有你媽媽這麼愛你的人,知道嗎,你媽媽爲了你做了很多很多,你可不能忘了哦。”

“他又笑了,好像也挺喜歡我的似的。”思琪傻傻的望着懷中的小寶貝。 ?晨曦囑咐思琪產後要注意的地方就離開了病房,當然都是從網上查來的,準不準確只能讓思琪自己斟酌。

晨曦走在前,明主走在後,明主看着邵青小小年紀抱上兒子無比的羨慕。

“老婆,咱什麼時候要啊。”

“要什麼。”晨曦下着樓梯,腦海裏想的卻全是小寶寶的模樣,粉粉的臉頰,小小的鼻子。

“孩子啊。”

晨曦停住移動,站在原地怔了怔,“咱們只是訂婚,還沒結婚呢!”

“老婆,我現在就想要兒子。”明主可不管,他摟住晨曦一同走下樓梯。

“不,不要兒子,要也是要女兒,女兒是媽媽的小棉襖。”晨曦知道明主怕女孩子,故意調皮着說道。

明主一想到那次從火城回來的車上遇見的小女孩兒,立馬搖頭,生個跟老婆一樣淘氣的女兒有的他受的了。

晨曦當然知道明主擔心的是什麼,反正她現在不想要孩子,怎麼說都無所謂了。

“老公要不我直接生兩個女兒得了,一次生下兩個,以後就不用生了。”

明主已經不高興了,甩開她,走在了前面。

晨曦樂壞了,欺負明主是她的樂趣。

冬天的天空一片湛藍,臨近寒假,校園裏清淨了許多,晨曦和紫萱走在了梧桐樹下談論寒假的安排,明主開着瑪莎拉蒂駛進了校園。

晨曦捂着臉搖頭,拉着紫萱躲進了小路。

“怎麼走這兒了?”遲鈍的紫萱沒看出晨曦的心思不解的問道。

晨曦已經被明主煩的不行了,自從看過思琪家的寶貝兒子回來以後,明主追在後面追問生寶寶的問題,說什麼可以奉子成婚啊之類的。

晨曦回頭看了看,見明主沒跟過來,放心的回了頭,誰知明主神不知鬼不覺的站在了她的面前。

紫萱已經鬆開了她的手走在了前面,背對着她揮了揮手。

晨曦只好被明主拉着坐進了車裏。

“老婆,你怎麼見我就逃啊,怕我吃了你嗎。”

晨曦心想,你有沒有不想吃我的時候嗎?

“老婆,我算過了,咱們提前結婚,晚點領證好不好。”

“不好。”

“那我們也和邵青他們一樣,提前懷孩子然後在你的生日那天辦婚禮。”

“你見過鬼節辦婚禮的嗎?”

探虛陵現代篇 “咱倆是誰,咱們的結婚紀念日就要特殊,不能隨波逐流。”

晨曦看着明主很是可愛,在別人面前冷麪無情的明主,在她面前竟是這麼的萌。

“老婆,就這麼定了。”明主的手握住晨曦的手,大手握着小手,食指相扣緊緊地扣在了一起。

“老公,咱們這是去哪裏啊?”晨曦望着明主的側臉問道。

“回家啊!”

“回家幹嗎?”晨曦不解,她下午還要收拾東西呢。

“盡夫妻的責任,嘿嘿。”

晨曦明白了,明主忽然造訪就是爲了這事兒,這麼想想,今日要是懷上孩子也不耽誤結婚。

一直爲了懷孕的問題每次都用套套,意思是今日不要用了,晨曦也挺好奇的。

明主一見晨曦害羞,更加握緊了她的手。 明主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把車開到了別墅,坐在身旁的老婆魅力四射,他一刻也等不了,連鎖車都成了瑣事一樁。

他把車鑰匙丟給僕人就那麼抱着晨曦奔向了臥室。

tuang!關門聲響,屋內一下寂靜一片,安靜的只聽得見兩人的呼吸和心跳聲。

撲通!撲通!撲通!

晨曦見氣氛不對,想要說點什麼,可明主絲毫沒給說話的機會,直接吻住了她的脣瓣。

晨曦的身體自然接受了明主,任由明主的舌頭闖進她的齒間翻天覆地。

壞壞的明主半秒也沒有閒着,他一邊吻着一邊解開了上衣的扣子。

一件一件衣物落在地板上,發出輕微的響聲。

不知不覺間晨曦的身上只掛上最後兩件衣物,晨曦握住要解開釦子的手,喘着粗氣指了指窗簾。

“老公,太亮了。”她可不要在太陽底下被明主吃幹抹淨。

“亮挺好的。”明主的手扔在繼續剛纔的動作。

晨曦帶着哭腔忙搖頭,“不好,不好,太亮了。”

“好,好,知道了。”明主親吻着晨曦的身體挪到了窗前,頭都沒妞,就那麼伸着手摸索着開關,摁上了按鍵。

窗簾發着聲響擋住了光亮,屋裏沒有那麼亮了,晨曦安心的呼出口氣。

等還沒來得及放下心來,明主已經解開了上衣的扣子,就那麼把自己扔在了鋪上,晨曦羞澀的擋住了前胸。

微弱的光線下,晨曦的線條更加多了份味道,明主瘋狂地撲倒在她的身上,挪開那礙事兒的小手,輕輕含住了身上那最突出的點,身下那瘦小的身影蠕動着身子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響。conad1;

晨曦羞澀的紅了耳根,雖然不是第一次親密接觸,可每一次都像第一次一般讓人激動不已,緊張不堪。

親吻,愛撫,各種前戲,晨曦的身體已經浴/火燃燒,液體滋潤着禁地焦急的等待他的進入。

明主的動作時緩時快,各種刺激下,晨曦體會到了那種讓人描繪不清的境界。

忽然覺得不用套套感覺就是不一樣。

一回旅程結束,晨曦疲憊地癱軟在牀上一動不動。

明主從背後僅僅的抱住她,身體的餘溫在明主的愛撫下漸漸平靜了下來。

兩人就那麼緊緊地依偎在一起,都說肌膚有記憶,晨曦覺得她已經習慣了他的肌膚,這樣的肌膚之親她其實挺喜歡的。

晨曦轉過身把頭埋進她的胸膛裏,可沒想到她的這一動換又一次點燃了明主的熱火。

晨曦詫異,明主的極限到底是幾次?

這一天,明主整整要了七次纔可放過了她。

晨曦早已開始了健身,卻已經累成一團,連下牀的力氣也沒有了。

明主替她換上了衣服,下樓給晨曦端上菜餚,明主深怕晨曦連吃飯的力氣也沒有,一口一口的餵了起來。

晨曦笑着搶過碗,噼裏啪啦吃了起來,邊吃邊抱怨肉太少了。

明主挑了挑眉,晨曦看出明主的意思,急忙放下筷子裝出無力的樣子倒進了牀鋪。conad2;

“老公饒了我吧,一切依你就是了。”

晨曦裹緊被子不敢出來。

明主輕輕的抱緊她,關上了檯燈。 前段時間看見新聞報道;男子盜掘女屍跨省賣給他人配陰婚。

其實配陰婚這行當,在內地裏還是比較少見,但在港臺以及新馬泰比較多。但也不是一有人死就配陰婚,大都是在事業最低谷,或者遇到很大的坎時,爲了改善一下氣運,纔會爲祖墳中的孤墳或者剛死的人配陰婚,然後用今後的運勢慢慢的加倍彌補。

01年的時候,我師傅接到一筆生意。僱主是一位京城裏的大富豪。這裏我們簡稱他劉先生吧!當時劉先生在京城黑白兩道可是隻手遮天的人物,可是他的大兒子卻在一場車禍中意外身亡,死後劉先生想找個道士幫他兒子做陰婚,同時想旺一旺自己的事業。

最後經人介紹,那位大富豪找到了這個行當裏最權威的專家,也就是我師傅。

當我們不遠萬里抵達北京時,那個大富豪還親自招待了我們,他陪我們吃了晚飯,在此期間,我師傅想與他探討一下冥婚的詳情,以及冥婚要用到的女屍是否準備妥當,可是那位劉先生卻在話語之間言辭閃爍,我師傅問了半天,他也沒說個所以然來。

不過晚上睡覺的時候卻讓我很是驚喜,京城的繁華咋就不說了,這位劉先生竟然在京城裏給我們安排了一家五星級賓館,晚上睡覺的房間還是總統套房,那房間裏的廁所比我自家的房間還大。那裝修得和皇宮似的,這可把我激動得,差點把廁所當臥室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