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圍的小弟立刻湊了上來:「楊哥,什麼隱情?」

楊殿峰冷冷一笑:「你們級別太低,沒資格知曉!」

他心裡在冷笑:「老子敢對沈溫婉動手,自然是將一切都打聽出來了,別人不知道內幕,我可知道,蕭何去邊關,那是一個陰謀,有大人物要除掉他!所以他現在,可能自身都難保死掉了,怎麼還管得了沈溫婉的死活?」

「沈溫婉老子是一定要得到!」

……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沈溫婉狠狠一巴掌抽在她弟弟沈修的臉上!

剎那之間,沈修臉上就浮現出一個鮮紅的掌印!

他哭腔道:「我我……我跟張麗聯合從你卡里偷走了十個億,我去地下賭場本來就是只想耍兩把,哪裡想到……中了他們設的殺豬局,然後就這樣了!」

「你……」沈溫婉被氣的,額頭上都快冒煙了!

從她那裡偷錢,賭博,欠債……還是高利貸!

她怒吼了起來:「我怎麼會有你這個弟弟?」

噗通!

沈修直接跪了下來:「姐,你可不能不管我!他們今天都把我打成了這樣,他們說,明天我要是再不還錢,他們就要剁我手指,卸我胳膊了!」

沈溫婉此時已經心煩意亂,她大聲吼道:「先打電話給爸媽,讓他們回來,先商議一下,這件事情到底該怎麼辦!」

沒多久,沈溫婉的父母沈青雲,宋藍芝全都回來了,甚至連回了娘家的張麗也被叫了回來!

「溫婉,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弟弟怎麼被打成這樣了?」宋藍芝回來就詢問!

「你問他自己!」沈溫婉憤怒道!

「小虎,這到底是怎麼了?」宋藍芝一臉疑惑,看著自己兒子滿臉的血,她快心疼壞了!

「我我……我偷了姐姐的錢,去賭博,欠了……欠了……一點高利貸!」沈修猶猶豫豫的道!

沈溫婉聽了這個,直接火冒三丈:「那是一點點嗎?已經三十五個億了!」

剛想訓斥沈溫婉,不就是欠了一點錢,你至於這樣的宋藍芝,聽到沈溫婉這話,剎那之間,差點摔倒在地上!

「媽!」沈溫婉立刻上去攙扶!

宋藍芝已經嘴唇發青,身體顫顫巍巍:「溫婉,你說的都是真的?」

沈溫婉氣憤道:「人家剛才已經找上門來了,你看你兒子身上的傷,你猜是誰打的?」

宋藍芝再一次差點昏厥!

好不容易,才緩過這口氣,她立刻抓著沈溫婉的手:「溫婉,你就這一個弟弟,你可一定要幫他!」

沈溫婉氣憤道:「我怎麼幫?那可是幾十個億!」

一旁的張麗道:「沈姐姐,你卡上不是還有四十億嗎?你拿出來幫沈修把債還了吧!」

沈溫婉氣憤道:「憑什麼?這筆錢,我要用來運作公司,我現在遇到的麻煩,你們不是不知道!再說了,那個什麼楊哥,可是地下世界的人,你們以為真的還錢了,他就會善罷甘休?」

沈青雲在一邊問道:「溫婉,那你想怎麼辦?」

沈溫婉斬金截鐵:「報警!」

沈修立刻嚇壞了:「不能報警,不然楊哥會殺了我!」

沈溫婉氣憤道:「都到這個時候了,除了報警,還有別的辦法嗎?」

她拿出手機,也不等人同意,立刻撥打了報警電話!

沒多久,警察來了,詢問登記之後就走了!

沈家一群人傻眼了,這些警察,根本就不想管這件事情啊!

這是為什麼?

他們不知道,此時的楊殿峰,正與警察局的一位局長在飯店裡吃飯!

那位局長,還是有些擔心:「楊哥,對沈溫婉動手真的好嗎?」

楊殿峰冷笑道:「局長大人,您就放心吧!現在是帝都的大人物要對付蕭何。我們就是打打下手,清理一下他身邊的人!那些大人物,一定會高興獎賞我們的!你就等著升官發財吧!」

那位局長,戰戰兢兢道:「如此最好!」

……

沈家!

見沈溫婉不肯拿錢還債!

沈修,宋藍芝,張麗,一哭二鬧三上吊……要跳樓了!

沈溫婉被逼的沒辦法,只能答應:「我拿錢,我幫你還債!」

她再也忍不住,眼淚嘩啦啦從眼眶裡流淌了出來!

著筆中文網 然後,她把麻袋打開,把裡面的毒貂抱出來,正準備往地上放。

「你在幹什麼?」突然,那房門後傳來一陣刺骨幽冷的聲音!

「什麼人?」小晴頓時嚇了一跳。

等她抬頭一看,只見雲若月從那門背後,冷冷的走了出來,她頓時一滯。

雲若月看著小晴手中的毒貂,冷聲道:「這是什麼東西?你抱它進來,想幹什麼?」

小晴見被雲若月發現,索性也不裝了。

她挑眉,眼裡閃爍著濃濃的殺意,「璃王妃,抱歉,我只是奉我主子的命行事。她想你死!」

「原來你就是王府的內鬼,小晴,我待你不薄,你為什麼要背叛我?」雲若月冷聲道。

小晴冷笑,「我背叛你?抱歉,你並非我的主子,我的主子另有其人。閻王要你三更死,你等不到五更,所以你就等著被這毒貂活活的咬死吧!」

反正這裡也沒有其他人,小晴反而不怕了。

她的目的就是殺了雲若月,就算被發現她也不怕。

「你想用這毒貂咬死我?你就不怕我喊人進來?」雲若月厲聲道。

小晴陰測測的摸了摸毒貂上的皮毛,「這毒貂的速度快如閃電,只要我一把它放下來,它就會咬你。它嘴裡全是毒,只要你一被咬,必死無疑,你就是喊人也沒用,你以為外面那兩個不會武功的蠢貨救得了你?」

雲若月往那毒貂嘴裡一看,果然,它嘴裡張著一排烏黑的獠牙,牙齒上浸滿了毒液,一雙眼睛陰鷙張狂。

要是被它咬一口,必定會中毒,就是大羅神仙也難救。

她見狀,突然嘆了一口氣,「好,既然我今天必死無疑,那你也讓我死個痛快。臨死前我想知道,你的主子是誰!是不是上次在臭豆腐里下毒害我的人?」

小晴冷笑,「反正你也快死了,我也不怕讓你知道,我的主子是魏國夫人,上次那臭豆腐事件,就是她策劃的。是我告訴她你喜歡吃臭豆腐,她才叫人去準備的,你還記得她嗎?」

「魏國夫人?原來是她!她兒子傷害璃王府的小妾,她還有臉來毒害我?」

「錯!是你們害得世子不能人道,害他不能延續江家的香火。夫人命我行事,不過是一報還一報而已。楚玄辰他敢讓江家絕後,夫人就要讓楚家斷子絕孫,只有你和這對孩子死了,才可解夫人的恨!」小晴咬牙切齒的道。

彷彿魏國夫人的恨,就是她的恨!

雲若月冷笑,「你對你的主子倒是忠心耿耿,可惜你跟錯了人,膽害毒害我,你膽子不小!你就不怕落個慘死的下場?」

「呵呵,璃王妃,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敢威脅我?你先顧顧自己的性命再說!毒貂,去!」小晴說完,猛地把手中的毒貂扔向了雲若月。

那毒貂立即撲向雲若月的脖子,並且張開嘴,咧開獠牙,朝她的脖子咬上去!

「膽敢傷害王妃!」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一聲嬌喝聲出,同時一把冷劍伸出來,狠狠的砍向毒貂!

所以那毒貂只撲到一半,就被那劍砍成了兩段!

頓時,一股黑血噴了出來,直噴到小晴臉上。

「誰!」小晴抬頭一看,只見小蝶竟然從旁邊的柜子里鑽出來,而且快准狠的出手,砍斷了她的毒貂!

當她看到小蝶躲在這裡時,頓時一怔,「你怎麼在這裡?難道這是一個圈套?難道你們早就知道我要來?」

「是又如何?小晴,紙包不住火,多行不義必自斃。從上次的臭豆腐事件開始,王妃就知道了你的真面目。王妃這麼久以來一直沒揭穿你,就是在等你送上門來。」小蝶冷聲道。

「原來你們早就知道了?那王妃為何還對我那麼好,還給我安排了一間廂房讓我單獨住?」

「那是因為王妃知道你是姦細,你有二心,她怕你害我們,才給你單獨安排一間廂房監視你,就為了保護我們。你該不會以為王妃真的那麼傻,對一個姦細還那麼好吧?」小蝶冷冷一笑。

小晴頓時惱羞成怒的瞪向雲若月,「我還以為你是腦子有問題,沒想到你早就在防著我了,雲若月,我真是小看你了!」

小蝶立即護在雲若月面前,「你少廢話!娘娘待你不薄,你卻為那奸佞魏國夫人賣命,你找死!」 散落的月光穿過了雲層,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是隨著水波飄蕩的鮮血。

滿身傷痕的胴體疲憊的睡在湖面上,隨著風的飄蕩,凱爾已經無法區分痛苦與其他的感覺了,即便腦子裡知道自己身下的湖水是冰冷的,但是身體卻沒有傳遞相關的感覺,又或者是身體已經習慣了。

難得的清凈時刻,凱爾的心卻平靜不了。

她到底是為了什麼做到這種地步?

她詢問著自己的內心——我這樣做,是為了誰?值得嗎?

她本是天宮的王女,本該無憂無慮的度過一輩子,為什麼會像現在這樣…滿身傷痕呢?

飄蕩的,頭輕輕觸碰到了什麼——是泥土,凱爾又回到了岸邊。

身體無法控制的下沉,才麻痹的後背又因為突如其來的按壓而激起了凱爾的痛苦。

「啊嘶——」

「塞……」

為了不被當場疼暈,凱爾夾緊了雙臂,小心翼翼的翻了個身。

她用頭頂著岸邊的一塊石頭來起身,盡量將後背的痛苦降到最低。

說來也是好笑。

——打的時候明明什麼都不怕,打完后卻痛死了,以後還要像這樣一直下去嗎?每次都傷成這個樣子。

如果我沒有做這些……是不是還可以待在我的城堡里享受特權?

靜坐在白石上,凱爾等著身體自然乾燥,染血的長衣緊貼著慈悲安靜的睡在她的手邊。

「呵……」

望著滿天的繁星,她突然笑了——哪怕這會令她的傷口產生痛感,但她還是笑了,捧腹大笑、笑的渾身顫抖,傷口劇烈疼痛。

「呵呵…嘿哈哈哈哈哈鵝鵝鵝——咳咳!!呃哇,」笑到喉嚨發痛,凱爾無力的捶了捶自己的雙腿,罵道:「都這種情況了…你還做什麼夢啊,都死了那麼多人、都殺了那麼多人……你還在怕什麼啊!

凱爾——你個碧池!你就踏馬是個怕死的碧池!賤人!

賤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