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武王的脾氣顯然並是很好,立即對周王妃說,“任何事情本王都可以依你,唯獨這件事,不可。”

周武王的態度極其強硬,弄的周王妃都不知道該怎麼勸解。

四周的陰兵也安奈不住心中的熱血,全然開始拿着手中的兵刃歡呼,“大王英勇!大王英勇!”幾聲助威,更是讓周武王的氣焰猛漲,露出了一絲要將江離一網打盡的笑容。

此時,周王妃立即拿着一個六角星芒狀的銅鑄物遞給了周武王,我略有些好奇,不明白那東西究竟是什麼玩意,後來江離告訴我,那是周武王除了劍魂以外,最愛的一種武器,變幻多端,根據內裏的深厚,可以演變千萬種暗器,其威力很是勇猛。

周武王稱這寶貝叫星芒雷。

周武王將這法器握在手裏,渾身上下散發着一股強大的陰邪之氣,身體周圍被一股濃郁的黑氣將其籠罩,讓人很是壓抑難受。

而這法器的厲害之處,只要使用的人內裏深厚,便可隨意變幻成任何東西,包括人。

周武王一開始就用了一個狠招,用法器變出了千萬個一模一樣的周武王,猶如一個軍隊一樣多,而法器的厲害程度不僅能複製周武王的模樣,還能複製其能力,也就是說,相當於一千個周武王一起和江離打架。

這分明,就是讓江離佔不到上風的做法。

江離的臉色很是嚴肅,冰冷的看不見一絲氣息,彷彿一尊石像,靜靜

的站在一旁,審視着周武王極其千萬個分身。

這千萬個周武王在同一時間一聽開口,“哈哈哈,江離你的本事不是很厲害嗎?這裏有這麼多的我,你連一個我,鬥起來都很是吃力,更別說這麼多的我一起來了,現在認輸還來得及。”

而我肩膀上的小猴子,卻出奇的安靜,彷彿正在認真的觀看這一場武鬥。

眼下週圍的陰兵看見周武王分裂出了這麼一直龐大的隊伍,赫然紛紛起鬨吆喝了起來,舉起手中的武器,不斷給周武王助威喝彩。

周武王的威風之氣全然助長,數以千計的臉,都是一副傲慢自得的樣子。

其實對於這種道法也不是沒有破解的方法,一旦找本體,就極其容易,只是這數以千計的分體,只怕一時半會根本就不容易找出來,但是這些一同進攻的話,怕是江離撐不下去,畢竟一個周武王江離對付起來極其容易,可數以千計,只怕是會要了江離的命。

江離緩緩朝着前面走了過去,每走一步都帶着一絲沉穩的氣息,渾身上下散發着一股浩然正氣,道氣長存之態,頗有一種仙人的瀟灑,又帶着遠古帝王的強大氣勢,雖然面對着數以千計的周武王,江離的氣場絲毫不亞於對方。

天罡旨印決。

江離忽然掐印唸咒,其速度極其快,根本不給對方看清楚的機會,江離探腳點地,忽然分離出七八個童子,踩着罡步,佈置下陣法,其實儼然。

周武王見江離出招,不等江離繼續,連忙衝上來一排周武王面孔的分體,使出法力直接上前鎮壓江離分離出來的七八個童子。

“轟隆”,一陣巨響,江離周圍的陣法迅猛炸開,猶如流星散花一般炸開,那七八個童子分離一躍而上,朝着前排的分體武鬥起來。

周武王見勢,用力一震,直接將前排的七八個童子瞬間震碎,不留絲毫痕跡,這七八個童子被周武王的魂氣震碎變成了幾縷青煙飄散了出去。

我心中不禁倒吸了口涼氣,好在有這童子擋在了前面,不然這麼多周武王的分身,怕是可以讓江離的八脈震碎。

我們幾個人的表情都幾位凝重,十分擔心江離的安全。

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周武王的分身,似乎在用極快的速度,在短時間內找出周武王的本體。

周武王顯然知道江離在做什麼,忽然那些身體迅速移動起來,極其快速的擾亂江離的視線,周武王是個聰明人,看着江離的眼神,他就曉得江離在利用其縫隙看穿他的本體究竟在哪裏。

這一下對招,我才發現,我平日裏對付那些孤魂野鬼的招數全然是弱爆了,在周武王的面前,全部都是兒戲。

若是此時此刻沒有江離,我應該早就成了階下囚了。

我看着江離,江離的眼神裏渾然充滿了一股冷冰的寒意,江離神祕的很,雖然沒有太多的情緒,卻總能給人一種高深莫測極其恐怖的感覺。

(本章完) 本來對方想等會兒再劈的,但是看到小金的火焰有些弱了,對方鄙視的說道:「哼……再讓你跟老娘囂張,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完,雷劫再次加大加量加速的劈了下來,接連幾波巨大的雷劫雨,直接把小金給劈的沒影了……

「主人,我不行了,上面那個瘋婆子太恐怖了!」小金縮回去無語的跟墨九狸說道。

「休息一會兒,剩下的交給我!」墨九狸睜開眼睛,又服下幾顆丹藥,然後說道。

「哼……慫了吧,挑釁老娘簡直找死!」劫雲裡面小傢伙鄙視的看著下面說道。

墨九狸聞言有些無語,想了想直接縱身飛到了劫雲裡面,裡面的小傢伙見狀一愣,回神就看到墨九狸已經站在她面前了……

墨九狸也沒有想到,這一次將雷劫的小傢伙,竟然是個五歲大的小女娃,長得十分精緻,一雙大眼睛跟黑葡萄似的,一眨一眨帶著雷光,看起來十分的可愛……

只是小女娃的皮膚有點黑,跟前世自己在非洲見過的人皮膚差不多,黑亮無比,但是牙齒也是白的閃亮,果然是強烈的對比啊……

小女娃看到墨九狸的容貌時,微微一愣,這是她見過最美的女人了,這樣被劈死還真是可惜的!

不過想到墨九狸的行為,小女娃覺得也不能怪她了,而且她不喜歡長的好看的人族,因為她見到過長相好看的人族,心腸都很壞,只是小女娃心裡十分好奇,墨九狸怎麼可以上來的?這樣的事情她第一次遇到,所以十分的好奇……

「你怎麼上來的?」小女娃看著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飛上來的!」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你……我當然知道你飛上來的,我是說你為什麼可以上來?」小女娃懊惱的問道。

「不是都能上來嗎?」這下輪到墨九狸好奇了。

「什麼都能上來,人族是不可能進來的好么!」小女娃無語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每次都能飛上來……」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好了,我不管你怎麼上來的,總之你今天的行為不需要我說,你也知道你自己做了什麼!總之你和下面那個魔族,只有你能活下來,要麼你們兩個都要死!你自己看著辦吧……」小女娃有些不耐煩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你有什麼條件?」墨九狸聞言直接問道。

「什麼?」小女娃沒有明白墨九狸的意思,下意識的問道。

「我和她都會活下來,所以你有什麼條件,能放過我們?」墨九狸看著面前的小女娃問道。

「你是在跟我講條件?你只是我是誰嗎?」小女娃聞言一愣,隨即有些可笑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確實是在跟你講條件,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我想你應該算是今天雷劫的掌控者,或者說是雷靈子!但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她都不能死,如果你有條件說出來,我可以答應你,任何條件都可以!」墨九狸看著小女娃認真的說道。 周武王赫然縱身一躍,千萬只同樣的面孔做出同樣的動作行爲來,破口而出,“去死吧啊!”

忽然將江離包圍起來,一躍而上,拔出劍魂用力朝着江離劈了果然,只見江離的眼神驟然一聚,忽然露出一絲輕鬆,極其談定的說了句,“找到了。”江離的身子一閃,踏着罡步縱身一躍,騰空而上,避開了朝他襲來的千萬分身。

只是那周武王也是個反應極快的人,見江離避開了他的追擊,立即拋出劍魂,劍魂開了靈智,自然能夠隨心所欲,一躍而上指教朝着江離的腳腕上劈去,江離輕輕擡起腳,赫然重心一落,穩穩的踩踏在劍魂身上,一個反彈又向上而去,江離並指唸咒,一聲,“敕!”

渾然全身分離出來一條清氣,一瞬間幻化成了龍,迅速朝着劍魂纏繞了上去,這清氣隨意變幻姿態,直接將那劍魂纏繞的動彈不得。

周武王見自己的劍魂被江離所困,臉色渾然暴怒,此時江離也不給周武王絲毫面子,忽然朝着其中一個身子衝了過去,江離拔出法劍,猶如閃電一般劃過,來不及看到江離的影子,就看見其中一個周武王的手臂赫然被砍傷了一條口子,殷紅的鮮血從傷口處涌了出來。

不過幾秒鐘的功夫,原本圍繞在江離身邊數以千萬的分身立即消失的無影無蹤,我這才明白,傷了施法者,對方的內裏削弱,就不能利用法器變幻分身了。

周武王一臉震驚的看着江離,並未理會自己的傷口。

周武王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江離,我甚至懷疑自己的看錯了,那周武王的眼神裏冒着火氣,他用着極其低沉憤怒的聲音怒斥,“竟然看穿了我的法術,你小子當年可沒這本事,不過許久不見,竟然功力暴漲。”

江離依舊是一副漠然的樣子看着周武王,絲毫不影響自己的情緒。

周武王的手臂上的傷口不斷冒着鮮血,可他卻絲毫不在意的樣子,周王妃一臉心疼的看着周武王,“大王,你受傷了……”。

周武王冷冷一笑,“不過是被螞蟻咬般的傷口,無傷大雅。”。

江離突然將清氣收回,劍魂瞬間掉落在了周武王的面前,江離一臉冷漠的看着周武王說,“我奉行陰長生帝道主義潛心修行,不乘人之危,劍刃還給你,拿起你自己的武器再和我比試。”

周武王臉色一沉,這江離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不給他面子,的確有些讓他不爽,周武王的臉色很是陰沉,赫然開口說,“將自己僞裝的如此神聖,真以爲自己就是陰長生了。”

周武王故意說出這些話來讓江離生氣,我也倒吸了口涼氣,很是擔心,江離這個人的底線,就是不許任何人說陰長生。

然而江離卻異常的冷靜,極其平靜的看着周武王,一句話也沒說,但是這陰森森的眼神,卻讓人看得背脊有些發涼,看似面無表情,卻讓人極其害怕,不得不說,江離這個樣子很是恐怖。

小猴子也忽然嘰嘰嘰的叫了起來,也不知道它是覺得興奮還是害怕,看不出來它的意思,我連忙伸手摸了摸小猴子。

眼下週武王也被江離這般深不可測的模樣給震驚了,他微微一愣,立即恢復了情緒,“如此小輩,何來讓本王出手,吾酆都城大將就可讓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道士趕出城門!”

這周武王赫然令下,“羅酆六天,聽吾號令,速將擾亂我陰司秩序叛徒江離擊敗!”

羅酆六天,據說是羅酆山的六天鬼神,主斷人間的生死禍福。分別爲執掌紂絕陰天宮、泰煞諒事宗天宮、明晨耐犯武城天宮、恬昭罪氣天宮、宗靈七非天宮、敢司連宛屢天宮,其能力比十殿閻王的人厲害百倍,在酆都城內的地位屈指可數。

特別是六人一同出現,威力無邊。

在北方有座死者聚集的酆都山,山上有外宮的“六宮”,也有洞中內宮的“六宮”。由於外宮與內宮的制度相同,就稱“六天”治理“六宮”。

不一會,凌雲山結界破口的地方,原本黑乎乎的洞口忽然涌入了一羣人,他們穿着黑色的長袍,全然看不到他們的樣子,很是神祕的樣子,更讓人有些好奇了起來。

江離面無表情的看着忽然出現的這些人,江離冷冷的說了句,“既然周武王沒有能耐與我武鬥,不給我江離伸張拳腳的機會,派來這麼一羣嘍囉來打發我,於情於理我還是要接着纔好,否則說我江離不給面子。”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江離說出這般挑釁又讓人不得不覺得霸道的話語,周武王緊鎖着眉頭,對於江離的表現很是不爽。

羅酆六天朝着江離走了過來,渾身都是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可是這幾人似乎意識到這是江離的時候,彼此互相看了一眼,有些不大敢出手,着實讓周武王看了氣憤不已。

周武王立即怒斥,“誰敢違抗本王的命令,當即軍法處置!”

這話一說,這六人一聽,哪裏還敢繼續站着一動不動,連忙擺出陣法,踩着罡步,氣勢洶洶的朝着江離比劃。

不一會,這些人的身上渾身散發着濃郁的黑氣,不一會六人齊心合力,朝着江離進攻,我看不出他們用的是什麼戰術,但是顯然一直處於進攻的階段,而江離始終不出手,只是淡定的避開他們屢次的進攻。

忽然周武王縱身一躍,極其迅猛的來到江離的背後,赫然將那法劍直勾勾的刺穿進了江離的身體,我和塗靈幾乎是一瞬間大叫了起來,江離的背部赫然變得極其僵硬,誰人不知,這周武王的劍魂極其厲害,傷人於無形,毒入骨髓,不給人絲毫反抗的機會。

江離忽然陰沉着臉,緩緩轉過身子,直勾勾的看着周武王,江離伸手將插入身體的劍刃用力拔了下來,用力一甩,將劍刃重重的摔在地上。

周武王愣了愣,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江離,“你……爲何……沒有傷口

。”

我心裏氣憤不已,破口大罵,“操你大爺的,說好的讓你手下人武鬥,自己他媽比的跑來暗算,真他媽的是個人才!”

江離眼神宛如冰刀一般嚴厲的看着周武王,用着沉穩的聲音說,“你傷不了我的。”

周王妃赫然開口,“大王,江離與枉生門不知道做了什麼苟且的交易,換取了不生不死不老不傷的能耐,普通的方法根本上不了他!”

周王妃估摸着是生怕自己大王着了江離的道,全然耐不住性子。

周武王眼神微眯的看着江離,“有趣,陰長生的徒兒什麼時候成了魔君,如此孽畜,陰長生若是重生,豈能繞過你?”

江離並未言語,但是我能看見江離卻對這句話極其在意。

江離的眼神瞬間變得有些發狠,我心裏一沉,怕是周武王已經激怒了江離。

周武王的眼神赫然朝着我們這邊看了過來,他定眼看了一下劍魂,不等我反應過來,那劍魂速度極快的朝着我衝了過來,就在我以爲自己快要死的那一瞬間,突然一聲慘叫聲點醒了我,那劍魂避開了我,直接朝着塗靈狠狠刺了過去。

塗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鮮血不斷溢出,周武王冷冷的笑了起來,“既然你江離不死不傷,本王無可奈何,那就用其他人的命來抵債吧!”

我連忙衝了過去,將塗靈抱了起來,雯雯和馬瑩瑩立即將衣角撕扯下來,纏繞在塗靈傷口處,想辦法止血。

江離的眼神赫然憤怒了起來,突然握住手中的法劍朝着周武王用力劈了過去,絲毫不給周武王反應的機會,法劍力道極重,硬生生的將周武王的胳膊砍了下來。

江離渾身上下透着一股陰沉之氣,面目表情極其恐怖,一股子殺意纏繞在江離的全身。

周武王不可思議的看着江離,身子微微一顫,勃然大怒,“叛徒江離,藐視我陰司威嚴,重傷吾酆都城陰司大帝,陰司衆人聽命,全力追殺,一個都不許放過!否則涉事人員,全部陪葬,七日之內,本王要叛徒江離、陳蕭二人的人頭!”

話音一落,周武王撿起自己的手臂,轉身朝着黑洞中走去,一瞬間消失不見。

忽然聲音震盪,四周不斷有明顯的震動,周圍的那些陰兵全數活動了起來,數秒之後,天地間同時傳來了,“殺無赦!”三字,忽然猶如狂風暴雨般,所以陰司的士兵,全數朝着我們衝了過來。

江離冷冷的看着不斷殺過來的人,揮動法劍,將剛剛上前的一排陰兵全數擊倒。

那六天卻乾脆掉頭跑去了另一邊,陰兵赫然上前,將江離死死圍攻了起來,然後江離卻早已設好了陣法,刀槍不入的結界,讓這些陰兵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

我定眼看着懷中的塗靈,劍魂的毒迅速蔓延,塗靈的臉色顯然不好,本來她身子就未完全恢復,這下中了周武王的劍,只怕凶多吉少。

(本章完) 小女娃看著墨九狸認真的眼神,微微一愣,心裡暗道這個女人是瘋了么?竟然跟她講條件,明知道自己是誰,還敢跟自己講條件,簡直是白痴……

「你以為我的條件你能做到?」小女娃看著墨九狸十分鄙視的說道。

「能不能做到,你說說看不就知道了嗎?」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哈哈哈哈……很好,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不過,我可要告訴你,一旦你做不到的說的,你和下面的魔族,都要死,到時候你可別後悔……」小女娃回神瞪著墨九狸說道。

「放心,我願賭服輸,希望你也一樣……」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小女娃看到墨九狸溫暖的笑容,微微一愣,隨即又有些懊惱,她討厭長得好看的女人,雖然這個女人笑起來很好看,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有點不討厭這個女人,但是沒有辦法,這個女人做的事情是在挑釁天地規則,註定不可能成功的……

「來吧,你有什麼要求說出來吧!」墨九狸看著小女娃說道。

「很簡單,你下去,如果你能承受我一百八十道雷劫,還不死,我就放過你們!我可不是故意為難你,你應該清楚自己的所作所為,本來就是逆天而行,加上之前的你的器靈和你的火焰幫你擋去的,你也還有200道雷劫,所以我現在給你個機會,只要你能獨自一人承受我一百八十道雷劫而不死,我就放過你們,讓那個魔族重生!如果你不不願意,那麼就請你下去,接受屬於你們的懲罰,那個魔族必死無疑,而你不會死的……」小女娃看著墨九狸直接的說道。

她說完心裡就後悔了,不懂自己為毛跟這個女人說了這麼多,難道就因為自己不討厭她么,真是鬱悶……

「好,我答應你,我可以獨自承受接下來的一百八十道雷劫,但是你可不能耍賴哦!」墨九狸聞言,看著面前的小女娃說道。

「我才不會耍賴呢,你放心好了!」小女娃聞言不滿的說道。

「可是,如果我贏了呢?」墨九狸眼神微微閃了下,看著小女娃問道。

「什麼你贏了?你贏了我就放過她啊!還有什麼?」小女娃不解的說道。

「既然我們是打賭,自然就要有賭注對嗎?你說我承受住你的一百八十道雷劫,你就輸了對嗎?然後你就會放過我的姐姐對嗎?可這只是你輸了你應該做的事情哦,那我如果贏了,難道你不應該答應我一個要求嗎?」墨九狸看著小女娃故意的說道。

小女娃聽完墨九狸的話,總覺得那裡不對勁,但是想想又似乎覺得有道理,最後皺眉看著墨九狸問道:「那你有什麼要求說說看……」

「如果我贏了,以後你要聽我的,我也不需要你跟著我什麼的,只要遇到我的時候,聽我的就好!你覺得怎麼樣?我這個要求可是很合理的哦……」墨九狸看著小女娃眼裡閃過一抹狡黠的說道。 江離的渾身散發着一股死氣,那些陰兵一排又一排的撲了過來,平日裏的江離應當會放他們一條命,而這次,但凡衝上來的,江離都沒有絲毫要放過他們的意思,瞬間斬滅,魂飛湮滅,不留一點活口。

只怕是周武王這次徹底激怒了江離,在江離的面前提及了陰長生,還重傷塗靈,叫江離如何釋懷。

此時越來越多的陰兵全數朝着江離撲了上來,江離隨後念道:“江河日月,山海星辰,在吾掌中,吾使明即明,暗即暗。九幽地獄,天神刑鬼,在吾法下,吾使東即東,使西即西。今遵吾令,四方陰兵,離魂入塵,速遵吾令,敢有違逆,天兵上行,敕!”

江離唸完,這四方沒有半點動靜。

那些陰兵神色卻頗爲緊張,盯着江離滿臉驚愕,但是卻見沒有動靜,帶頭的將軍又戲謔笑了起來:“據我所知,這法術咒語是古籍中曾記載過的,是陰長生記載在《逆陰陽》一書中最高深的法術旨意,除非是陰長生復活,不然哪裏有人敢用這種法術!原來是來唬弄我們的,根本就沒有什麼本事。”說完再怒斥,“殺了他們。”

陰兵們聽了將軍的這番話後,起先還有些害怕的模樣已然消失,恢復了殺氣,迅速涌了上來。

江離的法術半天沒有動靜,然而我並不着急,因爲我清楚江離接下來會有多麼可怕。

江離卻看了看這猩紅的天空,而後詭異一笑。

轟!

猩紅色的天空轟然變色,一縷縷淡藍色開始蔓延,如天幕般開始遮擋這被黑氣籠罩的天空。

那些陰兵全都停下看天,就在擡頭的瞬間,他們每個人的頭頂都飄蕩出一縷淡藍色的青煙,往江離這邊兒而來。

將近十萬縷,到了江離面前,江離舞動長袖一揮,那些青煙全都落在了地上。

那些陰兵雖然頭頂飄蕩出一縷縷藍色清氣,但是對他們卻沒有半點影響,他們見沒影響,再次衝上前來。

江離伸腿一掃,將面前的灰塵掃開一部分。灰塵飛走了,而那些衝上前來的陰兵,竟然也跟着灰塵一起飛走了,落在了這凌雲山各處。

後排的陰兵愣了愣,滿臉全然是驚恐,不一會江離將灰塵全數掃開,也就是一瞬間的功夫,眼前的數萬陰兵赫然消失不見,我看到江離並沒有踩踏灰塵,而是掃開,看來江離還是給了這些剩下的人一條活路,前面的全當是警告。

一瞬間,整個凌雲山突然

安靜了下來,原本被黑氣籠罩的四周也逐漸散開,不一會,又恢復了凌雲山莊往日的模樣。

江離迅速朝着我們跑了過來,一把將塗靈抱入懷中,極其嚴肅的審視了一下塗靈的情況,然後用着低沉的聲音說,“劍魂未傷及她的要害,是故意讓其中毒,傷口無法癒合,若是在三天之內不得解藥,塗靈必死無疑。”

我心裏一沉,立即說,“塗靈姐姐傷本就沒好,要是中毒,怕是三天都撐不過去。”

小猴子趴在的肩膀上,也嘰嘰嘰的叫,看上去好像很着急一樣。雯雯雖然面無表情,可是看得出來,也很召集,一直用手捂着塗靈的傷口不讓血溢出來。

塗靈嘴脣也逐漸變了顏色,越發的有些中毒太深的痕跡,我心裏一沉,“周王妃那裏肯定有解藥的,西玄女妖在她那裏,只要想辦法,指不定就可以拿出來。”

江離陰沉的臉說,“這周武王的目的,就是希望我們去陰司,所以才用了這麼一招,這裏不是酆都城,他周武王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不能將其能力發揮到最大,加上陰長生還未復活,他的能力全然不是和以前一模一樣。”

“所以周武王故意讓我們爲了救塗靈,然後去陰司找他,這樣他就可以成功把我們拿下。”我說。

江離嗯了一聲,江離繼續說,“我會安排讓楊玄將軍去酆都城一趟,他和西玄女妖接頭,然後將解藥帶出來。”

馬瑩瑩聽了以後,忍不住的問了句,“可是解藥真的有這麼容易拿嗎?”

我說,“只要找到周王妃,她一定會給我們的。”雖然我知道周王妃雖然一心愛周武王,事事都爲周武王考慮,但是有一點,周王妃是和別人不一樣的,她不喜歡讓無辜的人受傷害。

我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這麼肯定周王妃一定會幫我們,大概是一種直覺,就像她選擇幫助西玄女妖的事情也是一樣的。

江離聽了以後,並沒有對我說的提議有什麼反對的意思,而是連忙將塗靈扶住,然後讓塗靈盤腿坐在陣法之中,江離告訴我,道法中,祝由術尤爲特別的就是可以救治別人,只是當年江離的潛心修行所學的大部分都是陰長生的法術,而祝由術只是略懂一些,不過也能讓塗靈的傷口癒合。

道家的醫術大概祝由術就佔着很大的地位。

合氣大法從本質講,實際是修煉“天人合一”,是道家修煉者追求的高層次境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