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總,如果財務有困難,這二十個人的工資還是我來想辦法吧!他們之所以這樣,我也有責任。”

“王經理,你日常事務那麼多,怎麼可能面面俱到。對了,李凱那邊你也要多鼓勵鼓勵。一個完美的設計方案,勝過甲冑百萬。”艾麗在旁邊補充了一句,很多時候,她的確比我考慮得更深遠一些。

時間慢慢的走向了黃昏,我在心底祈禱着劉琪他們能夠幸運的完成任務。不管這些人人有多硬的後臺,只要是拿到了他們犯罪的證據。我和艾麗一定會追查到底,絕不姑息。

艾麗和我一起回到了酒店,艾麗的神情突然像換了一個人一樣,顯得神采奕奕。我有些奇怪,便問。

“艾麗,有什麼喜事?你這麼高興?”

“準確的說,是你的喜事到了。今晚過後,基本就可以敲定誰纔是競標中最終的贏家。只是我暫時跟你留一個懸念,當然也是爲了給你留一個驚喜了。”

艾麗如此有信心,我並不想去懷疑她。她的能力不容置疑,我歷來都是這麼認爲的。艾麗逼着我換了一套筆挺的西裝,我笑着說搞得跟去見丈母孃一樣。

艾麗只是笑而不答,之後我們二人離開了酒店,往王欣然的住宅而去。我老是感覺背後有一雙眼睛盯着我,只是每一次回頭,卻沒有任何發現。

也許是我太緊張了吧!之前的每一次行動,幾乎都有靶子陪同。他甚至二十四小時待命,只要我一個電話,無論多遠他都會趕過來。

王欣然在她的豪宅等着我和艾麗,她依然是那麼的優雅漂亮。帶着幾分女人的知性之美,只是三十多了,仍然沒有嫁人,倒是讓人很意外的。

艾麗給我的驚喜,居然是讓我見到了她的父母。他父親艾文生幾個月不見,現在顯得更加有一種書生的氣息。王欣然一直親熱的喊着老師,師孃。艾麗的母親抱怨王欣然挑花了眼睛,到了三十多歲還單着。

“師孃,我哪有艾麗的好福氣,一挑一個準。不過,我也暫且有了目標了,暫且保密。”王欣然說到私人的話題,臉突然紅了。

這樣的表情,也只有戀愛中的女人才有。莫非她真的談戀愛了?我猜測着,如果真是這樣,也不失爲一件好事。

艾麗在她父母的面前,顯得非常開心。對我的親暱之情,更是溢於言表。艾文生不住的點頭,笑着問艾麗,什麼時候雙方的家長見見面?

“爸,你急什麼?周然現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項目。等這個項目拿下來之後,一切都可以順利的進行了。”艾麗滿臉通紅,一副嬌羞的模樣。我很被動似的,原來,艾麗還真的是讓我來見丈母孃來了。

我答應這艾麗父母的問話,像小學生回答老師的問題一樣。艾麗表示不滿。

“爸,你們不要這麼嚴肅好不好?搞得跟教育學生一樣。”

“艾麗,你爸爸本來就是老師,當然有點職業習慣了。既然你跟你父母都見面了,就應該放心了。艾麗,我們去談項目的事情。老師,師孃,就不陪你們了。”王欣然對艾文生夫婦始終很尊敬。

“你們去談正事吧!我們也累了,回酒店休息了。”艾文生說着,夫妻二人起身離去。他們所居住的酒店離此不遠,艾麗拉着我將他們送到了酒店才返回來。

我看着艾麗,表示不滿。

“艾麗,你這是先斬後奏啊!你都不問問我?”

“周然,我不想強求你,如果你不願意。等我爸媽明天回去後再提出來好嗎?我爸媽把我養這麼大,我也不想把自己就這麼急着嫁出去。”艾麗的聲音有些哽咽。

“艾麗,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說,既然二老來了,也該讓他們見見我媽和我大爹,其實他們也很擔心我的婚事。”

我的話好像給艾麗吃了一顆定心丸。她挽着我,一起走進了王欣然的住宅,只是當我看到安軒和葉凱麗在王欣然的客廳時,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求推薦支持,嗚嗚!推薦怎麼能夠那麼少!)

「死在我的手下你也算是得其所!」葉落背負雙手,努力裝出一副高大上的形象出來,獸寵環視其身,倒真有點世外高人的感覺。

「小子,我看你根骨不錯!不過拜入為師門下,當一個開門童子!讓為師帶你裝逼帶你飛。」葉落話音一轉,看都不看獅語一眼,直直的望著遠方。

「葉落你說什麼胡話呢!我是獅語啊!」獅語被葉落說的有些莫名其妙。

「你胡說獅語明明是個娘炮!我看你說話不像啊!」葉落古怪的看著灰頭土臉的獅語,心裏面暗暗叫苦,卧槽竟然沒有認出來是獅語那娘炮,如果收下來了,想到到時候獅語一聲聲溫柔的「師傅」葉落就感覺毛骨悚然。

葉落打算裝死。裝作沒認出來。

「竟然你不願意拜入我的名下,那就算了,我也不強求,人各有志。」葉落看都不看獅語一眼,帶著獸寵就打算走。

呼!

一陣狂風呼嘯,吹的葉落的長袍珊珊作響。

雷光魔蟒從天空呼嘯而下,帶起一陣魔風。

「葉小子,不是叫你救人嘛!你怎麼說走就走!」天馴子看著一臉尷尬表情的葉落,臉上的表情很奇異,其實剛剛葉落說的話他也聽到了,雖然他才感覺奇怪。

好像事情有點不對啊!這小子好像打算虎口奪食啊!

獅語一臉震驚的看著天馴子,眼前之人的氣勢,比起自己的父親那個大武師都強大許多,好強大。。。。

而且在看看崢嶸的雷光魔蟒,獅語嘴張的大大的,不敢置信的看著,這根本不是他能夠理解的強大。

「我是天武聖地馴獸峰峰主,你是叫做獅語吧!走吧!跟我一起走,帶你回天武聖地。」天馴子淡然的開口。

比起對葉落的熱枕,天馴子對獅語就表現的高傲了許多,有點愛答不理的樣子。

不過對於獅語來說是理所當然的,雖然不知道峰主在天武聖地是什麼地位,不過單看天馴子的強大,就不是自己能夠得罪。

「前輩!您真的是天武聖地之人?」獅語還不敢相信,天武聖地的高人竟然會出現在他的面前,他以前見過的最權勢之人也就是海之國的太子。

「如假包換,難道還有人敢假冒天武聖地之人,你是不信我嗎?」天馴子的氣勢一發,如同天地變化。

「好強大。」獅語被天馴子的強大威勢一震,如果強大的人根本不需要騙自己。

「我信。」獅語咬牙開口。

「老頭你在做什麼呢!別裝著修為深就欺負我們這些菜鳥。」葉落不滿。

「你小子就你話多!」天馴子嘀咕,如果不是要你小子給我撐場面,看我怎麼收拾你。

「獅語?你怎麼會在這?還被追殺?」竟然沒辦法溜了,葉落盡量讓自己裝作一副自然的表情。

「呵呵!」獅語苦笑一聲「獅城已經破裂,我的族人已經全部戰死,而我也被吳國叛逆追殺,沒想到我本來以為我要死了,確被你給救了。」



「前輩!你收我為徒吧!」突然獅語對著天馴子一拜,腦袋磕地。

「不要!」天馴子想也沒想,一口回絕。

「前輩!為什麼不能夠?」獅語大聲開口,不過獅語本來就輕聲細語一般的語音,大聲起來也不夠強勢。

在獅語的心中自己只有拜入眼前之人的名下才能夠有報仇的希望。

「是的,我要報仇!」獅語心中藏著一股仇恨的目光。

「我不要娘炮!」天馴子還是堅決的不要。不過拒絕的理由直直的打擊到了獅語的內心。

「啪!」如果心裂開的聲音,獅語無語的看著一副高人模樣的天馴子,天性是難以改變的。

獅語幽怨的看了一眼葉落,看的葉落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那好吧!那你就帶我回天武聖地。我會凌天而上,刻苦修鍊,直到有報仇的能力。」獅語咬著嘴唇,嘴唇都被咬裂了。

「葉小子,走吧!快點動身去救剩下的幾人,到時候還有時間能夠趕回去參加天武大典。」天馴子一腳踩到雷光魔蟒的背上。

葉落也一縱身跳了身上。

「獅語上來。」葉落叫了一下還有些魂不守舍的獅語。

「他不能上來,我的雷光魔蟒雖然脾氣很好,你小子是被我看重,不過也不是誰都能夠坐到他的背上的,小子你還是坐這個雷鷹吧!」天馴子一敲腰間的馴獸袋,從裡面召喚出一個龐大的雷鷹。

雷鷹雖然只是四級妖獸,不過雷鷹本來就是速度擅長,所以雷鷹的速度也是疾如閃電的。

獅語看了看和雷光魔蟒比起來明顯差了不止一個檔次的雷鷹心裏面苦笑。

無奈只能坐到雷鷹上。

「葉落你能不能夠幫我把烈焰收起來。」|獅語看著葉落用妖獸袋把魚牙和狼人收起來以後,請求葉落。

「好。」葉落點點頭把烈焰妖馬收起來,如此忠心的妖馬他也是第一次見,所以他不拒絕。

雷鷹打了一個呼嘯,衝天而起,攜帶一陣颶風朝著雷光魔蟒追去。

「老頭下一個目標在哪裡!」雷光魔蟒頭上,葉落看了看還在玩羅盤的天馴子。

「不遠就在前方。」天馴子指指前頭,雷光魔蟒就一閃身而去。

很快葉落就找到了此行的目標。

那是一個豪華的遷移人群,單單妖馬就有幾十騎,人數達上百,看來在獅城也是一個富貴豪強之家。

葉落看著掛著的旗幟上寫的「錢」大字,若有所思。

看來這個就是獅城最富豪的錢姓家族。

錢姓家族族長「錢有萬」,兒子「錢百萬」錢家是在海心街上開了半條街的人物,單單海船就有百艘,更不提錢姓家族還擁有獅城最大的試武館。

獅城最大的試武館就是錢家所開,葉落以前還曾去過,那時是點化柳飛。

雖然葉落知道錢家的底細,不過錢家和葉落倒是沒有什麼瓜葛。

雷光魔蟒輕飄飄的降落在錢家遷移隊伍的前面,雷鷹也隨著而降。

猛然出現二個巨大妖獸,不僅把錢家眾人嚇了一跳,連帶妖馬感覺到雷光魔蟒和雷鷹強大的妖獸氣息,都坐立難安。

錢家的遷移隊伍一陣騷動,然後一隊護衛從錢家遷移隊裡面走出,護衛都手拿重刀,不過顫抖的雙手還是出賣了他們心中的緊張。

他們這些一般的武者,何曾見過這個架勢。

沒有落荒而逃就算不錯了。

「不知道是哪位高人降臨,在下錢家家主錢有萬,如果有什麼得罪的地方,我錢有萬願意一力承當,不要連累我的族人。」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從人群裡面走出,老頭穿著一身整齊的錦袍,雖然臉上紅光很盛,不過還是看的出已經老邁了。 安軒和灑脫的坐在沙發上,和一臉微笑的葉凱麗說着話。他們兩個人非常默契,時而發出會心的笑聲。

我正欲轉身,卻被艾麗一把拉住。

“周然,既然來了,大家何不坐下來,開誠佈公的好好談談?”艾麗在我耳邊輕輕說道。

“我跟他們有什麼好談的?都是針鋒相對的敵人了。”我低聲答道。

“什麼敵人不敵人的,你誤會王姐的意思了。好了,一會你就知道了。”艾麗說着,不由分說的將我拉了進來。

“周總,別來無恙?你外公的醫術果然高明,你居然沒有留下什麼後遺症,聲音似乎比以前更動聽了。”安軒笑着站了起來。

“我是沒有查出是誰做的,要不然,我非將他打入十八層地獄不可。”我看着安軒,憤憤的說道。



“周然,你別瞪着我。我可不知道是誰做的,不過你千萬不要把我和葉總當成了敵人。今天我們正式談合作的事情。”安軒說着,將目光遞給了葉凱麗。葉凱麗微笑着點了一個頭。

“安軒,你搞什麼鬼?之前你和葉總不是要跟詹姆合作嗎?怎麼又回頭來找我,我就有這麼大的魅力嗎?”我冷笑着回敬安軒。

“周然,你之前只是誤會我們了。我們之所以那樣做,不過是爲了迷惑詹姆,讓他放鬆警惕性。你想想,他一個外來者,我們怎麼會讓他入侵本土房地產市場呢?”葉凱麗說得頭頭是道,之前她和安軒百般巴結詹姆。在她說來,不過是一條計策而已。

“葉總,你忘了,你也不是本土企業。你要入侵本土,就不擔心有人抵禦嗎?”我此話的分量相當重了。熟料葉凱麗並沒有生氣。

“我跟詹姆怎麼能夠比?我本來就是蓉城人,機緣巧合去了外地。現在落葉歸根,支援一下家鄉的建設,不是一件好事嗎?”葉凱麗的話說得無懈可擊,我頓時無法應對。

王欣然端了一個大果盤出來。

“你們這是怎麼了?一個個想吃了槍藥似的。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周然你也不要怨葉總和安軒了。他們其實也有苦衷的,孫陳聯盟本來實力不弱,再加上一個亞泰風投。不這樣聲東擊西,只有捱打的份。”王欣然笑着說道。

“是啊!要不是那個歐洲設計師臨時變卦,我們還真沒有幾分勝算了。周然,現在靠你拿出正好的設計方案出來,然後我們共同拿下這個對於蓉城有歷史性的項目。共謀發展,共同創新。”安軒得意的笑着。他和葉凱麗早知道是這樣的一個結果,而只有我一個人矇在鼓裏。

“二位,如果我不同意跟你們合作呢?”我話鋒一轉,冷冷的說道。

“周然……”艾麗在一旁說道。我知道,她是不想我和安軒,葉凱麗的關係搞得太僵。

“周然,你私下裏找了幾個企業的老總,其實我早知道了。那隻不過是幾個紙糊的燈籠而已。還有一個叫什麼於子龍的,不過就是一個紈絝子弟,根本不堪以重任。他父親的億達實業,遲早會敗在他的手裏。周然,我們現在都是一家人了,你又何必固執呢?”

安軒居然跟我說是一家人,我真的感到很意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