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零在評論里逛了一圈,發現自己的情緒也被帶動起來了。

她莫名有些生氣,沒想到現在的網路那麼可怕。

周零緩緩地抬起手,然後轉發了這條微博並且留了一條評論:

【不存在出軌分手,請勿妄加揣測,謝謝!】

周零這邊剛顯示轉發成功,然後微博就有新的評論提醒了,來的人大部分是時運的粉絲。

【謝謝周零姐姐為時運澄清/愛心】

【謝謝姐,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專業闢謠,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愛心/愛心】

……

「……」她只是說實話而已。

雖然她闢謠了時運出軌的事情,但是卻沒有解決他存在睡粉的嫌疑,黑粉抓著這個空子在她這裡搞事情。

【@周零,就算你和時運分手不是因為他出軌,那也不能判定他睡粉不是?】

【既然你們不是因為這事而分手,那你倒是說說,你們到底為什麼分手?】

【別替他洗了,尷不尷尬/汗】

……

周零看著還有人在評論區拚命艾特她出來給個說法,她心底生出一股煩躁之意,此時已經睡意全無。

她強行壓抑著內心的煩躁,耐心的翻看每一條評論,試圖在找合適的一條回復。

——

於此同時……

時好和顧今川已經在附近的花園處坐下了。

見她情緒不太穩定,顧今川就帶她四處走走,吹了點晚風。

最後,二人走累了便在花園的石板凳上坐了下來。

顧今川見她臉色好了些,他才開口問:「能和我說說么?他到底怎麼你了?」

「……」時好抬起眸,驚愕地看了他一眼。

他們所處的位置在一顆榕樹底下,高大的樹影將街燈的光給弱化了,顯得有些暗。

時好看向顧今川的時候,瞥見他那略有幾分模糊的輪廓,眉宇間透著難能可貴的耐心與柔情。

良久,時好淡淡地問:「你真的想知道么?」

顧今川點了點頭,「如果你願意說的話。」

他就願意聽。

時好神色複雜的望著他,很快又垂下眼眸,玩弄著腿間的兩隻手。

時好醞釀了很久,她的嗓音伴隨著草叢的蟲鳴聲,在空中響起,然後傳入到顧今川的耳朵。

她說:「因為他,我沒拿到畢業證。」

顧今川怔了下,「為什麼?」

時好眼裡閃過一絲凄涼,她眨了眨眼,而後鎮定地說:「他盜用我的畢業論文。」

那時候他們在實驗室忙著做實驗,然後還要為畢業答辯做準備,時好白天的時候在忙著實驗室的事情,晚上就開始整理畢業論文的資料。

有天晚上,因為要實時盯著一場實驗的數據,他們晚上會輪流在實驗室值班,不巧的是,她和邢子召分到了一組。

時好以前隨身都有帶筆記本的習慣,在空暇之際會記錄一些生活上的小事。

在她值班的前一天晚上,其實她並沒有睡好,所以在實驗室的時候就想打盹,為了讓自己保持清醒,時好就拿出了筆記本,開始構思自己的畢業論文。

當時她對邢子召沒有那麼多心眼,在他問自己在寫什麼的時候,她說自己在準備論文。

她沒有想到的是過了一陣子,等她把論文寫完,在畢業答辯的前夕她還在實驗室忙活,邢子召趁她睡著的時候,偷看了她的畢業論文。

直到第二天畢業答辯開始,邢子召比她先上台答辯,時好才發現自己的論文居然一字不落的被他盜走了。

等輪到她的時候,她不知道還要不要講,畢竟邢子召先講了,她一個後者若是理論起來的話,吃虧的還是她。

最後,時好在台上站了幾分鐘,直接和老師們撒謊,說她的論文沒來得及準備。

教授認為她的態度有問題,不重視那一場答辯,直接讓她延遲畢業。

時好眼含著淚光,卻笑著到:「顧今川,你知道嗎?我討厭他,特別討厭他,要不是他的話,我現在都能上太空了。」

——

【我不相信時運會幹出這事,這期間一定是有什麼誤會/流淚】

周零看著這條評論,她感覺這位網友應該還是個學生,從她那簡單的評論里,周零彷彿看到了堅定無比的信任,她突然被感動了。

片刻后,周零冷靜的回復:【我也不信】

這位網友收到了周零的回復,她立馬秒回:【嗚嗚嗚,謝謝周零姐姐信任】

過了大約一分鐘,又有一個高頻的活躍號過來搞事情。

他在評論下方特意艾特周零:【那你解釋一下,為什麼相信他不會對自己的粉絲下手?】

「……」還沒完沒了了?

本來她已經打算退出微博不跟這些人玩了,卻沒想到看到這條滿是質疑的評論,周零覺得自己瘋了。

回想起過去,時運對她紳士,百般寵愛的畫面……

周零下意識點開評論,然後理直氣壯地回復:【因為他不行】

。 什麼榜一,許英山沒聽懂也不想懂。

他直接說:「既然你不肯,那就警局見吧。你知道這尊玉佛值多少錢嗎?老子六千萬買的,六千萬,足夠判你在裏面呆個兩百年了!」

慕沉磊瞬間怔愣住。

六千萬?

這玉佛居然這麼貴?!

眼見着許英山直接摸出手機要報警,一點也不留情面,慕沉磊絕望的眼眸漸漸變得銳利。

許英山恐怕從沒把他當過家人!

他們一家,都視他為過街老鼠,噁心的蟑螂,包括許星星!

他們一家人,不管是許英山還是下面的管家傭人,根本沒有一個把他當做一個人來看待!

這樣的日子,他受夠了!

慕沉磊原本都是水霧的眼底被一團戾氣包裹住。

他垂下眸站起身,在許英山剛打通報警電話的時候,一把搶過了許英山手裏的手機,直接摔在了地上。

許英山皺緊了眉頭瞪向慕沉磊,咬着牙關蹦出一句話:「怎麼?你還想要打我?」

門外的保鏢聽到裏面的動靜,直接涌了進來,一個個警惕地看着慕沉磊,一副隨時都要動手的樣子。

慕沉磊搖搖頭,苦笑一聲道:「爸,雖然你從沒把我當過家人,但我一直把您當父親一樣尊敬,我怎麼可能對您動手呢?」

許英山眯了眯眼,問:「那你摔我手機是什麼意思?你同意離婚了?」

慕沉磊一臉沉痛地一點頭:「如果您覺得我實在配不上星星的話,我願意離婚。這件事我是做錯了,我認。」

許英山狐疑地看向他問:「你真的願意離婚,以後再也不糾纏星星?」

「嗯……」慕沉磊頓了下,道:「但是,爸,我求你再讓我見星星最後一面吧。我就這一個願望,只要您答應,我保證以後再也不出現在您的面前。」

許英山心底微松,他其實也不想報警,報了警,外界不就都知道他女兒嫁了個賊嗎?這樣他臉上也無光。

慕沉磊能想通是最好不過的了。

許英山也不管自己被砸碎的手機了,叫保鏢把手機卡撿起來后,對慕沉磊說道:「行,我給你最後一次見她的機會,除了你提出的那五十萬支票,我再給你十萬路費,見了星星之後你就走吧,再也不要回京都來。」

慕沉磊毫不猶豫地答應:「好!」

慕沉磊的痛快,讓許英山內心有點犯嘀咕。

但他也沒多想,只當慕沉磊徹底想通了。

許英山開口道:「那你現在去見她吧,見完她之後,回來把離婚協議書籤了,之後你就可以拿着你的十萬離開了。」

慕沉磊點點頭說:「好……不過,爸,這附近沒有公交車站,您借我一台車吧。」

「可以。還有,你該改口了,我不是你爸,你爸十幾年前就車禍死了。」許英山說着一揮手,立刻有保鏢遞上來一個車鑰匙。

說實話,他每次聽到慕沉磊喊他爸,他都眼暈。

慕沉磊不是沒看到許英山臉上的嫌棄,他咬了咬牙,接過車鑰匙,抬腳走了出去。

剛趕到的管家正好跟慕沉磊擦肩而過,他看了眼慕沉磊的背影,詢問道:「老爺,怎麼還放他走了?」

「他說見星星最後一面,然後就願意離婚,永遠不出現在我們面前。」

管家點了點頭,心裏卻隱隱升起一種不太好的預感。。所有工作人員聽到這個警報聲,都是本能的反應過來,想必是演習過許多此。

即便心中絕望,卻自然井井有條的收拾東西,跑出指揮室,進入逃生倉。

至於鷹鈎鼻男子,眾人每次經過時都對於行大大的特殊禮儀,對其十分尊重。

這個男人便是東華的哥哥,百年前的戰爭教官,指揮過許多此邊境摩

《全球競技場:勝者為王》第三百一十三章大開殺戒 今天是初二,掛在天空的月亮只剩一道彎彎的月牙,不時被雲層遮住,時有時無的月光把樹林和山石的投影變得詭異無常,現在是寅時末該換班了,段方山觀察周圍沒有異樣後走出陰影,來到睡的正香的老劉近前,彎下腰剛要推醒他「咔嚓」一聲枯枝被踩斷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段方山聞聲收回伸出的手,身體並未直起,左腳插在老劉的肋下將他挑出,隨後右腳發力,身體呈俯身狀向右猛地翻滾,就在此時破空聲響起,幾枚暗器從他方才站立的地方飛過,落地後段方山身體放平、手腳發力、交替擊打地面,身體繼續滾出幾尺之後才猛然彈起

「有人」他大聲喝道,一直坐在車上猶如石雕的李奉海已經跳下車,背後的短叉不知何時擎在手中,還沒完全清醒的老劉手忙腳亂的站起身、拔出刀茫然的四處看着,樹林中黑影閃動,很快七個黑巾蒙面的人走出樹林來到三人面前,李奉海看到這些人後面色一滯,當先一人給他的感覺竟和他面對大哥的感覺差不多甚至還要強上一線,此人竟是地階武者,隨後是兩個和他一樣是人階巔峰,後面四人分別是兩個人階高級兩個人階中級,這些人的實力高出他們太多了,僅僅是一個地階武者就能把他們三個殺光,李奉海看了看瑟瑟發抖的老劉和漠然不動的段方山心中嘆了口氣,隨後硬著頭皮抱拳說道

「幾位朋友,在下是長慶城李氏兄弟鏢局的副總鏢頭李奉海,今日路過貴寶地未及拜訪,諸位見諒」幾個蒙面人沒有說話只是看着他,尤其是那個地階武者,目光之中的戲謔之意讓李奉海的額頭沁出了冷汗

「各位、兄弟保的這趟鏢不過是位賬房先生和他隨身攜帶的賬本,並無貴重之物,各位如能否行個方便放我們一馬,以後大家就是好朋友,如果有什麼….」

李奉海的話還沒說完,對面的地階武者動了,十幾步的距離此人身形兩次閃動就到了李奉海面前,左手的長棍未動,右手立掌如刀劈向李奉海,李奉海倉促間雙手抬起短叉招架,砰的一聲掌、叉相碰,一股巨力震得李奉海向斜後方後退七八步,臉上泛起潮紅,顯然是受了些傷,地階武者沒有追擊,反而雙手舉棍向不遠處的馬車罩棚砸去,就在長棍要落下時,一條瘦削的身影穿破罩棚飛了出來,同時手中的長劍刺向地階武者的手腕,迫使對方收棍後撤

「於道、你終於肯出來了」地階武者冷然說道

「你是誰?」被稱為於道的武者問道

「我是誰你不用知道了,你只要明白我是來對付你的人就行了」說着此人揮動長棍再次攻了上來。

被震傷的李奉海還沒來得及調動內力壓制傷勢,對面的兩個人階巔峰的武者已經縱身向他撲來準備聯手對付他,另外四名蒙面人也分成一高級帶一中級的組合分別撲向段方山和老劉,顯然是打算以占絕對優勢的實力快速解決這兩人,就在這時,段方山發動了出人意料的攻擊,一把飛刀直射撲向老劉的人階高級武者,此人完全沒有防備,他沒想到鏢隊中最年輕的傢伙面臨兩位武者攻擊的情況下會向自己出手,等他聽同伴提醒時想要閃避時已經晚了,隨着背部傳來的劇痛此人一個趔趄仆倒在地,再沒起來,撲向段方山的兩人被這一突變驚得一愣、腳步放緩、一道寒光再次從段方山手中射出,直奔面前的高級武者,此人剛剛見識到飛刀的厲害不敢怠慢,身形側移讓過飛刀,與此同時段方山的身體也在飛刀之後從他身邊沖了過去,揮刀斬向後面的中級武者,這一招很冒險,一旦高級武者反應快一些,手中的長劍只要稍稍向前一送,段方山就會自己撞上去,後面的中級武者見段方山如此悍勇,有些驚慌,用盡全力舉刀格擋段方山的刀,但是雙刀相撞之際卻沒有發生他想像的劇烈碰撞,段方山的揮斬只用了三成的內力,雙刀碰撞他的刀被彈起,隨後身體借力騰空、收腹、屈膝、右膝重重的撞在對方的胸口,隨着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此人口吐鮮血癱軟在地,這時段方山背後的攻擊到了,他只來得及稍微扭轉身體,長劍在他後背劃過,留下一條半尺長的傷口,段方山再次做出對方意想不到的舉動,扔刀、弓背、身體猛地就向後撞去,對方長劍在外還沒來得及收回,只得左手護住前胸,身體向後退,可是後退之勢不及段方山快,被段方山撞入懷中,此時此人表現出高級武者的實力,左手撐住段方山的肩膀、雙腳微抬、身體藉助段方山的衝力向後飄去,只要離開段方山一步之距,他就能將扔了武器的對手輕鬆斬殺,他如願以償、一直保持撞擊之勢的段方山忽然雙腳發力止住了身形,雙方的距離瞬間拉開兩步,此人心中一喜還沒來得及有所舉動,一道寒芒射入他的咽喉「我怎麼忘了他的飛刀」帶着滿心的懊悔他栽倒在地,從戰鬥開始到人階高級武者到地不足三十息,段方山憑藉一己之力扭轉了雙方中低端戰力的對比。

段方山撿起死屍手裏的長劍看向老劉所處的位置,方才他先手殺了一個撲向老劉的高級武者,就是怕老劉招架不住對方圍攻,現在只剩下一個人階中級的武者,他應該…哎、老劉人呢?老劉所在的位置空空如也,不但老劉沒了,攻擊他的那個蒙面人也沒了,不過、沒看到老劉的屍體段方山稍稍放下了心,老劉很是奸滑,估計戰鬥剛開始不久就跑了。

。 「不要意外,這是你應有的待遇,好多演藝明星到了文工團后都帶有不低的級別,一個副科級不算什麼!

而且這次你已經讓整個喜劇表演部乃至整個文工團上下心服口服!」

楊興見到秦川詫異,微微一笑。

其實這也是當初團里給的留人條件,只不過因為秦川在項目里的表現將給副科的時間提前了而已。

「團長…..我還年輕….」

這一趟來了又是給錢又是升職的,

秦川不意外那是假的。

副科級別可不是想拿就能拿的尤其是事業單位的副科,有個這個級別以後就是真正的幹部領導,編製也會相應的從事業編轉為龍國公務編,再也不是一般職工。

好多人以為事業編和公務編一樣,看起來都在公家單位上班沒什麼區別,實則不然。

一旦成了公務員編,檔案就會被更高層面人社部門划走。

將來很有可能還會調任到其他單位。

而普通事業編只能在原單位干一輩子,檔案合同也是原單位來主管。

「不過導演組才成立,你這個主任下面並沒有兵將,後面團里領導和人事部商量后給你勻出來三個事業編名額,只要團里有你看上的人才,你可以申請調動。

當然也可以從外面挖一些人才過來,只要條件滿足團里就給辦手續。」

楊興再說道。

沒錯,這次團里給秦川並不是僅僅是個待遇,而是實職!

團里的算盤打的也很精明,

這樣不但能留住秦川還能趁機組建導演團隊,以後真要有什麼項目了,喜劇表演部也可以接一些外包的項目給團里創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