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和父親交待好自己的行程後,紫薷宸收拾好行李就出發了,走了將近大半個月紫薷宸才走到希爾鎮。越往北走就越冷,寒風颳在臉上就像刀割一般,紫薷宸本想用靈力來抵擋的,可是白澤說用自己的身體抵擋風雪,可以鍛鍊體力,所以紫薷宸只能在寒風中硬撐着。

希爾鎮,飄幻大陸最北邊的一個小鎮,這是一個別致、美麗的小鎮,依山面海而建。街道不寬,但十分乾淨。街邊全是一墩墩雪包,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着斑斕的色彩。 回到古代當匠神 。它有壯闊的峽灣美景,因爲冰山作用留下的九十度懸崖剖面是天神醉酒時豪氣雲天的鬼斧神工。據說在這裏運氣好的話能看到綠得像鬼魅的極光,它像觸電的綠皮蛇,在羣山的那頭恣肆地扭動身姿,自由奔放到讓人不禁發出浪漫的慨嘆。


因爲希爾的傳說,每年來這裏的人不計其數,當紫薷宸站在希爾鎮的城門口時,就有一個約摸二十歲左右的人來搭訕,“這位公子,可是要去希爾冰洞,我可以帶你去的,收費合理,要不要考慮一下?”


紫薷宸搖搖頭,“我剛來這裏,還需要熟悉一下環境,等我有需要在找你吧!你每日都在這裏拉客嗎?”

那人卻並不氣餒,繼續說道,“小公子,我一看就知道你是第一次來這裏,小的名叫周相,是這土生土長的希爾人,你要想熟悉這裏,找我就對了,我連誰家的雞什麼時候下蛋都知道。”

“咦?這裏還能養雞?那你就給我說說明日誰家的雞要下蛋,說對了,我便聽你的。”紫薷宸笑了笑,說道。

周相故作老成的說道,“小公子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們這裏的雞可是獨一無二的冰地雞,吃的都是冰川凍蟲,肉質鮮嫩。當然你要說誰家的雞明天下蛋,自然是我家的雞了,小公子要不要今晚就去我家休息,讓你嚐嚐我們希爾的特色。”

紫薷宸被周相逗樂了,“你還真是會鑽空子,既然我輸了,就聽你的去你家住上一晚。”

紫薷宸跟着周相來到他家,本以爲周相家就是個普普通通的民居,沒想到竟然是一間客棧。客棧不大,大概十來個小雪包用圍欄圍着。跟着周相走進第一間雪包,這應該是前廳,裏面的擺設都是由冰和雪做成的,牆壁上還有精緻的圖畫,包括餐桌、櫃檯以及餐具都是晶瑩剔透的樣子。“周相,你家你這裏倒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啊。不僅提供帶路還提供住宿啊。”

周相得意洋洋的說道,“可不是嗎,我們這是服務化產業一條龍。小公子,你看我們這裏的雪包子不起眼,一座一座的就像個雪堆,沒有你們大地方的房屋華麗,主要是蓋房子太困難,所以我們這裏都是這樣小小的雪包。別看它小但是你放心,我們房間裏的生活設施一應俱全,你跟着我去看看就知道了。”

跟着周相走進一座雪包,房間的牀都是由一大塊冰做成,上面墊一塊木板,然後鋪上牀墊,爲了保暖,還放着動物的毛皮,其他和普通的客棧差不多,只不過都是冰做的。

“這看起來不錯,今晚就住這裏了。”想來這裏所有的客棧應該都是大同小異,當下決定就住這裏了。

聽到紫薷宸決定了,周相開心的應道,“好嘞,小公子你先收拾收拾,我去給你準備我們晚餐,保證都是我們的特色。”

紫薷宸點點頭,“那就麻煩你了。” 一百三十章 重逢

等到晚餐時間,小二給紫薷宸端來晚餐,一盤生魚片,和一碟蔥油雞,紫薷宸吃了一塊雞,口感有些柴,肉質粗糙。她又夾了一塊生魚片,卻是入口即化的感覺。

紫薷宸疑惑道,“你這雞肉和魚肉爲何差距如此之大?”

“小公子,這裏的肉都是這樣,因爲天冷,我們這裏沒有什麼蔬菜,所有的肉類口感都比較粗糙。所以我們通常吃海鮮,這雞是掌櫃的特意交待做給你的。這生魚片纔是我們的特色。”小二解釋道。

紫薷宸點點頭,“這生魚片確實與衆不同,我還是第一次吃呢。”

聽紫薷宸誇獎,小二滿臉的自豪,“可不是嗎,這都是新鮮的剛打上來的魚,這可是本店密不外傳的特色。魚被捕撈上來後被迅速冷凍起來,直至凍得如同木棍一般堅硬結實。吃前用鋒利的長刀削成長條,刨好的魚肉呈現非常漂亮的白色,每一條魚肉長七八釐米不等,二三釐米寬,數毫米厚。爲了保持良好的口感,每一份分量不大,否則在室溫下會融化。吃的時候,撒上點黑胡椒和鹽即可享用。由於魚肉本身沒有經過任何加工,因此能吃到魚肉最原始的味道。魚肉十分細膩,涼涼的入口即化,且沒有任何腥味。要說最地道的吃法是吃一口魚肉,喝上一小口火酒,冰火兩重天的感覺立刻在腹內清晰畢現。”

“火酒?這又是什麼酒?既然是絕配爲何沒見你端上來?”紫薷宸看着盤子裏的食物並沒有小二口中的酒。

小二面色爲難,“小公子,這火酒可是我們這裏特有的高度數白酒,酒質晶瑩澄澈,無色且清淡爽口,使人感到不甜、不苦、不澀,只有烈焰般的刺激。我看你小小年紀還是不要喝了,我怕你受不了火酒的刺激。”

“既然是你們的特色,那就給我來一壺我嚐嚐吧,至於受不受得了,那要試過之後才知道。”紫薷宸以前只喝過果酒,甜甜的,有一些水果的味道,第一次聽說這火酒,自然是要嘗試一下的了。

經常有客人要求嘗試一下這火酒,小二已經見怪不怪了,所以見紫薷宸主動要求,小二也不推辭,說了一聲稍等就出去了,再來的時候托盤上有一壺酒還有一個檸檬,“小公子,這就是我們的火酒,如果你感覺喝不習慣,可以放點檸檬汁進去。”說完就出去了。

紫薷宸先是聞了聞,並沒有果酒的果味和酒精味,要不是知道這是酒,紫薷宸就要以爲這是一壺白水了。倒了一杯,紫薷宸喝了一小口,入口不苦不澀,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味道,但是當酒經過食道流向紫薷宸的身體時,紫薷宸很快就感受到了一股火辣辣的刺激。從腸子到胃,一路都是像火燒一般,紫薷宸趕忙夾了一塊生魚片,這種火燒一般的感覺才減輕了一些。不虧是火酒,真是酒如其名,一杯酒下肚,紫薷宸覺得除了酒後火燒一般的感覺,好像也沒有其他的不適。又拿起檸檬,擠了幾滴檸檬汁進去,這時一股檸檬的清香瀰漫開來,看來小二推薦的不錯。又喝了一口,這次口中充斥着檸檬特有的清新,但是一旦入了喉嚨,還是那猶如火燒一般的感覺,唯有生魚片才能緩解。

品嚐過火酒之後,紫薷宸也不再貪杯,吃了點晚飯,就休息了,明天還要上山呢,今晚一定要補充好體力。

不過就在紫薷宸打算睡覺的時候,後院傳來一陣陣吵鬧的聲音,紫薷宸本來不想理會,可是聲音越來越大,不過一會就有人來敲自己的門了。

紫薷宸開門看去,只見一個穿着黑灰色勁裝的男子探頭探腦的看着自己的房間,周相則在一旁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這男子穿的衣服紫薷宸很是眼熟,一時又想不起在哪裏見過。

那個男子見紫薷宸就一個人,周身並沒有靈力波動,也不與紫薷宸客氣,“小兄弟,我是鳩雁門的人。今日和我家少主路經此處,在這家客棧留宿,但是這家客棧房間不夠了,我們不想分開住,你既然是一個人,就去其他客棧住吧。我們會補償你一兩銀子的。”

紫薷宸翻翻白眼,她對鳩雁門是沒有什麼好印象的,鳩雁門行事霸道,目空一切,這男子也就是二十歲左右的樣子,修爲也才識末後期,想來不是什麼中心弟子,不然不會來做這種趕人的活計。紫薷宸清了清嗓子,說道,“什麼邏輯,因爲我一個人所以我就要去其他的客棧?我今天就想住在這裏,不想換地方。不然這樣吧,這間客棧一共也就十幾間方子,出去大堂廚房和柴房,最多隻有十間屋子,我給你二十兩銀子,你去其他的客棧住吧!”紫薷宸的話引來一些人圍觀,他們也是被鳩雁門喊出來的,迫於鳩雁門的勢利,他們不得不搬,現在有人幫他們出頭,他們自然是希望紫薷宸能挫一挫鳩雁門的銳氣。

這男子見紫薷宸不給自己面子,也懶得僞裝了,“你這小娃娃嘴上的毛都沒有長全,還來和我裝大爺!我們鳩雁門是你惹得起的嗎?今天給你錢是給你面子,惹得大爺不開心,我直接把你的東西丟出去,我讓你和我嘴犟!”

男子的話讓紫薷宸更加不滿,不就是一個小小的鳩雁門,紫薷宸的身份扔出來能嚇死他,不過紫薷宸是一個不善於用身份壓人的人,“鳩雁門又如何,鳩雁門就能仗勢欺人嗎?就算是青木堂的人來這裏我也不搬,不要拿鳩雁門來嚇唬我。”

紫薷宸的話惹得大漢哈哈大笑,“真是個愣頭青,還青木堂呢,青木堂的人是你這乳臭未乾的毛娃能見得到的?今天我鳩雁門給你錢就是給了你天大的面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這般不知道天高地厚,我不介意送你回家吃奶!”

“劉忠,這點小事你都做不好,真是沒用,我讓你客客氣氣的將大家請出去,你怎麼就是不聽?”這時傳來一聲清脆的童音,劉忠聽到這聲音,嚇得腿都打顫了,惡狠狠的瞪了一眼紫薷宸,“小娃娃,給你二兩銀子,你趕緊走吧,不要在這裏惹事了。”



聽到這聲音,紫薷宸更加有底氣了,這不就是賈文嗎,紫薷宸和賈文也算是有過一飯之緣,賈文曾說要報答自己的一飯之恩,想來不會爲難自己的。“我就不走,除非你家主子親自來,我還可以考慮一下。”

紫薷宸這話故意說的很大聲,她的目的就是吸引賈文出來,果不其然,聽到紫薷宸的話後,劉忠已經想拍死眼前這個少年了,但是在馬車裏的賈文卻出了聲。

“茹公子?是你嗎?”賈文感覺這聲音有些熟悉,問道,說着便從馬車探出了身子,“茹公子,真的是你啊!”。

見到是賈文,紫薷宸點點頭,“是我,現在可還要我走?”

“劉忠,快和這位公子道歉!這位公子是我的朋友。”見到紫薷宸,賈文立刻冷聲,對下人吩咐道。

“不用!不用!你們鳩雁門高門大戶的,我可高攀不起!”紫薷宸連忙擺手。

賈文樂呵呵的走下馬車,“茹公子,你這是什麼話,我是真心拿你當朋友的。莫要說什麼高門大戶的話,你的門戶也不是一般人能比不起的。”

此時賈文已經走到紫薷宸跟前,伸手摸了摸一旁小狸的頭,“這小傢伙還是這麼可愛呢!”

一旁的鳩雁門衆人已是目瞪口呆,這還是平日裏囂張跋扈的大小姐嗎?怎麼現在看起來就是個溫婉的鄰家小妹?

見劉忠呆呆的站着,賈文面色一慍,沉聲道,“還愣着幹嘛,我讓你道歉聽不懂嗎?”

賈文的語氣十分不滿,也嚇到了吃驚的劉忠,這的確是大小姐,當即兩腿發顫,戰戰兢兢的說道,“這位小公子,我剛剛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你,你莫怪,我這就滾,不在這裏礙你的眼。”

說完劉忠就一溜煙跑了,要是繼續留在這裏,大小姐發起火來,誰知道會發生什麼,還是趕緊跑路的好。

見到跑的比兔子還快的劉忠,紫薷宸就知道是這個大小姐嚇到人家了,賈文還真是個驕傲蠻橫的小姑娘呢,打趣道,“你看你家下人都被你嚇跑了,你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小魔女呢!”

賈文撇撇嘴,“哪裏是我給嚇得,都是被我孃親給嚇得。茹公子他們可沒意思了,我出門一點都不想帶着他們,丟死人了,是我孃親一定要他們跟着我的。”

“是嗎?剛剛不是還要清場嗎?”紫薷宸挑眉問道。

賈文面色不喜,冷聲道,“你們去別處住去,不要在這裏礙我眼,還有你們給這些人道歉,讓你們到處狗仗人勢!回去我就打死你們這些不聽話的奴才!”

說完就笑嘻嘻的看着紫薷宸,“茹哥哥,你看這樣安排可好?”

“我和你可不熟!” 一百三十一章 私奔

賈文絲毫不客氣的蹲下,調戲着一旁的小狸,漫不經心的說道,“茹哥哥,你看你說的,一回生,二回熟,我們這是第二次見面,怎麼能說不熟呢?再說了,你剛剛故意那樣說,不就是想讓我下來嗎!”

賈文雖說嬌蠻一些,但是卻不笨。這話說的是事實,紫薷宸老臉一紅,“呃,其實我只是……”

紫薷宸不知道說什麼好,正好一個管事模樣的人來請示賈文,“小姐,我聽下人說你要一個人住在這裏,怕是不妥吧,如果這家客棧房間不夠,我們重新尋一間就是了,你一個人住這裏出了什麼事可不好。”


賈文繼續調戲小狸,頭也不擡的說道,“宋伯,你看旁邊這個公子,他是我的朋友,有他在我不會出事的,你們放心吧。”

被稱爲宋伯的長者這才仔細大量紫薷宸,看着十一二歲的年紀,周身沒有一絲能量波動,就站在那裏,背挺得筆直,一看就是練過功夫的人。這種人不是高手就是草包,但是看紫薷宸的穿着打扮,宋伯知道紫薷宸必定不是一個草包,剛纔院內發生的事他大概也聽了一些,這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測,紫薷宸不簡單。

見到宋伯大量自己,紫薷宸對着他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宋伯微微躬身,“這位小公子不知如何稱呼?”

“茹宸。”紫薷宸淡淡的突出這兩個字。

“既然小姐相信茹公子,那小老兒就將小姐託付給公子了,希望公子照顧一二。”說完也不等紫薷宸同意,就走了。

留下紫薷宸一臉懵逼,這是什麼鬼?我有答應照顧她嗎!正確的做法不是應該宋伯強行帶賈文離開嗎?他怎麼就放心把自家大小姐交給我!

賈文也笑嘻嘻的看着紫薷宸,“茹哥哥,我不管,我的安全可要交給你負責了!”

紫薷宸此時內心極其奔潰,這都是些什麼人?“你是死是活我可不管你,我不過就是請你吃了一頓飯而已,你可不要賴上我!你趕緊走,今天你出面,幫了這些人,那頓飯的人情已經還清了,以後我們互不相欠!”

賈文笑的奸詐,“茹哥哥,我可不能走,走了你以後想我了,找不到我怎麼辦!”

紫薷宸想也不想直接拒絕,“我怎麼可能想你,你放心我以後絕對不會找你的。”

“小薷宸,你還是不要趕她走了,她說的沒錯,你可能真的需要她。”白澤的話猶如晴天霹靂,在紫薷宸耳邊炸響。

“你說什麼?我怎麼可能需要她?”紫薷宸

對白澤的話一向深信不疑,賈文說這樣的話紫薷宸權當開玩笑,可是白澤也這樣說,紫薷宸不得不問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白澤解釋道,“其實你也不是需要她,只是剛纔那個宋伯,分了一絲神識在你身上,如果你對賈文不好的話,他可能隨時回來找你麻煩。要想讓他撤回神識,可能還需要賈文開口,不然你以爲人家就這麼放心的走了?不過你放心,他就是爲了保護賈文,只要你不做傷害賈文的事,其他也沒什麼影響,他的修爲大概在煅神中期,除非你現在回家找你父親和曾祖,不然你就只能保護好賈文了。”

白澤的解釋讓紫薷宸一股怒氣涌上心頭,指着賈文,說不出話來,“你!你!你!”本想罵賈文的,可是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口,紫薷宸只能恨恨的收回手,說了一句“你不要搗亂!”便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賈文才不會聽紫薷宸的話,還沒等紫薷宸坐穩,賈文就跟了進來,紫薷宸氣的直跳腳,“你還是個女孩子嗎!哪有你這樣子二話不說直接闖進男子房間的!”

賈文狡黠的一笑,“茹哥哥,我們都是修煉之人,何必在乎這些,我一個人害怕,不敢睡覺,你陪我好不好。”

紫薷宸給了她一個白眼,“你怎麼可能會怕,一個人都敢半夜在深山裏行走,你還是出去吧,或者有什麼事你就直接說,你把你的一衆隨從支開,想來不是爲了和我一起住吧。”

“嘿嘿,我就知道茹哥哥你最聰明瞭。我們私奔吧!”賈文笑眯眯的看着紫薷宸,兩隻水靈靈的眼睛,都彎成了月牙。

紫薷宸差點噴出一口老血,“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賈文眨了眨眼睛,無辜的看着紫薷宸,“茹哥哥,你不要想多了,我的意思是你帶着我逃跑,我們一起跑,我不喜歡他們跟着我。”

紫薷宸真想敲開賈文的腦袋,看看她都在想什麼,“我不可能帶着你逃跑的,首先,你那個宋伯分出了神識在我身上,我們不管去哪裏,他都會知道,這點你應該也知道吧。其次,我來這裏是爲了去希爾石洞看看的,沒工夫和你亂跑。”

賈文卻一點都不在意,“那真是太巧了,我也想去看看,我們一起去,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紫薷宸一陣頭大,這人還真是自來熟,“我們兩個人目標太大,很容易被人家抓住,如果要跑,你自己跑。你家宋伯總是會鎖定我,不如我在這裏,你自己跑路,這樣你家宋伯也找不到你了。”

賈文卻搖搖頭,“宋伯不傻,只要我一離開你十丈,宋伯就會追來,所以我只能和你一起跑路。”

紫薷宸瞪着眼睛看了賈文許久,“所以,你一開始就是有預謀的?”

賈文大大方方的承認,“我是一直都打算跑路的,只不過正好遇到你,這也算是陰差陽錯,遇見你,讓我有了藉口擺脫他們。”

紫薷宸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說什麼是好,只能無奈的搖搖頭,問道,“這麼說來,你是賴上我了?”

賈文攤攤手,“既然你認爲我賴上你了那就是吧,作爲你幫助我的回報,我可以給你透露一些有價值的消息。”

“有價值的消息?你有什麼消息?”紫薷宸饒有興趣的看着賈文,想看看她能說什麼。

賈文慢條斯理的端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紫薷宸本想阻止,卻來不及了,就見賈文哇哇大叫,“這是什麼東西!我的腸子好熱,像火燒一般。”

紫薷宸看着她亂叫的樣子,覺得好笑,“火酒,希爾特產,無色無味。好喝嗎?”

賈文皺眉,一臉嫌棄,“這哪是酒,真難喝,下次我帶你去我家和梅子酒,那才叫好喝呢!對了我們剛纔說到哪裏了?”

紫薷宸好心給她遞了一杯水,“你說要告訴我一個消息。”

“哦,對!消息,你知道血神精嗎?我聽說在希爾最高的哆斐峯下有一顆血神精,這顆血神精是哆斐的一身精華,得到他可以重淬肉身。據說不論修爲如何,只要經過血神精淬體,肉身都可以達到築體後期的強悍程度。”賈文煞有其事的說道,紫薷宸卻沒了興趣。

紫薷宸出聲打斷賈文,“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了,這也叫什麼有價值的消息?大家都知道吧!只不過這都幾百年了,也沒見有誰見過血神精,估計這都是騙人的吧。”

“哎呀你不要着急嗎!我還沒有說完呢!我這裏有一份地圖,是我從我娘那裏偷偷拓印的,這裏有對血神精的明確的記載!”賈文小心翼翼的說道,這地圖是她偷來的,不能讓太多的人知道。

紫薷宸不相信,賈文能輕易拿到如此重要的東西,“這麼重要的東西,你怎麼可能看得到?難道你母親不需要血神精嗎?”

賈文煞有其事的說道,“母親早就到合意初期了,血神精這玩意對她沒用,就算她去取來,也是給我用。不過是她覺得我修爲太低暫時不需要,不然她早就給我取來了。”

“既然你說是真的,那就拿來給我看看,是真是假,一看便知。”紫薷宸也不是好糊弄的表示她要看到地圖才相信賈文的話。

賈文卻神祕兮兮的說道,“茹哥哥,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這地圖是我的命根子,既然你想看,就帶着我跑路,我們直接去哆斐峯,到那個時候,我再給你也不遲,現在我是不會給你看的。時候也不早了,我要回去睡覺了,你到底願不願意和我跑路,我給你一晚上思考。”說完賈文便不再理會紫薷宸,頭也不回的出去了。

紫薷宸不知賈文的深淺,只能問白澤是否看出了什麼,“白澤你說她說的是真是假?”

白澤搖搖頭,“不知道,反正你也無事,不如就和她去看看。現在你身上還有那個宋伯的神識,不聽她的,你也沒辦法。”

聽到白澤說起神識,紫薷宸問道,“那個白澤,我這總是被人莫名其妙下詛咒,或者就是留下神識監視。這種感覺一點都不好,你有沒有什麼可以避免的辦法,教教我好不好?”

白澤語重心長的說道,“這沒什麼好教你的,說來說去還是你修爲不夠,精神力太弱,如果你足夠強大,自然是沒有人敢在你身上動手腳。” 一百三十二章 三味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