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哈哈哈,小子你出來了,走,我帶你去見見我的三位師弟師妹。”看着流逸雲走出來,龍神也沒有問什麼,直接對着他大笑道。

“嗯”點了點頭,流逸雲跟着龍神向着一處練武場走去。 “呼呼哈哈”剛剛來到練武場,流逸雲就聽見了一聲聲大喝聲傳來。

有些好奇的向着裏面看去,只見在一個空曠的練武場裏,一大羣的人正分散開來練習着各種的武術,而在練武場中間的高臺上,二男一女三個年輕人正一臉笑容的交談着。

“走,我帶你去見見我的師弟師妹。”笑了一聲,龍神帶着流逸雲就向着那高臺走去。

“哈哈哈,龍神你來了,你後面的就是那天的小子吧!”看着龍神的到來,站在高臺上的一位儒雅清秀的男子大笑着說道。

轉身看着流逸雲,男子臉上露出了一抹滿意的笑容,眼中充滿戰意道:“小子,你的實力很不錯啊!怎麼樣,一會我們兩個練練?”

“好了白虎,你不要嚇到人家了。”聽見白虎的話,一邊的朱雀不滿的瞪了他一眼,隨着對着流逸雲介紹道:“小朋友,我叫做朱雀,剛剛那個戰鬥瘋子叫白虎,至於一邊那個大木頭叫做玄武,很高興認識你。”

“恩,各位好,我叫做流逸雲,你們以後叫我逸雲就行了。”點了點頭,流逸雲臉上帶着笑意的說道。

“嘿嘿,逸雲小子,怎麼樣,你什麼時候和我打一架啊!你殺邪魔的時候,用的招式叫什麼?看上去很強的樣子啊!”看着流逸雲,白虎一臉戰意的問道。

真不知道,他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就像個先生一樣,爲什麼這麼好戰。

“哎。。。我上次用的只不過是祕法罷了,我真正的實力,可沒有那麼強,至於打架,那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是你的對手。”有些無奈的看了白虎一眼,流逸雲對着他解釋道,他可不想被這麼一個戰鬥狂人纏上。

“咳咳”看着白虎還想要說些什麼,龍神乾咳了兩聲後說道:“好了白虎,你也不要纏着別人了,不是什麼人都和你一樣喜歡打架的。”

“行行行,既然這樣那就算了吧!”有些鬱悶的聳了聳肩,白虎一臉不甘心的說道。

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三人,龍神一臉淡然的說道:“好了,你們幾個現在也別纏着逸雲了,師傅他有事找你們,你們現在都過去吧!”

“龍神,你怎麼不早說!既然這樣,那逸雲小子我們下次再聊吧,這是我的白虎令,以後你可以拿着它來找我。”不滿的看了一眼龍神,白虎隨手拋給流逸雲一塊青銅令牌後,身影一閃就消失在了原地。

而一邊的朱雀和玄武,也是每人拋給了流逸雲一塊令牌,隨後就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拿着自己手裏的三塊令牌,流逸雲一愣,隨即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一邊收起令牌,流逸雲一邊向着龍神問道:“對了,龍神,我失蹤了五天,我家裏人知道我在你這嗎?”

“放心好了,我早就和你家人交代過了,你不必擔心,而且你不是參加了一個比賽嗎?我還幫你延遲了比賽開始的時間。”笑了一聲,龍神對着流逸雲說道。

“謝謝了”對着龍神道了聲謝,流逸雲撓了撓頭說道:“不知道我現在能不能回去了,我想見見我爸媽他們。”

“當然沒有問題了,不過要離開這裏必須等到明天,明天早上我就帶你離開,怎麼樣?”看了流逸雲一眼,龍神一臉笑容的說道。

“那就謝謝你了。”

“沒事,對了,我帶你去你的房間吧!你可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要出去可是要花不少的力氣呢。”臉上出現一抹壞笑,龍神對着流逸雲說道。

“恩”看着龍神的笑容,流逸雲有些不解的撓了撓頭,但還是跟着他來到了自己的房間裏。

看着龍神離開後,就在流逸雲打算好好的去牀上睡一覺的時候,月兒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恭喜主人第三環任務完成,成功誅殺了真兇,任務獎勵:隨機一項技能提高到超凡入聖級別,現在隨機抽取中,恭喜主人廚藝達到超凡脫俗,滴滴。。。恭喜主人完成所有連環任務,特殊獎勵:白銀巨人血脈藥劑*1,能量點5萬點。”

臉上出現了一抹驚喜,流逸雲有些疑惑的問道:“月兒,這任務怎麼完成了?”

“嘻嘻,主人你忘了嗎?那王傑已經被科諾族的人附身了,徹底和科諾族的強者融爲了一體,你殺了那強者,系統自動判斷你完成任務了。”

嘻笑了一聲,月兒對着流逸雲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點了點頭,隨着王傑的死亡,流逸雲感覺自己心裏一空,那殘留的怨氣恨意紛紛消散了,整個人的心瞬間就變得輕鬆了起來。

“哎。。。”輕聲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是爲了自己還是那王傑。


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後,流逸雲對着月兒問道:“對了,月兒,那白銀巨人的血脈藥劑是怎麼回事?我不是服用過巨人的血脈藥劑了嗎?”

“嘻嘻,主人你以前服用的只是最低級的巨人藥劑,要知道巨人族分爲普通、黑鐵、青銅、白銀、黃金和鑽石這六個血脈等級的,白銀巨人已經可以算是巨人中的貴族了。”

月兒有些調皮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瞭然的點了點頭,流逸雲手一伸,直接拿出了那瓶巨人藥劑,銀色的藥劑散發出了無盡的光芒,使得流逸雲都有些沉迷。

“算了,我還是等回去再服用好了。”看着自己手中的藥劑,流逸雲想了想,還是放棄了馬上服用。畢竟現在他在別人的地方,而且據月兒所說,這藥劑服用後會有20個小時的昏迷時間,流逸雲明天早上就要走了,現在也沒時間來服用。

收回了藥劑後,流逸雲慢慢的閉眼睡了起來,在他睡着後,一層淡淡的紅光從他體內散發了出來,但是誰也沒有發現。

第二天一大早,依舊是在那個練武場內,不過其中只有着流逸雲和龍神兩個人。

向着四周看了看,流逸雲有些好奇的對着龍神問道:“不是說帶我出去嗎?怎麼來練武場了。”

“呵呵,逸雲,你不要心急,這練武場就是離開這裏的唯一途徑。”

神祕的一笑,龍神對着流逸雲說道。

說完,龍神手一伸,一塊乳白色的玉牌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拿住玉牌,龍神低語了幾聲後,一把就把那玉牌按在了練武場中間的高臺上。

“嗡嗡嗡”隨着玉牌被龍神按下,練武場上一陣陣的嗡鳴聲突然響了起來。

那乳白色的玉牌就像是化爲了水一般,慢慢的融入了地面裏。

“轟”只聽見一聲巨響傳來,那高臺直接化爲了一塊漆黑的黑洞,一絲絲的吸力從中傳了出來。

“這。。。”看着自己面前這神奇的一抹,流逸雲有些驚異的看着龍神,他本來以爲龍神他們只是實力強大一點的武者罷了,但是看他剛剛的手段,很明顯是和修真扯上了關係。

“好了,我們走吧!”看着流逸雲那吃驚的樣子,龍神嘴角一翹,隨即輕聲說道。

“嗯,走吧。”點了點頭,流逸雲也不高興去深究龍神爲什麼會有修真者的手段了,直接跟着他走進了那黑洞。

一走進那黑洞,流逸雲瞬間就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個漩渦中一般,頭腦一陣的眩暈。

當那眩暈感消失的時候,流逸雲睜開雙眼一看,頓時發現自己來到了一處海底的峽谷中,一條條深海魚在峽谷內不停的遊動着。

“哈哈,怎麼樣,沒有想到吧?我們基地的入口在海底的峽谷裏。”

看着那呆住的流逸雲,龍神大笑着說道。

“這我可真沒有想到,我本來還以爲會傳送到什麼房間裏呢!”看了那峽谷一圈,流逸雲恢復了平靜道。

“嘿嘿,你沒有想到的還在後面呢,等着吧,上面會給你驚喜的。”玩味的一笑,龍神帶着流逸雲向着上面游去。

對於他們這些實力至少達到青銅級的人來說,不要說說是這區區的海底,就算是太空,他們也可以不依靠任何裝備在其中生存。

“這是冰層?”向上遊了一段距離後,流逸雲看着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一層冰層,臉上有些驚詫的問道。

“嘿嘿,怎麼樣?是不是很神奇,這冰層是我師傅施展神通弄出來的,不管我們怎麼破壞,它都會自行恢復的。”

一拳轟破自己面前的冰層,龍神有些得意的說道。

“是挺神奇的。”學着龍神的樣子,流逸雲一拳一拳的向着那冰層轟去,足足轟擊了半個小時,流逸雲才成功飛到了海面上。

“呼。。。這也太累了吧!你們每次出來都要這麼煩嗎?”飛在海面上,流逸雲有些氣喘的說道。

“這我也沒有辦法,師傅他定的出入口,我也改不了,逸雲,你現在要去哪裏?”無奈的搖了搖頭,龍神對着流逸雲問道。

“當然是回家了,對了,我還不知道現在身處哪裏,要麻煩你送我回去了。”看着那無邊的大海,流逸雲有些尷尬的說道。

“沒事,你跟着我走吧!”笑了一聲,龍神帶着流逸雲就向東方飛去。 “好了,逸雲小子,你也到家了,我也要回去了,對了,這個令牌你拿着,有空的話可以拿它來找我。”帶着流逸雲來到劉家大院的空中,龍神一邊拋出一塊青銅令牌,一邊對着他笑道。

“恩,這次多謝你了,以後要是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地方儘管來找我。”接過那青銅令牌,流逸雲一臉堅決的說道。

“恩”滿意的看了流逸雲一眼,龍神身上青光一閃,直接化爲一道青光向着西方飛去。

慢慢的降落到了劉家大院中,就在流逸雲剛剛想要去找一下自己老爺子的時候,一道帶着驚喜的聲音傳了過來:“哥哥,是。。。是你,我就知道你不會有事的。”

隨着話音的落下,一陣香風襲來,流逸雲瞬間就感覺一道柔軟的身軀撲入了自己懷裏。

“好了,你哥我神功蓋世怎麼會有事,行了,不要再躲在我懷裏了,帶我去見一下爸媽和爺爺吧!”一隻手輕輕的拍着流依的背部,流逸雲溫柔的說道。

“恩,走吧哥哥,爺爺他們現在都在花園裏,要是知道你回來了肯定會很開心的。”一把掙脫了流逸雲的懷抱,流依拉着流逸雲的手,一臉笑容的說道。

“恩”摸了摸流依的頭,流逸雲跟着她就來到劉家大院的花園裏。

“小云,你。。。你回來了。”看着流逸雲和流依走進來,原本坐在椅子上喝着茶的老爺子一下站了起來,聲音滿含驚喜的說道。

流逸雲的爸媽也站了起來,一臉激動的看着那慢慢走來的流逸雲。

“爺爺,爸媽,我回來了。”看着自己面前的親人,流逸雲的喉嚨一澀,有些感嘆的說道。

“好好好,回來就好,雖然龍神給我打過招呼了,但是我還是不放心啊!現在你完完整整的出現在了我面前,我終於是放心了。”看着流逸雲,老爺子有些激動的說道。

“好了,老爺子,爸媽,你們都趕緊坐下吧!對了,三叔他們不在嗎?”環視了一圈花園,流逸雲有些疑惑的問道。

“哈哈哈”聽見流逸雲說起這個,老爺子忍不住笑了兩聲道:“他們這幾天託了你的福,自己的位置都往上調了調,現在正忙着呢,放心好了,我一會就叫他們回來,我們一起好好吃個團圓飯。”


“託了我的福,爺爺,這是怎麼回事啊?”撓了撓頭,流逸雲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件事是這樣的。。。。。。”看了流逸雲一眼,老爺子對着他解釋了起來。


經過老爺子這一說,流逸雲總算是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了,他被龍神帶走的時候,龍神特意打了個電話,要GAJ的人去幫一下劉家。

要知道龍神是誰啊?那可是華國的保護神之一,他的話一下來,GAJ的人立馬對劉家重視了起來,以GAJ的實力,讓劉家的人升個職,不要太輕鬆啊!

“龍神,我這次欠你一份情。”心中暗念了一聲,流逸雲對着老爺子說道:“這也是多虧了龍神,我可沒有出什麼力。”

“呵呵,都一樣,都一樣。”笑了一聲,看着坐下來的流逸雲,老爺子越發的滿意的。

臉上掛起一抹和藹的微笑,老爺子對着流逸雲說道:“好了,以後我們劉家可就要靠你了,我已經老了。”

“爺爺,你一點也不老。”看了老爺子一眼,流逸雲繼續說道:“而且爺爺我真的不適合當家主,要不然換成三叔他們吧!”

“你小子,別人想當還當不了,你還非要往外推,不過這個家主你是當定了,你三叔他們都已經同意了。”失笑了一聲,老爺子不容拒絕的說道。

“這我真的不合適。”苦笑了一聲,對於這劉家家主的位置,流逸雲可真沒有想法。

“行了,這件事以後再說吧!現在有一件大事我要和你說。”看着流逸雲那不情願的樣子,老爺子立馬轉移了話題。

“有什麼事情,爺爺你說。”坐在位置上,流逸雲有些好奇的說道。

“是這樣的,上官霸那老傢伙想要和我們聯姻,我已經答應了,所以現在上官雪那丫頭就是你的未婚妻了。”喝了口茶,老爺子一臉得意的說道。

“噗。。。爺爺,你說什麼,上官雪是我未婚妻?”猛的噴出了自己嘴裏的茶,流逸雲滿臉驚訝的說道。

“恩,沒錯,而且你爸媽他們也同意了,我看上官雪那丫頭也挺不錯的,怎麼了?”看着流逸雲那奇觀的表情,老爺子有些不解的問道。

“其實。。。其實我已經有女朋友了,這件事還是算了吧!”吱吱唔唔了兩聲後,流逸雲小聲的說道。

“什麼,你有女朋友了?”詫異的看着流逸雲,老爺子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是的,我想這件事就算了吧!”無奈的看了老爺子一眼,流逸雲輕聲說道。

“額。。。咳咳,這幾件事以後再說吧!我去通知一下你三叔他們,讓他們今天晚上回來吃飯。”暗中給流逸雲的父親流健使了個眼色,老爺子直接就離開了這裏。

“小云,你過來,我有事和你說。”看着老爺子離去,流健對着流逸雲說道。

“哎。。。”無奈的嘆了口氣,流逸雲有些不情願的走了過去,剛剛老爺子給自己老爸的眼色他也是發現了,自己接下來估計有的煩了。

入夜,一家人吃完晚飯後,流逸雲躺着牀上,回想起白天自己老爸對自己的轟炸勸說,臉上露出了一抹苦笑,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老爸還有着這麼好的語言功底,說的他差點都要答應娶上官雪了。

“算了,等過幾天我把雲姨帶過來給爺爺他們看看,希望這樣可以解除這個婚約吧!”舒了口氣,流逸雲也不高興多想了,眯着眼睛就想要睡覺。

但就在此時,一道人影忽然出現在了流逸雲的牀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