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哈哈哈,這樣吧,你們吸血鬼很有趣,我們可以一做點長生不老,或者保持青春的產品,然後去大賺一筆哈。” “如果你現在不放開我你馬上就會後悔的!”我微微一笑便不在理會他,而是閉上眼睛控制着黑氣的蔓延。

“小夥子,我很佩服你的勇氣,不過我要告訴你,我的平臺上面全都是狙擊手,現在估計有三十多把狙擊槍對準你的頭顱,而且子彈全都是吸血鬼害怕的水銀,並且呢,我的護衛現在都拿着槍,足足堵住了這裏,你這樣對我說話可能會灰飛煙滅吧。”棱川的話非常自信,好像已經可以完全控制我一樣,但是殊不知我已經控制他的護衛,一旦他要做什麼,我會控制黑氣讓他們自相殘殺。

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冷笑話好像瘋了一樣在咆哮。

“可惡的臭小子,動手,殺了他!”棱川一句話下令後半分鐘還未有人動手,他疑惑的轉頭看看四周道:“怎麼不動手!”

“哈哈哈,上,殺!”我一句話出來後身上立馬爆發出一大團黑氣,我覺得他一定看不到我的存在,我的黑氣從身上蔓延在冷笑話身上,我的這些黑氣完全帶着保護的作用。

密集的子彈聲不斷的響起,我透過黑氣可以看到那子彈不斷飛過,而棱川卻已經不在我的面前,只有兩個全身包的嚴嚴實實的黑衣人。

他們非常淡定,尖叫聲再次在我耳邊響起來,我就特別淡定,不是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經歷了這麼多,殺生什麼的應該我也麻木了,或者是不在意了。

當我卸下黑氣之後我看到在我的面前全都是屍體。

我沒有一絲的憐憫,因爲她們也想殺我,所以我不會珍惜。

我拉着冷笑話,他已經淪爲血族,我可以感覺到他的冰冷氣息,他很強壯,是個年輕的血族。

“哎,哥們,我和你一樣了啊!”冷笑話高興的對我說。

“好了,你別這樣給我說話啊……噁心死了都……不過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去找找你那混蛋親戚!”我提起那棱川就焦灼的很,甚至想立馬殺了他。

他咋就撿了這麼大個便宜。

幸好老子有黑氣,若是沒有的話可能今天我們兩個就被打成篩子了。

走出這個地方我們才發現我們正位於燕京最大的廣場,剛剛灰頭土臉的從下水道上來就看到一羣穿着防爆服的人拿着槍對着我們。

旁邊好多跳舞的大媽看過來,羣衆們議論紛紛,我就想知道爲什麼自己在這裏,棱川看來也追不上去了。

更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帶我們的人居然是特拉夫,他拿着槍把我們兩個逼到警車上,我不能反抗,不然我就成了通緝犯了,那樣我的父母肯定也會遭殃,我現在就怕凌晨對我的女人做些什麼,還有我的父母。

當我們上車後特拉夫放下槍看着我問:“你到底是誰?”

“我?”

“你有不死之身,我親眼看到你在我面前灰飛煙滅,怎麼可能還站在我的面前。”特拉夫說話時也是一臉的震驚。

冷笑話繼續吃着他的炫邁,一隻手擺弄着手中那根菸自言自語道:“國家機關讓你們帶走我們的?”

“對,剛剛我們已經派遣警員下去了,棱川一定會被繩之以法,不過我很好奇,你們到底是誰?”

“特拉夫警官,你怎麼知道是棱川做的?”我看着他問,眼神非常的嚴肅。

他點點頭頓了頓道:“那條下水道是棱川的地盤,所以呢,我就知道。”

特拉夫說的話好像很不自在,剛剛發生的事情他也什麼都沒有說,就好像變了個人一樣,這個特拉夫很奇怪。

“既然這樣我們當然會配合國家,不過我要說一句,一旦國家威脅傷害我們,我們有能力讓這個國家換人!”

冷笑話最後的幾個字聲音非常輕,但是特拉夫連同幾個警衛都愣住了,他們看着冷笑話,好像不敢相信這句話是他說的一樣。

“好。”特拉夫沒有再說話。

隨後我們被蒙上眼睛來到一個封閉的房間裏面,我們兩個被按在位子上面,這裏是個會議室,面前是一個長方形的桌子,旁邊放着很多位子,上面坐着幾個滿臉皺紋但仍舊穿着西裝的人。

當頭的那個人我是不認識的,但我知道,他不是總理,跟我們這麼危險的人談話肯定他不會親自的來。

我探出黑氣把整個樓掃描了一遍,整個大樓密密麻麻的全都是穿着西裝口袋裝槍的人。

“咳咳咳,小夥子,我們把你們這類人稱之爲異能者,但是現在看起來你並不是一般的人吧。”坐在最前面的老頭桌子上面放着一份文件,他笑着看着我。

“恩,不是,你覺得呢,我沒有心臟,你可以叫我吸血鬼,但是我甚至可以讓你殺不死。”我繼續淡定的坐在位子上面抽着煙。

“你若是想和我簽署協議的話就不必了,我正在做的事情對整個世界都有好處,你也不用擔心什麼,而且你要知道,這一紙根本就不能把我怎麼樣,就算是請道士也沒有用。”

“你這是在威脅我?”那老頭顯的非常氣憤。

“並不是,我們只是針對你們這些什麼都做不了的普通人說話罷了。”冷笑話冷冷的說出這句話時把腿放在桌子上面抽着煙,顯的比我還隨意。

但是生氣他也只能壓着,我剛剛用黑氣已經把他的協議看了一遍,他只是怕我們會做什麼對民衆和國家不利的事情。

“年輕人,你知道我是誰麼?”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我告訴你一句話,現在發生的事情沒有你們想的那麼簡單,這些事情你們根本插手不了,也不要自以爲是,現在你們能做的就是幫我辦事,這樣或許能讓我收拾現在這個局面。”

他排場大我當然要比他更大,我不習慣他跟我那樣說話,只是特別討厭罷了。

“放肆,國家怎麼可能給你這種根本不確定會做什麼事情的人辦事呢!”老頭猛的拍了下桌子站起身來,面紅耳赤的樣子,好像已經氣急敗壞。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想我們沒有什麼好談的了。”我剛要起身,旁邊的那些侍衛全都被控制在原地不得動彈,那老頭看着一個個像木頭一樣的守衛立馬喝道:“廢物,都是廢物。”

雲上好食光 老頭意識到事情不太對勁,連忙站起身,特拉夫快速來到他的身邊掏出一根槍對着我。

他狠厲的瞪着我,雙手不斷的顫抖道:“這裏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冷笑話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去了他的身邊,他拍拍特拉夫的肩膀笑道:“可別緊張,我們又不是來打架的,現在可是你們有事情拜託我們的,我們大可以殺了這裏的警衛轉頭就走,你們也攔不住我們。”

冷笑話再次出現在桌子上,非常快的速度,幾乎還未反應過來。

“也就是說,我們幫的是自己,而且更是你們!你們,沒有權利和我們談條件!”冷笑話來到我的身邊拿出炫邁嚼了起來。

“你們對我們可不太慷慨,不給我們的,我們自己奪!”我揚起手來,這些守衛的臉突然變得枯黃乾瘦,他們一個個咆哮着張開嘴巴,眼睛和嘴巴里面冒出許許多多的黑氣,十分恐怖。

“你……你……”老頭似乎受到不小的驚嚇,如果沒有特拉夫他就趴在地上了。

“莫寒,你做什麼,快點停下,這是國家機構,不容許你胡鬧!”特拉夫說話時還是聽到有些威嚴,明顯,他雖然是怕,但還是想呵斥我。

“我說了你們沒有權利!”我大手一揮拿出鐮刀來猛的把長方形桌子給砍開,又聽轟隆一聲就發現冷笑話的爪子在牆上拉出很長很長一條裂縫抓痕。

“哈哈哈,得了,我先走了。”我說完這話的時候把黑氣全部收回帶着冷笑話一腳踢開玻璃順着牆體劃了下去,在中間我順便用黑氣把自己包圍的嚴嚴實實,不過三秒時間,我的腳下猛的一陣顫慄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差點沒有穩住。

“不用急,我們比比誰能嗅到棱川,或者,找到他?”

“我給你說,要是現在有挖掘機……”冷笑話又開始說他的挖掘機,我是連忙跑起來“哎,你可得快點,要不然,棱川就跑了啊。”

“哎,知道了,知道了!等着我。”冷笑話深吸一口氣追了上來,我們兩個沒有露在外面,而是在個個街道里面奔跑,反正速度是這麼快,燕京雖然不小,但是一定能在一個小時快速瀏覽。

“冷笑話,你家原來的產業地是在哪,咱們去喵一眼?”

“好嘞。”冷笑話點上一根菸慢悠悠的走在街道上,現在晚上,挺淒涼的,不過我們兩個是吸血鬼,並不會感覺到冷。

“我說,變成吸血鬼也挺好的,不過就是……”冷笑話的話剛說一半,我們兩個就看到街道前面的小巷子那有三個男的圍着一個女人,步步緊逼,女人穿的比較少,打底褲,低胸裝,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起來特別的有神,不過現在這雙眼睛裏面全是恐慌。

“小妞,挺漂亮啊,跟哥去會所玩玩?”

“嘖嘖,這胸,這身材,今天把我們哥仨服侍好了,少不了你的好處。”

其中一個染着頭髮的年輕男子說話時一臉笑意便要摸上去,冷笑話連忙衝了上去擋在女人面前喝道:“你們給我滾開。”

“喲,見義勇爲?”三個痞子看着冷笑話,我就站在遠處看着,並未走過去。

“你知道我們是誰麼?”那混混語氣還是那麼囂張,連自己死到臨頭了都不知道。

冷笑話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當即把那小混混踹了三米遠躺在地上。

“我說了讓你們滾開!”冷笑話嚴厲的大喝,好像一頭獅子。

兩邊的男人看到這一幕不禁的微微顫抖,我可以感受到他們恐懼的氣息,但下一秒他們從腰間抽出片刀就要砍上來。

冷笑話一個閃身抓住其中一個片刀男的胳膊只聽見咔嚓的一聲,那男人立馬撕心裂肺的吼叫了起來。

“還有你。”冷笑話冷哼一聲抓住他手中的刀插在他的手中,三個人倒地痛叫着。

“哥,哥,不敢了哥,我們走,我們走。”

等到三個小混混連滾帶爬的離開我這裏後冷笑話這才轉身問:“沒事吧。”

“沒事,剛剛,剛剛謝謝你了。”女人可能還有一些恐慌,連忙點點頭。

“沒事就趕快回家吧,這麼晚,路上不安全。”冷笑話說完話就要走,我也來到他的身邊。

“哎,能不能,能不能認識你一下?”

“抱歉,現在可能不行,下次如果還能見面再說吧。”

我和冷笑話雙雙消失在街道的黑暗處,他則一臉春光燦爛的樣子,特別的興奮,跟吃了蜜糖一般。

“哎,做好事這麼高興?還是你看上那個妹子了?”

“你懂什麼!”冷笑話繼續微笑,好像很有信心,我不說話就看着他。

“反正總覺得這個橋段特別經典,自己也遇到了呢。”他輕鬆說出這句話後臉上的表情立馬就嚴肅的起來。

“怎麼了?”我問。

突然我也這麼感覺身邊這麼不對勁,總是感覺有什麼即將來臨。

“這裏有棱川的氣息,但是,更像他身邊侍衛那些氣息。”冷笑話說話的時候身體突然撲倒在地,他痛叫一聲轉過身就是對着空中一拳,那一拳好像真的就打到了什麼。

“冷笑話,是什麼?”

“小心你身後!”冷笑話大喝,我靈敏的轉身一把鐮刀霸道的斬過去,本來以爲是什麼沒有,直到我看到當我鐮刀砍下去的一瞬間面前的地上躺着一個已經被砍成兩半的人,地上飆着一灘鮮血。

“啊,這是!”我看着地上被我砍爲兩半的屍體,這個我還是認得的,這分明就是棱川身邊的那幾個侍衛。

幸好我是及時拿出鐮刀,不然我看自己剛剛凶多吉少。

“不用了,這個交給我!”冷笑話不斷的抵禦進攻,好像一直佔着下風,但是我可以看的出來,他是在確定位置然後找機會下手。 終於在兩分鐘後冷笑話找到了機會,趁着那侍衛要攻擊的時候冷笑話利用速度把他捆住,一口咬了上去。

瞬間就噴出一口鮮血出來,他的口中滿是鮮血,不過卻是一臉的興奮。

“行了吧,快走!”我催促着他,我也知道他現在是初擁,對鮮血非常渴望,怎麼說,就像飯一樣,不吃餓的慌。

“好了,差不多了,走吧,棱川可能就在前面不遠處,我家那別墅估計已經成爲棱川的地盤。”

冷笑話說完話後好像聞到了什麼食物一般,貪婪的往前面去。

“等着我。”我連忙用極速衝上去。

因爲我知道,這一路上不止是這些東西,我總感覺還有人在跟着我們。

“呀!”就在不遠處,我聽到了冷笑話的慘叫聲,我連忙用盡全身力氣來到前面發現冷笑話躺在地上,而就在他旁邊站着一個拿着錘子的人,臉上包着一層層的布,我認得,他就是驚魂院的收割者。

地上的冷笑話雖然已經被揍的差不多,但是臉上還是一臉的笑意。

“哎,冷笑話,你等一會,我先收拾了這玩意。”我拿出巨大的死神鐮刀來對着那收割者。

“你就束手吧,聽說上次派來了一個沒有把你殺死,今天我就證明一下自己。”

我也沒有想到這個居然還會說人話,他拿着一把錘子就衝上來,看這勢頭,可能我是要必死無疑,畢竟我的鐮刀可沒有辦法去抵擋這個,索性探出身上的黑氣凝結爲一個拳頭砸了過去,雙方撞擊,他退後一步,我也同樣退後兩米距離。

“你知道麼,隨意說大話可是不好!”我一手拿着鐮刀把他的錘子抓住鉤過來一個轉身把鐮刀朝着他的身上扔過去,本來以爲他會被我砍成兩半,哪裏知道他一個閃身來到我的身邊,我的黑氣在不到一秒把我武裝好,我帶着手套撞上去,那根絲線抓住他的胳膊纏繞了幾圈,等我轉身一用力他的胳膊就斷了下來,我轉身一腳踢在他的頭上,他後退了兩步連忙用另一隻手抓住我的脖子把我按在地上,我猛的一聲喘氣一腳踢在他的頭上,但是他並沒有把我撼動。

他的力氣非常的大,我幾乎快要被他壓死,幸好我身上有黑氣連忙抓住他的身體把他往後拖。

我抓住他頭上的布片把他連人家帶布的甩在一邊,我接着一把鐮刀收回來朝着他就要砍下去,但是又被他躲過,幸好我手套上的絲線纏繞住他的腿,我正要用力扯斷他的腿時他們直接一隻手要過來拉,但是我一把把他的手指也給割斷,他的腿也被我的絲線給截肢。

鮮血流了一地,我連忙趁着這個時候手抓鐮刀橫斬過去。

嬌妻在上:璽少,高調寵! “哈哈哈,你,是我的。”當收割者說話的時候我的鐮刀已經斬上去了。

他的身體在我的面前被懶腰斬開,鮮血噴灑在我的鐮刀上面,但是下一秒我突然感覺一股很強大的衝擊力。

這股衝擊力非常的強烈,我甚至聽不到外面的聲音,我已經進入耳鳴的狀態,身邊的一切開始變慢,我的鐮刀突然收回我的動作習慣性的回到手中,而面前的收割者身體也重組起來。

我毫無防備的被他一拳打倒在地,眼前只覺得猛的一個顫慄隨後就發現自己居然把按在地下,我的身體被他按在大坑裏面,這個大坑大約兩米深,就是因爲他的氣力所造成的吧。

我的背部非常疼痛,感覺已經粉碎一般,要起身也不行,

他再次抓住我的脖子把我從坑裏拉起來兩隻手一起用力,我知道,他想讓我窒息,讓我死亡,但我可是吸血鬼,哪裏有那麼容易就死去呢,何況,我本身就是一尊殺神!

當他在捏着我的脖子時我的臉部變爲骷髏,手中的鐮刀再次組成。

他好像很是驚訝的看着我,我身上藍色的火焰燒上來直接蔓延在他的身上,他像瘋了一樣大聲吼叫。

也就是我不注意的這個空檔冷笑話旁邊站着許許多多的人,他們都穿着黑色的風衣,但奇怪的是他們是一張臉,一張俊美的臉,而且,這臉我是見到過的。

沒錯,林殊,面前那幾個人就是林殊,我猜的沒有錯,他見到我還是在笑。

“喲,莫寒,我今天可是很有閒工夫,這凌晨做的事情不太好啊,既然大家都是有同樣驚魂院的目的那何不共贏呢,你怎麼也出賣了靈魂?不過你這個靈魂我也沒有見到過啊!”

“我是血族,哪裏來的靈魂?”我伸手爆發出黑氣紮在收割者的身上,聽到他的嘶吼結束後我扔下他的屍體,只感覺身上又少了一個印記,還有八個,只要再殺八個就可以脫離驚魂院的控制。

“林殊,拿命來!”我伸手把鐮刀砍在地上手套上一根根的絲線在上面纏繞着,我的身體飛了過去,那根絲線就在無形的空中。

“冷笑話,低頭!”我大喊一聲,隨即冷笑話精明的把頭低了下去,還未曾說擡起來的瞬間我就聽見一個聲音響起,這像戰馬的聲音,我本來想用線把他身體割斷,但是突然從黑暗裏面衝出一隻身上帶着紅色火焰的戰馬把我彈開倒在一邊。

“呵呵,你是在於我一戰麼?”這個非常機械的聲音來源於騎媽的那個着火的紅色骷髏,他似乎和我有很多一樣的地方。

我還能認出他來,任無情,他就是任無情。

不過他是紅色的火焰而我是藍色的火焰。

“任無情,你……你能認出我來麼?”

繼承者的千萬新娘 我問他,但是他卻不回答我,就像已經着魔一樣。

“他怎麼會認識你?他是我的騎士,我最佳的藝術品,哈哈哈哈!”當林殊說出此話的時候任無情騎着馬就要衝上來踐踏我。

我猛的跳起身來,我的戰馬從地上變換出來,身上還有藍色的火焰在燃燒。

“來呀!”我手中的鐮刀拔起在空中轉動兩下正要砍上去。

任無情尖利的一個笑聲過後手中出現了一根鐵鏈來纏繞住我的鐮刀。

一時間,我們兩個人只能僵持着。 “呵呵,就這點力氣?”任無情手中的鐵鏈把我的鐮刀給拉飛,我也差點從馬上掉下來。

沒有鐮刀我也能打,衝上去首先就是甩出自己胳膊上的絲線進行纏繞,不過我發現我的絲線上去以後立馬就被燒斷了,在他面前好像沒有攻擊力。

他接着又要用鏈條來擺平我,但是被我非常聰明的躲閃過去,看來一般的東西是治不了他,我可以感覺到,他和我一樣強,林殊到底做了什麼,任無情居然失去理智。

“哈哈哈,迎接罪惡之眼吧。”任無情冷笑一聲從戰馬上跳下來,他那燃燒着火焰的戰馬立馬就變成了一把火進入地裏,我也跳下馬對着他警惕的防範着。

我看着他,只覺得他的眼睛像漩渦一般把我捆住,但是我並沒有陷在裏面,我內心深處告訴我,這不安全,我可以感覺到危機。

“現在怕了麼?”林殊在一邊狂妄的笑着。

“怕你老母啊!”我快速的要衝過去但卻被炙熱的鐵鏈捆住自己的身體不得前進。

“任無情,你給我醒醒!”我大吼着看着林殊聚在一起要對冷笑話下手。

“去死吧。”任無情甩着鏈條把我從地上拋向空中,這個時候正好把我扔進一輛車裏,上面砸出一個大坑,也不知道是誰家的寶馬。

“呀!”我坐在裏面搖搖頭猛的睜開眼睛全身的藍色火焰在燃燒把整車給點燃,我身體裏面可以感覺到幾百個靈魂在咆哮,他們也對面前這個火骷髏感覺到不滿,發出憤怒的咆哮。

“來呀!”我開動這已經被我完全給改造的車子朝着他撞上去,他並沒有閃躲,我當即衝破玻璃把黑氣蔓延上絲線纏繞着他,他可不會想到,這次我絕不會讓絲線斷掉,而是把鐮刀拿起朝着他的脖子砍了下去。

“噹……”一個響亮的聲音在這尷尬的氛圍響起時我看到鐮刀根本不能把他的頭給砍下來,但是卻起到了作用,他身上的火居然開始熄滅。

林殊臉色不太好看,我趁着這個幾乎把鐮刀旋轉着朝着他扔過去。

“哈哈哈哈,你覺得,哪個是我?”林殊一起躲起來,我就算砍死一個他還有很多個,我不能這樣犯險,因爲還有一個任無情還未解決。

林殊一定不在這裏,而站在這裏的林殊只不過是一個惡魔罷了。

冷少情深:獨寵復仇甜心 不一會任無情身上的烈焰燒了起來,他拿着鏈條朝着我冷笑道:“你的敵人是我。”

“我去你的!”冷笑話猛的衝上去抱住他的身體把他撲倒,我知道,他這是在爲我爭取時間,我連忙用絲線快速纏繞住這幾個林殊,那一瞬間,全部斬斷,鮮血在我的絲線上面一滴滴的落了下來,我捏住鐮刀接着又是一個衝擊斬殺,他根本來不及逃跑,因爲我的速度已經達到了一個極致。

這一聲聲的慘叫過後我只看到這些身體變成黑煙飄在空中組成一個鬼臉然後嘶吼消失。

“不過這樣,任無情,束手就擒!”我的鐮刀順勢斬過去,我的眼睛不帶眨的。

二貨撞上天然呆 只一個瞬間,冷笑話飛快的閃過,任無情突然伸出鎖鏈來抵擋住我的鐮刀,離他只有幾釐米的距離就能撕裂。

我身上的力量不斷加大,黑氣都已經從我的胳膊上蔓延上來。

但是憑藉這些力量還是不能讓他屈服,我的力量達到了極致,又是靈魂的力量加持在我的身上,我看的出來,任無情已經快要不行,我必須把他給控制住,冷笑話連忙起身朝着他的臉就是一拳,不過冷笑話的拳頭也吃了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