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哈哈,倒是老夫太急了,小友請說。”被方辰這麼一打擾,趙元也不覺得尷尬,反倒是一臉笑容的說道。

“我要趙家元胎境層次的武者。”方辰說道,說話間,他向着趙元伸出三根手指。

“要三個?”趙元目光微微一凝,雖說已經滿口答應了方辰了要求,但是原本在趙元看來,方辰這所謂的要求,不就是索取一些資源物品罷了,而事實,顯然與他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樣。

更爲重要的是,元胎境的武者可不是路邊的大白菜,即便是在趙家之中,元胎境層次的武者,也已經是中流砥柱了。畢竟大趙國之中,洞天境的強者,也就那麼十數個,而且每個勢力中,都不會有太多,如同他們趙家,也就那麼寥寥兩三人。因此,身爲距離洞天境最近一個層次的元胎境,顯然尤爲重要了。

而如今,方辰一開口,便是要他趙家三個元胎境的強者。這已經不是他趙元可以隨意決定的事情了。畢竟就算是他自己,也僅僅只有元胎境。況且,方辰要他趙家三個元胎境的強者幹什麼?而且他又需要多久?總不能讓那三人脫離趙家,然後就跟着你方辰混吧。

不過這些疑問,趙元還沒有問出口,卻聽得方辰再次悠悠的開口說道:“我只需要半年的時間,半年之後,這三人,便可以離去,而且這三人,我不會白白使用,最爲報酬,在半年之期到達之時,我可以贈予趙家一套洞天境層次的功法。”

“洞天境的功法!”原本還滿心躊躇的趙元,聞言眼中精芒頓時暴閃開來。

強大的功法戰技,一向都是各大勢力的珍藏,尤爲珍貴,一個勢力的強大與否,能不能崛起,可以說,很大程度上就看他們有沒有強大的功法。而洞天境層次的功法,即便是在趙家之中,也極爲稀少,只有寥寥幾套而已,異常珍貴,尋常趙家之人,根本就難以修煉。

可以說,一套強大的洞天境層次的功法,足以讓衆多元胎境的武者爲之賣命。這種好處,甚至已經超越了動用他趙家三個元胎境武者半年期間。不管怎麼看,這比買賣,他趙家都是穩賺不賠。只是……

似乎看到了趙元眼中的疑惑,方辰也沒有絲毫猶豫,開門見山的說道:“我方家如今的最強者,不過僅僅是化丹境層次而已,整個封延城,也沒有強大的力量守護,你也知道,我不可能一直待在方家,因此,必須要有強者在我不在的時候,守護方家,以保證方府的安全。”


“而且在這半年之中,我方家很有可能要面臨一次極大的風波,這三個元胎境的武者,也是希望可以在這次風波之中,成爲方府的定海神針。”


是的,方辰是在爲數月之後方家即將面臨的前世的那一次滅門危機在做準備。

雖說以前世的經歷來看,方家那次的滅門危機,對方前來的最強者,也不過是元胎境的武者。而且元胎境層次的武者,僅僅只有一人,這等實力,以如今方府自身的力量,都可以有驚無險的度過去了。但這僅僅是前世,方辰不可能指望着今世的一切,都與前世一模一樣。

不管怎麼樣,有備無患,總是好的。至於一套洞天境層次的功法,這對於旁人來說無比珍貴的東西,在得到了**天一部分記憶,又有一個半步涅槃境強者的傳承的方辰來說,實在是爛大街的東西了,只要他願意,分分鐘就可以拿出數十套出來。

當然,這一切趙元不可能知道,而他方辰,顯然也不可能去跟趙元訴說。

“只要半年的時間?”趙元問道。雖然聽了方辰的話,他心中依舊有些疑惑,但洞天境的功法,不管是對於他還是他身後的趙家來說,誘惑都實在太大。與其相比,這心中的些許疑惑,又算得了什麼。況且,在他看來,區區一個封延城的方家,又能遭遇多大的危機,這三個元胎境武者的安危,根本沒有太大的問題,就時間來說,也僅僅半年而已……

“幹了!”臉上閃過一絲果決之色,趙元猛的向着方辰點頭道:“此事,我可以代趙家答應了。三個元胎境的武者,一星期之內必然到達。”

以他的權限,代趙家答應此事,雖說有些勉強,但趙元很清楚,這比交易,趙家不可能拒絕的了。況且如果此事一成,這事情畢竟是他辦的,到時候,那套洞天境層次的功法,他也絕對有着可以一觀的資格。如若不然,即便是在他趙家內部,想要獲得一套洞天境層次的功法,那代價也實在太大。

看着點頭的趙元,方辰那原本依舊有些淡漠的臉龐上,這才緩緩的浮現出了一絲笑容。

三個元胎境武者的來臨,這對於數月之後方家即將面臨的滅門之禍,將有着極大的幫助,甚至如果還是如同前世那般,這一次,他們完全可以全殲對方。

“如今,該開始着手應付三日之後就會來臨的金澄宗弟子了。”方辰心中暗暗自語,臉上有着一絲莫名的寒意一閃而逝。 趙元離去了,帶着與方辰的交易。

至於趙黎一行四人,除去已經死去的趙烈三人,即便是修爲被廢,尚且留有一口氣的趙黎,也被無情的拋棄在了封延城中。用趙元的話來講那就是,這種孽障,趙家不清理門戶就已經極好了,斷然不可能再帶回去,免得污染趙家的其餘族人。

修爲盡廢,又被家族拋棄,再加上得罪了方家,趙黎的日後的悲慘結局,似乎已經可以看得見了。如此這般,這趙黎一行四人,算是真正被永遠的留在了封延城中。

“金澄宗!”方府庭院內,蟬兒之事已經算是告一段落了。然而此時,聽着方辰的講述,方正天和方青山兩人剛剛纔舒展的眉頭,再次緊皺了起來。

即將又有新的危機降臨方家了。

方正天兩人雖說沒有聽過金澄宗,但從方辰簡單的敘述中可以較爲清晰的瞭解到,那是一個與紫陽宗同等層次的強大宗門。這種強大,絕對不是皇室趙家這等層次的勢力所可以媲美的,更不要說是小小的一個方家了。而這個強大的宗門勢力,卻是在三日後即將派人降臨封延城。

來者不善!

方辰的訴說雖然平靜,但是方正天和方青山兩人並非是蠢笨之人,可以很明顯的覺察到,那一份平靜之下所蘊藏着的波濤洶涌。這種強大的宗門勢力,既然派人前往了,那前來之人,必然有着絕對可以覆滅方府的實力。在這種勢力面前,如今的方府,還是顯得太過於脆弱和不堪一擊了。

“辰兒,此事你就不要管了,還有三日的時間,趁着這些時間,你速速返回紫陽宗。”方正天正色道。

一旁,方青山也是點頭,說道:“方府之中,誰都可以出事,唯獨你辰兒不可以出事情。此事,你聽我和你爺爺的吧。”

以兩人的心智,如何猜不出這來自於金澄宗的對於方府來說的莫名其妙的危機,絕對是因爲方辰的緣故。但是此時,在堪稱滅頂危機即將到來的情況之下,兩人第一個反應,並不是責怪方辰,甚至連辦法責怪的想法都沒有,反倒是想要讓方辰先行離去。

父愛如山!

看着這一幕,看着爺爺和父親眼中的擔憂,方辰忽然鼻子一酸,有一種要落淚的衝動了。在他腦海中,前世在方家滅門危機之中,父親臨死之際依舊強忍着最後一口氣趕來給自己報信的場景,忽然浮現出來。

“絕對不允許悲劇再次發生!”方辰暗暗握住拳頭,心中咆哮。

蟬兒的死,給他的打擊已經頗爲劇烈了,如果父親和爺爺再如同前世那般死去,方辰真得不敢保證自己會怎麼樣,不過可以想象,那時候的他即將沒有死,也必然會徹底崩潰。

不過,在金澄宗一衆洞天境強者無法前來,即便是元胎境中的強大者,都被紫陽宗派人暗中攔截,不得進入封延城半步,僅僅只有一衆化丹境與尋常元胎境弟子的情況,還遠遠不可能讓方辰生出無力感。甚至相反,此時在他腦海中,已經有一個頗爲瘋狂的想法漸漸縈繞了。

“如果,將這羣全部留在封延城,應該會很有意思吧……”這般想着,方辰原本暗中緊握着的拳頭,緩緩鬆開了。與此同時,一抹略顯奇異的笑容,若有似無的在他嘴角處輕輕揚起。

金澄老祖在七彩聖界之中以其身份,都對自己出手,已經是堪稱不要臉至極了,而且如果這樣也就算了,偏偏最後他那具神識投影之身,還被方辰給斬殺了,這就相當於真正徹底撕破臉,兩者之間,再也不可能有絲毫迴轉的餘地了。況且,這次金澄宗派人前往他方府的做法,也堪稱是極爲不要臉,在這種情況,他方辰若有機會,絕對不會跟金澄宗之人客氣。

“爺爺,父親,你們不必擔心,此事辰兒已經有解決之策了。”方辰笑着說道,那俊秀的臉龐上,洋溢着一抹自信的笑容:“此事,我會讓他們後悔的。”

“辰兒,你……”看着淡然自信的方辰,方正天有些疑惑,從之前方辰的訴說中,他完全可以感覺到那金澄宗的強大,如此強大的一個宗門,辰兒竟然絲毫不懼。他有什麼依仗?

紫陽宗!

驀然,這三個字眼從方正天腦海中一閃而過,隨即,他看着方辰那一臉自信的模樣,心中的擔憂,頓時間也好轉了不少。

“若是情況一旦不對勁,辰兒,你萬萬不可堅持,一定要趁機離開。即便方家沒了,但是隻要你在,我們方家日後必然也會有崛起的一天。”方正天最後叮囑道。

“爺爺,我知道。”方辰點頭,應聲道。

雖說他很清楚,若是有朝一日,真的面臨這種連他都無力阻止的危機之時,以自己的心性,絕對不可能拋棄爺爺父親和整個方家就此離去,但是方辰也很清楚,這完全是爺爺和父親出於對自己的關心,而且兩人將全部的寄託,都放在自己身上的緣故。此事,方辰自然不可能與他們爭執。況且,如今這次金澄宗之事,還遠遠不可能讓方家陷入那等絕望的危機之中。

三日,也夠他佈置出不少“好東西”出來了。

很快,方辰向爺爺和父親告退,再次匆匆的離開了方府。

封延城門口,出現了他的身影。

擡頭,再次看了一眼城門上,那極爲熟悉的“封延城”三個大字,方辰眼睛微微一眯,如同縫隙般的眼眸中,有一抹寒芒閃過。

“以我如今化丹境的修爲,再加上從七彩聖界之中所獲得的各種材料,以及那半步涅槃境強者的傳承,應該可以佈置出一道八級靈陣了吧。”他輕聲自語。

佈陣!

是的,這便是方辰爲什麼要提前趕來的原因,而且八級靈陣,也正是他用以對付一行金澄宗之人的依仗。

靈陣一道,與丹道相同,從最初的一級靈陣,到隨後的九級靈陣,以及最後的地級、天級,每一個層次之間,威能都相差極大。天級的靈陣,據說已經有着和涅槃境強者比肩的威能了。

當然,僅僅一個靈陣,不可能真正比得上一個真正的涅槃境強者,這裏的比肩,也僅僅是說其威能,相當於一個涅槃境強者的出手。不過雖說如此,靈陣的強大,也可以看出一二了。

當然,如今的方辰,遠遠不可能佈置出什麼天級靈陣,即便是地級和九級靈陣,都不可能佈置出來。畢竟靈陣一道,遠比與尋常的武道修煉,還要困難的許多,甚至於艱澀程度,還在丹道之上。

前世,在方府遭受滅門危機之後,方辰遠遁他鄉,因爲生計的緣故,在一段時間內,一身所學極爲斑駁,煉丹、煉器……很多職業他都接觸過,這其中,自然也有靈陣。

不過對於靈陣,方辰並不像煉丹中那般具有極大的天賦。苦練了很長時間,也不過堪堪才達到三級靈陣師的程度。雖說這天賦,較之許多人來說,已經是非比尋常了,但對於那時候急於復仇的方辰來說,進展還是太慢太慢了,尤其是他在煉丹上,還具有極大的天賦的情況下,這陣法一道,很快就被他漸漸遺落了。


只不過後來在隨着自己開始修煉生死造化訣,在一次次的追殺中,修爲越來越高之後,方辰對於靈陣一道的感悟,也慢慢的越來越多,甚至很多時候,面臨兇險的追殺之時,都靠着一兩個看似不起眼的陣法,最終才能坑殺仇敵,逃出昇天。

當然,這僅僅是方辰的前世。不過,若說僅僅是以他前世隕落之前在陣道上的成就,如今以化丹境的修爲想要佈置出八級靈陣,還是太過勉強,甚至可以說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頗爲湊巧的是,七彩聖界之中,方辰得到的那處半步涅槃境強者的傳承之中,也有不少對於靈陣一道的感悟。


因爲,其本人,在隕落之前,除去半步涅槃境強者這個顯赫的身份之外,還是一個頗爲強大的靈陣師,甚至他在陣法一道上的成就,比之武道,也差不了多少。武道、靈陣結合,以他半步涅槃境的修爲,可以真正抗衡涅槃境的蓋世強者!

這也是以其還沒有真正破入涅槃境,卻開始遭受那羣神祕人的瘋狂追殺的一個重要原因。其實在太過驚豔!

不過如今,隨着那半步涅槃境強者的隕落,這一份寶貴的陣道感悟,自然全部落入了得到了其傳承的方辰手中。

前世自身在陣道上的成就,再結合如今這半步涅槃境強者的陣道感悟,兩兩結合起來,頓時有一種讓方辰眼前一亮的感覺。其陣道修爲,在短時間內,也像是再次打開了一扇門一般,突飛猛進!也正是這樣,如今的方辰纔敢嘗試以整個封延城爲基礎,佈置出一個覆蓋整座城的龐大陣法。

雖說是八級靈陣,但是以方辰想要將整個封延城給覆蓋進去的龐大面積,這種困難程度,已經頗爲接近九級靈陣了。雖說困難程度提升了不少,但是一旦佈置出來,那等威能,也絕非是尋常的八級靈陣所可以比擬的。

尋常的八級靈陣,可以勉強威脅尋常的元胎境武者,但最多隻能暫時困住,亦或者是傷,而很少出現亡的局面,況且其中的人數一多,再加上若是有稍強一些元胎境武者,整個靈陣很有可能崩潰開來。而眼下,以方辰的這個構思,一旦佈置出來,對於元胎境的武者而言,就絕非是僅僅困住了,而是真正的行滅殺之事! 夜色清冷,帶着絲絲的涼意。

這時候的封延城門口,早已沒了什麼人影。然而就在此時,一道修長的身影,徐徐邁步而來。

這身影,自然就是方辰了。

要佈置一個八級靈陣,而且還是要覆蓋整個封延城的八級靈陣。這絕對不是一件三兩下就能完成的事情,相反,可以稱得上是一樁浩大的工程。而這浩大的工程,方辰顯然不可能在白日裏,在衆目睽睽之下開工,不然估計還不等他將這靈陣佈置完成,消息就已經傳到即將趕來的金澄宗弟子耳中了。因此,留給方辰的,也唯有夜深人靜,封延城門口幾乎無人的情況下,才能悄然開動。

“八級靈陣,而且還要可以覆蓋整個封延城,貌似也只有四象凶煞陣符合要求了。”方辰喃喃自語。

四象凶煞陣,這是他得自於那半步涅槃境的強者傳承之中的一個八級靈陣。可能是因爲那半步涅槃境強者,自身便是主殺,好殺戮之人,一身殺氣無比磅礴之下,即便是其所掌握着的靈陣,大多也是主殺的。這四象凶煞陣,自然也不例外。

靈陣因爲功能不同,若是細分的話,可以分爲困陣,防禦陣,迷幻陣,以及殺陣等等。而眼下,面臨金澄宗一衆人即將到來的情況,困陣,防禦陣,這些相對來說溫和一些的靈陣,顯然已經不能滿足方辰了。況且以方辰的性格,也是頗爲喜歡殺陣。因此,不管從哪方面來看,四象凶煞陣無疑都極爲符合這次的情況。

既然決定了靈陣,接下來,自然就要開始佈置了。當然,在佈置之前,靈陣所需要的材料,也是一點都不能馬虎的。

“佈置一個八級靈陣,而且還是覆蓋範圍如此之大的八級靈陣所需要的材料,即便是尋常的洞天境強者,都不一定能夠拿的出來吧。”方辰喃喃自語,臉上頗有些肉疼之色。

靈陣的佈置,是極爲花費材料的,像四象凶煞陣這種覆蓋範圍大的靈陣,耗費的材料無疑更爲龐大。如此龐大的數量,若非方辰在七彩聖界之中斬殺了陳柏雲和楚驚霄這兩個金澄赤明宗的長老,從他們身上獲得了不少家當的話,根本就無力佈置。只不過即便如此,佈置出這麼一個四象凶煞陣,方辰一身的家當,也要大幅度的縮水了。

“只要能讓這羣金澄宗的雜碎有來無回,即便代價再大,也無妨。”方辰咬牙,恨恨的說道。

身邊的至親之人,連同整個方家,這些都是方辰的逆鱗。而金澄宗無恥的派人降臨方家,這無疑是極大的觸碰了方辰的底線。

龍有逆鱗,觸之必怒。而他方辰的逆鱗一旦被觸碰,那就只有一個下場——不死不休!

一縷縷漆黑色的如同煙塵般的氣息,忽然漸漸從方辰體內飄散開來,向着四周瀰漫,直至瀰漫了差不多數十丈的距離,才漸漸停下來。

“開始吧。”收起雜念,看着已經徹底陷入漆黑,再也不可能透露出一點氣息和光線的四周,方辰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壓下心中的雜念,輕聲自語道。

佈置靈陣的時候,動靜不會太小,此時雖說夜深人靜,四周無人。但這動靜傳出之後,必然會瞬間吸引來一道道目光前來查看,這是方辰想都不用想就可以判定的事情。不過眼下,他將幽冥之力形成類似於一個結界的狀態,就可以避免其中的動靜傳出去了。

鳳翎石,血龍滴,石髓,龜烈甲……一件件四象凶煞陣所需要的材料,逐漸從方辰身前懸浮出來,很快,便在方辰身前堆積成了一個五光十色的小寶山。若非幽冥之力形成的結界,此時僅僅是這寶光,都足以讓整個封延城瞬間熱鬧起來了。

這些材料,自然不可能都是方辰自己所得到的,畢竟有些東西較爲稀奇古怪,雖說並不算如何珍貴,但是想要找尋,卻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是讓方辰自己去尋找,即便是他有着這個財力,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全部找到。不過有了紫陽宗的積分兌換靈物之後,這個煩惱顯然就不存在了。

以紫陽宗的底蘊,其中的各種靈物有多少?方辰根本就數不過來,不過區區佈置四象凶煞陣的材料卻是足夠了。並且以他真傳弟子的身份,雖說如今那原本就極爲慘淡的積分暫時不夠用了,但可以暫時欠着,日後回宗之後再用其餘靈物或者其他東西償還。當然,這顯然是真傳弟子纔可能擁有的福利。

“怪不得人人都想成爲真傳弟子。”搖了搖頭,方辰感慨了一句之後,便終於沉下心,開始認真的佈置起四象凶煞陣了。

四象凶煞陣,其實算是由四個普通的八級陣法組合而成的一個頂級的八級殺陣。以東南西北爲方向,東邊青龍陣,西邊白虎陣,南邊朱雀陣,北邊玄武陣。四陣合一,方纔是真正的四象凶煞陣。此時的方辰,在開始佈置青龍陣。

按照傳承之中所記載的方法,方辰小心翼翼的進行着。時間緩緩流逝,也不知道過了過久,那幽冥之力所覆蓋着的結界內,忽然有一聲高亢的龍吟聲猛的想起。

與此同時,在方辰腳下,那原本密密麻麻如同蜘蛛網一般刻畫着的陣紋,以及其上面擺放着的材料,瞬間全部隱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皆是由青芒瀰漫着的特殊區域。原本被幽冥之力所覆蓋的不過數十丈的空間,在這一刻憑空擴大了十倍左右。而在這百丈的青芒空間之中,多出了一個龐然大物般的身影。

那是一條近百米的青龍!

雖說這青龍如今還極爲虛幻,但已經有一股極爲不弱的氣勢,從中散發開來了。這氣勢之強,絲毫不弱於元胎境的武者。

青龍陣,成!

看着眼前這一幕,方辰終於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雖說繼承了那半步涅槃境強者的傳承,而且自身對於陣道的感悟也不弱,但不管怎麼說,沒有佈置過,方辰還是不敢保證自己絕對可以將其佈置出來。畢竟頂尖的八級靈陣,這是他前世都需要仰望的一個高度,但是現在,最爲重要的第一步他已經跨出來了。青龍陣,成了!

面帶喜色中,方辰心念一動,將青龍陣瞬間隱去。而青龍陣隱去的同時,原本刻滿了陣紋的這數十丈區域內,竟然再次恢復了一開始空無一物的模樣,甚至若是細細感受,即便是空氣中瀰漫着的氣息,也沒有絲毫不對勁的地方,仿若整個青龍陣,憑空消失了。

方辰辛辛苦苦佈置出來的青龍陣,自然不可能就這麼憑空消失了。只是凡是高級的靈陣,在成陣之後,都會有一個類似於“隱身”的用途,除非佈陣者激發了這靈陣,不然的話,根本就看不出來絲毫,即便是有人進入了其中,也不會觸發什麼。

青龍陣成,方辰散去了周身的幽冥之力。他擡頭,看了一眼依舊漆黑的天色,身形一動,向着封延城的西面掠去。金澄宗之人,在三日後就會到來,留給方辰的時間,顯然並不是很充沛了,他必須要在這兩個夜晚之中,將四象凶煞陣給佈置出來。 方辰忙碌的身影,在這幾個夜晚之中,不斷出現在封延城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城角邊緣地帶。時間,就在這期間飛速流逝。


這一日,距離方辰來到封延城,已經是第三日了。

清晨,方府內。

吱呀——

方辰推開門,走了出來。他擡起頭,目光遙遙的向着封延城東南西北處四個方向緩緩的掃視了一圈,一抹笑容,若有似無的在他嘴角處還是緩緩浮現。

經過兩夜的奔波勞碌,四象凶煞陣終於在昨日晚上佈置完成了。以封延城東南西北四個城角爲陣基,佈置了青龍陣,白虎陣,朱雀陣,玄武陣,到時候只要將其激發,這四陣剎那間就會聯合起來,直接覆蓋整個封延城,到時候只要那些金澄宗的弟子還在封延城之中,就等於是深陷四象凶煞陣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