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哈哈,原來是這樣……”聽完天賜的話,伊奧斯笑着說道,“似乎也只有這樣,你纔可以殺得死它……”

“唉,僥倖,僥倖而已……”


“嗯,你的運氣確實不錯,在它肚子裏還能保存這麼完整的軀體,運氣真的不錯!”再次將天賜上下打量了一遍,伊奧斯似乎深有感觸的說道:“像它那種鋼鐵般的皮膚以及超強的再生能力,從外面硬碰硬,它根本就是一個噩夢般的存在。”

“呵呵……”乾笑了兩聲,天賜忽然小心翼翼的問道:“聽您的口氣,您似乎對亡靈很瞭解?”

“瞭解?哈,算是吧。”點點頭,伊奧斯盯住了天賜,神情平靜的說道:“我對你也有些疑惑,不介意我先問你一些問題麼?”

“啊,您請問。”

“你給我的感覺,似乎與別的亡靈有所不同,能告訴我原因麼?”

發現這個高深莫測的中年人居然對自己很好奇,天賜立刻把自己從甦醒開始所經歷的一切從頭到尾訴說了一遍,當然,也適當的保留了一些,畢竟,不管是做人還是做亡靈,都不能做的那麼傻嘛。

在認真的聽完天賜的講述後,沉嚀了片刻,伊奧斯忽然若有所思的皺起了眉頭,“那麼說來,你成爲亡靈之前就有了自己的意識?也就是說,沒有任何亡靈法師喚醒你,而你自己就甦醒了?”

看到天賜點了點頭,緊緊的盯着他眼睛的伊奧斯似乎想到了什麼猛的站立起來,“難道,難道是他……”

一把抓住天賜的肩膀,再一次的將他從上至下好好的觀察了一番,良久,才鬆開天賜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

感覺到自己好像從鬼門關溜達了一圈的天賜,盯着伊奧斯,卻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唉,也罷,我最後再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什麼是正,什麼是邪?”沉默了半天,緊盯天賜的雙目,伊奧斯一字一頓的問道。

迎着伊奧斯凌厲的目光,天賜覺得自己似乎又重新站在了鬼門關的面前。

“正和邪,呃……我覺得它們沒有什麼絕對之分,勝者爲王,敗者爲寇,每一個勝利者都會把自己扮演成正義的化身,但事實,並不一定就是這樣。”雖然覺得這個問題有夠幼稚,但自己的命都在人家手上提着,天賜還是乖乖的答道。

“那如果你面對正和邪的時候,會怎麼去做?”

沒信用,不是說最後一個問題麼,怎麼剛說完的話就不記得了?儘管在肚子裏不停的抱怨着,不過天賜的臉上卻不敢流露出任何的神情。

“問心無愧,不要爲了自己的利益去侵犯他人的權利就行了。”

思量了片刻,在交出自己的答卷後,天賜看着盯住自己一句話也不說的伊奧斯,心裏七上八下的。

該不會自己說的不合他的胃口吧?

這丫的,愣在這裏還不說話?

靠,就是死刑也得給人家宣判啊,懸在這裏,好玩啊!?

就在天賜心裏咒罵了幾十遍之後,終於,伊奧斯緩緩的開口了,“你的答案,呵……看來,你還真的是一個特殊的小亡靈。”

看到天賜有些如釋重負的表情,伊奧斯笑了,“不用緊張的,一開始我就說了,我不會傷害你的。好了,知道你對我很好奇,不過現在也該吃午飯了,我去準備準備,到時候邊吃邊聊。”

站起來走了兩步,想起什麼的伊奧斯又回頭看了看天賜,“雖然你們亡靈可以不需要進食,不過人類的食物還是很美味的,要不要來點?”

“嗯,謝謝,記得鹽多放些,我口味比較重。”

“呵……呵,你、你還真是一個特別的亡靈呢!”

所謂午餐,也不過就是點素菜和烤魚,但即使這樣,天賜還是吃得津津有味。

在吃飯的過程中,伊奧斯也簡單的介紹了下自己。伊奧斯,全名佩拉伊奧斯,曾經作爲一名聖騎士,參加了神聖之戰,而在神聖之戰結束後,就和自己的黑龍朋友埃裏費勒隱居在了這個海島上,而至於爲何隱居,伊奧斯卻並不願意多講。

吃飽喝足,當天賜提出離開時,伊奧斯說了一句讓他立刻改變主意的話,“現在的你,根本就無法徹底隱藏自己的氣息,遇到高級的神聖職業只會落得被淨化得乾乾淨淨的下場。看在你我頗爲投緣的份上,也看在你是一個擁有自主意識的亡靈份上,我建議你在這裏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修爲。等到了我也感覺不到你身上的淡淡邪氣時,你再去人類好好闖蕩一番也不遲。”

“您是說,您、您願意教我?”聽到這個,天賜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我可以指點指點你,也算是……算是我的一種贖罪吧。”

“贖罪?”

“呵呵,年輕時犯下了一些不可彌補的錯誤……唉,不提了,你下午好好熟悉熟悉周圍的環境,我也準備準備,明天開始先指點一下你的劍術。”

“呃,那個那個,老師,能不能先讓我去埃吉納與我的朋友打個招呼?”

“埃吉納?我看還是免了,既然你喊我一聲老師,那我就要對你的安全負一些責任,等我認爲你可以出去的時候,你再去找你那些朋友吧,我相信,你應該不希望你的朋友發現你真實的身份吧。”

看到天賜低頭一言不語,伊奧斯接着語重心長的說道,“隱瞞,你能隱瞞你朋友一輩子麼?雖然亡靈與人類……呃,之間的關係不是很友好,但我還是希望可以看到你以自己的真實身份而交到一些真心的人類朋友。”

說完之後,深深的看了一眼天賜,伊奧斯直接走進了臥室,開始翻閱一些許久沒有碰過的書籍,留下天賜一個人在那裏若有所思。

亡靈,是啊,自己是一個亡靈,在人類眼中無惡不作的邪惡生物,又怎麼能奢望和菲埃特兄妹倆永遠待在一起?

自己來到人類,是爲了替主人報仇,而不是結交什麼人類朋友的。

人類,永遠只會站在自己的對立面…… 冬去春來,天賜在海島上一晃就是半年。這半年中,不論是白天黑夜,不論是颳風下雨,他的練習,從沒有一刻的間斷。每天上午,伊奧斯給天賜灌輸新的理論,到了下午,經過觀察再針對他的練習指出學習的不足之處,而至於晚上,天賜則會重新對自己的不足之處加強訓練。

半年,一百八十多個日出日落,在伊奧斯這個高手的教導下,天賜的實力產生了質的飛躍。以往的他,只是依靠自己的本能來揮舞長劍,雖然菲埃特也有教過天賜,但是礙於他自身的實力,僅僅是讓天賜了解了用劍的一些正確方法。而伊奧斯,則讓天賜真正認識到了“氣”的存在,一種與體力相輔相成的特殊能量。要知道那種殺傷力驚人的劍技,使用出來時都要消耗一定的氣,並且依據氣消耗的多少及對氣掌握的熟練程度,同樣的劍技由不同的人施展出來的效果也會完全不同。

在伊奧斯的言傳身教下,天賜終於領悟了自己的劍技“裂空斬”和“半月斬”,看到自己的弟子領悟了這些之後,伊奧斯卻不再教他新的劍技了,只是讓他日後自己去領悟並創造出新的劍技…… 另一方面,隨着天賜對氣的掌握越來越熟練,他身上的亡靈氣息也逐漸隱藏的更深了。


而伊奧斯在得知天賜體內擁有海怪魔核的強大能量後,不知從哪變出了一本魔法書,讓天賜沒事學學水系魔法。粗略的翻了一遍厚厚的魔法書,看着滿頁的咒語,天賜覺得自己的頭皮都開始發麻了。自己本身就不喜歡背東西,再加上咒語又都是那麼的拗口,要完全背下來那自己還不瘋了?將魔法書隨手往身上一塞,他繼續拿起身邊的劍來練習。魔法,哪有劍氣來得過癮?!

不過,雖然他沒有學習任何的魔法,天賜還是通過魔法書瞭解到了不少的魔法知識。在這個世界上,存在着七種魔法元素,分別是白色的光元素,青色的風元素,紅色的火元素,黃色的土元素,藍色的水元素,紫色的雷元素和黑色的暗元素。而魔法元素其實就是一種存在於空間的能量,所謂的使用魔法就是使自己的精神力和外界的魔法元素能量達成共振,從而在一定的空間範圍內產生相應的魔法效果。

儘管空間中存在着這七種不同的元素,但是,大部份人都只能擁有其中的一種屬性,只有極少的人能具備二種或二種以上的屬性,當然,也有人不擁有任何屬性,而通常這些沒擁有魔法屬性的人,都會轉往其他方面發展,例如劍士、弓箭手等等。

學習本身屬性相同的魔法時會事半功倍,而學習其它屬性的魔法,則要吃力很多,雖然有些人掌握了很多種類的魔法,但是,往往這些人的魔法質量並不高,實際運用起來可能還不如那些只掌握自己本身屬性魔法的人厲害。

另外,魔法修練主要是練習精神力、控制力以及對空氣中的魔法元素感知力,精神力的修練可以藉由冥想來進行,精神力越高,所放出的魔法威力也越大,控制力則決定魔法的速度和準確率,而施法時嚀唱時間的長短要取決於感知力的高低。

在島上六個月,天天都與伊奧斯面對,天賜對於自己這個謎一般的老師反而是更加的好奇了。他的實力,簡直就是高深莫測,爲了檢驗自己的進展,他甚至會站在原地承受自己的劍氣,而誇張的是,那連岩石都可以割裂的劍氣,還沒到他身上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至於小黑(那是天賜給埃裏費勒起的名字),通過半年的相處,已經不再對天賜抱有敵意了,但每次看到天賜,卻仍是非常的輕蔑。而對於這點,天賜倒是不敢有什麼奢望,差點把自己整死的海怪竟然都被它吃得乾乾淨淨,那恐怖的撕咬力和消化能力,讓天賜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它的眼裏,還真的是什麼都算不上。

半年,雖說不長,但也足以讓努力的人取得豐厚的回報。而今天,伊奧斯在看了天賜半天的演練之後,忽然打斷了他,將他喊到了房間裏。

重新站在雖然近在咫尺但半年都沒有踏入一步的房間裏,天賜心中感慨良多。

“喊你進來,想必你也猜到是怎麼回事了?”坐在椅子上,伊奧斯淡淡的看着天賜說道。

“呃……學生有所不知,請老師明言。”雖然對伊奧斯將要說的事情猜得**不離十,但是沒有確定之前,天賜還是選擇了裝傻。

看着這個自己辛辛苦苦**出來的學生,伊奧斯呵呵一笑,“你啊,還真能裝呢!好了,我直說了,這半年來,經過努力,你取得了別人十年也不能達到的進步,而如今,你已經不需要我的繼續指導了……話雖然這麼說,但是你要記住,你纔剛剛邁入劍術的大門,裏面的學問還很多,豐富的戰鬥經驗,氣的掌握與使用程度,甚至運氣都有可能導致一場戰鬥的勝負逆轉。嗯,對於氣的掌握方面,你做得很好,但是戰鬥經驗的匱乏,卻讓你的實力大打折扣。”

“我想你也早就在這待得不耐煩了,現在你既然已經可以很好的隱藏自己了,並且在這個世界上確實也沒有幾個人可以感覺到你的氣息了,你完全可以回去找你的朋友了。呃……回去以後,記得多接些戰鬥的傭兵任務來鍛鍊鍛鍊自己!”

說完,再次深深的盯着天賜,伊奧斯的表情忽然嚴肅了起來,“最後,我相信你的善惡取向,希望你不會做出讓我失望的事,要知道,你可是我的學生,我唯一的學生!”

“好了,今天你好好休息下,明天我讓埃裏費勒送你回西摩伊斯大陸。”

真沒想到,自己的老師竟然會一口氣說出了這麼多的話,看着轉身朝外面走去的伊奧斯,想起什麼的天賜連忙喊住了他,“那個,老師,明天我就要離開你了,你有沒有什麼禮物要送給你這個唯一的學生?”

“禮物?!呵,送你一本魔法書你壓根就沒有好好學習,現在還好意思問我要禮物?”回過頭,伊奧斯饒有興趣的看着自己的這個有些貪心的學生說道。

“嘿嘿……”撓了撓頭,天賜不好意思的說道:“魔法書背起來太麻煩了,不如耍劍威風。”

“威風?難得你體內有着那麼強大的水元素能量可以去魔武雙修,而你……唉,真是糟蹋了。”不再理會天賜,伊奧斯徑直的離去了。

啊?這就走了?小氣,真是個小氣的老師,跟了半年,啥東西都不送給自己,自己佩劍上那麼多的寶石,也不知道送自己一顆,小心哪天來個賊,把你的劍偷走,氣死你!

雖然心中萬分的不滿意,可是天賜也只有無可奈何的走出房屋。算了,誰讓自己遇到這種摳門的老師呢?還是去海底抓幾條魚當晚餐吧,半年沒吃東西了,呃,真有點饞呢……

打定主意,天賜立刻朝着大海奔去。

騰空躍入大海之中的天賜,完全沒有注意到此時的小黑,正載着一個人悄悄的離開了海島。

半年的神經緊繃,現在終於可以放鬆下,天賜很快就迷失在美麗的海水之中。

當天賜玩夠了,雙手拎着幾條肥肥的海魚浮出水面時,天,早已黑了下來。

踏着皎潔的月光,回到了山頂的木屋,天賜卻發現屋裏竟然沒有一點的燈光,而且,連屋外的黑龍也不知所蹤了。

“老師,老師……”將屋裏屋外找了個遍,也沒有看到伊奧斯的人影。

外出了?老師又外出了?

明明說好明天送自己回去的,卻要在這個時候外出,該不會是出了什麼大事吧? 可是,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爲什麼不帶上自己呢,自己現在的實力,好歹也是一厲害角色了啊。


實力……想起老師與小黑的本領,天賜忽然傻笑了起來。如果有什麼問題老師加小黑兩個都解決不了的話,那自己也不可能幫得上什麼忙的,當然,除非他們是需要炮灰……

既然幫不上忙,那就不去煩那個心,還是做點美味犒勞犒勞自己這半年來的不懈努力吧。生上火,天賜馬上就在廚房裏像模像樣的烤起了那幾條肥肥的海魚。由於以前他並沒有做過什麼食物,天賜只得緊緊的盯着架在火焰上烤的魚,不時的咬上一口去嚐嚐是生是熟。終於,在嘗掉了幾乎一整條海魚之後,天賜這才判斷出來,自己的食物做好了。

解決掉那些一面微焦一面不熟的海魚後,看到老師還是沒有回來,天賜抓起長劍來到屋外,又開始了一個人的月下獨舞。

人,一旦專心去做某件事情的時候,時間總是會過得很快。不經意間一擡頭,天賜發現遠遠的天邊已泛起了肚白,而那晨曦的陽光正慢慢的撒了開來。

都過了一夜,老師卻到現在還沒有回來……唉,算了算了,還是繼續練劍吧。就在天賜把劍高高舉起,剛準備來一個裂空斬的時候,他忽然發現北方的半空中,遠遠的一個黑影,迅速的向自己這邊飛來。


小黑,是小黑!隨着小黑的逐漸靠近,天賜又看到了小黑背上的一個人影,老師!

“呵呵,這麼用功啊,昨晚沒有以爲我扔下你不管了吧?”跳下龍背,伊奧斯笑着看着天賜問道。

“呃,沒有沒有……我想老師一定有着什麼急事,所以就在這裏等老師回來。老師,您去哪裏了?”

“唉,沒有辦法啊,自己唯一的弟子都開口問自己要禮物了,而自己手上卻偏偏什麼都沒有,只好半夜跑出去偷點東西回來送你了。”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天賜,伊奧斯哈哈一笑的說道。

“偷?!”聽到伊奧斯的話,天賜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老師,他竟然會去偷?!

頗有深意的望了天賜一眼,伊奧斯轉身從埃裏費勒身上取下了一個劍盒,遞給了他。

劍?興奮的天賜立刻伸手接過劍盒,打開一看,眼前卻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長劍,與自己手中的長劍看上去並無多大的差別。

這個,就是老師半夜去偷的劍?!該不會是因爲天黑偷錯了吧?

滿眼疑惑的望了一眼站在那看着自己的老師,天賜緊皺着眉頭問道:“老師,這把劍真的是你偷來的?”

“哈哈,這是半年前我讓一個朋友專門爲你打造的武器,別小瞧它了,雖然不起眼,它可是把具有劍魂的劍哦。因爲還未認主,所以現在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等到認主之後……那可絕對會讓你滿意的。”

“劍魂?認主?”聽到伊奧斯這麼一說,天賜一下子激動萬分了起來。老師送給自己的這個禮物,簡直是太貴重了!

要知道,劍,它通常分爲三種,最低等的是武器店裏那些粗銅爛鐵打造成的普通長劍;其次的,是那些手藝高超的鐵匠精心製造的具有靈性的劍,這些劍往往會被加諸各種屬性的寶石做成魔法劍;而最高級的,則是那些絕世名匠利用極其珍貴的稀少材料打造出來的這種具有劍魂的武器,這種武器不僅可以認主,而且還會具有自己的成長性。一旦認主之後,它們就會擁有主人的某一魔法屬性,並且主人越強,它們也就越厲害。換句話說,如果主人擁有神一般的實力,那它絕對會比擬於一把神器。當然,這種武器還有一個最大的優點,那就是它一旦真正的認主之後,即使落在別人的手裏,那它也只會是一把普普通通的武器。這樣好的武器,無疑是天下所有英雄豪傑夢寐以求的,它的價值,根本就無法用金錢來衡量。

依照伊奧斯所說的認主流程,興奮的天賜馬上用長劍劃破了自己右手手腕,隨後,鮮紅的血液立刻沿着劍鋒順流而下,一滴滴的滴在靜靜躺在劍盒裏的長劍上。伴隨着不停滴落的血液,白色的劍身逐漸浮現血紅色的光澤,而劍身裏那血紅色的光澤猶如天空中的雲團,不停的翻騰着。扔掉手中的“舊劍”,一把抓起盒中已經血紅的長劍,催動着自己的氣息不斷的涌入。本來隱隱泛着紅光的劍身立刻散發出耀眼的黑光,而在這似乎要吞噬一切的黑光之中,竟然也閃耀着些許柔和的藍光。

很快,一切光芒散去,天賜手中的長劍卻變成了一把劍身漆黑、長約十釐米左右的短劍。“這,這,這……”拿着手裏的“短劍”,天賜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哈哈,沒什麼的,因爲你的實力有限,認主後它只能維持這樣的大小。把它拿來,給我看看。”

接過那把短劍,細細的觀察了一番後,伊奧斯微露喜色的說道:“嗯……暗屬性,不錯不錯。咦?怎麼還有水屬性?”


“雙屬性?竟然會是雙屬性?呵,真難得,居然是雙屬性的……”

“給,你小子這下子可是揀到寶貝了。”

“揀到寶貝?”伸手接過短劍,天賜有些無可奈何苦笑着,自己練的都是劍術,可是這個說是短劍但實際更像匕首的武器,讓自己辛辛苦苦學會的劍技都用不起來了。

“好了,也別沮喪了,你能力提高之後,它也會發生變化的,放心吧,它最終會成爲你用起來最趁手的武器的。哦,對了,到現在你還沒給它起名字呢,你,該不會想叫它無名吧?”

無名?這名字可不喜歡!嗯,叫什麼好呢?既然是暗屬性的劍,就叫噬魂吧。

“老師,老師,你看它叫噬魂怎麼樣?”

“噬魂?呵呵,你喜歡就行,名字只不過是一個代號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