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哎,服務員,過來下。”宋德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杭理慶,忙招手。

“有什麼吩咐?”杭理慶很不爽,本來自己就看宋德華不順眼,尤其是看到宋德華身邊的女人全都是漂亮無比的美女。這讓杭理慶十分妒忌,看着宋德華和她們說說笑笑杭理慶就想月腳將宋德華踢開。

可偏偏宋德華卻喊他,這讓原本需要禮貌用語的杭理慶連先生兩個字都省去,直接冷聲道。

宋德華奇怪的看了看杭理慶,內心卻是想這間酒店怎麼講也是五星的,怎麼服務員態度那麼差,自己又沒欠他錢,真是的。

“茶水沒了,能不能幫忙加滿?”對方不客氣,但宋德華還是很客氣的。

“可以,等下!”杭理慶直接從宋德華手裏奪過茶壺就向外面走去,內心越想越是氣憤。

“杭理慶,怎麼了?”女服務員見杭理慶臉色陰沉頓時關心問道。他們一起工作一年多,上下班都一起,倒班也是一樣,兩人感情自然很好。

“那傢伙居然叫我倒茶,是別人也就算了,可是他算老幾?不也和我們是一樣的酒店服務員?而且看他也不像是什麼大酒店的服務員,今天居然命令我做事,想想都氣。”杭理慶把自己的不爽說了出來。

“杭理慶,沒辦法,忍忍吧。人家現在是來消費的。經理不常說顧客就是爺爺嗎?我們也沒辦法了,只好把他們當爺爺供着先了。”女服務員說完看向高慕,看到她那一臉幸福的樣子內也有了些須不自然。

“哎,袁蘭纖,不是說我杭理慶小氣什麼的,但我實在是有些氣憤。”杭理慶說完將那茶壺掂了掂以發泄自己內心的惱火。

“杭理慶,不如……”袁蘭纖突然指了指茶壺。

杭理慶停頓少許,眼神卻亮了起來。

袁蘭纖指茶壺讓杭理慶想起前兩個月他們做的一件事情,同樣是遇見一個很厭惡的客人,兩人更是被對方罵是窮鬼,死奴隸。最後袁蘭纖和自己就在對方的茶壺裏下了點瀉藥,結果把那人整的好不可憐,當場止不住瀉不說,更是出大丑了。

“好!”杭理慶興奮道,既然那人敢命令自己做事,那麼就好好嘗試下瀉藥的滋味吧。 袁蘭纖也笑道,偷眼看了下四周,見經理他們沒在,她也隨着杭理慶向茶水間走去。放瀉藥這事怎麼能少她的份呢,最喜歡就是看到那些自以爲了不起的人出醜的樣子。

“宋德華,你身邊怎麼多了那麼多美女?” 總裁愛無上限 阿朵一直很好奇才多久沒見宋德華,他的身邊就多了那麼多美女,而且每一個都是絕色天香一般。

“她們是我保鏢。”宋德華實話道,但很快就指着仰語飛道“她叫仰語飛,上次我救了她,所以她就跟着我了,暫時和我沒什麼關係。”

“保鏢?”阿朵對宋德華投去疑惑的眼神,她記得宋德華和她一樣當初是百分百公司的小職員而已,那裏有錢請什麼保鏢。

“是呀,沒工資發的那種。”宋德華輕笑,他沒說給他自己佔便宜的那種就已經很不錯了。

“這樣的呀?那有什麼好處?說來聽聽。”阿朵倒是有了興趣,沒工資卻能讓兩個絕色美女做他保鏢,這不對呀。

“厄,沒好處,反正她們樂意。”宋德華能說自己當初都是強迫她們跟着自己的嗎?

阿朵更是疑惑了,宋德華說的話怎麼完全沒有邏輯性的。

“姐姐們,是這樣的?”阿朵最後沒把答案寄託在宋德華身上,而是轉身問高慕和安麗。

高慕點了點頭:“是沒好處,但我們還是願意做她保鏢。”高慕心甘情願。

“跟他隨便混唄。”安麗依舊那麼冷漠。

阿朵還是很好奇,可怎麼想她都想不通是爲什麼,最後只能古怪的看了眼宋德華後繼續夾菜吃。

“茶來了!”杭理慶重新將茶壺拿到宋德華的桌子上,臉上卻是多了不少笑意。

宋德華接過茶剛倒下去突然感覺不對勁,剛剛這個服務員來拿茶壺的時候就像自己欠他錢一樣,苦着臉。但現在怎麼會突然眉笑顏開?難不成剛剛是病犯,而現在是吃了藥,病好了不成?

“喂,你過來下。”杭理慶正得意的走着,突然聽到有人在對着自己喊,內心卻是疑惑,對方難道還有什麼吩咐?真是麻煩人!

“先生,有什麼需要吩咐的呢?”不過不管對方是否還要自己做什麼,杭理慶的心情都不錯,因爲過不了多久他就能看到眼前這個吩咐自己做事的人出醜的樣子了。

“也沒什麼,見你幫我倒茶辛苦了,請你喝杯茶就是了。”宋德華微笑,但笑的很有深意。

杭理慶內心一驚,心想對方難道已經察覺到那裏不對?居然喊住自己請自己喝茶?有病吧?

“先生,上班時候我們是不允許這樣的,謝謝你的好意。”杭理慶早就想好了說詞。

“沒什麼的,一杯茶而已,你們經理看到了也不會說你什麼。”宋德華繼續笑着,並且開始拉着杭理慶往一邊的空凳子上坐。

杭理慶惱火,但臉上依舊平和道“先生,這是原則問題,我們是不可以這樣的。所以希望你見涼。”杭理慶笑了笑,但看向宋德華的眼神卻是多了厭惡。

宋德華假裝生氣看着杭理慶,這讓坐在一邊的高慕等人疑惑起來。什麼時候宋德華變的那麼婆媽了?居然拉着個酒店服務員都那麼熱情好客,不喝不給面子一樣。

“恐怕茶水有問題吧?”宋德華冷哼道。他從杭理慶的表情和眼神裏看出了問題。杭理慶在躲避自己的直視,說他心裏沒鬼就奇怪了。

“沒,沒,我們這裏的茶水怎麼會有問題?全部人都這樣喝的。”杭理慶內心震驚,努力擠出平靜的表情解釋道。內心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眼前這個人怎麼知道自己做手腳了。

“沒有你就喝了吧。”宋德華繼續道,他纔不相信眼前這個服務員的鬼話。

“宋德華,怎麼了?”阿朵見宋德華在爲難一個酒店服務員很是不解,宋德華不是那種壞人,反而心腸很好。但她就是弄不明白宋德華爲什麼要這樣做。

“對呀,宋德華,人家是服務員而已,你怎麼能這樣對他呢?”仰語飛也問道。

高慕和安麗則是很安靜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和宋德華相處那麼久,她們相信宋德華不是那種無聊的人。只要他說有問題,那麼肯定有問題。

“先生,發生什麼事了?”袁蘭纖見情況不妙忙過來,爲的就是幫杭理慶解脫,不然瀉藥的事被對方知道了就真的出問題了。

所以袁蘭纖過來除了幫杭理慶解圍還有的就是把放了瀉藥的茶換掉,對方已經察覺到什麼,所以茶肯定要處理掉的,不然出問題了,杭理慶一樣跑不掉。

“沒什麼的,請兄弟喝杯茶水而已。”宋德華心想又一個人套進來了,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自然也沒有無緣無故的幫助,還來的那麼及時。

“先生,我們有規定是不可以這樣做的。”袁蘭纖道,確實酒店是有這樣的規定,就是把經理叫過來也一樣。

“喝一杯,沒事的。”宋德華堅持,反正不看對方喝,宋德華是不會放過他的。

“發生什麼事?!”正當宋德華他們在爭執的時候一個挺着肚子的男人走了過來,胸口掛着經理的字樣。

“周經理,你來的正好,這人很不講道理,非要拉我喝茶,我不喝他就說我給的茶水有問題。他,他簡直在無理取鬧嘛!”杭理慶直叫委屈。

“是呀,周經理,我可以做證!”袁蘭纖附和。

姓周的胖子經理眉頭緊皺,做酒店的什麼場面沒見過,但這只是小問題而已。周娛樂皺的是杭理慶和眉,對方讓你喝就喝,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只是一杯茶水,扭捏什麼。

“先生,我們酒店確實有這規定,希望你原諒員工的苦充。這樣吧,茶我代他喝了,而且再加一杯,算是賠罪。”周娛樂豪氣道。當初幾瓶酒都照幹,何況只是茶水?喝下去就尿出來的東西最不頂用了。

“周經理……”杭理慶一聽還得了,別人喝就算了,但周經理喝了……如果出問題,那就代表着他杭理慶要滾蛋了。

“廢話少說!杭理慶,等下我覺得還有必要找你聊一聊。”周娛樂狠瞪杭理慶一眼,一杯茶水都在扭捏,擺明是不想幹了嘛。

杭理慶被周娛樂這一罵倒很不敢說話了,眼睜睜看着周娛樂將兩杯茶喝進肚子裏。

袁蘭纖的臉色也變的難看,周娛樂那混蛋最是狠毒,這次喝了瀉藥的茶那還得了,肯定不會放過他們。想到這裏袁蘭纖害怕了,因爲她已經感覺到自己已經被趕出酒店的樣子。

“諸位,茶喝了,你們可滿意?”周娛樂喝完哈哈大笑起來,只要將這些爺爺們侍侯好了,他們酒店纔有錢賺呀。

“周經理真心不錯!”高慕豎起拇指。

而宋德華也微笑,不過宋德華的笑容裏卻總是隱藏真什麼一般,眼光時不時看向一邊站立不安的杭理慶。

袁蘭纖開始慢慢挪動自己的身子向後,她要先離開,今天的事自己能抽身就抽,不然就真的完蛋了。

“別急着走,美女。”宋德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

“啊,我想上廁所。”袁蘭纖撒謊。而一邊的杭理慶臉色也異常難看。

“別急,等着看好戲。”宋德華笑了,茶要是有問題,也該是發作的時候了。

“諸位,失陪下。”周娛樂不舒服,肚子咕咕叫起來,而且腸子蠕動的非常快,他要上廁所。

“周經理,那裏不舒服了?”宋德華知道茶裏的藥發作,好戲上場。

“不好意思,鄙人要上下廁所。”周娛樂可沒心情和宋德華他們扯了,他必須上廁所。

杭理慶臉色像死了爹一樣,而袁蘭纖也好不到那裏,後背一陣陣冷汗。

“所以我說讓你的員工先喝,你偏偏搶着喝。”宋德華說完看向杭理慶,這一下杭理慶連跪下的心都有了。

“周經理……”杭理慶還是打算先坦白,事情到了這一部,如果自己還不坦白交代,那麼等下自己就要失業了。

“說,杭理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周娛樂火了,原本以爲真的只是喝下茶的問題,原來是茶水有問題,而這一切似乎就是杭理慶搞的鬼。

“我,我,茶水裏有瀉藥……”杭理慶最後還是說了出來,這事已經是包不住的了,即便自己不交代,自己的經理也應該能猜出個七八分。

“嗎的,等下勞資回來收拾你!”周娛樂實在是忍不住了,瀉藥呀,他聽到就感覺菊花一緊就要開始長瀉千里。但他是經理,而且在這麼多人面前,所以他必須忍住。

罵完一句後周娛樂再也受不了,直接沒命一般跑向廁所,邊跑邊咬牙切齒,嘴上罵罵咧咧。

“你,你們,你們給我等着!”杭理慶原本心灰意冷,但現在卻是怒火沖天,他表哥是混混,如今自己眼看是要丟了這份工作了,杭理慶惡向膽邊生,乾脆來個一不做二不休。 “等就等,龜孫子。”宋德華怕什麼?見杭理慶不客氣他就更不客氣了。

在坐的其他人也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原來茶水真的有問題,只是大家都想不到宋德華怎麼會知道呢?過去多少人是這樣被有毒茶水毒死的,若是個個都像宋德華一樣能先知道茶水裏究竟是什麼東西,那麼就厲害無比了。

“袁蘭纖,我們走!”杭理慶現在就去叫他表哥帶人來,眼前這些人也不像窮人,這一次對方害自己失業,那麼自己就要連本帶利,除了要揍他們一頓還要收回點本錢才行。

袁蘭纖別無選擇,只好轉身跟着杭理慶向外走去,心中對宋德華他們也有了恨意,現在找工作可不是那麼好找,尤其是這份工作能撈到不少油水。

大酒店就這樣,越大的酒店在沒規範前都有不少漏洞,而做了一年多的袁蘭纖他們也摸索到不少門道可以多少撈點油水的。雖然表面工資才三千多,但實際上她一個月能拿到七八千左右,這個薪水在她同學裏都是居與首位了,什麼白領一個月兩萬什麼的鬼才信,她這個工資已經讓很多人羨慕了。

包吃包住還有七八千,這已經是一般眼裏白領的薪水,絕對的。再說,袁蘭纖還拿過月入一萬的薪水,這份工作一直被她喻爲她一生最有前途的工作,雖然表面上只是一個服務員。難道自己能撈到外水還要到處唱不成?

不過現在一切都和她沒關係了,因爲她註定是要失業的。在酒店做了一年多,周娛樂那混蛋是什麼人大家都知道,所以袁蘭纖沒有存半點僥倖。那混蛋在瀉完後不找自己麻煩那絕對不可能的事。

“杭理慶,你打算怎麼辦?”袁蘭纖臉上憤怒,害她失業,這口氣是越想越惱火。

“我打電話給我表哥!”杭理慶恨恨道,不忘轉身向宋德華投去狠毒的眼光。

“德華,那傢伙似乎已經恨上你了呢。”安麗對仇恨眼光最是敏感,當杭理慶投來狠毒眼光的時候安麗立刻就察覺到了。

“無所謂,我無所謂……”宋德華小唱了一首,這些小角色宋德華纔不放在眼裏。

宋德華的歌聲確實不怎麼樣,宋德華這一唱卻是引來阿朵等人的白眼相待,頓時宋德華的形象也掉了一地。

最後周娛樂拖着半虛的身子再次來到宋德華的飯桌前,對宋德華等人道歉並將杭理慶和袁蘭纖兩人被炒魷魚的消息告訴了宋德華。

一個酒店出了一個會投藥的員工還得了?今天也許是瀉藥,那麼下次呢?在整個酒店的水系裏投點丹頂紅呀,砒霜呀什麼的,那豈不是天下大亂?這樣的人是堅決不會再用的,這點不用周娛樂說都明擺着事情。

“先生女士們你們吃好,爲了表示對你們的歉意,今天你們的費用全免,希望你們下次光臨。”周娛樂最後對着宋德華衆人道。

“感謝周經理的感慨。”阿朵回理道,本該今天是自己請客的,想不到卻免費了一頓。高級酒店就是高級酒店,服務和售後就是不一樣。

酒足飯飽,宋德華一行五人才走出了酒店。

“就是他們!”宋德華剛走出酒店突然聽到杭理慶的聲音,接着兩邊包抄圍來十多個人,邊走邊揉着拳頭一副大展拳腳的樣子。

“表弟,確定就是這幾個人?”杭大牛回頭問自己的表弟杭理慶,剛剛他接到杭理慶的電話說有人欺負他,杭大牛想也不想就喊了十多個兄弟過來,欺負他表弟不就擺明和他杭大牛過不去嘛。

“是的,表哥!就是他害的我失業了,還有我女朋友,我們兩個的工作丟了,就是他害的!”杭理慶把袁蘭纖也拉到自己身邊,也許是同病相憐,也許是他們有共同的仇人,結果在這短暫的時候裏兩人卻成了情侶。

“一對狗男女!”宋德華心情很好,沒有立刻出手,而是奇異的看了看杭理慶和袁蘭纖後冷聲道。

“表哥,他罵我!”杭理慶聽到宋德華的話後大怒,吼叫起來。有表哥在,眼前的小子肯定死的很快!

“你特嗎說誰呢?!”杭大牛厭惡的看了眼宋德華,這小子似乎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呀,明明知道自己有那麼多兄弟居然還不害怕,嘴依舊那麼硬。

“表哥?”宋德華望着杭大牛道。

“勞資坐不改名,我就是杭理慶的表哥,怎麼滴?”杭大牛覺得好笑,自己是不是杭理慶表哥又怎麼樣,對方已經惹了自己,那麼就註定沒好果子吃了。

“我去年買了個表……”宋德華冷冷道。

高慕和安麗他們聽到這話後笑了,笑的很是燦爛,想不到宋德華居然還幽默起來了。

杭大牛看到這個情景不幹了,雖然聽不懂是什麼意思,但從其他笑的情況看來,肯定沒好話:“你特嗎的什麼意思?!”杭大牛不懂就問。

“沒什麼意思,就是買了個表,老表。”宋德華忍住沒笑,看着杭大牛。

“表哥,別和他廢話,把他打殘廢就可以了。”杭理慶也沒聽出意思,但他現在看都一分鐘宋德華的臉他的憤怒就多一點,同時手臂上傳來袁蘭纖的捏肉痛感,他知道袁蘭纖也希望此時將眼前的青年廢掉。

“兄弟們,廢掉他!”杭大牛還得趕場,所以也不廢話,直接下令。

“大哥,這女的……”高慕她們長的太漂亮了,是男人看了都心動。反正這次宋德華在他們眼中是掛定的了,那幾個女的總不能就這樣讓她們跑了吧?買一送一的事還是得做的,這種買賣不能虧呀。

“對哦,小子,你不錯,等我有空和烈赤月大哥說說你,到時候肯定會提拔你的。”杭大牛心想怎麼自己就沒想到這一層呢。做壞人嘛,一不做二不休,打一搶一纔是王道。

宋德華原本微笑的臉此時笑的更是濃盛,因爲他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烈赤月,自己再熟悉不過了。

他也想不到,這裏的幫會居然散的那麼廣。幾乎混混們都和這些大哥們有點什麼關係的,而且宋德華也總能遇上認識的人。

“謝謝杭老大,小弟僅記最近烈赤月大哥他們在物色美女,所以多長了份心。”小弟不忘吹捧一下。

“恩,知道了,我知道怎麼做的。男的廢了,女人捆起來送總部!”杭大牛直接下令。

“等等哦。”宋德華燦爛的看着杭大牛等人。

“怎麼?怕了?跪下來求饒,在我胯下鑽過去,也許我開心了就原諒你!”杭理慶一聽宋德華居然叫等等,心裏就知道宋德華是怕了,換成是他面對那麼多人自己也怕。

但杭理慶不會放過整治宋德華的機會,自己連工作都丟了,全是宋德華所爲。

“白癡!”宋德華白了杭理慶一眼,這些狗血欺負人的方法也就只有杭理慶這種傻子才用了。

“表哥,他罵我!”杭理慶氣打不順,頓時惱怒起來。

“小子,你找死是不是!”杭大牛感覺眼前的宋德華很狂,都這個時候了還那麼狂妄。

“我認識你們的烈赤月哥。”宋德華只是淡淡一句話卻是讓杭大牛和在場的小弟們呆滯住了。

但很快杭大牛等人就緩過神來了,眼前的青年怎麼可能認識烈赤月大哥呢?對方肯定在炸他們。

“小子,你說你認識烈赤月大哥?”杭大牛一臉鄙視看着宋德華。

“還很熟!”宋德華笑看杭大牛。

“放你嗎的狗屁,你認識烈赤月大哥勞資還認識你爺爺呢!”杭大牛又不是傻子,怎麼會相信別人的一句話,他說認識就認識,自己還認識的人多了去了。

“不信?”宋德華依舊笑着。

“信你就傻的!”杭大牛吼道,眼前的人究竟要裝的什麼時候,他就不相信對方認識烈赤月大哥。對方肯定是害怕自己,所以在拖延時間。

“那我打個電話給你烈赤月大哥哈!”宋德華自信滿滿。

杭大牛原本直接下令就羣毆宋德華的,但現在對方說打個電話給自己大哥,杭大牛卻是來了興趣,他倒是要看看對方是怎麼出醜的,難道對方會以爲自己在沒聽到烈赤月大哥的聲音而會相信他隨便按一個號碼然後自言自語?

杭理慶卻等的不耐煩了,忙道:“表哥,別理這個王八蛋,直接揍他就是了!”

杭理慶是完全不相信宋德華認識自己表哥的大哥,穿着一身酒店制服就亂拉扯人,這個也認識那個也認識,有那麼大能耐還穿什麼酒店制服,打什麼工。

“烈赤月?你有小弟找你呢。”接通電話的時候電話那頭很快就傳來烈赤月激動的聲音,一句大哥剛說完卻傳來宋德華的熟悉聲音。

“小弟?”烈赤月鬱悶了。怎麼自己小弟找自己卻是宋德華打電話來?他的小弟還不至於一個手機都拿不起,莫非……烈赤月想來想去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有人惹宋德華了。 “大哥,肯定是我那個小弟不長眼沒認出你,你把手機給他。”烈赤月的話很是平靜,但內心卻是滔天怒火,狗日的那個小弟不長眼睛了。

“喂,烈赤月找你呢。”宋德華並沒就這樣欠烈赤月一個人情,雖然宋德華不怎麼喜歡幫會什麼,但事實上這一段時間裏烈赤月他們沒少幫他忙,今天這個電話不打自己也遲早要找上他們。宋德華不喜歡欠人情。

“切,我看你怎麼死!”杭大牛眼裏只不過是宋德華一個人在玩把戲而已,對方肯定以爲自己不敢接手機然後矇混過關。

但杭大牛敢,沒有他杭大牛不敢做的事情,不然也不會混個小頭目,帶領幾個兄弟了。最近獵豔幫和不少幫會發生了衝突,爲的就是搶地盤,然後獵豔幫開始大量擴張,收小弟佔地盤,而杭大牛也由原來的一個小混混成了十多個混混的大哥,這些都是烈赤月一手提拔的。

“杭大牛!你個混蛋惹什麼事了?”烈赤月在杭大牛接電話時對宋德華說的話就已經聽出了這個惹事的小弟是誰了,真是他剛提拔不久的杭大牛,這讓烈赤月十分惱火。

“天呀,烈赤月大哥?”杭大牛增敏也不相信手機裏頭真的是烈赤月的聲音,對方沒炸自己,而是真認識自己大哥呀。不過杭大牛的恐慌很快就鎮定下來,因爲在杭大牛的心裏,自己是跟着烈赤月出生入死的兄弟,即便對方認識自己大哥也只屬於一半交情,對比自己和烈赤月的關係,烈赤月大哥應該不會爲難自己的。

“王八蛋,真是你這小子在惹事,你知道你眼前的人是誰嗎?”手機裏傳來烈赤月憤怒的聲音。

杭大牛鬱悶了,怎麼自己大哥發那麼大的脾氣呢?眼前這個穿酒店制服的人究竟是自己大哥什麼人?上酒樓認識的?還是遠房親戚?

“烈赤月大哥,他,他是你的老表?”杭大牛在想對方會不會是烈赤月的親戚,如果是這次杭大牛就栽了。自己都可以爲自己老表出面了,何況自己惹了自己大哥的老表,恐怕自己這次得出錢請對方好好擺上一桌道歉才行了。

“不是!”烈赤月沒好氣道。是親戚還好辦,可是問題不是。

“哦。”杭大牛心裏一鬆氣,不是親戚就好。

“他叫宋德華!”烈赤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當初他可是把宋德華的相片給所有小弟看過的,一再警告不要惹了對方,遇到對方有麻煩還要幫助的。結果這些傢伙全把這事忘了,這下還惹上麻煩了,這讓烈赤月不知道氣該從那一處出了。

“宋德華?”杭大牛聽了後感覺很是熟悉,可就是想不起來。

“混蛋!”烈赤月說話直接掛電話了。

“宋大哥!!”杭大牛終於是想起來了,忙驚道。

杭理慶奇怪的看了眼杭大牛,不明所以,而其他小弟卻也鬱悶非常。不明白今天自己的大哥怎麼了。

“你是宋德華!”杭大牛瞪大眼睛看着宋德華。雖然他在幫會等級不算很高,但宋德華的名字他是聽過的,而且還看過相片。只是現在宋德華穿的是酒店制服,他一時沒認出來而已。

“表哥?你怎麼了?”杭理慶不明白自己表哥怎麼了,他是來幫自己出氣的,可是到現在都沒見自己表哥揍那個混蛋,而且還很恐慌看着宋德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