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哪怕是化靈境高手親自出手,宗師境的也敢拚命!

這就是眼下的飛仙集團!

和各大具體,硬碰硬,不懼!

「放心吧,有我在,咱們飛仙集團無敵!」小飛仙霸氣外露,信心十足。

飛仙集團的人,雖然實力不算多強,但很多都是人精,遠程銷售,任何人都可能是,哪怕是幾大商行,一些大家族大勢力也無奈。

有著通天店鋪在,天國的這種直銷變得極為適合,即便是找到飛仙集團的銷售員,也無用。

東西,都在小飛仙這邊掌控著。

即便是殺了一些,還有其他人排隊加入其中。

畢竟,這些東西都是真正的爆款好東西,連通天店鋪都在賣,他們阻止的了?

至於再度動手,這些人沒有這個膽子,有著這座虛空神殿至寶,天人境高手估計也無法瞬間突破,這足夠他們逃命了。

現在兵器公司擴展,滅魔槍滅魔彈也能賣的更好。

尤其是一級二級靈藥的問世,讓小飛仙很興奮。

同樣絕對有著巨大的市場。

和小飛仙聊了一會,林楠也就放心一些。

天國那邊很安全,最大的問題還是地球這邊,哪怕是林楠靈氣值不缺,但也無法瞬間造就那麼多的高手,那麼多的秘境小世界高手,一部分還算是老實,但最強的那些讓人不安。

隨時都可能發出致命一擊!

與此同時,就在林楠駐守江南異境之際,雙石村鳳凰山之下,一群人悄然趕到鳳凰山下,然後直接找到被河水遮掩的那座巨大龍窟。

「哈哈,還真有著傳說中的龍巢!」一名老者滿臉的激動,身後不少人一個個也帶著狂喜。

這些人,同樣是從秘境小世界出來,姓龍,自詡是神龍後裔,並且能夠演化部分身軀攜帶神龍的特性。

比如,龍爪,龍尾,龍鱗等等!

和其他人出秘境小世界想著爭霸之類的,這一族人更在意的是尋找神龍先祖蹤跡。

他們一開始去了長白山區域,那裡殘留濃濃遠古巨龍氣息,但可惜和他們想象的完全不同,更是差點被那裡成千上萬頭妖獸滅殺。

而後,一群人動用祖器,找到了這裡。

「真龍巢穴,哪怕是荒廢無數載歲月,依然有著無窮天材地寶,足以彌補我族需要,讓我族神龍血脈更為濃郁。」為首老者想想都覺得難以抑制這種興奮,難以想象。

哪怕是在上古時期,他們這一族也極難遇到真龍巢穴。

任何一座,都是龍族禁地,他們自詡神龍後裔,但實際上不過是神龍和人類結合誕生的半龍人而已。

然而一代代過去,血脈早已稀薄,這一族人早已沒有了任何特殊之處,和人類無異,為此對真龍巢穴極為期待。

一群人激動,快速朝真龍巢穴深處趕去。

與此同時,巢穴內部,一頭魚怪隱藏在一處水坑中,正是之前林楠收服的那頭,甚至給予了不少的好處,早已成為三階妖獸,智力極高。

在這群人剛一出現的瞬間,這頭魚怪便隱藏在最深處,不敢露出任何氣息。

終於,它看到了這些陌生來者,在龍巢內打量,甚至竟然想要破開龍巢,這讓魚怪大急。

倉惶間,這頭魚怪連忙通過水下特殊渠道離開,火速朝鳳凰山腳下的鳳凰山一脈那邊趕去。 忍住屈辱的男人起身後將手裡摺疊整齊的錢給了對方。「經理,對不起,是我看錯了。」

最佳贅婿 經理接過錢后,惱怒的臉色才多了幾分緩和,「要不是因為你是殘疾人看你可憐,我早就開除你了,你以為現在這個社會弄口飯吃那麼容易?剛剛賠給對方的錢從你這個月的工資扣,所有補貼都沒得發,幹得不好,你照樣給我滾蛋!」

「是。」即使所有錢都拿回來了還要被扣錢,男人也沒敢有任何怨言。

拿了錢的經理回賓館的時候,拍了拍手上的錢,一臉得意的笑容將錢裝進口袋。

「叮鈴鈴……」

一道手機鈴聲在那難堪的氣氛之中響起。

拿出手機的男人看了眼來電顯示后,立刻揚起一抹特別牽強的笑容,「晚上好。」

「明義啊,你現在開始工作了嗎?」

不想讓木兮擔心自己的事情,更不能讓她看到自己這個處境,「我很好,謝謝木小姐的關心。」

「小寶剛剛跟我說,沒了你在家,很不習慣呢,你要是在那邊做不習慣就回來吧,小寶還不準別人騰你的房間,說要等著你以後回來住。」

滿懷希望和激情離開紀家踏入那個夢寐以求的地方,可是一夕之間,什麼都變了。

明明自己還身處景城,這個自己生活了許久的地方,可是不知為何,他卻感覺周圍都是陌生和格格不入,他對許多人都是友善的,可是不少人對他都帶有成見和輕視,看來,要靠自己得到跟正常人應有的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例如,連最簡單的,接納他是個正常人,都沒幾個人能做到。

他想回去,可是他知道,如果自己回去了,那少帥在木小姐那裡一定很難做,就算是為了自己,為了少帥,他也不該再回去,「木小姐,請你替我向寶少爺轉達謝意,我有空就回去看你們。」

「好。」

很多地方都不收留他,這裡是他目前唯一能找到自食其力的地方,夏明義擔心自己打電話久了,那個刻薄的經理看見又要變著法子剋扣他的工資,只能匆忙結束這通電話。

電話掛斷後,夏明義反覆拉緊自己身上的外套卻無法裹住寒冷的入侵。

就在夏明義掉頭看過來的時候,女人立即轉身離開。

給紀澌鈞身邊所有的人打電話,都無法獲知紀澌鈞的行程,就算是給紀澌鈞發信息打電話,紀澌鈞都不回,為了給木兮一個安心,江別辭只能自己編造紀澌鈞目前的信息回給木兮。

跟夏明義打完電話后,就收到江別辭的信息,得知紀澌鈞現在正在跟一些人談工作不方便給她打電話,所以暫時沒聯繫上,木兮就放心了。

木兮放下手機后,換了睡衣的兩人從更衣室出來。

「媽咪,你找到老紀了嗎?」

「嗯,舅舅說,老紀在忙,不方便聯繫我們。」聽說紀澌鈞走的時候帶了呂鋥凉,如果真的出了什麼要緊的事情,有呂鋥凉在身邊陪著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可她一想起那件事,心裡就忐忑不安。

木兮起身,給上來的兩人蓋被子,「晚安,明天見。」

總裁的隱婚前妻 「明天我要好早出門咧,是看日出吃早餐的聚會。」木小寶看了眼旁邊躺的筆直跟性格一樣拘謹的簡渙之,想說什麼,又止住了,看回木兮,「晚安。」

長相思2:訴衷情 「晚安。」

木兮親了一口木小寶的額頭后,又親了一口簡渙之的臉,「晚安。」

這個木兮,比媽媽還溫柔,他很喜歡這個木兮,跟語姐姐一樣喜歡木兮,「晚安,木兮阿姨。」

對這個小渙有種親切感的木兮,甚至是在心裡有了一個念頭,如果找不到父母,真是像小渙說的那樣,是孤兒的話,她就跟紀澌鈞商量把小渙留下來做自己的孩子。

「嗯。」

誘寵狂妻:邪君欺上身 本來他想讓媽咪給自己講故事的,可是老紀說,媽咪有妹妹了,不可以那麼累,那就等媽咪不累的時候,再給自己講吧,而且有簡渙之在,他也不好意思跟媽咪撒嬌。

看到木兮出去了,想跟著出去的木小寶想到自己出去丟下小渙一個人在這裡,小渙說不定會害怕,算了,那就等明天再跟媽咪商量小渙的事情吧。

覺得自己太善良的木小寶嘆了口氣,往簡渙之那邊挪了挪位置后,雙手捏著被子邊緣小聲說道,「如果小狒狒不要你做兒子,你就給秋奶奶做兒子,這樣子,咱們就可以做兄弟了。」

聽到木小寶一本正經在說這句話,覺得木小寶在犯蠢的簡渙之忍不住想笑,「那你得叫我叔叔吧。」

「好像也是哦,你要是我的長輩,那也太奇怪了吧,那你就給秋奶奶做孫子吧,我叫紀冷,你以後就叫紀渙。」

本來就不會把木小寶這些話當真的簡渙之,聽到這句話以後,只是敷衍應了一句,「嗯。」然後就轉身背對著木小寶,他可不能比木小寶先睡著,因為他還要趁著木小寶睡著以後去找木兮。

看到簡渙之用背對著自己,木小寶用手戳了戳簡渙之的背,「你還可以跟我一起上學噢。但是,你不可以娶我的妹妹,因為我的妹妹以後要嫁給跟我一樣有魄力的男人。」

「咳咳……」指的是,全部都買下來這種魄力?

「你為什麼咳嗽,你是在反駁我的話嗎?」

「不是,我嗓子干,我要睡覺了,晚安。」他現在只想讓木小寶快點睡著,這樣他就能早些去找木兮了,也不知道語姐姐現在在哪兒,有沒有被帶回去,如果他們沒找到語姐姐的話,那在景城除了木兮就沒有朋友的語姐姐一定很可憐沒地方去。

還有,也不知道哥哥和媽媽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很生氣,回去以後,他一定得挨罰吧。

這個簡渙之,就是悶悶的,一點都不像小孩,將臉貼近枕頭的木小寶想了幾秒后,彈坐起身,扯走簡渙之的枕頭。

「哎呦……」

木小寶抄起自己的枕頭砸到簡渙之身上。

從來沒被人這樣對待過的簡渙之愣了一下后,看到木小寶還想來第二次,馬上拿起自己的枕頭去擋。

一來二去,兩人很快就玩上。

聽到房間內傳來笑聲的許衛,推開門看了眼裡面。

……

到了機場,等了半個小時,看到人過來了,費亦行趕緊打開車門。

在紀澌鈞上車的時候,兩人站的很近,正好光線打在紀澌鈞臉上,看到紀澌鈞臉色蒼白,擔心的費亦行問了句,「紀總,您怎麼了?」

「……」

上車的紀澌鈞沒有理會費亦行。

關了車門后,費亦行又看了眼要上副駕駛的呂鋥凉,剛要開口,就見呂鋥凉沖著他比噓,好像在說:紀總不讓說,你也別問我。

誰讓呂鋥凉有馮少啟那個無人敢惹的人護法,這要是老薑,他就有無數種辦法讓老薑開口。

從機場離開,車裡的氣氛怪悶的,大概是因為老呂那傢伙把暖氣調高的原因,快被熱出汗的費亦行,那一肚子的疑問憋不住,隨口而出,「紀總,您不是說要一周嗎,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

「我走的時候,家裡有發生什麼事情?」

他還以為紀總又不說話了,話是說了,但是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熱的受不了的費亦行,說話時,調整車內的溫度,「也沒什麼大事情一切都挺好的,夏明義回梁帥那邊去了,寶少爺帶回了一個跟他差不多大小的孤兒。」至於說做誰的兒子這種話就沒必要說了,紀總疼兒子是出了名的,搞不好為了成全寶少爺犧牲他,說想有個寶少爺一樣的兒子只是開玩笑,真要來一個,得當祖宗的祖宗供著誰受得了,而且還是這種不愛說話搞深沉的傢伙,他最受不了了。

他兒子跟他家兮兮一樣,心地善良,別說是人了,就是看到路邊有隻鳥受傷了,都有可能帶回家照顧。

除了老薑那件事暫時不能透露給紀總以外,「家裡的事情就這兩件,外面也發生了一些事情,周彩妹……」

說著話的費亦行,聽到後排傳來紀澌鈞的手機來電鈴聲,費亦行也停下了話沒有再說下去。

注意到一隻手伸了過來,費亦行瞥了眼,正要開口說什麼,就聽到呂鋥凉回了句,「我冷。」

「冷?」是么,他怎麼看到呂鋥凉額頭都流汗了?

難道,那不是熱汗,是冷汗?

幸好現在是紅綠燈,要是再不脫掉一件外套,費亦行懷疑自己要中暑暈過去了,誰讓他費亦行是出了名的人帥溫柔體貼又善良,看在老呂這傢伙代替自己照顧紀總的份上,就例外遷就老呂吧。

在費亦行脫著衣服時,呂鋥凉看了眼後視鏡觀察後排的男人。

「喂?」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紀總,有人要見您。」

「誰?」

「一個您該見的人。」 快穿女配藥別停 說完后,對方就把電話掛斷了,很快就給他發了一個地址過來。

看完這個陌生號碼發來的信息后,紀澌鈞皺了皺眉,過了數秒叫住費亦行,「靠邊停車,老呂開車,你先回去。」

要不是紀總給他打電話叫他過來接人,他早就去找那個女人了,現在不讓他跟著也好,這樣他就有時間儘快弄清楚那件事,「是。」

找了一個能臨時停放車子的地方,停車后,呂鋥凉下車上了駕駛室,剛繫上安全帶就收到紀澌鈞發來的地址。

車子啟動時,呂鋥凉看了眼靠在後排閉著眼睛在休息的男人,「紀總,您現在需要休息,不是非做不可的事情還是……」

男人清冷的聲音打斷呂鋥凉擔憂的語氣,「儘快趕到。」

「知道了。」紀總就是這樣,總不想讓人看到脆弱的一面,不然也不會讓費亦行別告訴太太他們回來的事情。

……

忙完后,才有空看會手機,梁帥看到有夏明義打給自己的未接來電還有未讀信息。

看完信息的梁帥,瞥了眼進來的人。

端著茶進來的項立升突然被在看手機的梁帥瞥了一眼,心虛的項立升一臉不安,「梁先生,您的茶。」

放下茶杯后,項立升極力穩住自己因為心虛而有些聲線不穩的聲音,「明義到了家裡,呆了一個小時后,說不習慣家裡的工作就走了,這件事我本來想跟你說的,但是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

一個盼望著回到他身邊的人,會用一個小時就打消這個念頭?

知道什麼的梁帥沒有揭穿,聲音不冷不淡說道,「沒什麼事,下去吧。」

聽到這話,項立升猶如逃過一劫,鬆氣之餘就連往外走的步伐都不自覺加快。

在項立升出去時,接到梁帥電話進去的人跟項立升擦肩而過。

男人進到房間后沖著梁帥點了點頭,「梁先生,有什麼吩咐?」

「即刻找到夏明義所在的位置,就說是我的意思,你親自去把他接回來,如果他還是不回來,我會去接他。」

「是。」 李沉風煩躁的揉了揉頭髮:"姐,你在說什麼,我什麼時候接近葉一朵了,我跟她的相識,完全就是個意外,這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現在怎麼能這樣說!"

秦未央冷笑了一聲:"是,你是無意間撞了她,把她送進醫院,然後,無意間知道,她跟路彥琛的關係,可是,從你知道了他們的關係之後,你就不應該再繼續跟她有任何往來,你明知道,讓路彥琛知道,我跟阿昭在一起,他肯定會把阿昭從我身邊搶走的,你卻非要招惹那個女孩子!你讓我怎麼辦?你就不應該邀請她來參加party,你知道嗎?"

李沉風聽到秦未央這樣說,眸子沉了下來:"姐,你對路彥昭的感情,不能控制,那我呢,你覺得我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嗎?你現在在害怕什麼,你害怕的不是路彥琛帶走路彥昭,你是害怕他想起以前的事情而已,你口口聲聲的指責我接近葉一朵,那你呢,你把路彥昭留在身邊,又是為了什麼?"

秦未央心裡的最後一層偽裝,被李沉風狠狠地撕開。

她的眼睛,突然就紅了:"沉風,你非要這樣跟姐姐說話嗎?是的,我很害怕,我害怕阿昭看到路彥琛,想起以前的事情,我害怕死了,可是,我能有什麼辦法,我們之間隔著那麼多條人命,讓阿昭想起來之前的事情,他不會原諒我的,沉風,就當是姐姐求你了,以後離葉一朵遠點,這樣的話,路彥琛也不會懷疑到我們頭上來,等你把倫敦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我們就回米國,好不好?"

李沉風的神色有些難看。

他抬頭,看向秦未央:"姐,說真的,我們倆從小相依為命,我很心疼你,真的很心疼,可是,我總覺得,你這樣下去,不是長久之計,你現在相當於控制了路彥昭,如果他得知真相,他會生氣的,他忘記的事情,我們暫且不說,就說你為了把他留下來,他明明有親人,你卻騙他是孤兒,他要是了他家人的存在,你要怎麼解釋這個謊言,而且,就算是沒有葉一朵這件事情,我覺得,路彥琛遲早都能查到我們身上的,畢竟,他半年前,是查到了線索的!"

秦未央的神情有些失控:"可是,他不也忘記那些事情了嗎?沉風,這是老天爺在幫姐姐,在可憐姐姐,你就幫幫我吧!"

李沉風無奈的嘆口氣:"姐……算了吧,我聽你的,以後除了意外情況,我都不會再聯繫葉一朵,但是,你也好自為之吧,你對路彥昭的感情,太過於偏執了!"

秦未央突然低著頭,神色有些難過自責:"我……我只是想補償他!"

李沉風看了她一眼:"但我覺得,他可能不需要你的補償!"

秦未央紅著眼睛,看著李沉風:"沉風,有些事情,你局算是知道,你也不要說出來,因為當事人,未必能承受這樣的沉重!"

李沉風無奈的嘆口氣:"行了,姐,你也別生氣了,我以後都聽你的,現在也不早了,折騰了半晚上,你趕緊回去休息吧!"

秦未央點了點頭,向著門口走去。

她剛走了兩步,李沉風的房門,就被人敲響了。

秦未央的腳步,滯在原地。

她猛地轉身看向李沉風,面色瞬間變得蒼白。

李沉風皺眉,對著門口說:"進來!"

門打開了,站在門口的路彥昭,平靜的看著他們。

秦未央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剛才的話,他到底聽了多少,不會全都聽到了吧。

李沉風的眸子閃了閃,他看見秦未央臉色難看,知道她到底在想什麼。

他轉過頭,試探的看著路彥昭:"阿昭哥,你什麼時候過來的啊,找我有事嗎?"

路彥昭搖搖頭:"沒事,我不是來找你的,我來找未央!"

李沉風有些鍥而不捨的問:"你來多久了啊?"

路彥昭皺眉:"這個問題很重要嗎?我剛過來!"

李沉風這才鬆了口氣,其實,看路彥昭的反應,他就猜測,路彥昭沒有聽到多少。

現在看他這個樣子,應該是的確剛來。

他走到秦未央身邊,安撫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姐,你就別再跟我說教了,你看阿昭哥都來找你了,你趕緊回去吧!"

秦未央點了點頭,向著門口的路彥昭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