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哼!想的美!落在我手裏,非拿鞭子抽你不可。”

上官雪低哼一聲,朝警車而去。

就在雲雨瑤車子啓動時刻,中年大媽在衆目睽睽之下,衝着車子的方向跪了下去。

雲雨瑤手握方向盤,冷若寒霜,目視着前方,一語不發。

夏凡自信沒得罪她,咋說變就變了?想起近幾次沒看到輕舞,沒話找話道:“你那位冷麪貼身保鏢去哪了?最近好像沒看見。”

“想她了?”

雲雨瑤冷冷道。

呃,夏凡被嗆的直翻白眼。

“嗯,冷酷又漂亮,人見人愛,還真有點想她。”

夏凡砸吧砸吧嘴。

“嘎吱”

一道刺耳的剎車聲,劃過夜空,瑪莎拉蒂停在路邊。

“下去!”

雲雨瑤冷喝道。

女人真是善變動物,說翻臉就翻臉,前一刻晴空萬里,下一刻烏雲密佈,只差颳起龍捲風。

“好歹你把我送回家,黑燈瞎火的,萬一被劫財劫色,你可對我負責!”

夏凡坐着未動。

“你不下我下。”

雲雨瑤解開安全帶就要下去。

見她動真格的,夏凡忙道:“這車是你的,我下!”

還沒站穩呢,瑪莎拉蒂一溜煙跑沒影了。

“喂,我的衣服。”

夏凡仰天哀嚎,搭了輛出租車往家趕。

一進屋,四大美女正在有說有笑的,見他回來,夏茉莉埋怨道:“回來這麼晚,打電話也不接,啥時候能讓姐省心。”

“我都多大人了,會照顧好自己。”

重生之主宰時空

“困死我了。”

夏茉莉打着哈欠回房。

“吃飯沒了嗎?”

尹晴柔柔柔的問道。

“有啥好吃的來點。”

以他的飯量,一碗米粉怎能吃飽,肚子咕嚕嚕狂吠不止。

柳月大膽摟住夏凡胳膊,突然,好像屁股被扎到一樣,冷不丁彈跳起來。

“夏大哥,你,你去哪了?身上怎麼有種獨特的香水味?”

“啊?有,有嗎?”

夏凡擡起胳膊作秀似的聞了下。

尹晴柔漫不經心抽了抽小瑤鼻,似乎想起什麼,臉色陰晴不定,最終邁着步子進入廚房。


“你呀,大驚小怪的,陪朋友參加個舞會,能粘不上女人香水味嗎?”

夏凡壓低聲音,瞪了眼柳月。

“哦,就是說嗎,放着眼前的鮮花不採,跑去找別人,還以爲你重口味呢!”

柳月狐媚的眸子眨了眨,公然挑逗夏凡。

“咳,那啥,我去幫柔姐。”

詩音紅着臉也進了廚房,柳月的話勾起她的傷心,身子要是乾乾淨淨,夏凡想要的話,可以隨時奉獻,如今聖潔不在,污濁的身子怎配得上夏凡。


“千萬不要瞎話。”

突然,想起抓捕黑三的事,不知是否抓到,想問明情況,身手掏手機,卻摸了個空,壞了,手機在上衣口袋裏,被雲雨瑤帶走了。


“怎麼了夏大哥?”

察覺夏凡臉色,以爲有事,柳月急聲問道。

“沒,沒事。”

夏凡思考着啥時候找雲雨瑤取回,明天去學校,怕是沒時間。

尹晴柔很快炒好兩道菜,一個是西紅柿炒雞蛋,另一道是酸辣土豆絲,夏凡正啃着饅頭吃飯呢,傳來敲門聲。

“大半夜的誰會這點過來。”

尹晴柔遲疑片刻,過去打開門。

“晴柔,還沒睡呢?這麼晚來沒打擾到你吧?”

“雨瑤,快快請進。”

兩道靚麗的身影閃了進來,分別是雲雨瑤和輕舞。

壞了,她咋來了,千萬別說掉底,夏凡暗自思忖着。

怕啥來啥,只見雲雨瑤掃了眼夏凡,笑道:“夏醫生可幫了我大忙,我爸呀給我介紹一個男朋友,那人其貌不揚,只不過家世好些,你說我是那種視財如命的人嗎?自然不樂意,這不,夏凡當了擋箭牌,我才逃過一劫。”

“呵呵,應該的,夏凡做的好,像你這樣的大美女,家世顯赫,不三不四的人怎能配得上你,要找也得找***富二代。”

尹晴柔笑容可掬的將雲雨瑤讓到沙發上。

“我纔不喜歡官宦子弟,情投意合就行。”

雲雨瑤嫣然笑道。

“嗯,咱姐倆想到一塊了。”

藉着靠近雲雨瑤的機會,尹晴柔瑤鼻輕抖。

“輕舞。”

雲雨瑤衝身後的輕舞喚了聲。

輕舞仍舊面無表情,來到夏凡近前,把一件摺疊得平整的外套遞過去,“夏醫生,你的外套忘在車上,小姐發現後,火急火燎的給你送來。”

“哦。”

夏凡接過衣服,繼續埋頭吃飯。

“是這樣,夏醫生的衣服落在車上,還有手機,有幾個未接來電,怕有急事啥的,所以,趕緊送了過來。”

雲雨瑤解釋道,具體怎麼忘車上倒是省略沒說。

“丟三落四的毛病是得改改。”

夏凡看了眼輕舞,自言自語。

有時候女人的嗅覺比警犬的嗅覺還要靈敏,儘管隔了幾步之遙,夏凡外套上散發出的氣味,依然沒逃過尹晴柔瑤鼻,一切真相大白,尹晴柔瞭然的輕拍着雲雨瑤的手。

“天不早了,今晚就不要回去,這兒客房多。”

“不了,明天我還有事,改天吧,一定與你促膝長談。”

雲雨瑤說着起身告辭。

見雲雨瑤堅持,尹晴柔也沒勉強。

“夏凡,替我送送雨瑤。”

“好。”

夏凡抹了把嘴,隨雲雨瑤主僕二人出了門。

目視着雲雨瑤車子行遠,尹晴柔才拉上窗簾,重新走回客廳。

不一會,夏凡返回。

“詩音,剛纔你不是說困了嗎?咱們睡覺去。”

柳月機靈的拉着詩音往臥室去。


“沒說困呀!啊,的--的確困的睜不開眼。”

兩人一唱一和,這點小伎倆,自是瞞不過夏凡和尹晴柔。

“走,幫你提升修爲。”

夏凡一把環過尹晴柔纖腰。

“姐她們都在,萬一發生聲不好。”

有些時候,奇特的感覺是身不由已,她不清楚夏凡用了什麼方法,總是持續性高漲亢奮。

“要能佈置隔音陣就好了,可惜不會。”

明月爐 ,大步流星走進屋,用胳膊肘關上門。

奇怪的聲響,即便很細微,但託着下巴趴在牀上的柳月,渾身禁不住微顫,粉嫩的臉頰一處潮紅。

詩音在沖澡,水流聲干擾,應該沒聽見動靜。

“又來了!”

夏茉莉索興戴上耳機,拉過被褥蒙着頭。

苦戰之後,尹晴柔沒逗留,悄悄返回自己的臥室,見二人蒙着頭睡了,才躡手躡腳進了浴室。

夏凡依舊精力充沛,待心神沉澱,屏氣凝神,進入修煉狀態。 經過幾番雙修,夏凡隱隱察覺到尹晴柔有即將突破到元階後期跡象,不明白的是,短短時間內,突飛猛進,要比他進步的快,如果尹晴柔跳過元階中期,直接突破到後期,說明雙修術效果逆天。

修煉結束,夏凡也感到體內靈力又精進不少,只剩下極少的靈氣。

虛階中期,如夢如幻的梅千雪,是否如她所言,真的現出真身,想起那副老嫗模樣,夏凡感到渾身生出一層雞皮疙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